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手機版|桌面下載|郵箱登陸|論壇註冊|站點導航定制
 

漫説中華張氏“祖源地”——清河

發佈時間: 2018-09-05 21:59:10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王博 張印普   |  責任編輯: 蘇文彥

 

在冀東南的大地上坐落著一座美麗的小城——河北省清河縣,它不僅是享譽中國的千年古縣,運河名城,羊絨之都,還是中國三大姓氏之一——張氏的發祥地,自古就有“天下張氏出清河”之説。

張氏始祖揮公受封“青陽”

上古時期,清河就是中華先民的重要的活動中心,中華張氏最早的聚居地。在距今約四、五千年的黃帝時代,黃帝部落由西北的黃土高原地區向東遷徙,跨過黃河,越過呂梁、太行,並在河北省涿鹿縣一帶築城定居下來。東遷的黃帝部落與西擴的東夷蚩尤部落産生了大規模的衝突,由此爆發了著名的“涿鹿之戰”。《漢書•刑法志》“涿鹿之戰”條注“文穎曰:‘涿鹿在上谷,今見有阪泉池、黃帝祠。’”《水經注》有“涿水出涿鹿山,世謂之張公泉,東北流逕涿鹿縣故城南,王莽所謂褫陸也,黃帝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而邑于涿鹿之阿即於是處也。其水又東與阪泉合,水導源縣之東泉”的記載。《禮記》記載,西周建立後周武王“追思黃帝,封黃帝之後於薊”。在涿鹿之戰中黃帝之子揮,夜觀弧星,發明瞭弓箭,並用它射殺了蚩尤,對黃帝部落戰勝蚩尤部落髮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成書于金大定年間的《后土寶卷•禘祖經》就記載了姬揮發明弓箭,及幫助黃帝大敗蚩尤和抗擊獫狁人的故事。揮由於發明弓箭,及在戰勝蚩尤部落和北方獫狁人的作戰中功勳卓著,因此被黃帝賜姓張氏,封在了青陽,主祭祀弧星。從此青陽成為華夏張氏最早的聚居地和發祥地。

青陽,即今天的河北省清河縣。上古時期,青陽既是星象的名稱,春天的別稱,又是地名,還是部落首長的稱號,後世又作“清陽”。《説文解字》有“青,東方色也。木生火,從生丹。丹青之信言象然”,“丹青之信言必然。俗言信若丹青。謂其相生之理有必然也。援此以説從生丹之意。”《爾雅•釋天》曰:“春為青陽”。

晉代張勃《吳錄》記載:“揮觀弧星,始制弧矢。”弧星即弧矢星,位於東南天空,屬於南方朱雀七宿的第一宿井宿,今天屬於大犬座/船尾座,代表射天狼的弓箭。井宿屬木,形狀像犴(即駝鹿),或者網,或者大海,《史記•天官書》:“東井為水事”。此星明亮,代表國富民安,天下太平,其色變則天下動蕩。“黃帝居涿鹿”,以涿鹿為坐標,井宿在南,對應邢臺;弧矢星在井宿東南,對應清河。古人認為每年農曆三月弧矢星運作到南方天穹正中,標誌著春天的開始,因此稱為“青陽”。

居住在“青陽”這個地方的部落其首領的稱號為“青陽氏”,也簡稱“青陽”。黃帝正妃西陵氏嫘祖生玄囂、昌意,玄囂號“青陽氏”。《史記》記載:“青陽降居江水”。《山海經》有:“青陽降居泜水”。《大戴禮記•帝係六十三》説:“青陽降居泜水”。從地理的角度而言“泜水”是比較可靠的。“江水”應當是古書抄寫過程中疏漏造成的別字。古“泜水”在河北省南部,源出內丘西北,東流入滏水(滏陽河)。河北省清河縣恰恰就位於泜水和滏水交匯的地方。

張揮率領自己的部眾來到青陽這個地方,並在此開始繁衍生息,張氏一族由此開始逐漸壯大起來。

“清河”之名的産生

中華張氏祖源地“青陽”又因何緣故改稱“清河”?這與上古黃河的變化有關。

堯舜時期,黃河中下游洪水氾濫。英雄大禹採取疏導法平息了水患。人們為了紀念大禹的功績,將大禹所疏導的黃河被稱之為“禹河”。據譚其驤先生考證,今天清河縣的清涼江就是“禹河”故道的一部分。

周定王五年(西元前602),黃河在宿胥口決堤東流。原黃河故道變成了黃河的一道分支——黃河北流。因為黃河東流即幹流的河水渾濁仍稱為“河”或“濁河”,北流的支流河水清澈,因此也被稱之為“清河水”,即“清河”。“清河”流經青陽,“清”和“青”讀音、字形在古代是一致的,因此到了漢代人們就逐漸將“清陽”和“青陽”混用了。在中國傳統地名與方位觀念中“以山南、水北為陽;以山北、水南為陰;或以山東、水西為陽;以山西、水東為陰。”人們誤以為“清陽”的得名是因為它位於太行山以東,古清河以西的緣故。其實“清陽”最初的得名與地理方位關係不大。

周初分封之時,張氏一族在青陽建立有城邑,為周公之子邢侯的附庸,俗稱“張國”。宋羅泌《路史•國名紀》雲:“張,揮之封。”先秦時期的邢臺地區中部為大陸澤,大陸澤水面廣大曾經它北到寧晉,西至隆堯,南近南和,東臨清陽是中國北方最大的胡泊,面積約佔今邢臺總面積的1/3強。大陸澤的最南端水面為張國所在,也被稱為“張家泊”。《嘉靖廣平府志》記載“張縣,在廣平府東北”,即清河縣。

