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手機版|桌面下載|郵箱登陸|論壇註冊|站點導航定制
 

七年堅守 把快遞送到珠峰腳下:一個中通人的夢想與堅持(視頻)

發佈時間: 2020-06-24 14:21:44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蘇文彥

 

【視頻】把快遞送到珠峰腳下

他千里孤行西藏,只為活得有趣;他堅守日喀則七年,只為讓數萬客戶在家門口收到快遞;他把網點開到離珠峰最近的村莊,演繹快遞“勇敢與堅持”……這就是左曉鋒的犟。

 image.png

從千里孤行到初遇快遞

2011年的時候,成都到拉薩每天只有一趟列車,晚上9點發車,第三天下午5點到,歷經44個小時。那年,24歲的左曉鋒“裸辭”後,帶上兩年的積蓄踏上了這趟T22火車。問起捨棄“鐵飯碗”的原因,他輕描了一句“我得活得有趣”。

此時的他不是為了西藏的神秘,只是因為“實在沒地方可以去了”。

左曉鋒是山西人,上大學時就喜歡到全國各地到處走,適應能力很強。2009年從河北大學市場行銷專業畢業後,考到成都當了公務員。“在成都,你無論用什麼語言和當地人説話,他們都用四川話回答,好點兒的用‘川普’。”於是,左曉鋒花了一個月,逼迫自己學會了四川話,也為之後在西藏謀生奠定了溝通基礎。“在西藏最多的外地人就是四川人,會四川話更吃得開。”左曉鋒説。

西藏很美,景點也很多。剛去的第一個月,左曉鋒很激動,似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在色林措畔看藏羚羊遷徙、在聖湖瑪旁雍措邊看棕頭鷗翱翔天際……但點點激動轉瞬即逝,他重新回到了拉薩。

 image.png

扎什倫布寺是日喀則網點送件地點之一。這座可與布達拉宮相媲美的寺廟坐落在日喀則的尼色日山下,喇嘛們網購的衣服、鞋子、手機殼常由中通快遞員派送

晚上,在大昭寺旁,左曉鋒看見一群朝拜者,左手拿著星月菩提、金剛菩提,口裏唸唸有詞,左曉鋒跟在他們後面,轉完一圈後,他下定決心,留在西藏。

“隨便走進一個甜茶館坐下,大家很自然就能聊在一起,隨時都能聽到‘扎西德勒’的祝福,白天有曬不盡的陽光,晚上涼風吹得人很舒服,這裡的天永遠一碧如洗。”左曉鋒説,是西藏人的和善、熱情留下了他。

為了能安定下來,左曉鋒開始找工作,本科學歷卻成了阻礙,很多招聘者覺得“一個本科生吃不了這個苦”,於是婉拒了他,多次碰壁後,一家快遞公司實在招不到人,才讓他去試試。

左曉鋒成了公司在西藏的第一批建站成員兼站長,為了能儘快熟悉路線,提高時效,在站點正式營業之前,左曉鋒整天騎著電瓶車,繞著大昭寺、八廓街以及周邊逛,用了3天的時間,把配送區域的路探得一清二楚。

 image.png

困難常有,溫情也常有。兩年的快遞時光,讓左曉鋒結交了很多朋友,磕著長頭的“阿舅”(藏語,意為“大哥”)、轉著經筒的阿媽、寺廟的小喇嘛、神采飛揚的康巴漢子……當然也包括中通快遞西藏管理中心總經理魏建彬。在一次閒聊中,左曉鋒得知中通在西藏各地區鋪設轉運中心和網點,正尋求志同道合的加盟商。當時左曉鋒已將快遞作為自己的事業,在用心經營,了解了中通整體的企業理念和經營模式後,他將人生的下一個駐點定在了中通、定在了日喀則。

從“想法”邁進“行動”

2013年,左曉鋒頭頂高強度紫外線、走進了海拔四千多米的日喀則,成了這片土地上第一個欲“吃螃蟹”的中通人,但考驗才剛剛開始。

第一天,左曉鋒就“高反”了。雖然日喀則的海拔只比拉薩高200多米,但海拔的突然升高和爬樓取件的勞累,累得他直喘大氣,“就像參加了一次馬拉松一樣。”左曉鋒回憶道。

日喀則是西藏第二大城市,轄1個市轄區和17個縣,但由於交通不便,起初每天的進港量還比不上內地的一個村,左曉鋒清晰地記得第一天只有40多票。整個網點三名員工,一個人守店,左曉鋒和另外一名快遞員輪流送東、西兩邊,由於人口密度低,每天一輛車要跑六十多公里才能把件送完。

 image.png

日喀則城西一部快遞員次仁群培正在給一家藏餐門店送快遞,中午派完件後,群培常到在這裡吃飯,老闆總會多給他一份牛肉餅

為了降低成本,提高業務量,左曉鋒開始發掘客戶。他發現在旅遊季節,售賣藏紅花、蟲草、牦牛幹的實體特産店是最主要的潛在客戶。為了提升品牌形象,左曉鋒承諾下單後兩個小時到府取件。一來一往,商戶們都很滿意,見到他時常熱情地吆喝:“小左,趕緊來收貨,這幾天生意好,牦牛幹又賣出好幾斤。”

