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真正的武大郎事跡

發佈時間: 2018-03-07 16:17:31 |來源:中國網 | 作者:清河 |責任編輯: 蘇文彥

 

武植,就是我們當地傳説中的武大郎。但是,傳説中的這個武大郎與小説《水滸傳》、《金瓶梅》中的武大郎,卻是截然相反的兩個形象。小説中的武大郎是“三寸丁、谷樹皮”以賣燒餅為生,是個窩囊廢的形象。而幾百年來,在清河當地一直流傳的説法是:武大郎身材高大,相貌堂堂,進士及第,曾任山東陽谷知縣。其妻潘金蓮是個大家閨秀,知書達理,是賢妻良母。

傳説武大郎少年時曾經給富家子弟當陪讀,二人因此結為盟兄弟。朝廷開科取士,富家子弟名落孫山;武大郎因為學習用功,考中了進士,當了陽谷縣令。後來富家子弟因家中房屋被火燒光,無奈到陽谷投奔武大郎。由於武大郎忙於政務,慢怠了盟兄弟。盟兄弟在回家時一路編排武大郎的臭報。盟兄弟回家一看,卻傻了眼:原來武大郎早派人回清河幫他修建了家園。盟兄弟連忙原路返回涂擦臭報,可是已經晚了,南來北往的民間藝人根據臭報的內容已經以訛傳訛,宣傳開來,歪曲了武大郎形象,後來就被編進了《水滸傳》,這才造成了千古奇冤。熟悉清河當地民情風俗的金陵笑笑生,又從《水滸傳》中辟出一枝,寫了以清河為故事背景發生地的小説《金瓶梅》,這才使武大郎和潘金蓮的形象進一步被歪曲和醜化。

史載,武氏夫妻二人和睦恩愛,育有四子。武大郎的墓碑銘文就是最有力證據:“武公諱植字田嶺,童時謂大郎,暮年尊愛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門淑媛。公先祖居晉陽郡,係殷武丁後裔,後徙清河縣孔宋莊定居。公幼年歿父,與母相似,衣食難濟。少時聰敏,崇文尚武,尤喜詩書 。中年舉進士,官拜七品,興利除弊,清廉公明,鄉民聚萬民傘敬之。然悠悠歲月,歷歷滄桑,名節無端詆毀,古墓橫遭毀劫,令良士賢婦飲恨九泉,痛惜武公,以示後人,是為銘記焉。”

小説中的武大郎和潘金蓮的形象已經定型,任何人也難以改變。但是,在清河縣,人們對武大郎和潘金蓮的認識卻沒有受小説的影響,人們仍然把武大郎和潘金蓮當作正面形象的人物來看待。不但如此,清河縣武家那村的武姓家族的人們,還以武大郎為他們家族的先祖,因為武大郎的墳墓至今還在;武家那村北邊黃金莊的潘家,也説潘金蓮是他們的老姑奶奶,誰要説潘金蓮的醜話、壞話,整個潘家都不允許。據潘氏家譜記載,潘氏先祖于北宋末年在貝州為官,是從江西遷來在清河黃金莊落戶的。這個説法,武家那村的武姓家族的人們、黃金莊村潘氏家族的人們至今都深信不移。

 現在的武大郎墓、就是武植墓,位於清河縣武松東街武家那村南(原來武家那村叫孔宋莊);墓地周圍修起了圍墻和大門,大約有5畝地面積;進了大門,是墓前的3間祠堂,祠堂內東有武大郎石塑雕像一座,正襟危坐,儀錶堂堂,坐東面西,室內墻壁懸挂的是施耐庵後人、廣宗縣畫家施勝辰所畫圖畫,畫附文字,大意為施家先人施耐庵在《水滸傳》中對武大郎、潘金蓮的描述純屬小説之演繹,與歷史之武、潘大相徑庭,並對施家先人對武、潘在小説中的歪曲表示歉疚。

1992年,武大郎墓被人們挖開發現,墓是圓井型構造,拱形圓頂,頂部已經被破壞,墓室內堆滿淤泥。墓室直徑一丈五寸,距地面高約一丈五尺深,推算總高度約兩丈五尺以上,墓壁是用長條形大青磚疊砌而成,墓底部以兩層平磚灌漿鋪成。北側四尺五寸處有一個壁龕,就是放漿水罐的小壁穴;南側為墓室通道,寬二尺四寸,以三層“人”字形條磚密封墓門,有被挖掘痕跡,東面壁上吊懸棺的鐵鏈環殘部還存在,墓穴底部清理出骨殖一具,骨骼粗壯,經測量,骨架總長度為五尺六寸七厘,就是1.89米;這樣長的骨架,應該是一位身材高大魁梧、儀錶堂堂的男子漢;骨殖外的衣冠已腐爛,呈灰褐色,無法提取,頭部有玉石帽花一枚,但已破碎。

1994年,河北《大眾文藝》月刊第五期發表了《發掘武大郎墓紀實》一文,引起了各方面的關注。1994年,縣政府投資30萬元對武大郎墓進行恢復性修復,並修建了武大郎祠堂供遊人參觀遊覽。2005年,縣政府又投入10萬元,對武大郎墓墓室進行維修,並在祠堂院內種植花草樹木。現在,武植墓是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近年來武大郎墓的遊客不斷增加,2014年接待量5萬餘人,現有景區已不適應當前旅遊業發展的要求,因此,縣委縣政府決定擴建武大郎墓景區,完成了《河北清河武大郎文化園修建性詳細規劃》,把該景區策劃為“一軸六區”:一軸為中部景觀軸,即景區大門至現武植祠;六區包括武大郎墓觀光區、文化展覽區、戲劇演繹區、園林休閒區、百花休閒區、廣場商業區六個區。


(來源:清河縣人民政府)


新聞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