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時尚 直播 熱圖 科技 快消 小鎮 專題 聯盟

雀舞芳華——楊麗萍的藝術之旅

時間:2019-02-21來源 : 中國網七彩雲南作者 : 佚名

“我的家鄉在雲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在這裡,舞蹈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小時候,奶奶告訴我為什麼要跳舞?就是為了和神對話。

我喜歡與自然相處,在自然裏,我看到毛毛蟲蛻變成蝴蝶,一棵樹怎麼生長,河水怎麼流,白雲怎麼飄,甘露怎麼凝結......萬物週而复始,生生不息。而這一切,在我看來就是神的語言,所以我跳舞。我在自然中跳舞,我跳自然的舞,我漸漸學會了神的話。

後來,我從村寨跳上了舞臺,跳到了更多更大的舞臺,更多的人看到我的舞,更多的人喜歡我的舞,我覺得特別開心,我覺得我把蝴蝶的話,我把白雲的話,我把火的話,我把孔雀的話,我把神的話“講”給了更多的人聽。

又過了很多年,我走遍了世界,經歷了很多,也感受了很多,我又回到了家鄉。我突然有一種衝動,我想把很多話,我的很多話,很多人的話,告訴家鄉,告訴自然,告訴神。

於是我到村村寨寨去找,那些放牛的孩子,那些唱歌的老人,那些快要被人遺忘的鼓,還有那些正在消失的傳統......我傾聽著,學習著,我漸漸聽到了他們的心跳,我漸漸感受到了他們的喜怒哀樂,我漸漸學會了他們的語言,我渴望用他們的語言去訴説,因為我知道,我就是他們,而他們就是,我。

在人生中經歷,在時間中覺悟,舞至此刻,我才真正明白了奶奶當年的話,舞蹈是什麼?舞蹈就是人和神的對話,舞蹈就是生命,舞蹈就是生活。我是生命的旁觀者,我更是那個命中註定的述説者。向天空説,向時間説,向神説,向更多的人説。把美説給萬千人聽,把過去説給現在聽,更把萬千的心聲和希望,説給未來聽。

故鄉生長(1958--1980

“童年的記憶,是我創作的源泉。” 大理是一個被上天眷顧的地方,地靈人傑。風花雪月是自然,更是人的情感;蒼山洱海是風景,更是人生如戲的舞臺。

1958年11月10日,楊麗萍出生在雲南大理洱源的一個白族人家。在這裡,族人們插秧、打漁,一舉一動皆是舞;在這裡,蝴蝶振翅飛舞,海草隨波擺動,一點一滴皆是舞。

舞蹈,就是日常生活。在這個神奇的地方,註定會造就一段傳奇。

“在版納歌舞團的十年,我們走村串寨,下鄉演出。正是這十年,我接觸到了雲南深厚淵遠的多民族文化,風土人情、宗教信仰、歌舞聲樂,為我接下來的創作積累了豐富的民族文化素材,受益匪淺。” 1971年,沒有進過任何舞蹈學校學習的楊麗萍,憑藉著天賦進入西雙版納州歌舞團。

那時的楊麗萍在學習舞蹈之餘愛讀書,愛寫詩,愛穿短裙,一雙纖纖玉腿行走在艷羨的目光中。

1979年,楊麗萍在國慶30週年晚會獻禮《孔雀公主》,一鳴驚人。

《孔雀公主》

《孔雀公主》原名《召樹屯與喃木諾娜》是由版納州歌舞團排練的傣族民間舞劇。該作品獲雲南省文藝調演雲南省創作一等獎,原文化部創作一等獎,表演二等獎,多次代表雲南赴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泰國、緬甸演出,當時在劇中扮演喃木諾娜的青年舞蹈家楊麗萍也由此脫穎而出。

鄧穎超與《孔雀公主》舞蹈演員們

北京蛻變(1980--2000

憑藉著《孔雀公主》中精湛的表演,楊麗萍在1980年後調入中央民族歌舞團。在這個中國民族歌舞的最高殿堂,開始了她生命中一段重要的舞蹈人生。

進入中央民族歌舞團後,楊麗萍發現原本在版納歌舞團裏能跳主角的自己,在全國級別的人才中,基本功被視為糟糕,別人劈叉能到180度,她卻拉不直,也跳不高。像一個惡性迴圈,楊麗萍退出了團隊的日常訓練,每天晚上自己偷偷摸摸去練功房。

