庹先軍:咸豐唐崖工匠

發佈時間: 2019-03-04   |  來源: 縣域經濟   |  作者: 魏明明 ​辰宇   |  責任編輯: 縣域經濟投稿

庹先軍是一名土家族根雕工匠,1979年出生於湖北恩施星斗山一戶農家,其祖上以土家吊腳樓營造修建技藝而聞名鄉里。自小耳濡目染,幼承家學,尤其對雕花細木工活用功最為勤奮,立志要做一位如爺爺般優秀的木匠。

2000年當兵退役後便南下打工,期間做過流水線工人、當過保安、幹過廣告文案,四處漂泊羈旅,但是沒有一種工作能讓他自己的內心安穩平靜,曾經多少次在人生的路口上徘徊迷茫。一次偶然的機緣在廣東惠州認識了一位手藝精湛的福建籍雕師傅,在兩人經過仔細的長談後,雕師傅決定收他做徒弟,當時他也果斷辭職,跟著雕師傅來到中國著名的工藝之都——福建莆田,開始了長達五年之久的艱苦學藝之路。

在這五年的學藝生涯中,在雕師傅的精心栽培下,庹先軍從最初的勤雜工、打磨工幹起,到最後的開胚師傅,這期間他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辛與汗水。同時在雕師傅那裏學習的福建本地徒弟共有十三四位,庹先軍能吃苦耐勞,臟活累活總是搶著幹,大部分時候都是別人已經休息了,他還在廠裏打磨雕師傅急著要交貨的木雕作品,每逢節假日別的學徒工人都放回家了,剩下他還在廠裏拿著木頭琢磨研究,不知疲倦。正是這份他對工藝的執著和癡迷堅守打動了雕師傅,在他當學徒工第四年的時候,雕師傅專門一對一的將木雕絕活技藝口傳心授給他,將師傅畢生的木雕技藝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他,使他學會了福建四面鏤空雕花技藝的真傳絕學。

學藝有成後,又在雕師傅身邊工作了三四年,便於2003年回到湖北咸豐老家,在唐崖河畔成立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工雕作坊,取名為“唐崖三雕堂”。何謂“唐崖三雕堂”,“唐崖”地名也,世界文化遺産“唐崖土司城址”所在地,庹先軍遵守手藝人的“弘揚傳統工藝、傳承土家文化”的使命感與責任感,“三雕堂”中的“三”字,在中華傳統文化裏有很重要的數字含義,諸多文化觀念都來源於“三”。《説文》中道:“三,天地人之道也。從三數”,老子《道德經》中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經典典故,這都充分體現了中國哲學的天人合一,順其自然的和諧文化觀念。庹先軍擅長于花鳥、山水、瑞獸的雕刻,在他作品風格上追求師法自然,因材施藝,儘量少動刀,以期將人為雕琢部分與自然的根形融為一體,達到渾然天成的視覺效果。

在多年的根雕創作實踐中,他探究和摸索試圖創新一種屬於自己風格的藝術之路,大膽的將南派木根雕的精雕細刻與北派木根雕的粗曠大氣相結合,既尊重根的本身形態,也展現了木材的文理之美,化腐朽為神奇,化繁縟為簡練,點石成金,簡而不凡。創作出的作品儘量讓觀者有親近之感,有撫摸之意,賦予作品以生命的律動和情感的慰藉。尤其以鄂西南特色民居土家吊腳樓為藍本創作的“唐崖風情”系列山水木根雕,作品借鑒中國畫山水大寫意手法,在不破壞樹根原生形態的基礎上以亂刀佈局,不求形似,講究意境,作品具有畫意而令人身臨其境,回味無窮。自其系列作品問世以來,廣受全國朋友喜歡。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藝術的象牙塔沒有頂端,只有不斷攀登的過程。心有多遠,路就有多長,庹先軍作為湖北咸豐的匠人,將用匠人的執著與自己所鍾愛的根雕事業癡迷堅守一生。(魏明明 辰宇)

相關閱讀

新聞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