“一帶一路”沿線聯合考古的進展

發佈時間:2019-09-23 16:47:33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殷曉霞

關鍵詞:一帶一路,考古研究所,考古成果,考古工作,商貿經濟

■本期主持:李新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本期主題:“一帶一路”沿線聯合考古的進展

主持人語

近年來,中國涉外考古乘勢發展,遍及歐、亞、非和拉美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取得了引人矚目的成果,其中包括與“一帶一路”沿線多個國家開展的聯合考古工作。推進“一帶一路”聯合考古項目,是中國與“一帶一路”共建國家人文交流的新亮點,不僅為“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帶來更為翔實的歷史資料,展現歷史上東西方商貿經濟、文化上的往來與交流;而且可以增進人們對世界不同文明的了解和尊重,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堅實的人文支撐。本期文章分別選取中亞、埃及、孟加拉三地,介紹其各自的聯合考古成果,以饗讀者。

孟加拉國毗訶羅普爾古城十字形中心神殿遺址航拍圖 資料圖片

在佛教建築史上,出現過一類特殊的建築,被稱為“十字形中心神殿”,其本質就是金剛乘中的曼陀羅。曼陀羅具“含藏宇宙本體”之意,修行者可以在曼陀羅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歸屬,擺脫一切干擾,感受宇宙與人之對應性。2014年12月至2019年1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孟加拉國阿哥拉薩—毗訶羅普爾基金會,對孟加拉國達卡市郊毗訶羅普爾古城內的納提什瓦遺址進行了四次大規模的發掘,取得重大成果。我們一方面通過精細的地層和遺物類型學研究,建立遺存的時空框架;另一方面,通過解讀一些遺存的內涵,並與同類遺址進行廣泛比較,揭示出遺址背後宗教思想變遷的脈絡。其中,十字形中心神殿建築遺跡的發現尤其令人矚目。

該神殿建築東西長62.3米,南北長62.8米,年代為10—12世紀,可能是當時孟加拉國規模最大的十字形中心神殿建築。中心是一座八邊形佛塔的塔基,為蓮花之相。《大日經》中的胎藏界曼陀羅正是由八葉蓮花組成中胎。塔基的四面有安置四方佛的佛殿,此佈局正與《金剛頂經》中的曼陀羅相符:本尊毗盧遮那佛居於佛塔中心,阿閦佛、寶生佛、阿彌陀佛、不空成就佛分置於四方。

四方佛造像的正面,各對著一個柱廳,四個柱廳在平面上呈十字形。每個柱廳由長17米多、寬近4米的四面墻基封閉,墻基內的四角等距分佈著四個長寬均3米多、殘高近3米的方形柱基。柱廳除用於僧徒禮拜外,也可能用於集會、講解教義和舉行各種儀軌。四個柱廳之間有四條“連接墻基”,以相互勾連的方式,將四個柱廳連接在一起,同時構成了圍繞中心塔基的環形道。

神殿的頂部可能是四面坡頂或尖頂,這是印度中世紀流行的建築樣式,孟加拉的許多印度教神廟中至今仍在沿用。柱廳的外門朝著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連接著一個露臺,露臺之間一般有連續的廊柱,再向外便是四個方向的門道,通過門道的臺級通向開闊的庭院。目前已經發掘了北門道的相關遺跡。

遺址中出土的文物以陶器為主,包括甕、罐形釜、缽、折腹罐、鼓腹罐、壺等。通過陶器研究,一方面可以看到古代寺廟生活的一個側面;另一方面,這些出自不同時代的陶器組合,初步建立起這段時期的陶器序列,填補了孟加拉國陶器類型學研究的空白。其他出土物還包括金佛像殘片、石雕、陶塑、鐵器、玻璃器等。在發掘過程中,我們還廣泛採集了地層中的動植物標本,據此可以獲得當時孟加拉的自然環境和人們生計方面的資訊。

大乘佛教金剛乘的基本經典《大日經》和《金剛頂經》形成于西元7世紀,到西元9世紀時,以金剛乘為基礎的宗教修習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在此過程中,産生了一批按其教法和儀軌而建的密教中心,創造了十字形中心神殿建築,作為新教義的直觀象徵。此時正當孟加拉歷史上的黃金時代波羅王朝時期(約西元8—12世紀)。大乘中心那爛陀寺成為密教中心,此外還建造了三處重要的密教中心,即第一代瞿波羅王于那爛陀寺附近建立的歐丹多富梨寺、第二代達摩波羅于恒河沿岸建立的毗訶摩屍羅寺和第三代提婆波羅在孟加拉北部建立的蘇摩普裏寺。其中,蘇摩普裏寺的遺址已經發現,創建年代約為西元8—9世紀,主體建築也是一座十字形中心神殿,中心為高大的佛塔,四面露臺上有約2000件磚雕,題材紛繁龐雜,東墻的中心是一尊阿閦佛造像,顯然是按照金剛乘的儀軌而安置的。

波羅王朝時期,孟加拉的對外影響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十字形中心神殿建築風格也傳播到周邊許多地區。印度犍陀羅地區的賈吉克德里大塔、喜馬偕爾邦斯比蒂的塔波寺、中亞阿基那寺大塔、尼泊爾加德滿都的博達佛塔、柬埔寨的吳哥窟、印度尼西亞爪哇島上的婆羅浮屠都是這種曼陀羅的建築風格。

在古代中國,金剛乘(或真言乘)形成于西元8世紀初,印度僧人善無畏、金剛智分別將密宗“胎藏部”“金剛部”傳入進來。此後,一行、惠果等僧人相繼弘傳,盛極一時。但當時的金剛乘只流行于寺院和宮廷內部,並沒有出現在像龍門石窟那樣供大眾禮拜的場所。法門寺地宮出土的八重寶函,其金皮鏨刻浮雕以五部佛及其眷屬圖像為主,是密教金剛乘的重要遺物。五代以後,金剛乘與天臺、律、華嚴各宗相融合,遂成絕響。我國藏傳佛教從教義、建築、造像、繪畫各方面也受到波羅王朝金剛乘的深刻影響。古格王益西沃于西元985—990年前後創建了托林寺,寺內朗巴朗則拉康是倣照歐丹多富梨寺而建造的,可視為西藏十字形中心神殿建築的典範。東嘎石窟佈滿曼陀羅壁畫,主尊從大日如來變成了文殊,但基本結構是從胎藏界或金剛界曼陀羅演變過來的,年代約在10世紀晚期,為西藏純正金剛乘圖像的範例。此外,在後宏期之初的衛藏地區,也存在過金剛乘的建築和造像。

孟加拉是古印度的一個文明中心,曾留下佛陀弘化的足跡。佛教在這塊土地上,經歷過原始、部派、大乘、金剛乘等各個不同的階段,遺址中互相疊壓的遺存反映出孟加拉不同歷史時期的宗教變遷。毗訶羅普爾古城十字形中心神殿的發現和研究,將為我們認識波羅王朝時期孟加拉與其他地區的交流,尤其為探討我國早期藏傳佛教的源流提供重要資料。

(作者:柴煥波,係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中孟聯合考古隊中方領隊)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