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時尚 直播 熱圖 科技 快消 小鎮 專題 聯盟

“慶祝改革開放40年之40位人物訪談錄”之十五|河山:為消費者權益保護而戰的“鬥士”

時間:2018-12-19來源 : 法制日報作者 : 代秀輝

樸素的著裝,慈善的微笑,言語之間儘是噓寒問暖的溫度。

10月21日,週日,人民大會堂賓館。當著名民法專家河山站在記者面前時,這種形象,讓人很難相信他就是那位為消費者權益保護而戰的“鬥士”。

這,更像一位鄰家長者;但,寒暄過後採訪開始,當一段段親歷故事在他風淡雲輕的言談中講出,這才明白,他的“不一般”。

河山,現任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會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研究員。

他的人生,與改革開放法治建設相伴而行。改革開放40年,近三十年時間他在從事立法工作,參與了包括繼承法、民法通則、物權法、著作權法等20多部法律的制定工作。

思緒翻騰,往事涌現。這位已達古稀之年的鄰家長者向記者娓娓道出,改革開放四十年他所親歷的中國法治建設點點滴滴。

河山將第一志願選擇了當時仍屬冷門的法律專業,成為了恢復高考後第一批193名法科生中的一員,並立志將當時中國非常薄弱的民法作為自己的研究方向。

河山參與民事立法工作

“如果不是國家恢復高考,恢復法治建設,我的人生可能會往另一條路走下去。”思緒飛回四十年前,河山頗為感慨。

“我1968年參軍,1969年當排長,1970年學習法醫、刑偵,1971年在部隊任政治處保衛幹事,部隊保衛工作行使公安職責。從那時起,我算是開始從事政法工作了,與法律結下緣分。”河山説。

不過四年後,這份緣分戛然而止。1975年,河山部隊轉業到北京第二汽車製造廠工作。最初在勞動科,後調宣傳科任副科長,負責文案工作。

幸運的是,一個機會讓河山與法律再續前緣。

1977年9月,教育部在北京召開全國高等學校招生工作會議,決定恢復全國高等院校招生考試,以統一考試、擇優錄取的方式選拔人才上大學。

考完試報志願,河山決定按照自己開拓的路走下去。於是,他將第一志願選擇了當時仍屬冷門的法律專業,並在“是否調劑”的選項上添下了“不服從”。

對於當初的選擇,河山説,他並沒有太深刻的想法,只是覺得應按自己開拓的路走下去。

1978年,河山30歲。他成為了77級法科生中少數將法律作為第一志願專業的考生,也成為了全國僅有的3所高校招收的193名法科生之一。

河山説,恢復高考對於國家是大事,于他,則是改變了命運。

“我在北京大學法律學系對民法産生了興趣。民法就像一塊未開墾的處女地,包括老師在內,許多問題講的都不是很清晰;可以説,民法研究在當時的中國非常薄弱,我就開始搞民法研究。”河山説。

1982年,中國第四部憲法在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上正式通過並頒布。同一年,北大畢業的河山婉拒了校方讓他留校教法制史的建議。他選擇了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民法室工作,並且一幹就是幾十年。

一扇大門,由此打開。

他相繼參與了民事訴訟法、繼承法、民法通則等20多部法律的制定。在工作中,為國家的改革開放法制建設事業建言獻策,不少建議被採納。

1996年,河山以身試法,取得“徐悲鴻假畫案”勝訴。

人生總會有幾件努力做過,當再回首時倍感成就和自豪的事。印刻在河山記憶中的,參與制定繼承法是其中之一。

河山説,沒有1978年的改革開放,也就沒有40年的法治建設。加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民法室,讓他的抱負如願展翅。

1982年6月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制定繼承法。

“在繼承方式上,究竟定不定遺囑繼承是一個問號。當時,甚至有觀點認為,遺囑繼承不好,都是給‘小老婆’。”説到此處,河山雙手在空中劃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到底定不定,首先得搞清楚現實中遺囑的真正情況。時任民法國家法室民法組組長江流將這個任務交給了河山。

接受任務後,河山和三位民法組的同事一起去北京公證處考察遺囑的情況。

“我們翻閱了207份遺囑。後來,我發現了一個共同點,很多遺囑其實都是跟當事人公開的。比如,一份遺囑中就寫到,侄子約定為大伯養老送終,老人去世後,把房子留給侄子。這種情況在公證遺囑裏佔了很多,但這在全世界的繼承法都沒有這一種形式。於是,我在分析報告中建議在繼承法中加入遺贈扶養協議的內容。”河山説。

河山的建議得到了領導的認可。後來,繼承法的多處條款中增加了遺贈扶養協議的內容。

1985年4月,繼承法出臺。

聊到此處,河山滿足的一笑,他説,“作為工作人員,能夠通過調查看到並提出來這樣一條立法建議,並最終被立法所採納,我覺得做到了應該做的事情。”

語調一頓,河山的目光望向窗外,未久,眼神在追憶中再度綻放異彩。參與制定民法通則的往事涌上他的心頭。

繼承法通過後,民法室的下一個任務正是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

“初稿由我和兩位同事起草,我年紀大,由我負責。形成民法總則(討論稿)以後,提交法工委決定。”河山回憶,“討論稿提交後,在內容上增加民事權利、民事責任等篇章,由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彭真親自將名字定為民法通則。”

“當時,我就發現,討論稿裏沒有人身權的專章,我就對時任民法室主任穆生秦説,民法調整財産關係和人身關係,民法通則有了財産權利也應當再寫人身權利。”河山説,“穆生秦就讓我寫幾條。晚上回到家,我按照人格權身份權的邏輯,草擬出人身權一節的條款,還把公民享有婚姻自主權寫了進去,將婚姻法納入民法範疇。第二天,穆生秦看了我寫的條款後,就將條文編入民法通則草案。”

