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發佈時間: 2016-08-08   |  來源: 天山網   |  責任編輯: 段曉東

撰文 /鄭言江

言江説

【鄭言江專訪】是“言江”平臺推出的一檔高端政務訪談欄目,深度對話自治區各廳局、各地州、各縣市黨政一把手,闡述治疆新理念的探索與實踐。今天推出鄭言江(微信號:xj-talk)專訪阿合奇縣委書記。

阿合奇縣地處克州西北,與吉爾吉斯斯坦接壤,人口稀少,既是邊防縣也是貧困縣,民生建設怎樣,怎樣解決就業?如何做到“邊民不流失,守邊不弱化”?關注鄭言江(微信號:xj-talk)專訪阿合奇縣委書記王新輝。

4.3萬人、305公里邊境線、46個通關山口

鄭言江:作為一個邊防貧困縣,如何處理好脫貧與固邊的關係?

王新輝:克州是人口小州、邊防大州,阿合奇縣面積1.68萬平方公里,人口僅4.3萬人,有305公里的邊境線,46個通關山口,是典型的少數民族聚集區、邊境地區、經濟貧窮落後地區。人口少,邊防線長,守邊任務繁重。柯爾克孜族牧民把守邊看得很神聖,歷來就有守邊文化,已經融入他們的血脈。

今年6月,自治區推進克州脫貧攻堅富民固邊座談會在阿圖什舉行,這是針對克州“富民固邊、扶貧脫困、扶貧攻堅”舉行的專題會議,張春賢書記的重要指示是我們做好脫貧攻堅、富民固邊的重要遵循,阿合奇要堅決按照要求,做到“邊民不流失,守邊不弱化”。

辯證來看,老百姓不富裕,邊防也不可能穩固;反過來説,邊境不安寧,老百姓也不可能擁有富裕生活。我們按照自治區要求,把邊民固邊津貼提高到每月1000元,家庭成員全部納入農村低保,再加上教育、醫療等方面的幫扶,保障好邊民生活。

一線守邊,二線固邊,三線服務

鄭言江:阿合奇在教育和衛生等方面實行了哪些保障措施?

王新輝:阿合奇實行“一線守邊,二線固邊,三線服務”的便民服務試點模式。在村委會和鄉鎮所在地,教育、衛生、住房等設施比較便利,孩子在鄉鎮學校寄宿讀書,使邊民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在守邊的同時發展畜牧業生産。

教育上,實行“兩免一補”政策,農牧民孩子上學完全免費;醫療上,新農合、大病救助等體現了對邊民的特殊關愛。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柯爾克孜族遊牧居住地

2018年,我們完全能按自治區要求達到每人平均收入不低於三千元的目標。在提高收入方面,除了護邊工資,還有低保和放牧收入;在易地搬遷方面,柯爾克孜族是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夏天有夏牧場,冬天有冬牧場,流動性很大,所以阿合奇縣政府對所有邊民補貼兩萬元,購置一個比較好的氈房,就能在流動中守邊和固邊,也能放牧生産,雙管齊下實現脫貧。

民生投入一線佔大頭,防止護邊員出現斷層

鄭言江:阿合奇怎樣以民生建設推動富民固邊?

王新輝:2010年以來,在民生建設上,阿合奇投入一線的資金是6.4億,投入二線的不到兩億,三線是三億多。可以看出,民生資金大都投在一線上。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阿合奇縣的新農村合作醫療的推行深受農牧民的讚譽。

阿合奇認識到,真正固邊的關鍵在於解決好兩大問題:一是看病問題,二是上學問題。現有護邊員年齡普遍較大,文化程度較低。阿合奇縣委、縣政府對沒有考入高校的學生,通過職業培訓來提高勞動技能和文化水準。對有守邊意願的納入護邊團隊,保證了護邊員隊伍不散,年齡結構不斷優化,知識結構也不斷優化,避免老護邊員退休以後可能出現的斷層。

鄭言江:年輕人願意守邊的多嗎?有怎樣的措施保障守邊人員的穩定?

