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點擊榜

    那位女孩

    發佈時間:2019-03-05

    文/徐東


    許多年前,有一位美麗的女孩曾經喜歡過我。


    她曾走近我,又離我遠去。離開我,仿佛是為了無所不在。


    最初,她遠遠看著我,有時又故意與我擦肩而過。她渴望得到我的消息,又不想讓我知道她的心思。不過,最終她還是表達了與我交往的想法。


    那是在一個下雨天,我們碰巧遇到一起了。


    她問我:“你有女朋友了嗎?”


    那時,她像風一樣激動,像雨滴一樣脆濕。她渴望自己的愛被我感知,仿佛不是那樣的話就會死去,而被我感知,又無法預知下一步該如何處理我們之間的關係。


    我也一樣。


    我深知自己是一個不配享有愛情的人。


    我更適合當一位多情的詩人,愛著更多,愛著所有。


    我也清楚,愛上某一位姑娘,那是件多麼美好的事啊。那種幸福的感受可能會超越對一切美好事物的感受。


    問題是,那愛將是短暫的。


    人不可能一直處在熱戀中,不可能一直對一個人保持愛的激情。


    她是位從事舞蹈表演的女孩。


    她表達情感的方式也奇特,因為她説:“我希望有一天能單獨為你跳上一支舞。”


    也許她並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有了那樣的想法,也許她想在我面前盛開,像一朵純潔的火焰證明年輕的生命需要綻放,並不虛幻。


    從外面回到城裏的某一天,我收攏想像,回到現實生活。


    我面對那位女孩時,表情是裝出來的冷漠——我就像冷風吹拂著的一面旗幟。


    女孩的臉上也透著預知未來的絕望,因此面無表情得如同一隻正在天空中孤飛的天鵝。


    她説:“我一直在飛,在那個過程中我想為你,為某個人停留,只要片刻,便可以享有永恒似一般。”


    終於有了機會,她開始為我跳舞。


    舞動的身體似乎説明瞭一切。


    在我看來,跳舞時人在天地間的存在就是一首詩。


    我感到身體的溫度在上升,不是血液,似乎是靈魂讓我燒成了一團火。


    我閉上了眼睛,甚至不敢再看她。


    直到她穿上衣服,在我面前消失,我生命中的一片黑暗中仍然有一個舞動的身影。


    那就像一場夢。


    我愛她,並在想像中為她開啟了一扇門。


    我們相互以自己的方式看見了對方,感受著對方。


    兩個擁有靈魂的人,靈魂強烈地相互吸引著,卻無法靠近、融合。


    我們都需要保持孤獨,保持靈魂相對的純粹。


    後來,我想不顧一切走進現實。


    我試過了,打她的手機,但她的手機總是關機。


    我走向大街,想從人群中遇到她,但從未如願。


    大街上有那麼多漂亮如春天的女孩,似乎她就隱身在她們之中,偏偏不能再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在夜晚與空氣説話,想像那女孩能聽得到。


    我在想像中“看”到她從我面前經過,越走越遠……


    我越來越絕望,惱怒地讓自己相信那就是一場夢。


    我的那顆心像鳥一樣在飛翔,帶著我的情感與意志不斷地遠翔——似乎整個美麗的世界就是那位我愛著的女孩的化身。


    我失聲痛哭,仿佛需要一場哭泣來告別。


    再後來,我戴著不同的面具一次次走進人群,仿佛是為了讓那位女孩認不出我——我在尋找她,卻不願意她認出我。


    我相信存在著另一個世界,在自我的世界裏,那位女孩就在其中。


    如今,愛使我焦慮不安,又使我心如止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