也正是在中央民族歌舞團,她逐漸地明晰了自己的藝術方向,那就是認定“少數民族純粹性與樸實性”,汲取大自然的精髓,創造來自於土地與生命的舞蹈。

1984年,楊麗萍作為從雲南走出來的少數民族舞者參演了《中國革命之歌》,並在這部集合了全國最優秀舞者的重大演出中連續擔任兩段獨舞及領舞。

《中國革命之歌》是為中國建國三十五週年創作的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是繼《東方紅》之後第二部重要的音樂舞蹈作品,楊麗萍由此引起全國觀眾關注,在舞蹈界嶄露頭角。

《月夜》

《春回大地》

兩年後,楊麗萍憑藉自編獨舞《雀之靈》一舞成名,以其獨特的表現形式,突破了當時舞蹈界的普遍形態,以不模倣、不跟隨成為跨時代的經典。  

而1986年,在楊麗萍想要參加全國舞蹈大賽時,卻也遇到了重重困難。

最初,楊麗萍遭到了民族歌舞團的拒絕,她便默默地賣了手錶,用所得的錢製作舞衣,又扒著帶子編輯配樂。好不容易錄完了《雀之靈》的獨舞,當她騎著自行車去到總政招待所送錄影帶時,她才知道自己錯過了報名時間,並且大賽並不接受個人報名,手足無措的楊麗萍當場哭了。

慶倖的是當時的一名工作人員安慰她,等評委休息的時候可以放給他們看。然後,她獲得了那年的創作一等獎、表演一等獎。

到1989年春晚,她在全國觀眾面前用了3分鐘時間表演《雀之靈》,使得“孔雀”在那段時間成為重要的時尚符號。

1992年,第十一屆亞運會期間,楊麗萍應邀于閉幕式上領舞《雀之靈》,向世界人民展示了孔雀之靈、文化之美。同年,楊麗萍受邀赴中國台灣地區表演,成為大陸首位赴臺演出的舞蹈家,楊麗萍與舞伴陸亞為此次台灣之行新排了舞蹈《兩棵樹》,並帶著《雀之靈》《火》《雨絲》等作品在台北、高雄、台中、台南連演四場,所到之處一票難求。

1994年,《雀之靈》歷經8載藝術魅力依然不減,被評為中華民族20世紀舞蹈經典作品金獎。

“有的演員用筆寫自傳,而我是用電影,用舞蹈

1995年,楊麗萍首次出演了電影《蘭陵王》,電影講述了一個以鳳凰為圖騰的部落生活在中國西南部山林的故事,迷醉的酒神傳統、原始的圖騰文化,楊麗萍的舞蹈、古老的語言、蒼涼的音樂,極富美感的攝影讓整部影片盡顯張力。

該片獲得了1995年美國洛彬磯聖克拉裏達國際電影節最佳外語片獎、1995年第15屆夏威夷國際電影節最佳攝影獎。

1998年,楊麗萍根據自己的生活閱歷自編自導了電影《太陽鳥》,濃縮了她自己的人生、舞姿和夢幻......透過這部帶著些許半自傳影子的電影,仿佛能看到一些些屬於她的生命體驗與表達。

該片獲得1998年蒙特尼爾電影節評審團特別大獎、第5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藝術探索獎。

離京還鄉(2000--2002

“藝術有根,根深千尺是家鄉,我的根,在雲南這一年,楊麗萍從中央民族歌舞團提前退休,回到家鄉雲南陪伴母親與家人。

此時看到正漸漸消逝的民族傳統文化,她決意行動起來,遍訪雲南的彝族、佤族、藏族、哈尼族、傣族、納西族等多個民族聚集村落,深入人跡罕至的蠻荒野嶺。

探究佤族鼓的奇特敲法,一針一線親手體驗彝族女孩繡衣的複雜過程,收集近千套村寨純手工民族繡服、獨特面具、手工鼓,將瀕臨失傳的“神鼓”技法搶救性保護,竭盡心力擷取民間最本真歌舞的精髓,一部具有傳統之美和現代之力的舞蹈作品,在楊麗萍的手中漸漸成形。

2002年,楊麗萍出演內地版《射雕英雄傳》中的梅超風,“亦幻亦邪,美艷絕倫”,舉手之間如鬼似魅,分外妖嬈,將梅超風演繹的淋漓盡致,被稱為絕版梅超風,頗受好評。

經典作品  

雲南映象——活的民族博物館

“我和許多雲南人一樣慶倖自己出生在雲南這塊土地上,這裡有太多的民族、太多的歌舞,而它們卻正在現代文明的衝擊下瀕臨消失,我痛心疾首。我們不能阻擋文化的減少、消失,唯一能做的只有行動起來,用我擅長的舞臺表演將這些充滿人性光輝的民間歌舞記錄下來。她就叫《雲南映象》。”