王新輝:城市生活和農村生活還存在巨大差距,有的年輕人確實會望而卻步,不都再像祖輩那樣恪守傳統,的確會出現邊民流失情況。令人敬佩的是,柯爾克孜牧民守邊文化深厚,對邊境一草一木有特殊感情,加上我們做好各種保障,流失並不會成為大問題,令人欣慰。

現有政策,守邊員一個月有一千元補貼,孩子上學問題全部解決、其他全部納入低保。現在低保是每月不到兩百元,過幾年“兩線合一”,就是貧困縣城市和農村低保一個標準,農村低保會大幅提高,政策會有大作用。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柯爾克孜族少女

這些年來,我們大力加強對黨的惠民政策的宣傳,大力加強民族團結教育,農牧民在擺脫貧困的同時,更加懂得感恩,感恩黨、感恩社會主義、感恩偉大祖國、感恩中華民族大家庭。

生態發展和勞動力轉移帶動就業

鄭言江:在脫貧固邊工作中,阿合奇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王新輝:阿合奇緊緊圍繞“六個精準”,牢牢抓住“五個一批”,通過實施特色産業帶動專項行動、轉移就業專項行動、易地搬遷專項行動、生態補償專項行動,以及教育扶貧、社會保障兜底、民生改善脫貧等一系列專項行動,切實落實好中央和自治區有關精準扶貧的各項優惠政策。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阿合奇縣第17批勞務輸出人員即將走出大山前往廣州、無錫等地長見識、學手藝、創收入。

面對2491戶、9115名貧困人口,三年時間,有勞動能力的通過自我提升發展實現脫貧,首先是依託現有的特色林果業,比如戈壁沙棘種植,我們有4.5萬畝人工種植面積,大蒜、胡麻也都有經濟優勢。還有就是勞務輸出,阿合奇勞務輸出已經有7、8年了,效果很好,現有一千人長期在內地務工,主要分佈在福建、廣州、江蘇等地。

第二是易地搬遷,把確實需要搬遷的老弱病殘、孤寡老人等從“一線”搬到“二線”,今年阿合奇有1462人需要易地搬遷。現在還有3619名貧困人口,主要是歲數大的、經常生病的、殘疾人等,他們沒有生産資料,也沒有住房。這些人,在城市有城市低保,農村有農村低保,也就是社會兜底。

教育扶貧,這個人口比較少,保障這些人不能因為貧困而失學,在上學期間,學費、生活費,主要是三方幫忙解決,幹部幫、單位聯戶幫、社會幫。最終要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確保不能因為貧窮而輟學。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阿合奇縣綠地濕地自然生態保護顯著

阿合奇是生態功能區,在生態惠民脫貧上,阿合奇去年申報了國家級濕地公園,一共是9300公頃13萬多畝。我們要把濕地公園建設好,發展適合阿合奇種植的林木、灌木,使阿合奇的自然生態得到很好的保護和發展,同時可以安排貧困家庭子女擔任護林員解決就業問題。

按照中央和自治區要求,阿合奇縣委縣政府落實“五個一批”的當務之急是精準脫貧、精準幫扶,重點解決“怎麼扶、誰來扶”。

缺能吸納富餘勞動力的産業支撐是最大困難

鄭言江:阿合奇目前在脫貧工作上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王新輝:一是建檔立卡的精準度,因為人口資訊它是動態的,每年或是半年都可能出現變化,有增加的,也有減少的;還有的今年脫貧了,明年因病、因殘又返貧了。從難處上説,阿合奇現有的支撐點不多,産業發展很有限,沒有什麼大型工化企業來吸納富餘勞動力。再一個就是生態比較脆弱,阿合奇托什幹河是塔裏木河主要支流之一,承擔了大量的防洪任務,阿合奇要嚴格按照“三條紅線”節約用水,確保經濟發展可持續,環境保護可持續。

對於阿合奇來説,我覺得教育脫貧、易地搬遷不難,難就難在缺乏産業支撐和生態脆弱。

鄭言江:産業支撐難在哪?

王新輝:因為阿合奇沒有工礦企業,富餘勞動力就業主要靠勞務輸出。這幾年的形勢又不太好,很多地方不招新疆籍員工。我們最高時有2000多人在內地就業,現在在800-1000人之間,少的時候僅五六百人。受大環境影響,不能確保每年能輸出那麼多人。

此外,勞務輸出成本也很大,一個輸出地兩個帶隊幹部,廚師也是自帶的,輸出人員返回後我們還得優先安排公益性崗位。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王新輝(中)看望在無錫務工的阿合奇縣柯爾克孜族員工。

阿合奇去年成立了職業中學,開設了維修、花卉、烹飪三個專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是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因為少數民族出去就業的最大障礙就是語言。勞務輸出時,領隊基本上就是翻譯,目前難處在這,但3、5年能夠完全解決。

