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9/7/31/20197311564563712826_408.mp4

  在遙遠的北非,靜謐的佈雷格雷格河匯入大西洋河口處,有一座美麗城市——地中海海風與大西洋洋流的交匯,讓這兒氣候終年溫和,海濱風光旖麗,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前來觀光。這裡,就是摩洛哥王國的首都拉巴特。

  拉巴特始建於12世紀穆瓦希德王朝,這座城市不僅位列摩洛哥四大皇城,悠久的歷史也讓其成為阿拉伯世界重要的古城之一。2003年,一位叫劉梅的山東女人帶著年幼的女兒來到這裡投奔出國務工的丈夫,那時的她也未曾想到,自己會與這座離家鄉兩萬里的古老城市,結下不解之緣。

  記者見到劉梅是一個早晨,就在她餐廳旁邊一家咖啡館。“我出生在山東德州,來這邊前在一傢俬營紡織企業工作,那時條件還不錯,是個小主管,工作上也得到老闆賞識,只不過丈夫更早幾年選擇來到摩洛哥尋求發展,自己也就下決心跟過來了。”劉梅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方糖和牛奶依舊擺在那兒,並未被加進杯子裏。“這邊説阿拉伯語和法語,剛到這兒的時候,我連數字都不會説,頭一年的確萌生了多次回國的想法。”

  支撐他度過艱難日子的,除了丈夫和女兒的陪伴,還有熱情的摩洛哥人。劉姐告訴我,當時在路邊看管停車位的老人,都樂意教她幾句阿拉伯語,周圍的鄰居也是耐心和她溝通、交流,加之她自己好強的個性,很快就突破了語言上的難關。“那時候下了語言課,我就自己拿著書去海邊,旁邊沒什麼人,我就敢大聲地朗讀,口語水準也就是這麼一點一滴提升的。”

  異國他鄉求份生計,自然要優先解決工作問題,劉梅的丈夫早來這邊幾年,發現整個摩洛哥王國還沒有任何一家中餐館,兩人就拿出積蓄,開起了中餐廳。餐廳起名時,他們聽從當地朋友的建議:名字一定要有中國特色,讓人一聽就是經營中國菜。自此,“天安門”這塊招牌,便樹立在了拉巴特的薩勒舊城。

  “剛開始做餐飲的時候的確遇到一些困難,咱們這邊的廚子都是在國內雇傭的,做的飯菜也是符合中國人口味,但對於當地人而言,總是太辣、太甜或太甜。”那些時候,每噹噹地客人對飯菜口味提出意見,劉梅總是無條件把菜換掉。“後來我們意識到,做餐廳還首先要考慮到當地人喜好,做地道的中國菜不一定符合摩洛哥人的胃口,所以廚師就將很多菜融合、改良,我們這個店如今也是老字號,這些經驗都是多年積累下來的。”

  優秀的商業頭腦,高品質的服務品質,加之中國美食穿透國界的魅力,“天安門餐廳”很快就成了拉巴特這座城市的“中國名片”,只要你提出這家餐廳的名字,城市裏很多計程車司機都可以直接把你送至這裡。後來,又有一些新的中餐廳在拉巴特開起來,但始終沒有取代“天安門餐廳”在拉巴特民眾心中的地位。

  “來這邊吃飯的很多都是老主顧,他們愛吃中國菜,宮保雞丁、鍋貼、豆腐一類,每當節慶或者生日,他們都會帶著全家人來咱這邊聚餐。”劉梅告訴記者。

  2016年,摩洛哥王國正式對中國遊客實行免簽證政策,來摩旅行的中國遊客激增,從之前每年不足2000人次,增加至如今的20萬人次——這也給這家餐廳帶來了更多的中國客人。“國內的旅遊團經常來我這邊吃飯,他們都會提前告訴我想吃什麼菜,我就提前一晚向市場訂購,第二天一早就去取最新鮮的食材回來。採購原材料這個工作一直是我自己跑,一是節約成本,更重要的是這樣買的東西我才放心!”

  除了食材上的用心,每到過年時,劉梅還會給每位來用餐的中國客人準備熱騰騰的餃子,就算客人沒有點,她也會讓每人吃上一個。“好多中國遊客只有過年的假期才能出來旅行,我這個餃子就是想讓他們感受到,到我這兒就是到家了。”

  如今,劉梅的大女兒在巴黎學習生活,二女兒也到了準備摩洛哥“高考”的時候,丈夫則在卡薩布蘭卡,負責另一家中餐廳“上海花園”。“對我而言,拉巴特已經是我第二故鄉了,我沒別的追求,就想把餐廳好好開下去,等過些年孩子們成家立業我就考慮退休,店交由別人管理,我和我愛人回祖國,陪陪年邁的父母,也好好地轉一轉咱們國家的大好河山……”劉梅邊説著,邊將杯中最後一口咖啡一飲而盡——餐廳即將迎來今天的第一批客人,劉梅要開始她新一天的忙碌了。

 


策劃/張若夢

記者/郜玉至

文字/郜玉至

投稿/hizhongguoren@163.com

聯繫電話/010-8882 8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