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域旅遊:腳踏實地才能走進行情

發佈時間: 2016-11-18 09:44:04 |來源:中國經濟網 | 作者: |責任編輯: 曹洋

 

蔡 紅 首都經貿大學旅遊系主任

魏 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教授

馬曉龍 中國旅遊研究院區域所所長

曾博偉 中國旅遊協會休閒度假分會副秘書長

主持人:各位專家,今天非常榮幸你們四位來到中國經濟網演播室,我把大家向我們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還有中國微網志、經濟微網志的讀者、觀眾介紹一下。這位是蔡紅教授,首都經貿大學旅遊系主任。

蔡紅:各位朋友大家好,我來自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我們的研究方向主要是旅遊管理,旅遊行銷,鄉村旅遊包括景區管理,很高興接下來的時間跟各位去探討有關於全域旅遊的問題,謝謝。

主持人:這一位是魏翔教授,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教授。

魏翔:各位聽眾、觀眾大家好,我是來自社科院的魏翔。這麼多年來,我們持續關注也研究關於休閒經濟,旅遊經濟還有服務業經濟對國民經濟的議題,很高興可以跟大家交流。

主持人:馬曉龍博士,中國旅遊研究院區域所所長。

馬曉龍:大家好,我是來自中國旅遊研究院區域所的馬曉龍,我主要研究的方向是全域旅遊發展和全域旅遊規劃。

主持人:曾博偉博士,中國旅遊協會休閒度假分會副秘書長。

曾博偉:大家好,我是兩個身份,一個是中國旅遊協會休閒度假分會的副秘書長,另外還有一個身份是北京聯大中國旅遊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我主要關注的一些對像是我們中國旅遊發展的一些戰略問題,旅遊政策問題,以及一些旅遊體制機制改革方面的問題。

主持人:好,四位專家本來都有重要事情,有的今天下午就飛走,還有今天上午有會議,但是聽説我們經濟日報要探討這個全域旅遊問題,所以就撥冗出席了,足見大家對全域旅遊的重視,全域旅遊我們本來以為望文就可以意會,但是實際上不是這麼簡單,還是希望請各位專家給我們做一個準確、詳細的介紹。

蔡紅:一般來説對於概念進行界定是非常困難的,通常是兩種方法,一個是概括性的定義,一個是描述性的定義,我看了很多專家對於全域旅遊的界定,我感覺就是李金早局長對全域旅遊這樣一個界定我還是比較認可的,也就是説他是在一定的區域內,將旅遊作為優勢産業或者是先導性的産業,通過對區域內的社會經濟資源,尤其是相應的旅遊資源,包括我們得有些生態的資源,文化的資源,那麼對它進行一個全方位的系統化的優化的提升,實現區域資源有效的整合,産業的融合發展,社會的共用共建,以旅遊帶動和促進社會經濟協調發展,它是一種可以説是比較新的全域旅遊發展的理念,但是要説它是一種模式,我感覺還是有一定的質疑,所以嚴格來説,其實發展全域旅遊還是要建立一個更加有品質的,可以説是更加為人們所喜愛這樣一個旅遊的目的地。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全域旅遊不應該成為模式?

蔡紅:也可以去沿著這個模式去進行探討,但是要提到模式可能還是比較困難的,因為每個地區和每個地區還是有不同的地方的。可能是在近期可以成為發展的一種思路或者是發展的理念,但是作為發展模式,我還是保持一定的樂觀的謹慎。

主持人:曾博士,全域旅遊追求的方向或者是目標是什麼?您是這方面的專家。

曾博偉:剛才蔡老師説的挺好,全域旅遊作為一個新的概念,其實它以前也就有這種發展的方式和理念,我覺得國家旅遊局提出這樣一個模式也罷,理念也罷,其實也在總結各個地方發展的經驗的過程當中,它覺得到了這樣一個時候,我們需要推這樣的工作所以提出這樣一個目標或者是方向,在我看來我覺得全域旅遊是可以理解為,旅遊産業為主導,滿足我們遊客包括市民,綜合性的旅遊休閒需求為目標,同時整合了政府、市場、社會各個方面的力量,然後來實現這個旅遊消費的普遍化,旅遊體驗的常態化,或者是旅遊區域泛災化,這樣新的發展的模式或者是一種理念,我覺得實際上是政府部門作為號召全社會一起來推動旅遊工作,深入發展的工作平臺,是這樣一個平臺,我們去理解全域旅遊的時候,可能更多的是去用一種發展觀,或者是發展理念去理解它,就像我們國家層面講科學發展觀一樣,實際上是提出了一個我們新的發展思路,當下這個環境裏面,這個思路跟我們的發展實際總體還是比較契合的。

主持人:很受教,作為發展觀和發展思路是這樣嗎,二位認同嗎?

魏翔:我認為可以這麼去理解,全域旅遊現在成為一個熱點,既然是熱點有很多的爭議,內行和外行看法不一樣,很多我們調研過很多地方,那麼地方政府包括其他的部門,都會有一些爭議,我覺得爭議比較大的是關於全域,全域有一個風險,是不是旅遊部門做的事情可以涵蓋其他部門所幹的事情,部門的分割和交叉點到底在哪,這是全域旅遊在熱點當中的難點,所以我覺得曾博士講的很好,如果我們從發展觀來看,從理念方向來看,首先咱們先不説微觀至少在宏觀層面上,可以給各部門的合作帶來一個方向性的指示,我們不是微觀上職能的交叉,更多的我們是在生態和諧發展理念上的共識。

馬曉龍:實際從當前的學術研究角度去看,還沒有完全能夠被接受,關於什麼是全域旅遊完整的一個概念,我們現在所講的全域旅遊是理念和模式,是因為是李金早局長講到,全域旅遊裏面有很多描述性的語言,如果我們把中間的一些描述性的語言摳出去,只是作為句子主幹的話,其實它的表述就是全域旅遊是一種理念,全新的理念和模式,那麼這種理念和模式,我相信剛才幾位專家都講到的,理念沒有問題的,就是用這種理念去統領我們旅遊工作,那麼作為一種發展模式,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問題,因為這種模式就是相當於我們所講的是一種非常理想的模式,因為金早局長的講話裏邊,把這種剛才曾博士講到,把這種資源市場、政府行政效力整合,全部包括在裏面,但是不是所有的區域都可以做到這種理想的模式,我覺得就想我們追求某一種主義或者是思想,可能看起來很美,但是不一定所有的地方和所有的區域都能夠利用這個模式,甚至於這個模式越過於理想,可能能夠被應用的真正的落地的時候,地域可能會更加的狹窄,更少。

主持人:非常感謝四位專家把這個全域旅遊整個概念,還有大家的理解告訴我們讀者和觀眾,我覺得有一個問題我想告訴大家,就記得當時正好20個月前,第一次聽李金早局長提出全域旅遊的時候,我當時就開一個玩笑,我説這個概念是真正的踩上行情了。那後來我覺得又開始懷疑自己,是踩上行情了嗎,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實際上我是想讓大家來談關於這個東西發生的背景。

