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鄭傳玖:撥動吉他産業和弦 奏響脫貧致富樂章

發佈時間: 2019-03-13   |  來源: 縣域經濟   |  作者: 青梅 鄭傳玖   |  責任編輯: 縣域經濟投稿

來自被稱為“中國吉他製造之鄉”的貴州省正安縣的全國人大代表鄭傳玖,在聽了李克強總理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後説,真的是讓人提神振氣,通篇洋溢著執政為民的深厚情懷!

鄭傳玖説:在報告中,李克強總理講到要進一步做好營商環境建設,還講到今年要進一步推進減稅降費的政策,將製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增值稅稅率降至13%;全年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以支援民營企業的發展。像我這樣的民營企業的管理者,從報告中深切的感受到了黨和國家對民營企業發展的關心和關懷,讓我對未來的發展充滿幹勁,充滿希望!

我是一名返鄉在創業的農民工,十幾年前,我和那些南下東去的打工者一樣,奔赴沿海發達地區,就為了找口飯吃。得益於改革開放後,黨和國家長期以來對民營企業的支援,我和哥哥在2007年創業成功,擁有了屬於自己的企業。

2012年,我們縣開始實施“鳳還巢”計劃,想要尋找一些“先富起來”來的在外鄉友回到家鄉創業,支援家鄉發展。大家都知道,中國人是有很嚴重的“鄉土情結”的民族,能夠回到家鄉立業,也是我們這些在外創業人心裏的“情節”,但是,那時候要回鄉再創業並不是那麼簡單,在廣州的朋友圈裏也經常聽到中西部地區辦企業的不容易,還有一些存在著“JQK”的現象(招商引資時先用“空頭支票”把企業“勾住”“圈起來”再“揩油”的現象),這讓我有些猶豫。這個時候,正安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找到了我,多次親自到我的企業談招商引資,給我宣講縣裏的“築巢引鳳”工作,特別是當時他們的一句話,“企業墻內的事情自己管、墻外的事情政府包”(就是説企業做好自己的經營管理,政府建好營商環境、做好企業服務),我被他們的真誠所打動,2012年底,決定返鄉再創業。

説實話,當時我還是有些顧慮當地黨委、政府是不是能説到辦到。在2013年初,我只帶回了一條生産線和60幾個工人。以後的事情,確實就想他們所説的一樣,優惠政策、服務企業都説到做到,而且還是“一把手”親自抓這件事,進行“到府服務”,直到現在,我除了工廠內部的事情以外,其他都是領導幹部幫我辦好,按現在不是都在將“最多跑一次”嗎?當時我們跑都不用跑,所有的相關手續和程式都由領導幹部幫忙完成。而像工業園區標準化廠房租金前三年減免,幫助企業融資等優惠政策都一一落實到位,而且我們當地檢察院還對營商環境建設出臺的“硬十條”為我們的發展保駕護航。

在這樣良好的營商環境下,企業發展也蒸蒸日上,逐步的就把廣州的所有生産線都搬回了家鄉,現在廠裏的員工從當初的60多個發展到現在的713個,每年可以生産50萬把吉他、年産值4億元。

作為最早回鄉試水的吉他企業,在廣東的同行都很關注,想了解在當地興資辦廠行不行,我每次都如實回答,慢慢的行內的朋友也願意來當地投資興業。在我回鄉的第二年,緊接著來了幾家吉他製造企業,正安的吉他産業也從零開始慢慢起步。而現在,得益於黨和國家對交通的逐步完善,貴州已經是縣縣通高速,而最初最讓人頭疼的物流成本高的問題,也得到了解決。黨和國家的政策好啊,我們做企業的感受到的是高速貫通帶來的便捷,對於群眾而言,感受得最深的就是現在已經完成的村村通、組組通、戶戶通的建設,現在水泥路都修到了家門口,個個都説黨的政策好。現在人們都已經開始都想著能通高鐵了,不單出大山、還想出遠門,到處走走看看,體驗我們美麗的祖國。所以這次我來參會也帶來了企業和當地群眾的心聲——就是希望國家高鐵建設規劃能夠過境正安。

人們都經常説,有本事的人外出打工創業。我卻認為有眼光的人想到的是回鄉創業,這兩年創業環境、營商環境、交通基礎不斷的優化,能看準內陸的人才具有真正的慧眼,我們園區內有家企業,創業的都是80後的年輕人,在貴州大數據發展的今天,他們也選擇回鄉創業,通過電商把正安製造的吉他賣向了全國各地,從2016年創業開始,兩年時間企業的銷售額就已經破億,在網上的銷售量穩居吉他銷售的前三。“金盃銀盃不如大家的口碑”隨著正安吉他的影響不斷的增加,在6年時間中,就引進了54家吉他製造及其配套企業,建成了60萬平米標準化廠房,並形成了“格拉蘇蒂”、“百斯卡”、“塞維尼亞”、“貝加爾”、“威伯”、“天緣”等20余個吉他自主品牌;去年年底,整個園區年産銷吉他600余萬把、産值約60億元,産品遠銷歐美、拉美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

企業發展越來越好,所肩負的社會責任就越大。我所在的正安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我在自己企業發展起來的同時,也想著為家鄉的脫貧做點事。從去年起,我的企業就開始策劃實施“1+1+1”行動:我的企業每賣出1支吉他就提取1元錢幫助1戶家庭。比如2018年我的公司賣出了50萬支吉他就存入50萬元到“1+1+1”行動專用賬戶,專門用於應急救濟正安縣那些突發災難的貧困人口和支助部分貧困家庭大學生就學。今年,我又開始思考在村裏成立“扶貧車間”,把一些小配件送到村裏讓村民加工,為他們多找一條增收的路子。當然對於企業來説,脫貧攻堅最大的一個作用就是給人們一條穩定的經濟來源,到去年年底為止,園區的吉他産業就解決就業13768人,其中精準識別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1284人,帶動了6640人穩定脫貧,現在我們的異地扶貧搬遷點就在園區對面,直接面對這些搬出來的人們敞開招工的大門,讓他們能夠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同時農民工的回流解決了部分留守兒童、留守婦女、留守老人等社會問題,為防止農村人口“空心化”打下基礎,給鄉村振興積蓄力量。

現在,我們吉他産業的定位已經開始從製造慢慢衍生至文化的範疇,形成了吉他工業、吉他文化、吉他旅遊“三位一體”同發展的思路。目前,新的園區正在開工建設,吉他産業的發展已經慢慢成為正安這個深度貧困縣的支柱産業之一,所以我這次來也帶著當地群眾和政府的心聲,希望能把“正安·國際吉他園”納入國家級文化産業示範園區建設,助推當地脫貧攻堅。

去年,我在兩會上有了一個小目標,就是要學會用彈奏自己製造的吉他。今年,我也想定個小目標——希望國家能夠幫助當地,進一步的做大做強正安的吉他産業,讓更多的人能夠回鄉務工,早日脫貧致富。就在昨天聽了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後,看到今年黨和國家對民營企業發展的提出的各種要求,我認為我的目標已經實現了一半了。現在,我希望更多的人和我一起,在中國共産黨的堅強領導下,共同撥動吉他産業和弦,一同奏響脫貧致富的美好樂章。(摘自全國人大代表鄭傳玖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貴州代表團小組會上的發言)

相關閱讀

新聞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