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時尚 直播 熱圖 科技 快消 小鎮 專題 聯盟

中通焦德鵬:入行8年,在這裡收穫愛情,用奮鬥去逐夢

時間:2019-03-04來源 : 中國青年網作者 : 李川 劉逸鵬 張蕾

  2月21日,2019年“團中央與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面對面”主場活動在北京舉行,圍繞“促進快遞配送從業青年的職業發展和社會融入”主題,與會人員走進中通快遞北京公司,慰問一線快遞小哥,並與快遞企業青年代表進行面對面交流(攝影:李川) 

  早出晚歸、風塵僕僕、走街串巷、雨雪無阻……這些詞集聚在一起,在當下,已然成為了快遞小哥的標簽。 

  近年來,隨著電商物流與快遞行業的持續高速發展,位於快遞行業終端的一線配送人員數量迅速增加,成為當下一支數量龐大的新興就業群體,和新經濟業態下的新時代産業工人。 

  2018年12月3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新年賀詞中飽含深情地説,“這個時候,快遞小哥、環衛工人、計程車司機以及千千萬萬的勞動者,還在辛勤工作,我們要感謝這些美好生活的創造者、守護者。” 

  2月1日,在2019年農曆春節到來前夕,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看望慰問基層幹部群眾時,還曾到前門石頭衚同的快遞服務點,看望仍在工作的快遞小哥,詢問他們工作生活情況,並祝他們春節快樂。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快遞小哥工作很辛苦,起早貪黑、風雨無阻,越是節假日越忙碌,像勤勞的小蜜蜂,是最辛勤的勞動者,為大家生活帶來了便利。 

中通快遞小哥焦德鵬(攝影:劉逸鵬) 

  2011年5月,來自安徽滁州的焦德鵬來到北京,加入中通快遞,而這也是他踏入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 

  8年來,在北京市海澱區中關村,焦德鵬一直負責科貿電子城二層賣場的取件、派件工作。 

  每天早晨6點50分,焦德鵬都會趕到公司打卡,然後正式開始一天的工作。 

  “下班時間很難固定,基本都是在晚上9點左右,忙的時候也會到夜裏11點多,曾經最長連續工作了將近17個小時。”焦德鵬告訴記者,從下午2點到晚上8點,是一天中最忙碌的時候,基本沒有休息時間。 

  “我每天對接的客戶群體有幾百個,由於負責片區屬於電子産品賣場,我每天的派件量較少,但是取件量十分巨大。”焦德鵬説,普通日的取件量在1200件至1300件,較忙時會達到1600件至1700件,而到了“雙十一”“雙十二”高峰期,取件量會飆升至2000件至3000件。 

  8年來,焦德鵬早已習慣了體力上的磨練,在心理上也愈加成熟。 

  入行第二年,焦德鵬曾將一個價值不菲的快遞“送丟”,和客戶難以避免地發生了一些爭執。 

  “其實快遞我是送到了,只是因為一些原因沒能親自交到客戶本人手上,導致客戶最後沒能拿到快件。”時隔多年,焦德鵬依然忘不了當時內心所受到的委屈。不過當時因為客戶看他年輕又剛入行,沒有追究賠償責任。 

  這次難忘的經歷對焦德鵬觸動很大,“對於剛剛步入社會參加工作的我來説是一次教育、教訓,更多的是感動。”焦德鵬説。 

  現實中,並不是所有快遞出現差錯的狀況都能如此妥善處理,為此遭到投訴的情況其實屢有發生。 

  對此,焦德鵬認為,“作為服務行業,更多的可能還是我們自身的問題。其實大多數客戶是很好溝通的,只要事先打電話聯繫,並確認放在某一具體位置,客戶並不會去刻意為難。” 

  8年快遞經歷,焦德鵬稱得上是快遞一線的“老兵”了。每天的奔波勞碌,讓焦德鵬發生著蛻變。 

  談及這8年快遞一線的工作經歷對自己的改變,焦德鵬感慨道,“快遞挺鍛鍊人的,因為要和各式各樣的人打交道,以前的我不怎麼愛説話,現如今我的溝通交際能力有了很大提升。” 

  其實,發生在焦德鵬身上的改變不止於此。從初入行時的年收入不及5萬元,到如今年收入逾10萬元,焦德鵬用自己的奮鬥改善生活。 

  2013年,焦德鵬在中通公司內部聯誼會上收穫了愛情,3年後,組建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庭。如今,焦德鵬的兒子已經兩歲了,愛人和孩子都在安徽老家。 

  面對新的一年,焦德鵬説他有一個小目標。“今年想多賺點錢,然後自己出去承包網點,自己給自己幹,也希望客戶與快遞小哥彼此之間能有更多理解的空間。” 

(責任編輯:蘇文彥)
返回首頁 返回欄目首頁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公告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union@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5924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