曾博偉:我想來談談這個問題,我們為什麼在這個階段提出全域旅遊,或者説這個全域旅遊到了今天,為什麼提出?關注度這麼大,大家可能有爭議,當然也有贊同,其實應該有兩個方面的背景值得大家一起去思考,一個方面可能是旅遊業自身發展的背景,這個很重要的,全域旅遊我們放到20年前,或者是十年前提,我們覺得不切實際,我們覺得太遠了,旅遊業還沒有到這樣的程度,今天我們説全域旅遊這個概念,我覺得有一個時代的背景,就是我們的旅遊業的背景,過去我們出遊率很低,現在我們統計的數據,包括國內旅遊和出境旅遊,就是我們國民旅遊已經超過了40億人次,基本上接近每人平均出遊3次左右,當然這個3次不一定都是去三亞、去黃山、去九寨溝這樣的地方,可能就是我們週末去一個鄉村做一個度假可以也是旅遊,這種旅遊很頻繁,頻繁以後就是我們選擇地方旅遊的時候,我説這個地方我已經去過一次了,我下次再去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去,這樣過去單純的一個景點,可能就不能涵蓋了。

比如説我去了黃山,我上次去了這個黃山景區,去了隙地去的紅村,我下次再去黃山我去什麼地方,所以我們説全域旅遊其實要超越景點旅遊,有這種需求的變化,我去一個目的地的時候,我下次不會再去這個景區,我會去別的地方,就是一個目的地會讓我有很多體驗的地方,這是一個旅遊需求的變化。

另外還有一個變化,從我們整個旅遊方式來講,有一個很大的變化,就是過去我們的旅遊的方式,主體是團隊,旅行社在整個旅遊過程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旅行社安排你去什麼地方旅遊你就去什麼地方旅遊,而且我們以前的旅遊方式是追求什麼呢,追求用最少的時間去最多的點,我們很多景點像什麼華東5日遊,包括在國外還有一個很有名當時一個産品,歐洲十國遊九天,這種就是典型的走馬觀花式的旅遊,這是我們旅行社安排旅遊,就是團隊旅遊,那是主導方式。

現在我們的旅遊方式變了,我們旅遊方式是更強調散客旅遊,比如自駕車旅遊,自駕車旅遊以後他活動半徑和範圍會更大,當然我們會看景區,我可能在路邊停下來我拍個照片,你説是不是旅遊,可能也是旅遊,就像我們去北京的南鑼古巷逛一逛,也不是我們傳統意義上收門票的景區,你説是不是旅遊,其實也是一個旅遊,我就覺得這種旅遊的方式從團隊上向散客的轉變使得我們這個全域旅遊,今天提出來,也有它一個很特殊的一個背景。另外從經濟社會發展來講,也有它很特殊的背景,一個很直接的變化,整個城市的基礎設施,有一個很大的改觀,特別是交通設施的改觀,從大尺度來講,高鐵使得我們去一個地方很方便,小尺度裏面一個城市裏面很多城市都有地鐵,比如很多的租車的一些服務,這使得遊客活動半徑大了,而且城市可以供遊客體驗的東西有更多了,我們不僅僅局限在一個景區裏面,還有一個就是我覺得社會各個方面和旅遊的結合更緊密了,這就是國家旅遊局提出來,旅遊+的概念,或者是別的部門提出來+旅遊的概念,不管是旅遊+還是+旅遊,一個大家可以形成共識的,比如我們的文化,和我們的旅遊結合很緊密,比如體育活動,包括水利,很多部門的資源都和旅遊緊密的結合在一起。比如我去成都去四川我去一個餐,是不是旅遊,其實也是一個旅遊,也是旅遊的方式,旅遊方式多樣化,包括和各個環節,各個社會資源的一個結合,使得我們全域旅遊到今天為止,可能比以前更能夠去實現這樣的一種理念,而我看,旅遊部門經常講的,各種産品,比如説文化旅遊産品,體育旅遊産品,或者是生態旅遊産品,其實一個很重要的背景是什麼呢,就是資源加市場,資源就是過去文化資源加旅遊市場,就變成旅遊文化産品,所以我覺得旅遊很大的一個特點是在於它的市場化,它會用它市場的力量,增量的市場給你存量的資源帶來新新的市長的力量,變成一個産品。這樣我覺得全域旅遊的時代,或者是我們今天來説全域旅遊,就變得是更可行,我們可以把很多很多的資源,變成我們旅遊産品,所以我覺得一個是旅遊自身發展的背景,另外一個經濟社會發展的背景,使得今天我們再來探討全域旅遊這個話題的時候,我覺得它確實是一個問題了。是一個可以值得我們一起去思考,或者是去推動一個工作,或者是一種模式,這是我對全域旅遊發展背景的看法。

魏翔:其實剛才我還是非常想回應剛才那個很妙的比喻,就是我們是不是踩在行情上,全域旅遊事實上要回答兩個問題,第一全域旅遊能不能這麼提,第二它真正能堪此大任嗎?實際上我所在單位,三年前開始關注旅遊這個板塊,每個季度都做經濟形勢分析會,從這些研究成果,我覺得有兩點願意跟大家分享。第一個旅遊是一個逆經濟風向的行業,到目前為止宏觀經濟對逆風向的産業,有三個認為是最典型的,一個是旅遊休閒娛樂業,一個是體育業,還有就是文化産業,那麼我們現在提出來全域旅遊不是我們的政策創新,1929年美國碰上大的經濟危機,1933年的時候,美國推出聯邦一號計劃,其中裏面就有一個叫聯邦一號的音樂+計劃,還有一個聯邦音樂的文化計劃,它是在經濟下行,也就是咱們説的L型的時候,是推出來這個計劃,那麼我們今天的全域旅遊這個計劃,和它是異曲同工的,所以我想説的第一個,就是行情,我認為確實踩在行情上,如果是經濟上行的時候,旅遊起不到這麼大的作用。

第二個,它真的能堪此大任嗎,我覺得它還真的要堪此大任,一個比喻就是我們在經濟上行的時候,有一個産業是很受關注的,就是房地産業,因為有很大的正經濟風向的特徵,而在經濟下行的時候,我們更加關注的是消費領域,就是內需能不能起來,我們做一個很直觀的比喻就是實質上旅遊産業就是消費領域的房地産業,那麼它的拉動效應,它對就業和內需的效應非常強,所以説全域旅遊的提出,剛才曾博士講的非常好,是有背景的,但是這個背景我們踩對這個行情,所以全域旅遊才能成為熱點,我也相信它一定會有效果的。

主持人:但是我後來又思考另外一個問題,踩上了行情,一定能夠走進行情嗎?怎麼能走對?馬博士?

馬曉龍:首先我們在研究這一個東西的時候,我們要把這個研究的對象統一研究對象,我們首先要明白,全域旅遊到底是什麼,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概念的一個認知,如果説我們理解為全域旅遊是一種理念或者是模式,我們怎麼能夠把理念和模式,真正的落到地上實施,這個時候每個地塊或者是要求我們對這個地塊的,至少是發展這個全域旅遊這種地方的領導,應該明白首先第一件就是全域旅遊是什麼,他要搞清楚,不是説就像我們聽到局長講話的時候,已經有很多的相應的文章來表達出來,就是全域旅遊不一定是僅僅局限在“域”這個字上,因為域就是一個空間,就是全空間的旅遊,如果説你僅僅理解為全空間的旅遊,就是一個資源觀,僅僅説把所有的地方都建成景區,都建成酒店,這肯定是不對的,因為這種理念和這種模式,第一資源上要統籌,就是剛才曾博士講到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有這個可供拍照的,或者是可供露營這些個點,能夠納入到全域旅遊體系當中來,另外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我們是不是能夠調動所有的我這個區域裏面的行政的資源,還有我們的市場的資源,還有我們的這種公眾服務的資源,能夠把所有資源調動起來,服務於旅遊業發展,我想所謂全域不是域上,而是全旅遊,這東西不是全新的理念,或多或少在地方實踐當中,這個省或者這個縣,甚至於某一個市某一個景區,在這方面做的探索,另外一個景區在另外一個方面做的探索,把所有的探索加在一塊可能就是一個全的概念,能不能踏在點上,或者是不是真的踏在點上了,這個東西要具體的根據區域的實際去操作,比如説東中西部地區,甚至於東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它發展不平衡性是非常明顯的,哪個地區的全域旅遊怎麼去搞,或者這個點怎麼去踏,踏在什麼地方,才能夠把這個全域完全表達出來優勢和競爭力,這個東西每個地方不一樣,要因地制宜。

主持人:我現在想做全域旅遊,重點在哪呢?我重點做什麼,才能夠啟動起來,才能夠走好這個行情?

