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家”可歸的劉斯奮

發佈時間: 2018-05-04 08:55:47 |來源:政府管理 | 作者:謝岳雄 |責任編輯: 曹洋

 

在嶺南文化圈,劉斯奮德藝雙馨,聲名如雷貫耳,能認識、結交他成了粉絲們的一種榮耀。他非富甲百粵之巨賈,也非位高權傾之政要,更非嬌媚驚艷的影視明星,卻為何受到各方熱捧?

一、親友眼中的劉斯奮

劉斯奮集作家、書法家、畫家、學者、官員于一身,著名而謙厚,有為而脫俗,常以“似鳥非鳥,似獸非獸”的蝙蝠自喻,大半生跨界穿行于詩詞、文學、書畫、學術等領域,均取得突出成就,是廣東文化界的一面旗幟。文學方面,劉斯奮創作的長篇小説《白門柳》榮獲第四屆茅盾文學獎,成為一個時代的經典,至今為廣東文學界唯一獲此殊榮者;美術方面,劉斯奮先生被譽為當代文人畫的代表之一,其文化論文《朝陽文化、巨人精神與盛世傳統》曾獲廣東社會科學成果一等獎。此外,他歷任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文聯主席、廣東畫院院長,任內建樹卓越,為促進廣東文藝事業繁榮與發展作出巨大貢獻。有鋻於此,2015年劉斯奮被授予第二屆廣東文藝終身成就獎。

因同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之緣分,20多年前筆者便有幸結識了這位通才式文化名人,每次有機會跟先生晤談,均能得到有益的啟迪。我們海侃神聊,話題涉及文學、哲學與藝術,時政、歷史與現實等等,筆者經常被先生廣博的學養所折服,更為他亦師亦友、平易近人的摯誠所感動。

在我的印象中,劉斯奮一向為人低調,就像一個靦腆的書生。他從不王婆賣瓜。目前見諸報端的宣傳,多是對其小説、詩詞、書畫藝術造詣的讚譽。殊不知,他的文史哲理論功底紮實得令人驚訝,簡直是一座富礦、一座寶藏!他的文藝思想前衛而不空談,學術理論邏輯縝密而犀利,研究成果豐碩,成就完全可與文學、書畫成就媲美,端的是一位跨界有為的文藝思想家和學術理論家!

那麼,在日常生活中,家人心目中的劉斯奮又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在兒子劉再行看來,劉斯奮首先是一位非常勤奮的人。他説,自小所見到的父親,所有日常活動就是上班、寫作、畫畫、閱讀。其次劉斯奮是一位非常有天賦的藝術家,“從古典詩詞的造詣、到長篇小説的寫作、到水墨畫以及書法,全是無師自通並且都能達到非常高的境界”。

及至現在年過七旬,劉斯奮仍然孜孜不倦地探索新的繪畫形式,例如最近又在探索花鳥方面的主題的創作,更是令人敬佩。在劉再行讀高中、大學時期,劉斯奮的《白門柳》第一二部《夕陽芳草》《秋露危城》獲得茅盾文學獎,並正在撰寫第三部《雞鳴風雨》,這個時候兒子開始細讀前兩部,並作為第三部的第一批讀者提供了建議。跟父親劉斯奮在小説以及詩歌藝術方面有了深入交流。“這三部曲可以説包含了父親的前半生積累的傳統文化知識之精華,他的作品始終滲透的那種對詩意的理解以及表達方式,更重要的是跟他本人的交談以及觀察理解他對事物的看法都在潛移默化地感染著我。”劉再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這樣説。

可以這麼簡單地説,劉斯奮在家人的心目中,永遠是慈父,是良師益友,是鄰居快樂老憨!