1986年4月,民法通則審議通過。

河山説,民法通則審議時他就在會場裏,但心情是平靜的。“自1982年進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工作,到2009年退休。27年間,我先後參與了民事訴訟法、繼承法、民法通則等20多部法律的制定工作,自己作為一個立法工作人員付出的智慧和貢獻感到欣慰。”

受命起草消法,《論“缺一賠十”的懲罰性賠償思想》為消法第49條規定的經營者有欺詐行為要加倍賠償的條款奠定了理論基礎,開創了大陸法係的懲罰性賠償。

“改革開放後,我參加過很多法律的制定工作。相比之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在法律體系中尚算‘小法’,但我卻和這部‘小小的’消法結下了最深的緣分。”回顧27年來,參與的大大小小法律,河山自豪地説。

“1991年夏的一天,我剛參加完民事訴訟法修訂工作,突然被時任民法室的胡康生主任叫到辦公室。他將在經濟法室看到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建議稿)》拿給我,問消法屬不屬於民法?我説屬於民法,由民法室負責起草這部法沒問題,不會和其他室發生衝突。”消法的制定工作就這樣落到了河山的肩上。

後來,河山才知道,原來保護消費者權益法律的起草工作在1985年就已經開始,但一直未果。看完建議稿後,河山發現原來這只是一份宣言式草案,只強調了消費者享有哪些權利,完全缺乏可操作性。

該如何制定好這部法律?這成為了何山要竭智盡慮思考的問題。

“為此,我琢磨半年。這期間,沒有召開過一次座談會,就想先捋出一個頭緒。”河山語氣一沉,壓力似乎仍猶在當前。

半年深入調查後,河山發現,改革開放後,伴隨著市場經濟發展,人們寬裕了,消費需求也愈發迫切,但同時商品品質不容樂觀,市場上出現了假貨隨處可見,缺斤短兩比比皆是的情形,而這些假貨已嚴重損害到消費者的權益。

河山想到了民間流傳的‘缺一賠十,少一兩補一斤’的俗語,突然茅塞頓開:是否可以將這一民間經驗上升至懲罰性賠償的法律武器?

1993年1月8日,一篇名為《論“缺一賠十”的懲罰性賠償思想》的論文發表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內部刊物上;同年,亦對外發表在最高人民法院《法律適用》雜誌上,《法制日報》同時摘要刊登。

在這篇文章中,河山闡述了懲罰性賠償的初衷:將“缺一罰十”懲罰性賠償的法律武器交給廣大消費者,動員億萬群眾與偽假商品做鬥爭,並使之得以實惠,就能對偽假商品形成“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局面,使其無處藏身。

“最終,懲罰性賠償原則被吸收進消法中。”説到此處,河山臉上滿是笑容,“這篇文章為消法第49條規定的經營者有欺詐行為要加倍賠償的條款奠定了理論基礎,也開創了大陸法係的懲罰性賠償。”

1993年10月31日,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四次會議以127票的滿票通過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這部法律,成為了改革開放以來第一次全票通過的法律。

回顧這段消法制定並實施的過往,河山扶額陷入思考之中:“消法的産生從根本上説這是時代的要求,社會發展的必然,市場經濟孕育的結果。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改革開放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必然促致保護消費者權的立法,以使商品經濟得以健康發展。其實正是,我國改革開放帶來的市場經濟迅猛發展在急切地呼喚著消法的出臺。”

“時代産生理論,時勢造就英雄。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好時代,我才能為社會做這些有意義的事情,而這,離不開改革開放。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後來的這些法制建設,更沒有現在的我。”

2014年,河山《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詮釋》一書榮獲中國法學界最高學術獎項“中國法學優秀成果獎”三等獎。

2009年,從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退休的河山並沒有閒著,而是為自己的另一身份繼續奔忙:他組建並主持了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繼續開展對消法的研究工作。

河山告訴記者,讓他組建消法研究會是中國法學會的信任。早在2000年時,中國法學會鄒恩同副會長就邀請他探討組建中國的消法研究會。

六年後,這一願望終於達成。

2006年12月28日,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成立。時任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委員的李國光出任消法研究會會長,河山等7人當選為副會長。

消法研究會成立以來,抓住社會上消費者保護中發生的熱點、難點、焦點問題,多次召開3.15論壇,為消費者言。通過點評、呼籲、評選優秀案例等方式,通過和中國消費者協會等機構合作,先後促成了多起社會上普遍存在的消費維權問題的解決,如電信資費有效期問題、電信費用過高問題、酒店12點結賬問題等。

2012年3月15日,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變更為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河山當選為會長。

河山擔任會長後,恰逢消法迎來首次修訂。他又組織會員,積極參與到為消法修訂獻言獻策的工作中。從全國人大常委會2013年4月28日第一次公佈《消法》修正案(草案),在此後的幾個月裏,消法研究會連續召開五次相關研討會,對消法修正案(草案)提出多方面的修改意見。

談到改革開放40年自己的法律人生,河山笑説,他的人生與改革開放40年消費者權益保護的法制發展相伴。

“時代産生理論,時勢造就英雄。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好時代,我才能為社會做這些有意義的事情,而這,離不開改革開放。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後來的這些法制建設,更沒有現在的我。”採訪結束,這位正逢古稀之年的法學長者用一種感恩的語氣表達出自己的深情厚意。

隨即,他轉而又是一笑,説:

“很恰巧,我出生在12月4日,和國家憲法日是同一天。我的人生可以説,是為法律而生,併為法律奮鬥終生!”

(責任編輯:曹洋)

為你推薦

返回首頁 返回欄目首頁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公告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union@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5924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