蔡紅:如果説是重點,我想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點就是公共服務,這是非常重要的。剛才提到它跟我們當前社會經濟的關係,我非常贊同剛才三位老師的意見,因為從目前中國整個經濟發展的走勢來看,2015年有10個省是每人平均的GDP已經超過了一萬億美元,北京、上海、和天津已經達到1.7萬,每人平均的,可以説是這樣一個發展的態勢,勢必促進了消費的升級,剛才各位老師也提到了,在這樣一個消費升級的過程當中,無論是國內這樣一個旅遊規模,還是出境旅遊,出境旅遊也是超過一個多億,有人提到扣除港澳臺,只是出國也有5千多萬人次,國人現在的視野是非常非常開闊的,有一部分人群已經把旅遊作為方式了,那麼在他的出行過程中,希望在出行當中,不單純看到這個城市非常有特色的景區和特點,還希望去感受和體驗整個城市它文化氛圍,文化的氣息,它的一些甚至是建築,它的音樂,它整個公共服務給我帶來便捷程度和便利性,所以做全域旅遊的過程中,我們自己也感受到,比方説現在高鐵非常方便。

但是現在下了高鐵之後,最後的一公里很多的時候並不能夠完全支撐我們目前旅遊業的發展,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還有一點就是在在一個定理當中有一個觀點就是什麼,他的供給是能夠創造需求的,那麼特別是有效的一些供給,有時候我們可以通過消費引導供給産品的變化,但是非常前瞻性有一些供給,可以引領消費。所以假如説我在整個發展過程中,我們也感受到現在旅遊發展,不可能是小打小鬧,要有大的資金的投入,大的項目進行帶動,它才能夠讓整個旅遊的整個的産業能夠在一個比較短的時間內,能夠實現層級上面的提升。

因此在這個過程中呢,可能旅遊一些投資也是非常重要的點,第三個就是體制機制的問題,因為現在很多旅遊局已經改成旅遊委,委和局非常大的不同,就是增加了協調的功能,因為旅遊本身這個産業是一個綜合性的産業,它的關聯産業,業內老説有111個産業,作為111個産業,可能它涉及到的面是非常非常廣泛的。要進行投資的過程中,包括要進行設施的建設的時候,需要用地,需要景區建設的過程中,可能景區原來所屬的有可能是林業,有可能是農業口的,也有可能是宗教或者是文化的等等等等,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呢,可能很大程度上,他們之間體制機制或者是彼此之間的協調,這都是制約我們全域旅遊非常重要的點。

最後一點就是硬體怎麼都好做,但是軟體不太好完成,尤其是人力資源的問題,因為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可以説非常優秀的一批人進入旅遊行業,比如説像南開大學前邊那幾批的畢業生,有時候都是要面試的,形象也罷,還有學習也罷,都是屬於高顏值而且是學霸級的……可以説特別像我們這種財經類的院校,很多選擇的是金融、人力資源、會計等等,可能只是有一部分人才會選擇旅遊産業,可能出來之後未必在這個行業從事這個工作。所以人的問題也是非常大的短板。

主持人:謝謝蔡教授,説到重點,下面我想知道,比如説你們走的地方很多,看到目前20個月過去了,全域旅遊的難點在哪?

馬曉龍:可能是三個,第一個就是説,我們在真正的開展全域旅遊這項工程的過程當中,我們地方政府是不是有一個很清晰的發展全域旅遊的思路,和對全域旅遊的理解,因為這個東西直接能夠決定我們全域旅遊奔哪個方向發展,如果對這個全域旅遊這種理念這種模式的認識不到位的話,就抓不到全域旅遊的思路。

主持人:對不起,打斷,您認為全域旅遊目前如果做下去,難點在地方政府的認識?我們的判斷,比如説我代表我們的記者和我們的判斷全域旅遊我覺得問題出在上面,比如説具體的説對於示範區域,國家旅遊局給出4個驗收標準,這4個驗收標準有就業和當地經濟的貢獻,建立綜合執法體系,與蔡教授剛才説的公共服務體系建設,還有要建成旅遊數據中心,似乎是這樣4個標準,如果我是一個區域的領導,我就在想這4個標準不夠,或者我不知道該怎麼做,體現在地方政府不知道做,但是我覺得問題出在目前的標準,或者説的引領的指揮棒,我覺得是不夠有力不夠清晰。

曾博偉:剛才其實馬博士也是説明這個問題,我們地方政府一個認識就是剛才講的,和國家旅遊局作為一個行政主管部門,想推動的工作之間可能有一些背離,其實就像考試一樣,覺得4個指標最容易看到,一些量化的指標,但是這個事情最後怎麼驗收的工作,國家還有部署,全域旅遊是發展的理念,這個理念裏面其實可能你把這個工作都做好了,這個指標可能達到,當然也可能達不到。比如講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我前段時間去深圳做調研的時候,深圳就非常頭疼,像他們也是全域旅遊示範的創建區,頭疼在什麼地方,在於不是説全域旅遊做的不好,而是指標無法達到,旅遊增加值或者是收入決定不可能達到15%。

因為深圳的經濟體量太大,所以這個過程當中,行政部門也會調節,是不是用這樣很剛性的指標做這個事情,全域旅遊我還是這個觀點,就是創建區怎麼做可以柔性一點,但是理念可以強化一些,就是您剛才講的難點和重點在什麼地方,難點還有很大的難點,在於服務和監管,服務剛才蔡老師講到的,公共服務很難做的,不是全域旅遊做完以後,創建成功以後得到了一個國家旅遊的牌子,這個不是最重要的,我想通過全域旅遊這種發展理念,改變整個城市的生態系統,整個城市的環境,整個城市經濟發展的一個方式,這是更重要的,所以説其實難點和痛點是解決這個問題,公共服務怎麼樣,這個公共服務既要滿足市民的需求,同時也要滿足遊客的需求,而這種公共服務是非常非常普遍的,資訊怎麼辦,包括廁所怎麼樣,這都很重要,這些工作可能做起來很難。