社會兜底,這個大家都有,上面給提高了、認可了,就好辦了。

生態惠民上,阿合奇建了濕地公園,建的過程本身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短時間內沒有産出,也不可能直接産生經濟效益。阿合奇試圖把貧困戶納入護林員,但這是一筆非常大的工資支出,這個錢怎麼來。我們也期待有一個反哺機制,打個比方,國家每年給我們的生態保護支援1000萬,阿合奇就可以拿出500萬,四百戶人,一戶一萬,這樣400戶就脫貧了。阿合奇在生態惠民上的計劃是2099人,按現有財力,確實有難度。

千方百計擴大就業,把保護生態放在重要位置

鄭言江:阿合奇縣主要的財政收入來源是那裏?

王新輝:主要就是別迭裏水電站,那個水電站是智力密集型産業,吸納不了大量勞動力,我們的農民工、保安、打掃衛生的在那裏有十來人。這麼大的一個企業,24.8萬裝機千瓦的企業,就吸納十幾個當地勞動力,不是勞動密集型企業,對農牧民增收致富沒有很明顯的作用。

鄭言江:在本土“造血”過程中阿合奇做了哪些工作?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阿合奇縣千畝沙棘林部分已經挂滿誘人的果實

王新輝:阿合奇現在搞了個金之源公司,就是把沙棘的採摘、加工、銷售整合在一起,尤其是採摘季,每年8月-10月是沙棘成熟季,採摘沙棘,完了可以接上撿棉花。按一個人一公斤五塊錢,正常勞動力一天撿50公斤根本沒問題,一天就是200多塊錢,一個月就是五六千塊錢。我們目前做的就是這個靠季節性打工解決一部分人的脫貧。

除了沙棘加工,阿合奇新建了一個胡麻油加工廠,阿合奇在種胡麻上是有傳統的,現在有五千多畝的面積。以前農民種胡麻就是自給自足,沒有達到商品化,現在銷路打開了,生産加工的時候還需要勞動力,在銷售渠道也可以吸納一些勞動力。

鄭言江:阿合奇在本土“造血”過程中,對生態有一定影響和破壞嗎?

王新輝:我認為阿合奇不存在這樣的問題,沙棘本身就有生態效益,在經濟效益上附加值很高,去年才投入的廠今年就有800萬産值,加上解決就業,社會效益也有了。

阿合奇還通過土地流轉,農牧民生産合作社方式,把一部分人從土地和養殖業中解放出來,從事第三産業,不過這兩年羊的價格不行,增收比較少。

讓富民和固邊形成良性迴圈

鄭言江:這兩年阿合奇的發展遵循什麼理念?

王新輝:就是富民和固邊。通過“十二五”這五年,我們形成了“一線守邊二線固邊三線服務”的格局,效果十分明顯,阿合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十三五”我們有能力和信心在富民和固邊上走在全疆前列。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阿合奇縣庫蘭薩日克鄉首座多功能溫室育苗大棚

總的來説,阿合奇這幾年的發展都是按照一二三線佈局來打造的。在民生建設上,主要圍繞住房、子女受教育和看病這三項工作來開展。

近幾年邊境一線在硬體建設上,每一個村都建有柏油路,通訊基本實現全覆蓋,所有村委會建制齊全。黨的基層組織建設上,解決了有地方辦事、有人辦事、有能力辦事的難題。

還有一點令人欣慰的是,阿合奇全縣九所學校全部通過國家義務教育標準化驗收,離教育強縣只有一步之遙,阿合奇小升初、初升高都是全州最高的,師資力量滿足了教學的要求,但是離高品質的教育還有差距,需要努力。

在醫療上,農民看病不是難題,阿合奇縣人民醫院通過了二甲醫院評審,硬體上得以完善。

鄭言江:通過鄭言江,您想對外界表達哪些想法?

鄭言江專訪丨阿合奇縣委書記:確保固邊富民還要守住生態

阿合奇縣牧區的山路九曲十八彎

王新輝:阿合奇是邊境縣,人口少,又偏遠,外界關注度還不高,希望外界多多關注少數民族文化和守邊精神,多多關注邊境縣是怎樣開展精準扶貧的,是怎樣進行環境保護和生態建設的。

對邊境地區的三大問題,即守邊問題、生態環境問題、少數民族文化問題,外界關注得更多一些,對促進民族大團結、促進邊境地方少數民族的經濟社會發展、弘揚少數民族優秀文化方面,都會起到很大作用。

相關閱讀

新聞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