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7/14/20177141500004100662_408_3.mp4
“很多人都在為我指路,但是走在這條路上的時候卻發現,在這個路上幾乎只有我一個人在走,而且只有我一個人堅持走了十年。”已經37歲的國鵬在談到古琴唱片收集時這樣説。
 
 
從2003年4月16日,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旗下的Hit FM開播的第一天起,國鵬就在這裡播音了。他的聲音通過電臺已經播出了超過10500個小時。現在在每週一至週五下午,全國各地的聽眾都可以收聽到他主持的《BDH開車現場秀》。“每天介紹世界各地最新、最快、最潮流的音樂一直以來就是我的工作。”
從上高中時就開始喜歡歐美流行音樂的國鵬,在私底下還有一個“小愛好”——收集古琴唱片。“我從小就很喜歡歷史,很喜歡中國文化的東西,在上大學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到古琴。”
 
 
隨著對古琴了解的深入,國鵬發現這一有近3000年曆史的傳統樂器,目前可以找到的唱片、影像資料卻很少很少。在近代百年曆史之中,曾經有過一些珍貴的古琴唱片傳世。但到現在為止,可以找到的唱片總共也就只有幾十張,且由於種種原因,這些唱片現在已經散落到世界各地。
1913年4月25日,德國錄音室赫爾伯特•繆勒在北京東裱褙衚同為古琴演奏家徐律遠錄下了四首古琴錄音,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的古琴錄音資料。這些資料現在還靜靜地躺在德國柏林聲音檔案館的資料室裏。
我國出版最早的琴歌唱片《陽關三疊》的母版現在已經無法找到,其刻錄版只有在1980年日本 Colombia唱片發行的《中國傳統音樂整合》裏還可以見到它的身影。國鵬輾轉經過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日本國際廣播電臺以及日本Colombia唱片公司相關人員的考證,發現儘管Colombia公司並未和百代、中唱或是張友鶴家屬取得聯繫並獲得授權,但該公司對於該錄音版權卻處於實際擁有狀態。國內唱片機構無暇處理此類國際糾紛,國鵬為了儘早促成中國最早的琴歌唱片回歸出版,便私人花重金購得相關版權。(本節目播出前,國鵬先生已經聯繫到張友鶴之孫,發現國內依然有唱片存留,原始母版或在中唱)。
 
 
通過近十年這樣的收集、整理工作,國鵬與國家出版基金聯合發起《絕響——國鵬輯近世琴人音像遺珍》項目。這裡面收錄了78位近代百年中已逝琴人錄音645首,錄影61段,總長8個小時。這些錄音和錄影分別來自於英國、美國、德國、日本、中國香港地區、台灣地區和中國內地,是迄今為止目前最大的古琴歷史音像集合類産品。“這些珍貴的資料就是我們目前已知的、能夠被找到的家底。”國鵬如是説。
 
 
國鵬每一次坐飛機前都會跟家人説,他所收集的全部古琴錄音資料都在他第幾個抽屜的第幾個硬碟裏邊。“萬一飛機出現了問題,請把這些資料轉交給某某某,讓他來運作出版。我不能因為我自己一個人的事情而耽誤了所有人的寄託,好不容易大家才把這些資料收集到一起。”
老錄音的處理過程並不容易。“每一次拿到這些老錄音的時候就像出土文物一樣,很多都是殘品、次品,充滿著各種歷史的斑駁,很少能夠拿到一個資料完好如初,或者説聽起來音質非常清楚的。”為了使這些資料達到出版標準,國鵬需要用自己專業的電臺技術把這些老錄音非常小心的剪切、降噪和數位處理,就像文物修復一樣。這600多首曲目全都是由他一個人實操完成,每一個錄音對於國鵬來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
 
 
在2017年7月1日,經過近十年的收集整理,《絕響——國鵬輯近世琴人音像遺珍》正式出版發行。國鵬認為,當這些資料出版以後,會對整個中國古琴文化乃至中國古代音樂史的研究,都形成一個巨大的衝擊,甚至會重新刷新大家的認識。“這個道理就像重新發現了一個敦煌莫高窟一樣,那時你才知道,原來唐代有這麼多的繪畫,原來唐朝人還用這樣的顏色,原來唐朝人還有這樣的風格。”
 

文字/視頻:馮國芮 聯繫電話 86-10-8882 8014 聯繫郵箱:hizhongguore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