還有一個難關和重點,就是監管,像前段時間出現的青島的大蝦事件,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當遊客他在旅遊過程當中,他可能是一個自駕車的遊客,可能就去一個社會餐館,點一份海鮮,這個老闆一看是一個外地人,沒準就想我這個大蝦我得賣38塊錢,我用一個更高的價格弄回來,但是監管過程當中,城市整個管理系統就失控了,為什麼,因為我們過去城市管理把居民這一塊服務好,居民有什麼問題我知道找誰,商家也不敢輕易宰熟客,但是旅遊者來了以後就不這樣了,因為他的活動半徑太大,到了這個位置的時候,在這個餐館吃飯的時候,出了問題就很多部門就開始就要找責任,這是旅遊部門的責任,還是工商部門的責任,或者是市場監管責任,搞不清楚,但是對於遊客來講我不管這個,到了青島吃大蝦的時候,被宰了,在青島遇到這個問題,所以在全域旅遊這種監管的問題是對於整個地方政府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怎麼各司其職,又統籌協調,這些事情做好以後,我們説的全域旅遊這些指標,在我看來它真不是這麼重要,是佔15%還是佔10%甚至是5%都不是最重要的,當然可能下一步就是這個也會有一些調整,我剛才講的旅遊,是把這個全域旅遊的發展觀能夠落實下去以後,這是地方政府最難做的事情,但是真正把這個事情做好了,也會讓遊客滿意。我覺得也應該是旅遊行政主管部門希望達到的一個結果,遊客很滿意,居民很滿意,我們企業從中得到利益,經濟得到發展,城市的形象改善了,環境改善了這樣的全域旅遊我覺得是一個好的全域旅遊。

馬曉龍:就是説我為什麼講地方政府對全域旅遊的理解,金早局長的講話也是,全域旅遊是一種旅遊和模式,如果只是盯著國家旅遊局提出示範區的指標去看,那我相信很多的地方政府是很難達到這種指標的,但是説回來説,地方政府發展旅遊業的過程當中,難道創建示範區,只是僅僅盯著這4項指標去創建嗎?我相信發展旅遊的最終目的,是讓這個地方的旅遊業發展起來,能夠讓老百姓致富,能夠感受到旅遊當中的美好,這才是目標,但是國家旅遊局為什麼要出這4項指標呢,很可能就是説作為工作手段,推進地方政府在發展這個全域旅遊過程當中,可能只能通過這些指標來定量化的衡量,但是如果我們地方政府在發展過程當中是圍繞這些指標去幹,可能就會出現對這種初衷的背離,也就是説指標是指標,該怎麼幹還怎麼幹,然後發展全域旅遊,這是一個比較重要的東西,可能還有一個難點就是,在發展全域旅遊過程當中,地方政府怎麼培育市場主體,把剛才蔡老師講到的公共服務設施,公共服務體系,還有基礎設施這方面東西做起來,能夠讓遊客在旅行過程當中,我這裡想停了,這裡就有一個露營地,我這裡想拍照了,這個地方就有一個拍攝的點,高速公路我留一個拍攝,這個東西是下一步怎麼樣通過各種力量,能夠整合的資源,為了旅遊業的發展而去做,這個是下一步重點要考慮的難點方向,還有曾博士講的市場監管的問題,對這個城市影響最大的就是這些問題,所以説這些方面可能是,因為這些事情是單靠一個旅遊部門是難以協調和去監管的,所以建立什麼樣的管理體制和監管的機制,也是下一步全域旅遊發展過程當中的難點所在。

主持人:難點很多,我們還想探討另一個問題,就是全域旅遊與特色化發展問題,剛才我們也談了,民間有一句話説到主食的時候常常會説一桌窩窩頭不見大饅頭。我聽到全域旅遊這個概念的時候,我第一反應就是這個,記者尊重第一反應,會不會將來出現這個情況,全城都在搞,最後特色沒有了,或者説沒有做出特色來,這個問題怎麼規避?第一有沒有這個可能,第二怎麼規避這個問題?

蔡紅:我覺得剛才您的這個比喻特別的形象,那麼的確這個質疑可能會存在,但是我想從另外一個角度,我們可以想像,一桌窩窩頭不見大饅頭,那個可能是在相對來説我們短期的時期,或者是初期的旅遊發展的時期,觀光的時期是存在的,見不到大饅頭,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在窩窩頭裏,那麼如果説我把窩窩頭給他做精做細,有可能比饅頭的營養價值還要高,所以從這樣一個角度來説,全域旅遊這個全並不完全去抹殺它的特色化。而且從我們的理解來説,如果説把全域旅遊作為一個比較,我們比較推崇新的發展理念而言,還是有非常積極的意義,首先國家旅遊局應該説做了一件超乎他部門職能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要推行起來難度的確是非常大的,特別大,但是我覺得他敢去推,這是整個社會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的要求,也是什麼,也是現在可以説有的地區和地方,它發展到一定的時期,給了我們很好的案例,比方説在國家旅遊局沒有把全域旅遊提到高度的時候,實際上像浙江的桐廬,在2013年的時候已經提出來了去發展全域旅遊這樣一些概念,而且有相應的政策已經在對它進行一些支援,所以去年在北京市黨校學習的時候,這次黨校倒是沒有讓我們去做一個常規性學習路徑,比方説去井岡山或者是去延安,去西柏坡,而是去浙江,去看什麼,去看浙江的文化和浙江的精神,尤其到浙江鄉村,浙江的桐廬去看桐廬,我們去了桐廬之後發現的確,由於發展這個全域旅遊,使得它的處處是景,而且它整個的公共的服務,它的一些基礎的設施,包括它全員的參與,形成非常有特色的桐廬式的全域旅遊發展的態勢,所以我想可能今年很多的一些重要的一些大會放在了桐廬,包括全域旅遊示範區建設的大會放在了桐廬,可能還是有原因的。

當然在發展這個全域旅遊的時候,因為這個域這個概念和體量是不一樣的,區縣相對來説比較好進行把控,但是如果放到一個地級市,乃至於省這樣一個層面,它的難度還真是比較大的。現在推的海南是省的全域旅遊示範省,從某種角度來説,海南地區是把旅遊是作為它的一個支柱性産業進行營造,而且的確它也有這樣的資源稟賦和資源優勢,但是的確在海南發展的過程中,也存在非常非常多的問題,包括三亞的一些酒店,它在發展的過程之中,有一個投資過剩的問題,所以剛才您提到的特色化,的確在發展之中也是非常難的問題,但是我想“全”在一定程度上和“特”並沒有完全的矛盾,恰恰是這樣的發展理念,可能有助於在整體提升的同時,更加能夠吸引眼球,具有特色這樣一些文化,或者是這樣的發展的氛圍。

主持人:你覺得“全”跟“特”不會發生矛盾呢?

