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點擊榜

    邂逅

    發佈時間:2019-03-05


    已是午飯時間,我從辦公樓下來,走出公司大門,徑直向職工食堂走去。與別處不同,我們的食堂並不與辦公樓在同一個大院,而是設在一里多遠的地方。


    正午的陽光已經開始發揮熱力,辦公樓外面,白花花的陽光下到處晃動著準備用餐的人。顯然他們都選擇了走正門這條路。這條路與食堂雖近,卻曝曬于烈日下,要接受陽光猛烈地炙烤。我選擇了走後門,這條路在樓房之間,避開了烈日,幽靜而陰涼,卻多出好長一段路。


    我已經走在一條狹窄的樓道之間,卻發現身邊走著一個男子,他人高馬大,幾乎比我高出一頭。他幾乎與我一直並排走著,從身後看,相信別人一定以為我們是結伴而行。我仰起頭多看了他兩眼,卻發現此人是張衛東,我以前報社的同事。我馬上向他打招呼。幾乎同時,他裂嘴笑了。我相信他早就認出我了,奇怪的是他卻沒有向我主動招呼。不過,這時他很親切地説,好久不見。


    是的,好久不見。幾年前我們同在一家報社共事,後來他選擇離開,不久我也去了別處。以後雖在同一座城市,我們卻從未有過聯繫,只在街頭有過一二次偶遇。別看張衛東是個彪形大漢,以前在報社幹的卻是美編這堪稱細緻的工作。他擅長漫畫,在本市動漫界算得上大腕級人物,聽説他畫一張畫,都能賺個千兒八百,還聽説他自己也開了動畫公司,早已賺得盆滿缽滿。以前在報社不怎麼見得到他,只有出報時才會露臉。不過他人卻豪爽仗義,平時都是嘻嘻哈哈的,報社裏好幾個美編都是經他介紹來的。


    “你現在很好吧?”奇怪了,他居然這麼問我。記得幾年前相遇時我已告訴過他我已到了別處,他當時還説這下好了。他這麼説是因為當時我在那家報社也沒混個官職,因此待遇一向偏低。我一直流露出出走的傾向,卻久未如願,因此大家都在內心對我惋惜和同情,這其中自然也有張衛東。


    “還不是跟過去一樣。”見張衛東如此健忘,我也不願做過多的解釋。實際上我現在的這個地方與過去的報社差距還是很大。於是我轉頭問他現在如何,動畫做得怎樣,我知道離開報社後他就一門心思去開他的動畫公司了,他接迪斯尼動畫片的大單,根本停不下來。“還可以。”他異常含混地回答。


    他突然問我換了車沒有。這年頭有好多人都問我同樣的問題,的確我的車已使用多年,到底該換了。可從別人嘴裏拋出這個問題,卻顯出他們似乎比我還要著急,也給我一種巨大的壓力。當知道我還沒有換車,張衛東似乎流露出一絲失望,他説畢竟開了十年了,也該換了。“還記得當年你買的車型是我推薦的嗎?”他説的沒錯,當年因為他買車最早,也最為精通汽車,他十分熱心地向我推薦現在我開的這種車型。


    “當年車型少,選擇餘地小,雪鐵龍開開還好,但現在可選的車多了,你就應該換一種更好的車型。我再向你推薦幾種吧。雷薩克斯抓地感強……”


    他一口氣列舉了好幾種目前熱賣的車型,並從油耗、動力等各項指標,並一一分析比較各自的性能和優劣。


    我一直跟著他在幽暗的樓道間走下去,忽然我發現我走過頭了,我是去吃午飯的,而非與張衛東同一個目的地。於是我停下腳步,想與他告別,卻見他已徑直走出好長一段路,我跟著追了幾步,他拐向另一條路,很快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