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能否接納男護士也是現代化程度試紙

發佈時間: 2018-05-17 09:07:14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作者:易之 |責任編輯: 孟君君

 

有媒體報道,幼兒園老師、空乘和護士等普遍被認為從業者為女性的職業,近年來,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男性身影。男護士、男幼教、男保姆等,由於男性力氣較大、能幹體力活、具有陽剛之氣等特點,逐漸進入這些傳統上被認為屬於女性的行業。

當然,目前這還是趨勢性的預測,遠談不上已經成熟的現實圖景。以教師為例,據教育部公佈的教育統計數據,2016年北京、上海專任教師中女性佔比,普通高中階段分別為71.9%、65.9%,初中階段分別為76.3%、73.7%,而小學階段均超過80%。而且,無論是在江浙沿海,還是在中西部地區,新招收的中小學教師中,男教師普遍只佔10%左右,性別比例失衡問題還將持續。

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很多,有一點頗值得玩味:文化偏見。在報道中,就有男幼師表示自己會覺得“面子上挂不住”。這也不是當代才有的文化現象,而是一種綿延上千年之久的文化心理結構。奸臣秦檜就寫過兩句詩:“若得水田三百畝,這番不做猢猻王。”意思是自己若是有田産了,哪會去做鄉村私塾的老師呢。秦檜也對自己“幼教”的身份頗不滿意,認為這是不體面的職業。千餘年間,此種心理猶在,可見文化的慣性之強。

法國學者布爾迪厄在《男性統治》一書中,曾對這種性別觀念追根溯源。在他看來,在史前文明時期,由生理特點産生了性別分工,就催生出了對稱性的性別觀念,如男性負責打獵,女性負責採摘,由此衍生出男性諸如力量、榮譽、財富等外向型的評價模式,女性則衍生出如家庭、教育、溫柔等內向型的評價模式。在他的觀察中,一個西方中産家庭的性別觀念,與原始部落家庭沒有本質區別。由此,我們也可以理解所謂男幼師、男保姆、男護士等“面子挂不住”的心理從何而來,它不是哪個人的偏見,而是在人類文明漫長的發展史裏沉澱下來的認知模式。

所以説,即便是男幼教、男護士這樣的社會話題,都可以置於現代化這樣的宏大視野來審視。現代化的邏輯歸宿是“人的現代化”,即人本身擺脫傳統偏見的束縛,走向了開放、包容、理性、文明。社會男性成員願不願意成為男幼教、男護士,社會又願不願意接納他們,本身也是社會現代化程度的試紙。

可喜的是,當前社會已經産生了對這類“男”從業人員的呼籲,這是社會意識轉變的信號。雖説文化偏見“源遠流長”,但也並非不可改變,人類思想史本身就是一個不斷啟蒙、打破常規的過程。今天,我們對文化流向已經有了比較全面的觀照,完全可以加速思維轉軌。比如通過一些規定,打破對“男”的偏見,如日本規定在每個幼兒園裏須有14位以上的男教師,美國規定每個幼兒班至少有1名男教師,這些規定,都有助於改變當地社會的從業人員性別比例,也相應地淡化了對不同性別“理當從事某種職業”的固化思維。

從歷史發展來看,男女平等、女性解放等一直是近代以來思想敘事裏極為重要的章節。今天從男幼師、男保姆等的尷尬來反觀,其實女性解放從來都不只是為了女性,它同樣關照著男性。只有將女性從角色固化中解放出來,男性也才有可能扮演這些角色,釋去性別偏見的枷鎖。

所以説,在性別平等仍有現實意義的當下,打破職業偏見這一過程仍需要無論男女的全民參與,這是為了“她”,也是為了“他”,更是為了每一個期待生活水準提高、可選擇餘地更加多元的你我。 (易之)


新聞熱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