蔡紅:對,反而是有了這樣一個全域旅遊的發展的理念,可能對於旅遊的“特”有更深入的思考和了解。

魏翔:“全”和“特”的矛盾性問題,我有一個具體性的建議。剛才馬博士提到了,對全域旅遊現在沒有一個共識性,我的建議是在發展中,不要顧慮重新來認識和定位全域旅遊,上個月我們做了一個很深度的學術考察,整個橫穿義大利,我舉個例子,義大利三個城市,佛羅倫薩、羅馬、米蘭那麼這三個城市去過和不去過的人都有所了解,佛羅倫薩是一個旅遊城市,毋庸置疑,那麼羅馬和米蘭是不是旅遊城市,但是凡是去過的人都有一種感受,覺得那已經被全域旅遊建設過一次。每一個遊客去了米蘭去了羅馬就覺得這個城市旅遊起來很舒暢,很方便,但是羅馬是一個首都,米蘭是一個時尚之都,從來沒有説它是一個旅遊城市,我想全域旅遊要解決您剛才説的,“全”和“特”的問題,實際上哪怕是學術界也應該重新的定位,我個人認為它全域講的是旅遊功能和城市功能再次的融合,不是説我要我給城市蓋一張旅遊的衣服,以旅帶城,我們現在研究室也在討論和研究,重構旅遊城市可能是下一步全域旅遊一個新的起點,旅遊城市不是遊客去的城市叫旅遊城市,也不是能旅遊的城市叫旅遊城市,而是像羅馬和米蘭,像瑞士的盧加諾,像這些城市一樣。剛才提到了公共服務,我舉一個更小的例子,電信店裏面是賣手機的,但是賣手機的同時,應該提供一些服務,就是説任何一個遊客來了,能買到一張當地的卡,在7天內有效,這就是全域旅遊,但是這個全域旅遊貼的標簽不是旅遊,而是把旅遊功能融合在城市功能的背後,卻不是把旅遊標簽貼在城市標簽的外面,這個我想只有這樣才能解決“全”和“特”的問題,米蘭的特色依然在,是時尚之都,羅馬的特色依然在。但是旅遊的功能,全域旅遊功能在後面一旦搭建起來,遊客到了這裡以後,他不認為它是一個旅遊城市,但是他不能否認這是一個經歷了全域旅遊建設的城市。所以我覺得,我們在發展中要不斷的去調整對全域旅遊再定位,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新概念。

主持人:可能這麼理解,任何旅遊産品剝開來看,看它的內核都是文化,你剛才提到了義大利這三個城市得比較,其實真正守住的是文化的內含,那才是它的特色。説到文化,就是最難的就是我們國內搞全域旅遊,最難的恐怕就是把自己文化的內核守住和把它放大,使它滲透到全域旅遊各個方面,擔心完了以後我就翻這個標準,發現目前國家旅遊局給出的驗收標準裏,似乎看不到這個東西,當然了,這個東西真的很難表述,各位專家哪一位談談這個問題。

曾博偉:全域旅遊和特色化的問題,特色化在什麼地方,還是文化,文化的特色。但是我就覺得全域旅遊我有一種理解,全域旅遊就像一個舞臺一樣,我們都搞全域旅遊,這個舞臺是一樣的,可能光線不一樣,但是總體舞臺是一樣的,基本的要求,比如我要求有廁所,或者是相應的旅遊警等等,這種是一樣的,但是我覺得真正文化的東西,就是特色化的東西,是在這個舞臺上演的節目是什麼,演員是什麼,這個演員和節目是可以變的,這是特色化的東西,是可以挖掘的東西,我們一説抓文化旅遊,建一個文化旅遊景區,我覺得太膚淺了,真正説的文化是應該整個旅遊活動過程中,包括市民在這個過程當中都可以感覺到文化,你吃這個餐飲的時候是文化餐,比如説我是漢唐為主的,比如像西安這個地方,餐飲很多可能是漢唐文化的餐,你説是不是文化旅遊。這個地方比如在四川,我可能這個美食文化又不一樣,我住宿我主題酒店可能偏漢唐的,我這邊是清朝的,或者當地的少數民族風情,這個文化也是一種文化,包括很多的地方做公共服務,做問詢中心,問詢中心建的能不能跟當地的文化稍微比較吻合的一些,也是提供一個資訊服務。

我覺得不管建築外觀還是服務的模式,各種各樣的體驗裏面,都得讓他感覺到文化,而不僅僅是説,你去了一個文化旅遊景區,這個博物館只是很小一點,所以我覺得全域旅遊和文化裏面,文化挖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剛才講到,文化東西不好衡量,標準裏面可能會強調得比較弱,但是我至少認為,只是這一塊文化的挖掘真是非常重要。剛才魏翔講的,每一個在義大利的城市裏面,我們體會到不同,那是古羅馬的文化,但是威尼斯的文化和在米蘭,在佛羅倫薩體驗的東西不一樣的。羅馬的文化,義大利的文化,但是每個城市都有它的特色,這種其實恰好是全域旅遊過程當中,非常要注意起來了,不然千錘一煉,每個地方搞一樣,你搞主題公園他也搞主題公園,這個就沒有意思了。這裡面也是城市管理者,或者一個主觀來講,各方來講要求很高的,全域旅遊是很高的要求,不是簡單的説創建達到了幾個指標就完了,這個是遠遠不夠的,如果把這個理念融入到城市發展當中,融入到旅遊的服務當中,這個城市既有全域旅遊的一些基本的功能,同時也很有吸引力,有差異化,遊客願意去,這是持續的過程,遠遠不是一年兩年可以做完的事情。

馬曉龍:所以説同一件事,你用一百雙眼睛去看的話,可能有一百種的理解。但是我覺得對於全域旅遊,可能有各個方面的考量的指標,但是實際上我一直在強調,包括我在和地方官員和領導接觸的時候,我一直在説,你先拋開各種指標是不是可以達到,這個地方到底能夠抓住這種核心賣點到底在哪,把基礎設施搞上去,把公共能力服務搞上去,遊客來了以後,感覺到就像到了這個地方之後,能夠深刻的感受到這個地方的這種文化的內涵,在建築小品也好,包括吃住酒店餐飲都很有特色,可以把這個地方最能夠讓遊客有共鳴感的東西展現出來,我覺得這就是全域旅遊,至於這幾個指標是不是能夠涵蓋所有像金早局長講的,很複雜的全方位非常理想的體系。我覺得從國內外的經驗也好,從理論研究角度也好,真正可以達到非常理想的模式,這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在這樣也是一個很正常的狀態,我們一直在努力的路上,正在奔著全域旅遊很理想的模式去努力,我覺得我們可以這樣去想,能夠不斷的逼近這樣一個理想的模式,就是我們要追求的一個目標。

魏翔:我給您提供一個支撐的數據,前段時間美國一個期刊,它有百萬級的高端客戶,美國高端客戶一般出去玩看這個期刊,它評全球旅遊城市,中國沒有一個城市上榜,但是日本京都是亞洲唯一,有三個上榜,日本京都算一個,我們從這個上面感覺到,京都是不是一個全域旅遊搞的很好的,我覺得它的全域旅遊做的不錯,但是它這個指標,我覺得也可以增加一些主觀性的指標,比如遊客的滿意度,媒體對它的美譽度這些,那麼這樣的指標倒逼出來,政府空間可能有更多的空間發展自己,就是剛才您説到的,我到底應該發展什麼,才能夠使遊客滿意,而不是我到底發展什麼指標可以符合上面的要求。我覺得京都可以上榜,給了我們一些啟示。

主持人:是遊客滿意而不是去打造一個標準。

曾博偉:中國的大唐文化要去日本的京都看,就是把文化的保護和文化的利用結合的很好,有特色你這個城市。這樣的東西是遊客真正滿意的,會得到大家認可的,但是就是説,如果要是全域文化來講,各個地方都要把文化的東西注入進去,這個也是很難的,但是也是值得去做的。

馬曉龍:可能我們政府認為,我們國家旅遊局發這個指標的時候,就把文化融入進去是一個很正常的事情,不用我們去提,你們都應該融進去的。

蔡紅:後邊我想可能會修訂這樣一個指標體系,就拿旅遊景區評定標準,從現在新的細則2里邊,把特色文化已經放在比較重要的位置,我印象當中這個分值還是不低的,包括我們現在有些地方在做一些地方標準的時候,現在也加大了對於特色文化的這樣一個指標體系的設定,所以我想這個,因為它畢竟很快出來這樣一個標準,這個標準還是需要經過時間檢驗,後期肯定要進行相應的調整,所以剛才曾博士提的很好,要柔性一些。

主持人:説到剛才大家一直在探討旅遊的內核、文化,我們就有一個問題了,大家已經20個月,你們關注這個問題,走了那麼多的地方,然後現在發現哪些地方做的好的,值得向我們經濟日報的讀者,中經網的讀者觀眾來推薦的,哪些做得好的,值得借鑒的,還有哪些大家要引起注意,進入了某種誤區?