藏謎——不知怎麼死,怎麼了解生;不知道苦,怎麼體味樂

“我與藏文化特別有緣,有機會為藏文化做點事情,是一種福緣,是身體到靈魂的一個脫胎換骨的過程。藏文化的獨特性聞名世界,有些歌舞在全世界堪稱一絕,民族的舞蹈就生長在他們的血液裏。做藏族的東西,要虔誠地、全身心地、無慾望地投入,就像朝聖的老阿媽一樣,一步一叩首。”

《藏迷》以一位藏族老阿媽朝聖路上的所見為線索,以藏族不同地區原生態的歌、舞、樂為元素,情景式地展現了藏族群眾的日常生活、民俗活動、宗教儀式和傳統節日,綜合了藏區民間文化的多種形式,包括宗教音樂、服飾表演、唐卡藝術和藏戲唱腔等內容,可以説,《藏迷》是一部集中藏族歌曲、舞蹈和樂器之大成的作品。

雲南的響聲——從原生態到衍生態

“我決心收集這些流浪在外的鼓,經過千辛萬苦終於用牛拖馬拉,把幾十面大鼓,從中緬邊界熱帶雨林的許多原始部落里拉回來了,把這些鼓堆放在一起,變成了一片鼓的森林。《雲南的響聲》的靈感,正是這些鼓,它們使人聯想到幾個世紀以前,雲南還是一個古老而神奇的‘秘境’,部落人的敲鼓方式。”

《雲南的響聲》把來自生活、自然的聲音逼真地搬到舞臺上。以事為經,以聲為緯,交織出藝術,宗教、哲學的時空。

雲南民間俗話説:雲南的每一片葉子都會跳舞,雲南的每一個石頭都會唱歌,連蝴蝶拍翅膀的聲音都有節奏,穀子拔節的聲音都是旋律.....雲南的響聲是小河淌水聲,是大河漲水聲,是峽谷裏的回聲,是雨林裏的嘯聲,是大自然發出的合唱聲,雲南的響聲是大音稀聲,雲南的響聲是最古老的響。

孔雀——“它在我身體裏涌動、流淌”

孔雀,一直是楊麗萍追求和塑造的舞臺形象。舞劇《孔雀》的故事圍繞生命和愛這兩個永恒的主題展開,通過春、夏、秋、冬四個篇章講述了一個關於成長、人性和愛的故事,向觀眾傳遞著藝術家個人成長過程中對藝術和生命的思考。

劇中的孔雀,是鳥,也是人,是有情世界的蕓蕓眾生,這是孔雀的故事,更是關於人性的寓言,如果説《雀之靈》與《雀之戀》只是作為獨舞展示了極致的美,那麼《孔雀》作為舞劇所表達的則是生命的哲學。

“《孔雀》是會讓人感覺奇妙的舞劇,它講述了一個關於自然、生命、成長、人性和愛的故事。它在我身體裏涌動、流淌,有感而發地表現出來。”

十面埋伏——不一樣的時空下,從未停止的博弈

“乾坤顛倒,幻想余生,我願隨著舞者的步伐,一起去那段濃稠的歷史尋找掙扎的聲音。”——葉錦添

《十面埋伏》以中國舞蹈為主要動作語匯,融合行為、裝置藝術及傳統戲劇等綜合藝術語言創造了楊式“舞蹈劇場”,以傳統京劇扮相為源頭,蘊含古老東方的神秘,整臺演出不見刀槍,卻危機四伏,暗藏殺機,正所謂“十面埋伏”也,剪刀中華民族文化的特殊符號,簡單物質卻隱喻深刻,視覺上的剪刀元素,是中華民族文化的特殊符號,簡單卻隱喻深刻。

黃山映象——藝術觀念碰撞,跨界融合

《黃山映象之天仙配》以家喻戶曉的《天仙配》故事貫穿全劇,用穿越手法演繹,將傳統戲曲故事與現代舞臺光影進行全新整合重構,董永與七妹演唱其中精彩唱段對故事進行講述和串聯。

該劇舞美燈光采用最新聲光效果,逼真再現黃山奇峰、怪石、雲海;而德國多媒體藝術家Frieder Weiss的“紀實交互影像”動漫效果的採集、編程及運用,在國內表演舞臺尚屬首次。高科技新媒體的運用,營造出如夢如幻的觀賞效果,給觀眾帶來無比震撼的視覺盛宴。

孔雀之冬——光明是無限量的

“一個人要走多少路才能停泊下來,過一種自省的生活,從而體會生命的從容與閒適。人生需要拿出大把的光陰虛擲,才能找尋到那種屬於自我的方式去體會:一縷陽光,千仞山峰,萬頃波濤,靈犀的心更像荷花上的露珠晶瑩透亮。”

