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點擊榜

    東洋生靈

    發佈時間:2019-03-05

    文/申平


    楊老大進城去撿“洋落兒”,沒想到卻撿到一個人和一條狗。


    這是1945年的一個秋日,蘇聯紅軍如鋼鐵巨流,自東北方向席捲而來。被小日本統治了13年的縣城,頃刻間天翻地覆。


    日偽人員死的死,逃的逃,城內和周邊村莊的百姓衝進日本人的住處和他們開設的商鋪,見啥搶啥。但是等楊老大聞訊趕來時,卻毛也沒剩一根了。


    楊老大垂頭喪氣地往回走,忽聽身後有響動。扭頭一看,卻是一條瘸腿白狗跟著他。那白狗的嘴裏,還叼著一個軍用水壺。


    楊老大眼前一亮,嘿,這是誰家的狗這麼仁義,知道我沒搶著東西,特意給我送來了。他看那條狗的長相並不兇惡,便上前去拿。但是那條狗卻掉頭就走,而且走走停停,一直把他引到路邊的一條溝裏來。當它最後停下的時候,楊老大看見那裏原來躺著一個人。


    再仔細一看,不由嚇了一大跳,那竟然是個穿軍服的日本兵!他渾身是血躺在那裏,眼睛緊緊閉著,只是肚子似乎還在起伏。


    好傢夥,這狗肯定也是個日本狗!它這是拿水壺當引子,要我來救它的主人哩!但是楊老大的第一反應,卻是彎腰撿起一塊石頭。


    狗日的小日本,你們欺壓我們這麼多年,燒殺搶掠,無惡不作,還指望我來救你!老子砸死你個狗日的!可是楊老大往前一湊,那狗卻嗚嗚地吼起來,露出尖利的牙齒。


    哎喲,還挺忠心的嘛。那好,那你們就在這裡自己等死吧,老子走了。


    沒想到剛邁出幾步,那狗卻追過來,用嘴咬住了楊老大的褲腳,喉嚨裏發出了哀嚎之聲,好像在乞求他。隨後那狗又跑過去,用舌頭舔去日本兵臉上的血跡,這下楊老大看清了,這日本兵還是個孩子,最多也就十七八歲。


    他馬上就扔了石頭,心説一個孩子能有啥罪惡呢?罷罷罷,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誰讓這狗這麼通人氣,把我引過來了呢!他想著就去把日本兵背起來,帶著那條狗回了家。


    楊老大家住山腳下,很偏。家裏只有他和老伴。他把日本兵放下,跟老伴説了事情經過。老伴聽了,就格外多看了那狗幾眼,説這狗這麼精啊,也許咱們活該救他。然後就忙著燒水熬湯去了。


    楊老大脫去日本兵的衣服,看清他傷在腿上。正好家裏有紅傷藥,楊老大就給他上藥包紮。期間日本兵疼醒了,尖叫起來,接著又昏迷過去。楊老大包完他,又把白狗受傷的腿也包了一下。白狗搖著尾巴,眼睛紅紅的,好像很感動的樣子。


    接著就喂湯喂飯,也喂了白狗。這一兵一狗,就這樣在楊老大家待了下來。


    日本兵是第三天才清醒過來的。看見中國人,他很害怕,後來看見白狗在,他才慢慢平靜下來。他竟然通一些漢語,説他叫相山,18歲,是專門餵養那條狗的。那條狗是條軍犬,它的命比他還要值錢。


    家裏一下多了一人一狗,糧食很快就不夠吃了。老兩口就吃糠咽菜,把省下糧食給相山吃。白狗腿好了,竟然知道上山去打獵,把野雞野兔什麼的叼回來。老兩口把野味燉了,仍然捨不得吃,肉給相山吃,骨頭給白狗吃。


    有一天,相山終於知道了真相,他感動得淚流滿面,趴在炕上給老兩口磕頭,説你們就是我的中國爸爸和媽媽!這下楊老大高興了,他説:我一輩子沒兒沒女,你就留下來當我的兒子吧。還有白狗,也算是咱家一口人了。


    這期間,也有人來查過相山的身份,卻被楊老大巧妙地應付過去了。


    轉眼冬去春來,相山的身體完全康復了。他身體好了,事情也來了。相山開始嫌老兩口生活不文明、不衛生,經常談論大和民族如何優秀,嘲笑中國人如何愚蠢。對這些話,楊老大有的聽不懂,有的裝糊塗。


    可是這天,相山突然提出要帶白狗回國去。老兩口一時目瞪口呆。


    怎麼勸都沒有用,相山堅持要走。萬般無奈的老兩口,只好把一些話説給白狗聽。白狗聽得非常認真,好像聽懂了一樣。


    這天半夜,楊老大被一陣狗叫聲驚醒,起來一看,相山身背包袱,正準備出門。白狗攔在院門口,不讓他走。楊老大一時覺得心都被掏空了,急忙撲過去喊:孩子,你不能走啊!説著上前死死抓住了他。


    誰也沒有想到,相山竟然把楊老大死命一推。老漢猝不及防,仰面重摔。後腦勺恰恰碰在鋒利的鎬尖上,可憐他蹬了幾下腿,就不動了。更不可思議的事情隨即發生了,只見那條白狗突然怒吼著跳起來,張開大嘴直取相山的喉咽……


    後來,這條日本軍犬就與楊老太太相依為命,一直走完生命的全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