曾博偉:做的好的不完全在我們全域旅遊示範區的創建名單裏面,其實中國也有很多的地方,在旅遊的實踐當中,他們其實有好多已經往全域做,可能當時沒有提這樣一個理念,但是有很好的做法,剛才講的桐廬,另外其實中國有兩個城市是很值得研究的,一個是杭州一個是成都,比如像杭州這樣一個城市,去杭州旅遊,很少説我們去西湖旅遊,其實你可以看出來,杭州作為一個全域旅遊,或者是旅遊目的地它的形像是很鮮明的,成都也是這樣的,過去我們會説去成都什麼呢,去武侯祠去杜甫草堂旅遊,現在不是,我們就去成都旅遊,其實我覺得這個成都和杭州是中國的城市,地級市裏面是很典型的例子。

像杭州當年把這個西湖的門票取消,我覺得其實跟這個也是相關的,當然這裡麵包括一系列的公共服務,做的非常好,像這個做的自行車的租賃服務,一個外地的遊客去以後,我們可能一塊錢,可以租一個車在西湖逛一逛,非常便宜,又可以感受到杭州文化的氛圍,儘管杭州的景區景點很多,靈隱寺,西湖,很多,但是去了以後會感覺到整個杭州是一個融為一體,從服務從産品來講是一個很好的體驗全域的地方。

成都其實也是一樣的,很多人去寬窄巷子也是不收門票的,以前沒有這樣的産品,可能我們去成都坐坐茶館,這種體驗也是很有意思的,成都人本身比較休閒,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一方面滿足市民的休閒的需要,同時也在儘量的滿足遊客的一種旅遊的需求,休閒需求和遊客旅遊需求可以有機的融合起來。所以可能是成都的市民,也可能是外地的遊客,因為這個鄉村旅遊已經到骨子裏面去了,像杭州、成都這樣的城市,全域旅遊的理念是體現得比較充分,你剛才講這個全域旅遊這個推動過程當中,如果我最擔心的還是運動式的做全域旅遊,有什麼問題,就是我們為了達標而達標,過去其實國家旅遊局以前也推過一個工作,跟這個有點類似,叫優秀旅遊城市的創建,在當時這個時期也是起到很好的推動作用,工作,但是回過頭今天做全域旅遊,要把這個優秀旅遊城市當時一些好的做法我們可以吸收過來,但是我們在新的時代,要有新的要求,就是剛才大家談到的,不要為了指標而指標,全域旅遊只是推動地方發展很重要的手段,引起各個部門的,包括地方長官,不僅僅是旅遊部門,對旅遊認識重新的變換,很多政府長官覺得,抓旅遊就是旅遊部門的事,現在在全域裏面就是説,不是旅遊部門一家的事情,各個部門應該做起來,按照這樣的理念去做,不僅僅是運動式的,創建完了就完了,我希望全域旅遊這個理念成為一個地方持續的去推動,它經濟社會發展,包括旅遊發展很重要的一個方式。讓城市變成一個什麼,既是宜居城市,也是一個宜業的城市,同樣也是一個宜遊的城市,我覺得可以把這三個有機的統一起來,這樣的話就可以避免,為了創建而創建,所以這是我可能在全域旅遊是擔心或者是建議,我比較關注的問題,希望把這種理念更好的體現到各方面的工作當中,這是我的一個建議。

蔡紅:像成都它這個代表性還是非常鮮明的,就拿入境旅遊而言,從2012年之後,這個入境旅遊很多省市都是下滑的,當然今年上半年我們入境旅遊第一次有了一個回升,但是有的省市還是屬於下跌,但是成都不是,成都這個入境還是保持比較旺盛的增長,這是境外人士對它的認可可以看出來的,這是應該是一個比較明確的指標體系,第二我們家的孩子今年他們所在的那個府學衚同的小學,是組織了大概有400多位學生,去成都做了一個旅遊,就選擇了在成都,而沒有選其他的城市,當然是基於成都所具有的像大熊貓啊,包括武侯祠、都江堰這些世界文化遺産,但是更主要還在於它整個服務體系,包括它一個品牌的認知度,它的好評度,從研究旅遊的角度,也是感覺成都做的是非常精細,比方説我們特別去乘了成都的公交車,它就有一個公交車指示牌的提示,能夠告訴你,我在這個地方等公交車的時候,這一輛公交車大概有多長時間到我停的站點,已經在這個資訊化層面,已經走的相對來説比較靠前,這個對於自助遊,尤其是非駕車的自助遊客而言,非常非常有價值。所以這些公共服務,應該説都是非常有價值的點,那麼西湖呢有很多可以去借鑒的地方,但是我想這兩個城市,其實他之所以現在,它在全域旅遊方面發展得比較好,其實還是跟他的社會經濟文化,是有著直接的關聯的。他應該説是有水到渠成的部分,但是也有政府引導的力量,這兩個完全不可或缺,一個是拉力一個是推力,兩個相輔相成,所以可以構建成現在都比較認可的,這樣的兩個全域旅遊做的比較好的這個示範城市,如果説是從誤區來説,我也同意曾博士的觀點。

另外一個方面我比較擔心,因為現在旅遊在整個做全域旅遊的過程中,有一個比較明顯的趨勢,就是大量的投資,很多的項目紛紛就設立起來了,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的確我們旅遊投資這個增幅是非常非常快的,但是有多少是有效的投資,將來有沒有可能會形成一些無效的投入,這樣也是一種對國家財富的浪費,所以在發展全域旅遊過程當中,有些問題值得警示的。

主持人:魏教授有什麼擔心的,或者是發現了什麼誤區?

魏翔:我還真不好説,但是我覺得提一個觀感,我覺得哪類城市更容易建成全域旅遊的城市,我走過的我覺得像類似于揚州、紹興,包括湖北的古城襄陽,我覺得更容易建成全域旅遊的城市,因為您剛才提到了,他有很好的文化特點,他們只需要像剛才各位講的一樣,把旅遊功能非常人性化的嵌入或者是融合到系統當中去,比如説自行車,比如説過道,比如説剛才説的公交系統,這個城市就很容易成為一個人民心目中的全域旅遊的城市。我就這一點觀感。

主持人:馬博士。

馬曉龍:我講三個原則吧,第一個就是城鄉一體化程度比較高的地方,當然這個城鄉一體化程度不是全部是城市或者是全部是鄉村,我是指的在維持城市和鄉村風貌現有基礎上,它的這种經濟發展水準差不多,就是説它的生活方式都差不多的基礎上,第二就是光城鄉一體化程度高還不行,一定要好的經濟基礎,你朝鮮的城鄉一體化程度也很高,但是就不行,提供不了這樣的基礎設施,一定要有好的經濟基礎的城鄉一體化程度比較高,第三剛才魏教授也講到了,城市的發展,鄉村的發展,和旅遊的融合度比較好的地方,這些地方就這三條原則可能是我們講的全域旅遊有機會,有條件,有可能能夠奔著理想的目標去發展的,這樣的地方。