二、學者口中的劉斯奮

時光倒回到1983-1985年。

旅美歷史學者余英時在董橋主持的《明報》月刊上發表《陳寅恪的學術精神和晚年心境》,把中山大學著名學者陳寅恪教授污衊説成一個沒有追隨國民黨政權去台灣充滿悔恨的“遺老”。劉斯奮當時未滿四十歲,陽氣正足,正傾心創作長篇歷史小説《白門柳》第一部《夕陽芳草》。原中南局宣傳部長王匡將余英時的文章交給他父親劉逸生先生,問他能否發表點意見,結果被劉斯奮看到了。研讀後,劉斯奮覺得余某人的文章是學術其表、政治其裏。加上余的文章口氣異常傲慢,視大陸學人如無物,也使他頗為反感,於是代父上陣,以筆名“馮衣北”撰寫《也談陳寅恪先生的晚年心境》一文與余商榷。接著又展開了一輪論戰。之後,余匆匆發表了一篇題為《弦箭文章哪日休》的文章,單方面宣告“論戰的勝利”而休戰。劉斯奮偶然參加的這場與余某的學術論戰,後來竟成了一樁學術公案。

——《中國社會科學》雜誌副總編輯、《歷史研究》主編李紅岩研究員認為,最能夠反映劉斯奮深厚學養與功力的是他與余英時的這場學術論戰,鮮明地表現了劉先生嚴正而銳利的史識。這種嚴正而銳利的史識,作為投向歷史虛無主義的匕首,由於以深厚的學術功底為基礎,以明清高士的文筆作法器,以閒庭信步的風雅作姿態,因而發揮了老吏斷獄、庖丁解牛的作用,達到了極高的境界。這場文字交鋒,在中國當代學術史上,特別是在改革開放不久的背景下,是一場具有標識性意義的經典學術論戰案例。劉斯奮是改革開放後最早向歷史虛無主義亮劍的學者。他在與余英時論辯中所表現出來的學術水準、鬥爭藝術,堪稱典範。而且至今都是水準最高的一次亮劍。而唯物史觀是劉斯奮進行學術辯論最堅實的思想基礎。這次辯論的文章登出後,連錢鐘書、季羨林先生對文章都給予了肯定,這對於我們今天開展對歷史虛無主義的揭露,具有很大的啟發意義。

而對於劉斯奮的文藝思想、古典詩詞、小説創作、書畫藝術等領域所取得的成就,來自東西南北的專家學者如是説:

——廣東批評家協會副主席、《粵海風》主編譚運長:劉斯奮確實是廣東藝術家當中比較少有的有思想、有理論的人,他的文藝思想成體系、重實踐,特別是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朝陽文化”理論的提出,很能體現他的遠見卓識。至於在中華文化的優秀傳統的繼承方面,他特別提倡幾點,一個是易經裏面的變易精神,另外一個就是中道的追求,其美學表現就是中和之美;第二是他還將嶺南文化的特色總結為不拘一格,不定一尊,不守一隅;第三是他的文藝思想鮮明地表現出與時代精神脈搏同步。後來又搞了一個糾正學風的宣言,在文藝界影響頗大。

——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張檸:劉斯奮提出審美自信,而文化自信的堅守離不開審美自信的弘揚。近代以來我們的審美受西方化的審美影響很深,中國文化裏面優美的東西能否跟長篇小説結合在一起?讀者的趣味能不能品到中國文化的美?現在的人需要這種審美自信的心態,因此文化自信離不開審美自信。

——廣東省評協名譽主席、文藝批評家黃樹森梳理了《白門柳》的研究歷程,指出這部作品不僅本身帶給了中國當代文學史的意義和思想史、文化史意義,通過進一步開拓,還培養了一批新的學人。這與劉斯奮的人格魅力,包括他研究學問的獨立精神有關,他在縱深的研究和橫向的研究兩個層面都給嶺南文化界帶來了很好的影響。

——廣東省美協專職副主席王永稱“劉斯奮是自成體系的藝術家”。我們需要從一個藝術家的角度去認識劉斯奮,除了嫺熟的技巧和習慣式的表達方式以外,他還有綜合修養、獨特的審美和自我的風格,這是藝術家與畫匠很大的區別。劉斯奮的都市人物題材畫作常常使人大為吃驚,這體現了劉斯奮的積累、自信和創新,極具價值,這種自成一家的創作體系正是他能成為一隻“快樂的蝙蝠”的原因。