周宣王時期,張氏一族又出現了一位偉大的先祖——張仲。張仲,也作張侯仲,西周時期張國國君。張侯仲在周宣王時期,擔任周宣王的卿士,是太師尹吉甫的重要助手,主要負責周王朝北方防禦,為“宣王中興”作出了重大貢獻。《詩經•小雅•六月》就曾記載過“張仲孝友”的故事。陜西西安附近曾出土有帶有“張仲”銘文的鼎和簋等禮器。

戰國時期清河屬於趙國,趙人在此建立了東武城。東武城一度曾為秦國飛地。《史記•張儀列傳》張儀説齊湣王曰:秦攻齊,“悉趙兵渡清河,指博關”;《趙策二》張儀説趙王曰:今秦“告齊使興師度清河,軍于邯鄲之東”。秦惠文王封著名縱橫家張儀為“武信君”,並賜給他五座城池作為封邑。明朝永樂癸未年張君紹撰序的《清河家乘》記載:“儀仕秦為相,……。策魴公(張儀)當時墳塋諸處,立廟清河”。這是張氏一族在清河立廟祭祀祖先的最早記載。

西元前233年,秦國在攻取了趙國的平陽、武城後,秦王政下令在此設郡。因為本郡主體在古清河流域因而命名為清河郡,郡治在青陽縣(故城在今清河縣東北)。以“清河”為名的地方行政單位由此産生。漢代,或設清河郡,或設清河國,但治所均在今清河境內。張氏“族源地”在清河郡內,又是郡內第一等望族,由此“清河張”之名流傳後世。

清河張氏的遷播

自揮公受封“青陽”開始,張氏一族在清河這塊富饒的土地上不斷地發展壯大。由於自然環境的變化,人口的增長以及戰爭等因素的影響,又有大量的張氏族人外遷到全國各地,乃至遍佈全球。但“參天之樹,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直到如今世界張氏族人仍唸唸不忘自己的“祖源地”——清河。

張氏一族從清河向外遷徙最早可以追溯到堯舜時期。堯舜時期,華夏大地洪水氾濫,部分張氏為了安全隨眾遷到了“晉南-秦東-豫西”三角地帶。《張氏統宗世譜•本源紀》説揮的後代昩和臺駘被帝堯任命為玄冥師,負責治理汾河、洮河的水患,死後被人民封為汾河水神,世世代代享受祭祀。他們的後代一部分留在了太原尹城國,因此稱祖居地“青陽”被稱為“東張”,“太原尹城”為“西張”。

春秋時期,北方遊牧民族滅亡了邢國,邢侯被迫東遷,部分張氏族人也隨之向東南遷徙。遷到了齊國、魯國、宋國等地。東漢王符《潛夫論》就曾記載“至春秋時,宋有張白蔑矣。”

西晉永嘉之亂後,晉朝統治集團南遷,定都建康(今南京)建立東晉。部分北方士族跟隨瑯琊王南遷,史稱“衣冠南渡”。清河張氏族人一部分留守北方,一部分也隨晉室南渡。南遷的清河士族被安置在了今江蘇鎮江境內,稱為“南清河郡”。西元420年,劉宋又在山東境內再次僑置清河郡,稱為“東清河郡”。

唐朝以前清河張氏族人雖然不斷有向外遷徙的現象,但是留在“祖源地”的張氏一族仍然聲威赫赫。唐朝名相張文瓘一家,叔侄二人相繼任宰相,為“清河張”贏得了“柱國十姓”之首的聲望。

五代時期及宋末,北方少數民族政權數次南侵,貝州(今清河)遭到毀滅性打擊,清河張氏族人不斷南遷,散居在江南各地。明永樂年間,三寶太監鄭和七次下西洋。東南沿海的中國民眾開始下南洋謀生。生活在東南諸省的張氏族人也加入到了下南洋謀生的潮流之中,從此在南洋也有了“清河張”。

今天散佈世界各地的“清河張”分支極為龐大,有廣東的始興張、四川的犍為張、江蘇的吳郡張、陜西的馮翊張、山西的河東張、江西的龍虎張、河北北部的中山張等,均為張良之後,皆出清河,他們支族家承的版心中多標有“清河堂”字樣。部分張氏族人已經遍及東南亞及世界其他地區,為海外華人最大族群。他們絕大部分不忘祖源,在自己的族譜中都記載著“揮世居青陽”“始祖封清河”“世居清河”等,標稱自己的支派為“清河張”“清河堂”等。近年越來越多的海內外張氏族人來清河尋根問祖。

2008年10月12日,世界張氏總會第三屆第四次理事會會議在清河成功召開,會議確定每年5月28日為中華張氏祭祖節。自此後,每年5月28日,世界各地的張氏族人代表都會匯聚在中華張氏祖源地河北清河的“華夏張氏祖庭”,舉辦盛大的祭祀張姓始祖揮公的活動。2009年6月8日,在清河傳承多年的中華張姓傳統祭祀儀式,被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列入“河北省第三批非物質遺産名錄”(冀政函[2009]59號文)。而且,2009年5月和2015年5月,世界張氏總會還先後兩次在清河舉辦規模空前的懇親大會。隨著中華張氏祭祖節的一次次舉辦,海內外張世宗親和祖國的血脈聯繫越發緊密,和清河的聯繫越發緊密;以“智勇、創新、擔當、謙誠、包容、自強”為核心內涵的張氏文化也得到進一步光大和弘揚;對於弘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堅定文化自信,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也有重要推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