當然了我也願意推薦一個,不認為比較像樣,沒有一個城市可以是全域旅遊,但是比較逼近理想指標,我覺得江蘇的溧陽,有機會可以去看一看,那個地方我覺得更靠近我們理想的狀態。

主持人:謝謝,大家剛才談來談去談了很多的擔心,包括推薦了很多的城市,我現在要跳出我自己,代表我們的讀者,或者説我們中國經濟網一些觀眾,談一個非常不想談的問題,那就是萬惡的錢了。全域旅遊一齣來這個概念以後,因為畢竟我們這個部門是管旅遊的,我老同志嘛,馬上有人打電話來問了,這個東西錢有嗎,第一個問題,政府的錢,這八項支援政策,怎麼能變成我這個縣、這個地級市這個域這個空間裏面的錢,我有什麼辦法取得這筆錢,很實在,我的讀者朋友都是這樣問的,第二問題就是企業家問的,這個時候我該不該進,怎麼投?投什麼?

曾博偉:錢的問題確實是一個大問題,我覺得就是全域旅遊示範區創建裏面,國家旅遊局也提了一些支援政策,客觀來説國家旅遊局來講,首先掌握的經費非常有限,當然現在也在考慮説,一些地方旅遊部門也在跟一些企業做一些旅遊産業基金這樣方式來投,當然這個裏面政府投的錢都是有限的,所以説我覺得要通過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希望能夠搞到國家旅遊局很多很多的錢,我覺得本身來講這種想法就很難實現。

主持人:我提一個建議,專家在參與政策制定的時候最好給一個明確的資訊,因為地方的幹部有一個工作慣性,思維慣性,搞出什麼概念,比如説開發區、文化産業園,一定會有錢的跟進的,所以他們這麼去想,如果説不多甚至沒有,一定要給大家一個明確的信號,使得我們地方幹部不要浪費經費。

曾博偉:我覺得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從部委或者是國家旅遊局手上真金白銀能夠給錢,肯定是不多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可能吸引到社會的資本是比較大的,現在再講比較時髦的詞,PPP,類似這種東西,這也是社會各方來參與,和政府一起做的東西,現在政府這個都很緊張,現在經濟情況不是很好,所以這裡面社會資金的注入,是比較重要的,所以我覺得全域旅遊過程當中,其實這種怎麼樣把地方的旅遊的吸引力,競爭力一起打造起來,政府和企業打造起來,這樣的過程當中,我相信有一些社會資本會進來,因為他們看好這個未來,但是這裡面就是很重要的點,我覺得我們旅遊,旅遊的競爭主體不是一個單純的政府,也不是單純的企業,是一個區域的整體的競爭,所以讓政府和市場和社會之間各方面力量怎麼整合,我們一個地方的一個作為一個旅遊目的,全域旅遊發展很好,我們最後效果遊客會過來,會帶來經濟的效益,這樣的話我們做任何事情,我們經濟日報,我們經濟網是關注投入産出的,你不要全部投了很多錢,就像蔡老師講的一樣,投了很多的錢,投下去沒有回報,或者血本無歸,這不是我們想做的,從錢來講是兩個方面,一個部委的錢是很小的,部委是引導性的,導向性的,靠這個東西推全域旅遊遠遠不夠,我覺得用全域旅遊的發展理念,有針對性的做一些特色的産品,把地方旅遊環境改善,這才是持續或者給我們帶來一些比較好的經濟的收益,這個是更長遠和重要的方面。

主持人:很具體,我是企業社會資本,我想投入,投哪個方向,公共設施是政府做的,如果政府不招標做,就是政府做,我個人作為企業,我們經濟日報大量的受眾,中國經濟網的受眾最關心的,往哪個方向投?給一個你們的經驗,國內外的經驗,給一個指點。

馬曉龍:這個全域旅遊一開始我們就講到是理念和發展模式,並沒有説你搞全域旅遊之後,中央政府也好,一定要給你多少錢的支援,因為你本質上你地方在發展這個旅遊業過程當中,你不搞全域旅遊你就不建設基礎設施了,你就不應該讓遊客有一個好的旅遊環境了,實際上,包括就是建設也好,當然政府是有義務來做這些工作的,能夠為遊客提供一個好的環境,在這個過程當中,就剛才我講到,市場主體培育是非常難的難點,因為我們提全域旅遊是希望用這種理念和模式,推動旅遊業往前發展,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一定要涉及到錢的問題,錢從哪來,大多數在這種公共服務設施配置過程當中,一般都是政府,如果財政有錢直接投資,當然了,現在就是最流行這種方式,政府沒有錢做這個事情,就用這種政府特許經營的方式,和這個企業合作,把這個比如説自駕車營地,我沒有錢去投,你企業可以投,我可以給你像高速公路似的,可以給你經營30年、50年,這種方式去做,真正投資重點的領域,其實我個人認為,PPP這種融資方式還不在於景區,因為這种經營性的東西,市場參與進來是沒有任何問題,市場資本通過正常的投入産出,有沒有合適的回報去做,更多的我覺得應該是在旅遊公共服務設施,包括遊客服務中心,比如説自駕車營地,這些方面是未來作為這種投資商,可能重點應該關注的一些領域,這個也正好就是,我們推動了這種全域旅遊,拋出這樣的概念,或者是國家層面,能夠拿出這樣一個全域旅遊創建示範區這樣的做法,可能也在於就是説,通過這樣一個概念能夠撬動,或者能夠讓更多的投資商關注到旅遊業的發展,關注到這些設施的過程當中,從而推動地方政府旅遊發展一種方式。

魏翔:投資行業,我們可以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跟大家分享一下,但是應了那句話,操作需謹慎,市場有風險。兩個方面一對比就知道了,第一我們跟國外對比,剛才提到了國外的經濟危機,前一段時間那個獎搬給了中財辦的劉鶴主任,他寫的文章就是,1929年的經濟危機對中國到底有什麼樣的啟示。我們把它放小,那個經濟危機中,什麼行業起來了,美國什麼行業起來了,哪一些跟旅遊相關,1929年以後後來在那個時候,美國的電影産業起來了,美國的體育産業起來了,美國的文化娛樂産業,包括媒體産業,媒體帝國起來了,再一個就是看當今的經濟形勢所以具體而言,涉及到全域旅遊,我們自己的判斷有三個跟旅遊相關的值得關注,就是城市郊區公園的股權介入,城市郊區的,一個是關於娛樂科技,包括現在大家炒的很熱的VR,這些娛樂科技更多的是注入到城市的旅遊休閒配套設施當中去,包括現在萬科也明確提出來,它的地産轉型方向,它要做一個城市生活配套,這就是全域旅遊。

第三個我覺得一個具體的方向,是關注文化閱讀産業,就是跟旅遊的知識資訊獲取相關的,比如説大家都關注到,現在旅遊包括線上的投資熱炒在往後退,但是對於線上點評這一塊的投資熱潮現在在往上走,我想關於閱讀關於旅遊的資訊的服務,也是一個投資熱點,當然這只是代表我們個人或者是我們研究小團隊一個觀點。

