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靠蝦皮船到達彼岸 蒼南縣霞關村趕海辟新路

時間:2019-04-11 11:27:48 來源 : 浙江新聞客戶端 作者 : 丁珊 甘淩 王仁棒

蒼南縣霞關鎮霞關村,地處浙江最南。本以為小漁村平淡無奇,但霞關村民的創業創富故事,卻像萬花筒般多姿多彩;儘管遠在東南一隅,霞關人卻像世代趕海一樣,不斷追趕著鄉村振興的潮流。我們從杭州出發,歷時近5個小時來到霞關村,尋找“鄉村振興”的漁村答案。

如今的霞關漁港,景色優美。(霞關鎮提供)

小蝦米養活三代人

“第一次來霞關?來,去村裏走走!”一見面,霞關村村支部書記肖雲代,就拉著我們向海邊走去。嶄新的海濱大道筆直向前,右邊是海鷗低飛的港灣,10多艘船靜靜停泊。左邊,七綵樓房沿著街面排開,三三兩兩的村民坐在門口閒聊。

肖雲代興奮地告訴我們:“去年12月底,霞關鎮被評為浙江省小城鎮環境綜合整治省級樣板鎮。霞關村正巧在鎮中心位置,這不也煥然一新了!”

邊走邊聊。忽聽得兩位村民相互用“嗟咩”打招呼?我們好奇地問:“這是溫州話?”“不,霞關村民説的是閩南話。”我們又驚奇地望向村書記,只見他伸手向西邊一指,“對面就是福建福鼎,我們祖上就是從福建遷過來的。”

“霞關可不止這一奇。霞關人祖祖輩輩捕捉蝦米,它身處食物鏈底端,別人都瞧不上。就偏偏讓霞關人做成‘中國蝦皮之鄉’,村裏共39艘蝦皮船,去年産出3900多萬元!”肖雲代笑著説。

穿過一條巷子,我們探訪的第一戶村民——蝦皮船老大張廷梭家到了。眼下正是捕魚季節,在村裏“逮”到張廷梭這個壯勞力,實在是偶然。倒上一杯熱茶,我們和張廷梭邊喝邊聊。一旁他的朋友郭進群幫著介紹,“他可是蒼南有名的船老大。捕蝦20多年,累計淘汰4艘船。現在新的大船造船手續已經辦好了,就等開工令下來了。”

蝦皮産業,養活了張廷梭祖孫三代追蝦人,他們已經習慣每年春冬季節,順著洋流追逐蝦群。但當地漁民間流傳一句俗語“走馬開船三分命”,張廷梭真切明白這句話的辛酸,討海人的“七分命”是交給大海的。最近這幾年,台州、舟山等地捕蝦的漁船越來越多,留給霞關人的海洋資源日趨有限。但張廷梭只懂蝦皮,想轉行也難。他儘量地讓自己介入蝦皮産業鏈的各個環節:去年和幾個股東合夥跨界,投資了艘加工船,接下來還有意投資烘乾廠。

混養魚打開新天地

站在海港碼頭向南眺望,南關島近在咫尺。南關島下,1000多只網箱緊緊相擁,抵擋著浪潮的衝擊。這是霞關村另一個支柱産業海水養殖,去年全村産出達2568萬元。

下午,我們找到57歲養殖戶肖雲和,準備去他的漁排看看。但天邊雲層越積越厚,海灣風雨交加,能成行嗎?看出我們的焦灼,肖雲和安慰道:“海邊就是這樣。颱風、風暴,對霞關人來説是家常便飯。”肖雲和回憶,幾年前一場颱風來襲,漁排的魚苗全部遊走,在搶修漁排的他也被刮到海裏。幸好,他抓住一個塑膠壺,在海上漂了兩個小時,才撿回一條命。

“近幾年好多了。”肖雲和説,在漁港兩側,政府分別建設了2條防波堤,其中1條有1000米長,“現在,一般的颱風來我們也不怕了。”説完,他低頭看了看潮水的流向:“待會就要漲潮,先上去看看?”説走就走,我們跳上小舢板就出發了。

10分鐘後,我們抵達了肖雲和的養殖基地。嚯!眼前是數不清的網箱,網箱之間用繩子、泡沫箱綁在一起,一直延伸到海島那頭。濕漉漉的木板,風一急就左右搖晃,站在木板上的我們雙腿直哆嗦。“前天,我剛放下去3萬條包公魚苗。”肖雲和站在漁排前,邊投料邊説。

這幾年,肖雲和混養黃姑魚、金雕魚、鮸魚、美國紅魚等四五種海魚,抗市場風險能力加大了。“我這60隻網箱,純鮮魚餵養,最多時一天要消耗近萬斤雜魚。”隔著風雨,肖雲和比了一個數字,“雖然成本大,但品質把控好,價格也一直走高!”

“求變”,是肖雲和海上搏鬥20年的心得,也是他應對未來的方法。他拉著記者詢問,養殖外海大黃魚有無補貼政策,他想到外海去養殖,魚肉更鮮美。他還想嘗試休閒垂釣,準備弄幾個網箱做試驗。

漁村遊叩開發展門

傍晚,村書記幫我們找到一家賓館住下,這是村民用自家樓房改建的。老闆娘劉桂蘭為我們做了幾道當地的海鮮,味鮮、爽口。劉桂蘭笑盈盈地告訴我們,每年颱風季都有記者住在她這裡,但這個季節看到客人,有些意外。“霞關村旅遊沒起來,人氣還不夠,村裏人也挺著急的。”

晚上7時,我們打著雨傘,一路夜訪。夜晚的海港藍得可愛,遠處的防波堤點綴著明亮的燈。我們走到海濱路11號,只見屋子裏堆滿藍色的蝦網,林成樂夫妻正站在門口聊天。林成樂告訴我們,現在是補網農戶最閒的時候,漁船都出去了。只有等漁船靠岸,把壞掉的漁網送過來,才有生意。

“全村八成人都圍著漁業轉,一年到頭能忙的沒幾個月。”林成樂説,大家本來想過搞加工廠、冷凍廠等蝦米産業鏈,但受制于土地要素,遲遲搞不起來。

“也不是沒有探索。”旁邊店舖老闆王青好説,他就是從船老大轉型,前兩年在山上養殖兔子,但失敗了。現在又租了店面開副食品店,“我還要再看看有沒有更好的機會。”王青好説。

“機會有的。”人越聚越多,有人倡議,“咱們村現在這麼漂亮,今年底甬臺溫高速復線直接連到家門口,溫州過來路程起碼減少1小時,遊客會來的。”“這麼説來,村裏新事還不少呢!村民黃敬全原來是跑蝦皮生意的,現在開起了民宿。”人群中又有人接話。這時,天際滾來一陣轟隆隆的雷聲,人群發出一陣驚嘆聲:“這是今年第一聲春雷啊,真是個好兆頭!”

春雷初響,萬物衍生。我們的腳步也輕盈起來。一條蝦皮船,未必能支撐起霞關人的一輩子。但這兩天,我們遇到的這些霞關人,不僅有顆求變的心,更有摸索前行、吃頭口水的勇氣和嘗試。相信不遠的將來,霞關村的鄉村振興路徑會越來越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