慢慢地,日喀則市區與內地的消費渠道一點點被打通,但離讓當地人都能享受到時代發展帶來的便利這個左曉鋒最期待看到的結果還有距離。

“當時縣級末端網點一個也沒有,日喀則下轄縣居民取件要到市區來,有時候路上花的車費比快遞費還高,很多客戶説:‘啥時候我們縣裏能有快遞網點就好了。’”隨著取件的人越來越多,左曉鋒心裏也很著急,“日喀則下屬17個縣都是貧困縣,縣裏條件太艱苦,運輸成本和物價又特別高,沒有人願意接手,那個時候,真是整晚睡不著覺。”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為了將中通快遞服務下沉至縣一級,左曉鋒多次走訪日喀則各縣,仔細統計里程數,向總部申請政策補貼,並通過和友商合作,降低縣級末端網點的運營成本。

 image.png

從拉薩尼木縣到日喀則仁布縣的路上,雨季常有泥石流的突然襲擊,從業24年的司機侯中仁在這條線上也得“小心翼翼”

2015年,日喀則中通在距離市區約100公里的江孜縣正式開通了第一個縣級末端網點。“當時心裏真是太激動了,縣裏面的客戶終於也可以在家門口收包裹了。”此後,日喀則中通在下屬縣、鄉鎮逐步設立網點,截至2020年5月,縣級末端網點達到16個,走出了高原地區使用快遞“耗時、耗錢、耗精力”的困境。

2018年,日喀則市區快遞市場不斷成熟,左曉鋒依照縣級末端網點加盟的模式,逐步設立了5個市區末端門店,給予員工車輛、資金等扶持,鼓勵員工從就業走向創業。

 image.png

次仁白珍從西藏大學畢業後,抓住高校畢業生創業的號召,加盟中通網點,成為白朗縣第一家除郵政外的快遞公司,徹底解決了過去該縣群眾要到日喀則市區取快遞的問題,並前前後後幫助4名大學生和1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子女就業

隨著日喀則中通在當地的覆蓋率逐年上升,越來越多的藏族同胞加入了中通。目前,日喀則中通共100名員工,其中有20名是藏族,“有的一個月能拿到一萬多元工資,最低也有七八千元,在日喀則屬於較高收入,很受人尊重,這也讓我很有成就感。”左曉鋒説。今年5月,日喀則中通獲得“日喀則五一勞動獎狀”榮譽稱號,快遞小哥宮旭榮獲第16屆“西藏青年五四獎章”。

 image.png

把快遞送到離珠峰最近的村莊

在珠峰腳下,日喀則中通已堅守7年。2019年,中通在離珠峰最近的扎西宗鄉開設了快遞代理點,距離珠峰大本營僅45公里。“在運輸快件到定日縣和吉隆縣的路上,遠遠地能看到珠峰,就像一個小山丘,但我們知道攀登珠峰是十分困難的,需要充足的勇氣和堅持,這種精神也一直激勵著我。”左曉鋒回憶起以前遇到的困難。

在西藏,語言不通是首要困難,但思維方式的不合拍更讓左曉鋒著急。“網購出了問題,衣服品質不好、款式不好,客戶會來找我們,我們最開始也很鬱悶,就和他們解釋説這種産品的問題不是我們負責的,後來發現解釋也沒什麼作用,我們就轉變思路,直接在手機上教他們與客服溝通、退款等操作。”

隨著和內地交流越來越頻繁,更多藏族同胞學會了使用快遞和網購,鮮花、水果、家電……當地農牧民可以在網上買到任何想買的東西。目前,日喀則每日進港量在4000至5000票,每年件量漲幅在40%~45%。“從去年4月開始,我們已脫離拉薩出港模式,航空件出港挪到了日喀則和平機場,全國的包裹3至5天都能到達,客戶評價也很好。”左曉鋒相信未來會越來越好。

 image.png

日喀則天亮得晚,黑得也晚。“在西藏,生活過得比風慢。遇到路口,司機不按喇叭,只會靜靜等行人走過後再開車。”現在,左曉鋒每天從上午10點去轉運中心忙到下午3點,3點之後是他的休息時間。空閒的時候他最喜歡泡甜茶館,待上一下午,不刷視頻也不玩手遊,只和人聊聊天,直到6點,再繼續工作。

“反正還早吶,這裡9點才天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