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dl.china.com.cn/news/171220/1220.mp4

圖為王偉力在給盲人朋友講電影

    “一個電影講述,它不僅僅是了解一個故事,盲人朋友不缺故事,盲人朋友缺的是視覺呈現的故事,而視覺呈現的故事,給他帶來的是社會常態的認同、認知和社會文化、思想、情感的一種共用,這種共用標誌著他從殘疾人能不能真正的成為社會人。” 57歲的王偉力坐在錄音間,講起話來不急不緩,抑揚頓挫。這間傾注了他全部心血的小小影院,十二年來持續散發出別樣的溫暖。這間位於鼓樓西大街的特殊電影院,面積僅有三十平方米。每一次放映,幾十把折疊椅都座無虛席。這裡放映時不關燈,沒有爆米花的香氣,也沒人玩手機。觀眾是天然被電影藝術排除在外的群體——視障人士。而在王偉力創辦的這家“心目影院”,他們得以通過別人的講述來補全對白外缺失的畫面,從而達到“看”電影的效果。

圖為王偉力在為盲人擺放座位

談及創辦心目影院的緣由,王偉力總是會回憶起那個讓他頗受觸動的瞬間。2003年,王偉力在看美國電影《終結者》時,他自告奮勇為身邊一位盲人朋友講了一遍。“講完了以後,我説這下完了,這亂七八糟,他哪聽得懂啊,我一看他,他卻激動得不行,一下開心的把我抱住,高興地不行,這次經歷讓我非常震撼。”經過長時間的調研、試講,終於在2005年,那間平房的門口挂上了“心目影院”的招牌。

圖為王偉力在整理“心目影院”中的電影光碟

    從家用電視DVD,到環繞身歷聲音響,再到美國家庭影院系統,十年來“心目影院”的設備不斷更新換代,發展得雖然緩慢,但卻平穩。在這十年的過程中,王偉力逐漸陷入了一種思考,他對“心目影院”的定位有了另一種理解。在他的眼中,殘障群體是社會的一面鏡子,幫助他們是健全人的責任,而不是單純的愛心。他希望在未來,通過電影展現的各種常態,能夠讓盲人們更好地了解身邊的環境,更好地融入社會。

圖為王偉力為了講好電影體驗盲人的生活

    摸索著走出小小平房,剛“看”過電影的視障人士們帶著滿足的笑容,討論起印象深刻的情節,相約下周再來。歷經十二年堅守, “心目影院”在盲人圈子中早已有了非同一般的分量。每週六上午,視障人士們會從北京的四面八方——大興、房山、昌平,甚至南口趕過來,赴一場與電影的約會。


策劃/視頻/文字 韓歆昊              聯繫電話 86-10-8882 8090                聯繫郵箱:hizhongguore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