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dl.china.com.cn/news/180814/08144.mp4

  “我是王喜,戰友們都叫我喜娃……”二十七歲的王喜雖已立功無數,但面對記者,他還是顯露出大山裏孩子的羞澀。 

  王喜出生在雲南省文山州麻栗坡縣,這裡是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老山前線。戰時,老山界兒女在這裡出生入死與敵軍浴血奮戰,寫下可歌可泣的壯麗篇章。從小,王喜就是聽著父輩講述戰鬥經歷和紅色故事長大的。20歲那年,王喜父親罹患肝癌病逝,母親也積勞成疾,作為家裏唯一的壯勞力,他毅然辭掉了工作,順利地通過了初檢、復檢、政審......終於如願以償地拿到了入伍通知書,圓了當兵的夢。

  初入軍營,王喜對一切都充滿了新奇,但由於文化基礎差、接受能力弱,無論是學習還是訓練,他都比別人慢半拍。學理論,很多道理聽不懂,很多觀點講不清;搞訓練,動作要領記不住,基礎體能跟不上。第一次3千米長跑,跑到一半就無法堅持,在戰友的連拉帶拽下,才勉強跑完全程。 

  “新兵連的時候我每天提前半個小時起床,推遲半個小時睡覺,節假日也不落下。在跑步時腿上綁沙袋,背上穿沙背心;做俯臥撐時背上背兩塊磚頭;做單向杠時別人做8個,我拼命做30個。步槍瞄準訓練時,我在槍管上吊上裝滿的水壺,第一個端槍,最後一個放下,有時候感覺累的快不行,但是最後挺一挺也就過去了。”不服輸的王喜靠著韌勁後來居上,新兵連下連考核拿下了三個第一、一個第二的好成績,被評為“訓練標兵”。

  2014年6月,湖南總隊首屆特戰比武拉開戰幕,來自全總隊的186名特戰隊員同臺競技。然而,在競賽前一天的場地適應訓練中,王喜在負重過獨木橋時,由於沒有掌握好平衡,右膝蓋撞到了地面,膝蓋腫得像饅頭一樣。可當時比武競賽就在眼前,他不想因為受傷與這次比武無緣,更不想半途而廢,因為傷病而退縮,他要跟戰友們共同完成總隊的特戰比武。“哪怕是倒,也要倒在競賽場上!”在王喜再三堅持下,最終他注射封閉針帶病征戰。在比武中,憑藉著堅強的信念,他高標準完成了攀登、射擊、障礙、五公里武裝越野等47個科目競賽,最終為支隊取得了團體總分第二的優異成績,並斬獲“三湘勇士”勳章。 

  四個月後,王喜和戰友們遇到了更大的挑戰:一名嫌犯在永州市某小學教學樓三樓劫持小女孩,情緒很激動。公安機關請求狙擊解救,但王喜考慮到如果在校園狙擊,會對學生的心理産生巨大的衝擊和創傷,於是向上級提出“談判攻心、索降抓捕”的建議,並主動擔負索降突擊任務。然而,索降位置無法固定繩索,他就把索降繩的一頭交到兩名隊友手裏,冒險嘗試從未訓練過的無固定索降。繩索搖晃劇烈,稍不小心就可能碰到身後一米處的高壓線,所有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而此時的王喜憑著沉著冷靜,在嫌疑人環抱人質企圖向陽臺外側側翻墜下的瞬間,用力一蹬陽臺外墻,利用身體慣性突入三樓陽臺,在身體下落的同時,兩腳死死夾住人質,順利將嫌犯和人質分離,抓捕隊員飛身撲向嫌犯,將其制服。數百名永州市民見證了這一時刻,自此,他也成為市民心中的“蓋世英雄”。 

  “我服役期滿五年,有好多人提醒我,你文化程度不高,提乾沒有什麼希望,留在部隊也不會有更好的發展,不如帶著軍功章早點回家,找個好工作。我當時想做人不能只想索取回報,我的榮譽都是部隊給的,本事都是在部隊練的,只要部隊需要,我當不了軍官,我一定要當一個兵王!”王喜面帶自豪地告訴記者。” 


記者編導: 郜玉至  攝像:李凱馨    投稿:hizhongguoren@163.com    聯繫電話:010—88828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