——陜西美術評論家張渝:劉斯奮的書法和繪畫一樣,求大勢,如金戈鐵馬,一旦掄起筆來,便一瀉千里,不知其所止。他正是借著對藝術的不懈追求而完整地呈現自己的藝術品格乃至生命本身的狀態。

以上是筆者隨意採擷到的幾位著名學者對劉斯奮各領域成就的中肯評價,字字珠璣,真知灼見,讓人不禁為之擊掌。

三、記者筆下的劉斯奮

在眾多記者的筆下,劉斯奮多方位跨界,並非一個單純的作家、書畫家、理論家,他還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考古專家!

有位《羊城晚報》資深記者告訴筆者,劉斯奮曾經開講《時代變局的鴛鴦侶——董小宛、冒辟疆的愛情故事》,將董小宛、冒辟疆以及明末清初名士名妓一段波瀾起伏的歷史娓娓道來。其中大詩人吳梅村為冒、董情緣,寫下《題董白小像》組詩,其中第八首雲:江城細雨碧桃村,寒食東風杜宇魂。欲吊薛濤憐夢斷,墓門深更阻侯門。陳寅恪、孟森等歷史大家,都曾對最後兩句有過關注,但未能論定。以至羅癭公等人提出董小宛其實末死,而是被順治皇帝掠奪入宮中之説,長期成為疑案。2015年,劉斯奮在《中華讀書報》上發表《“墓門深更阻侯門”析證》一文,從時代背景以及冒辟疆本人生平遭遇入手,結合相關的歷史文獻進行分析,指出冒辟疆及其朋友之所以無法進入墓園憑吊,絕不是由於董小宛被搶入了“侯門”,而是因為當時冒氏家族的“墓田丙舍”,已經被“豪家盡踞”,劃入了新主人的領地範圍,以至造成先期入葬的董小宛的“墓門”之外,又多了一重不能隨便進入的“侯門”的緣故。這無疑是十分合理和令人信服的解釋,從而為這一樁聚訟百年的懸案,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中新網記者在題為《專訪劉斯奮:世界很美好,還想繼續看下去》的訪談文章中這樣評價劉斯奮:這位廣東迄今唯一獲得茅盾文學獎的作家、以文人畫獨樹一幟的畫家,作為廣東文藝界的領軍人物之一,他曾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就文化建設問題發表了“朝陽文化”的理論,提出創作“體現務實、進取、昂揚、樂觀精神的作品”。這個理論的提出對廣東的文藝創作産生了廣泛影響,催生出了一系列改革開放題材的電影電視劇,並一度引領了全國潮流。

作為一位優秀的文藝理論家,劉斯奮所提出的朝陽文化理論及其較早對中華民族文化自信進行有益探索,對廣東地區的文化發展起著積極的推動作用;作為嶺南文藝界的通才,他學術領域寬廣,著作等身,有口皆碑,尤其在小説創作、學術研究、美術、書法等領域都有很深的造詣。在當代社會,成長在書香世家的劉斯奮,靠自己的學術立足立世立命,並依憑文化人的高尚品格,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2018年1月6日,由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廣東省文化廳、廣東省文聯主辦和有關單位協辦的“快活的蝙蝠——劉斯奮文藝成就研討會”,在劉斯奮的家鄉中山市成功舉辦。研討會上,來自東西南北的專家濟濟一堂,劉斯奮的藝術作品以及學術思想中所蘊含的時代精神和人文學養,對中國文化和社會現實深層次的思考、對藝術審美以及人生旨趣的把握,都引起了專家們廣泛熱議,觀點碰撞精彩紛呈。

説不盡的劉斯奮,一個無“家”可歸的廣東文人……

2018年3月初寫于羊城

2018年2月28日本文作者(左)與劉斯奮(右)在一起

劉斯奮榮獲第四屆茅盾文學獎作品

劉斯奮近照


新聞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