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二驢那些事兒》:展現脫貧致富那些事

發佈時間:2019-08-21 16:50:10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黃式憲 | 責任編輯:殷曉霞

關鍵詞:主人公,耿二驢那些事兒,李雙雙,喜盈門,城市之光

在新中國的銀幕上,以鄉土為背景的喜劇,諸如自《我們村裏的年輕人》《李雙雙》《喜盈門》,一直到新時期的《秋菊打官司》等作品,無不充沛著清新的泥土氣息,洋溢著一派中國式的幽默與諧趣,因此成了歷久彌新的經典喜劇作品。而以晉風民俗為背景的鄉土喜劇新作《耿二驢那些事兒》,無疑是繼承了新農村鄉土喜劇的傳統,並以富於創新銳氣的大手筆,創造了一個在新時代背景下,敢於帶領全村村民脫貧致富的農村新人耿二驢的典型形象。該片既是十分清新的生活喜劇,又是十分鮮活的性格喜劇。

這部作品從“東北鄉土風情”移步而不離根,也即奠基於我們民族鄉土文化之根脈,開拓出一種洋溢著“新山藥蛋派”泥土氣息的新格局,並綻放出一種唯中國農民所獨具的幽默情趣與美學風采。

在歷來的民間話語裏,驢與蠢並列乃為“蠢驢”,奚落人時也常用此二字,或所謂“黔驢技窮”。與勇敢的戰馬、與扛大活兒的騾子以及與善耐力而長途跋涉于沙漠的駱駝,其各自的品性皆有所不同。而驢子儘管推磨碾壓或耙地耕田等農活兒,也都埋頭苦幹,任勞任怨,農家人全都離不開它,但偏偏就是名聲叫不響。

該片頗為大膽的喜劇創意就是:主人公耿二驢,偏偏就選了這個“驢”來跟他做伴。他與驢為親,牽著驢來創業,並以集體養驢致富。主人公外號叫“耿二驢”,“耿”是他憨厚而耿直的秉性,“二”原指一根筋式地冒傻氣,“不二”則體現了一種專心歸一、一心一意的精氣神。這位耿二驢,在貧困的青龍山村,因他的實幹精神,贏得全村村民的擁護而當選為新的村主任。他踩著脫貧致富的時代軌跡,敢於頂著鄉長代表上級下達的指標,即所謂精準扶貧規劃——並不問此地山坡上土壤如何,竟然下達了將扶貧款項用於在山坡上種植櫻桃樹的指令。耿二驢卻採取因地制宜而自拿主意,以“三招鮮”亮相:其一,先幫寡婦錢五嫂從“驢肉香飯莊”董事長胡嬌處,還清借貸而將種驢贖了回來;其二,帶領全村人牽著驢隊,向巨龍煉膠廠秦老總將拖欠村裏的30萬元追了回來;其三,建成青龍山養驢基地,村民以毛驢入股成了股民,按股分紅,按工發餉,終於實現了全村一心一意奔小康的夢想。在慶功的歡樂氛圍裏,他竟然又以牽著驢群來求婚這種二得不能再二的方式,博得胡嬌的芳心。

在影片裏,主人公耿二驢三十好幾還打著光棍,他是青龍山村裏全村唯一的一個沒有進城去打工掙錢的年輕人,他笨嗎?並不是,他聰明得很,他留在家鄉就是為了讓全村人都發家致富。然而,他也面臨著自身的矛盾,他老母親就特別為他的婚事操心。這樣,他事實上就面臨著“個人婚姻與全村致富”之間的矛盾。影片首尾呼應,開端是主人公獨自喜滋滋地唱著具有濃郁山西民間特色的情歌,結局則以耿二驢與胡嬌新婚,邊舞蹈、邊放聲對唱,並伴以山西地方特色的嗩吶與板胡,來表現生活的幸福與美好。

世界上的優秀藝術家,都對現實有著獨具慧眼的發現,並創造出具有自身民族文化內涵與底蘊的作品,這才構成了世界藝術的豐富性與多樣性。面對當今世界文明交流與互鑒日漸明朗與深化的新空間、新機遇,有著民族文化底蘊又具有獨特喜劇魅力的電影作品,必將佔有一席重要位置。《耿二驢那些事兒》如果拿到海外市場去放映,也將贏得外國觀眾的青睞與喜愛。

倘若作中西比較,比如卓別林的電影《城市之光》,那位來自社會底層的流浪漢查理與美麗聰慧卻雙目失明的賣花姑娘之間,那充盈著抒情氣息卻又點到為止的情感交流,既含蓄又動情。將獨具中國民族文化特色、熱烈開放的喜劇《耿二驢那些事兒》與之比較,二者之間,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作者:黃式憲,係北京電影學院教授)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