平潭映象——與海為伴,向海而生

深度融合海上絲路文化、臺海文化以及客家地方特色民俗風情,以海壇歷史人文、秀麗的自然風光。傳統的“媽祖文化”“南音”、舞龍為創作源泉,通過隱形的故事線貫穿古今七千多年的文化脈絡,精彩的群舞、驚人的道具、精美的服裝造型,給觀眾帶來的是穿越古今、沉浸式的現場體驗。

春之祭——穿越幻象,歷經輪迴

“行到至高之景,能透視幻象,但終未悟道。神幻之幽藏著不可解之謎,善惡黑白混沌欲源源不斷地輸出能量,眾菩薩各自留存成不同的度母,那金光通體透亮,為永恒的源因,今起春之祭,眾生自勝覺醒,尋幽問道,求自我滅絕,使萬有重生,通達生死輪迴,以祭。”——葉錦添

在《春之祭》原著的基礎上展開了瑰麗的想像,舞臺形式上充滿了神秘的東方元素,“神”因為有了悲憫之心,自願墜入紅塵,歷經萬千,變成了“人”。“人”因為有了覺悟之意,甘願奉獻,無畏犧牲,又從卑微的“人”超越宿命變成了“神”,穿越幻象,歷經輪迴,從“無”中創造“有”,以東方釋西方,以不同,求大同。

藝術獲獎

1979年 《孔雀公主》獲雲南省1989年表演一等獎;

1986年 《雀之靈》獲第二屆全國舞蹈比賽創作一等獎,演員一等獎;

1993年 《兩棵樹》獲中央電視臺春節晚會觀眾投票第一名;

1994年 《雀之靈》獲中華民族20世紀舞蹈經典作品獎;

1995年電影《蘭陵王》獲美國洛彬磯聖克拉裏達國際電影節最佳外語片獎,第15屆夏威夷國際電影節最佳攝影獎;

1997年個人獲日本大阪國際藝術節最高藝術獎;

1998年 《太陽鳥》獲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2004年 《雲南映像》第四屆中國舞蹈“荷花獎”舞蹈詩金獎、最佳編導獎、最佳女主角獎、最佳服裝設計獎、優秀表演獎  ;

2005年 《雲南映象》獲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

2011年原文化部評為“十佳優秀藝人”;作為中國首部國家形象宣傳片的宣傳人物出現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

2011年榮獲首屆中華藝文獎;

2011年鳳凰衛視2010-2011年度“影響世界華人”大獎;

2011年 2012華鼎-中國舞蹈演員公眾形象滿意度調查排行榜第一名;

2012年 2011網易女性傳媒大獎-年度女性榜樣;

2012年年度影響力人物;

2015年任北京電視臺春晚歌舞類節目導演,精彩執導廣受好評;

2015年作品舞劇《十面埋伏》獲2015年度全國新創舞蹈票房冠軍;

2016年獲第九屆《生活月刊》“國家精神造就者”榮譽;

2017年作品舞劇《十面埋伏》獲墨爾本國際藝術節組委會五星(滿分)好評;

2018年個人獲評 「中國名片:藝術堅守者」。

春節晚會  

1988年央視春晚《民族大聯舞-節目之夜》· 《雀之靈》,一夜之間,億萬觀眾記住了這只與眾不同的“孔雀”;

1989年央視春晚《舞之魂》《版納三色》 《孔雀》,3分鐘時間裏連跳三段獨舞,由此成為了春晚上的舞蹈“常客”;

1992年央視春晚《瑞雪》,大雪紛飛中的優美的身姿,帶給觀眾一次詩意般的享受;

1993年央視春晚《兩棵樹》,借樹喻人、以物言情,被評當屆春晚最受歡迎的舞蹈;

1998年央視春晚《梅》,作品舞姿優美,體現出梅花熱烈的情感與獨特韻味;

2006年央視春晚《歲寒三友-松竹梅》,化身竹仙子,用靈動肢體生動表現竹子的生長與品格;

2012年央視春晚《雀之戀》,舞臺幻化成神秘的原始森林,將觀眾帶入生命靈動的幽靜自然;

2012年湖南衛視春晚《春》,楊麗萍攜小彩旗帶來了創意十足寓意深刻的舞蹈;

2014年央視春晚“時間使者”,取自楊麗萍舞劇《孔雀》中“時間”一角,彩旗為跨年倒數連轉4小時驚艷全國;

2015年北京衛視春晚《蓮花心》,為愛徒楊舞打造獨舞《蓮花心》,美輪美奐令人過目難忘。

(責任編輯:黃俊飛)
返回首頁 返回欄目首頁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公告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union@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5924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