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是全社會面臨的共同挑戰

發佈時間: 2018-01-12 09:32:43 |來源:北京青年報 | 作者:唐偉 |責任編輯: 孟君君

 

阿里巴巴近日發佈的《2017年阿里巴巴智慧財産權保護年度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底,阿里巴巴打假特戰隊與全國23省執法機關聯合進行線下打假,累計向全國公安機關推送遠超5萬元起刑點的涉假線索1910條,協助抓捕涉案人員1606名,搗毀窩點數1328個,涉案金額約43億元。(1月11日《北京青年報》)

近年來,發佈智慧財産權保護年報已成為阿裏每年的慣例,也是電商行業的通行做法。電商平臺具有保護智慧財産權和打擊假貨的優先義務,2017年阿裏打假主要有兩個方面的鮮明特徵,一是發揮自身強大的技術優勢,交了一張“技術防控”的靚麗帳單;二是將線上打假與線下打假相結合,通過向公安、質監、工商等部門提供涉假線索,把線上打假向線下延伸,遏制了流通也打擊了源頭。

國外的經驗和現實的教訓都充分説明,打擊日益氾濫的假貨,離不開每個參與者的賦能。實現線上線下的充分聯動,發揮各參與者的主觀能動性,打假體系才能密織併發揮作用。電商平臺作為線上交易的主體,具有串聯上下的重要作用,隨著防控技術的日益完善,發揮打假功能大有可為。

假貨氾濫的根源,除了制假造假手段的升級,網路技術的運用也不可忽視。假貨氾濫加大了治理的難度,源於社會共治的體系並未真正建立。如果説,公共管理存在“九龍治水”的責任分化和力量分解,那麼在社會協同和治理方面,同樣存在“各行其是”的困境。從生産者、消費者、經營者到監管者,都承擔著各自難以替代的功能,卻未能形成整體的合力。電商平臺的技術防控僅限于自身,而一些職能部門的監管執法也比較封閉,線上發現了假貨之後“一封了之”,線下的制假往往“無人問津”。

社會共治既考驗單兵作戰的能力,更檢驗協同一致的水準。比如,消費者維權能力的高低,除了對監管者具有約束力,對於生産者和經營者同樣具有反制力。再比如,電商平臺的第三方責任,以及專業機構的深度參與,都能構建一個更為有效的打假平臺,借平臺打假的賦能來強化其他參與者的能動性。

線上發現線索,線下進行整治;或者消費發現線索,執法跟進打擊,打假治劣不僅要就事論事,還應當追根溯源,不能畢其一點,還要以點帶面。零容忍態度主要體現在“發現一起,懲治一起”,繼而做到應打盡打。假貨侵權事件發生後,消費者除了向行政監督機構舉報,獲得行政救濟和舉報獎勵外,還可以向消費者組織提起維權主張,或者向法院提起民事賠償訴訟。電商平臺根據所獲得的資訊,採取關閉店舖、取消連結和納入黑名單的措施,而行政監管機關則迅速跟進實施執法。人防、技防、物防充分結合起來,既有手段都充分發揮出來,共治才能體現出更大威力。

就目前來看,社會共治有時陷入“公地悲劇”,彼此多指責而少反思,多封閉而少協作,往往強調“你應當怎樣”而忽略“我應當如何”。如果無以整合社會資源,達成群體共識,合而未聚,形聚神散,打假綜合治理體系就難以真正建立起來。

馬雲説過,打假是阿里巴巴未來30年的最大挑戰。其實,這何嘗不是全社會面臨的共同挑戰?打假的出路在於,各社會要素以平臺為載體充分賦能——技術防控和資訊共用,企業擔當與社會責任充分結合,是阿裏等電商平臺在智慧財産權保護方面總結的實踐經驗,也為國家對於假貨零容忍,構建全社會共同參與,最終實現多層次、立體化的群防群治格局,提供了有效的思路和借鑒。(唐偉)


新聞熱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