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與清河縣

發佈時間: 2018-03-07 16:17:31 |來源:中國網 | 清河 |責任編輯: 蘇文彥

 

《水滸傳》是一部描寫宋末農民戰爭的英雄史詩作品,是經過上百年來在民間口頭流傳的基礎上由文人施耐庵加工而成的長篇小説。這部傑作以其獨特的藝術魅力,流傳海內外。尤其在國內,自作品問世500年來,盛傳不衰,家喻戶曉。

這部書在清河縣有著更為特殊的影響,致使婦孺皆知,因為小説中寫了籍貫是清河縣的三個人物:武松、武大郎和潘金蓮。

這三個人物,至今活在清河縣民間的口頭上,有諸多版本的傳説。無論是正面英雄,還是反面形象,清河人都不否認他們故鄉的真實性。

在清河縣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的是山東快書《武老二》。這種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説唱文學,影響了清河一代又一代人。唱段葷素兼有,年老的年少的多會數説幾句,都以故鄉有“打虎英雄武松”而自豪。

民間傳説中的武大郎、潘金蓮,形象不一,版本有別。不過,清河民間流傳較廣、人們津津樂道的是“武、潘”的另一形象:即武大郎是“明朝初陽谷清官縣令”,潘金蓮則是“大家閨秀、賢妻良母”,皆因施耐庵老先生“誤聽謠傳”,以訛傳訛,將“武、潘”形象醜化等等。

進入二十世紀80年代後,有不少文人墨客到清河追蹤訪跡,調查考證,相繼寫了有關這三個人物的文章和作品。有東北作家孫峻然的長篇小説《武潘千古沉冤之謎》,也有本縣許超先生的《武大郎傳奇》,以及一些短作。

清河近20年經濟迅猛發展,日益顯示出一座新興中小城市端倪。1990年初夏,縣裏決定在街心豎一武松打虎雕像。因需要撰寫銘文,遇到的難題,首先是武松籍貫問題。據諸多文學作品,武松的故鄉是清河,自不待言;據民間傳説和清河人的意識裏,都不否認武松是清河人;但是,文學作品和傳説所雲,不可作史事定論依據。經多人商議,就用“相傳”定調兒。所以撰文如下:

清河自古民風淳厚,行俠好武,多慷慨悲歌之士。武松,相傳北宋徽宗年間清河人。武松少時,家境貧寒,性情剛烈,酷愛習槍弄棒,路見不平,每每拔刀相助,除暴安良,懲惡揚善,為鄉民讚頌。

武松文字記載,先見於南宋畫家龔聖與作《宋江三十六人畫讚》,中有《行者武松讚》。之後,元人紅字李二作《折擔兒武松打虎》、《窄袖兒武松》。高文秀作《雙獻頭武松大報仇》元雜劇。再後,施耐庵文學巨著《水滸》公諸於世,使武松傳説愈豐富完美。施耐庵將其為藝術形象,播及四海,揚名天下。

小説家言,固不足信,亦難有考,但傳説此地為英雄之故鄉,英雄其人,故倍受鄉民推崇。武松故事,代代相傳,家喻戶曉。今人念其英雄義舉,有利於名教,故塑武松打虎像。是為記。

雕像由當代著名書法家李鐸題寫“武松打虎”款,由清河籍書法家馬良辰書寫行楷銘文,可謂珠聯璧合。稍有遺憾的是,曲陽做的雕像,尚有匠氣,而少藝術。

此後,清河縣武家那村(原孔宋莊),又在武植墓原址,重新投資修建了武植墓,並新建了武植祠堂及花園式院落。縣裏在縣城西森林區內建起幾處“快活林”景點,集人文景觀與餐飲遊樂於一體。稍後,縣裏又投鉅資,在城中心區繁華地帶,佔地160畝,修建了演繹武松故事、展示英雄風貌的“武松公園”。清河縣還相繼建設了以“武松”命名的街道、賓館、酒廠、酒樓等。

2006年12月13日,清河縣被國家有關部門命名為“中國武松文化之鄉”。

《水滸傳》與清河縣有幾百年不解之緣。書中的幾個清河縣人物,仍會在故鄉民眾的口碑中存活下去。

(來源:清河縣人民政府)


新聞熱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