蔡紅:我贊同曾博士、馬院長還有就是魏翔老師的觀點,因為的確如果説靠比方説爭創這個全域旅遊的示範區,我希望從國家旅遊局拿相應一些資金,這個呢肯定資金量肯定是比較有限,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如果把全域旅遊的理念,引入到我們工作當中,我們可以把城市,或者是大的話,可能是一個省,能夠構建成為一個居住者非常的自豪,而旅遊者非常滿意這樣一個居住地或者是旅遊目的地,實際上它已經達到了一定的目標,因為我們很多的旅遊者本身,它也是投資者,我們經常能夠看到,現在我們在出境旅遊過程當中,有不少人在出去旅遊過程當中發現一些商機,有可能就是把我們的國內的一些資金,他走出去投到了外邊,現在最典型的就是萬達,它在全球範圍內它投了很多的項目,包括一些高端的一些酒店的項目,我們比較熟悉的西班牙大廈也是他投的項目,後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最後賣掉了,但是他沒有虧,所以説你如果説你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這麼一個旅遊的目的地,你好的居住地,你自然而然會引來外來的投資者,現在市場上一方面是什麼,作為從業的旅遊的從業人員,包括地方政府感覺到缺乏資金,但是另外一方面,存在大量的資金,沒有好的點去投,就在於我投了之後,能不能夠切實的能夠保障權益,那麼投了之後,是不是能夠在預計範圍內,達到投資的回報,要考慮到方方面面的問題,假如要進行投資的話,其實旅遊領域非常非常多,無論是景區經典,這種傳統的比方説酒店的,甚至現在一些精品酒店,鄉村旅遊其實都需要資金的介入,但是很關鍵的一個因素就是,當地的政府,能不能夠構建好的投資環境。

主持人:説到中國的事情一定是政府來做,不可回避的一個事實。哪一個地方政府做得比較好,我們可以取經,經濟日報的讀者最關心的就是,我們給它推薦一些可以取經的地方,這個地方的政府是怎麼引資的,怎麼規劃的,怎麼吸引人才的,誰推薦一下?

曾博偉:這個裏面有些地方,在某一兩個點做得比較好,另外一個地方這兩點做得比較好,當然可以組合,我剛才講的成都,我覺得有一個制度安排比較有意思,它當時是把成都做了13個功能區,其中有兩個就是旅遊功能區,他們把龍門山、龍泉山他們做成了生態旅遊功能區,整個佔到成都國土面積50%,然後圍繞這樣的生態旅遊功能區,他們整個的一些制度的構架有新的安排,比如一個常委來做生態旅遊功能區的負責人,會有旅遊部門,有規劃部門、文化部門,相關的部門都介入進去,來一起做這個地方,包括規劃建設一些管理,這些做法其實都是地方政府在推動旅遊發展過程當中,他們的一些創新包括烏鎮所在的桐鄉,他們的力度也非常大。政府確實把旅遊放成低産業來做。儘管他現在經濟總量在全國排前100位百強縣,但是它很重視旅遊,他們提的理念就是,把旅遊業來驅動現代化、工業化、資訊化,包括這些城市化,就是這樣的理念。就是説他們在這個過程當中,也看到了旅遊在帶動整個經濟社會文化生態,各方面的一個作用,所以,真是抓旅遊抓到後面,不是説旅遊業看成一個單純的,單一的一個産業,做的好的地方,是把旅遊看成一個推動城市環境改善,調整經濟結構,等等各方面的一個工作的手段和一個切入點,這樣去做的話,可能旅遊等等的綜合效益才會放大,而不是説我這麼多的旅遊收入,這個不重要,旅遊人數也不是最重要的,把這種觀念調整以後,以及制度的安排,這種的作用以後,很多地方是值得我們總結,或者是好的經驗可以去學習的。

馬曉龍: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做法,只能説他在某一個方面,或者是某幾個方面做的可能是比較好的,像我剛才談到的,江蘇的溧陽,那個地方如果總結經驗的話,做法很簡單,第一政府非常重視旅遊業的發展,無論是城市景區還是鄉村,然後創造很好的環境,政府所做的事情就是放水養魚,任憑企業家自己搞土地流轉,當時土地流轉政策還不明確,就已經默默開始有土地流轉的做法,就是很多的企業家能夠把這個土地流轉,把很多茶園集中在一起,開發他的旅遊業,比如説很多這種民宿,也沒有很明確的説法,就有這種企業把這個老百姓的民宿收集在一起,進行有價值的改造,形成特色的接待的酒店的體系,很多的這種做法呢都是在一種政府這種,在有為和不為之間把旅遊做起來了,你現在回頭去看,他城鄉一體化的程度非常高,然後這種城市居民和鄉村居民發展旅遊業的意識還有好客度非常強,對於遊客來講,來到這個地方,感覺到這個地方哪都是旅遊的景區景點,對於那些個具有創業激情的那些人來説,在這個過程當中呢,在發展的旅遊業過程當中,確實得到了好處,有了收益,各個方面都很好,如果我們總結這种經驗和做法的時候,我們仔細去觀察的話,能夠在不同的地區都有很好的借鑒的價值,這些地方確實值得我們深入的研究。

蔡紅:我現在不好去提,但是有一點,只要在某一個領域,可以做出來被大家認可,能夠成為典範的地區,發展全域旅遊肯定有獨到的地方,也有值得學習的地方,比如説像湖州,湖州確定自己是中國鄉村旅遊的第一市,能不能認同是一方面,但是湖州做的洋家樂的這個整個的集聚區,包括這個創客一個集聚的區域,肯定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其他的各個省,包括東北,遼寧、吉林還有雲南,乃至我們去的河北,都有地方政府的經驗,但是怎麼説,如果説真的推薦現在真的不好説。

主持人:那麼就是説,如果我們要向我們經濟日報的讀者,和中國經濟網的觀眾來表述來推薦幾個地方的話,可以肯定的是地市級是成都、杭州,縣級是桐廬和溧陽,是吧,大家比較認可的。

蔡紅:其實延慶區也可以,它的標準化做的還是不錯的。就是北京的延慶,它這個標準化還有包括它有些交通服務,它也有可取的地方,但是可能還是也有什麼呢,也有距離。但是有它比較好的地方。

主持人:各位讀者和中國經濟網的觀眾,如果要學習就去這地方,但是我以為還是各位專家説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自己做好自己,因為這個東西太個性化了,不是標準化生産,是這個意思嗎各位專家?

馬曉龍:只是因為我們提到了全域旅遊這個概念,真正創建的示範區,所以我們拿這個標準去對,去逼近更像這樣的東西,其實如果沒有這個概念的話,人家旅遊做的也是很好的。

主持人:最後大家想一想,就一句話,你走在大街上有人問你,全域旅遊你想對什麼人説一句話,想説什麼?

魏翔:我認為做好旅遊城市。

主持人:蔡教授。

蔡紅:如果説想要玩得開心,玩得放心,玩得舒心還是請大家去支援發展全域旅遊。

馬曉龍:我想説的是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腳踏實地的做。

曾博偉:全域旅遊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政府、市場、社會包括遊客全方位的參與。

主持人:我有一天走在大街上,被一個人撞了一下,我還跟他説對不起,結果那個人就回了一句話是一個外地的口音,不説對方了,我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想,因為我是北京人嗎,我在北京待著,我當時想的是另外一個方向,正好跟他這個行為相反的方向,我想全域旅遊如果我們要做全域旅遊的話,每個人做好自己就行。這個才是我們可能很缺的,我自己當時就幾乎跟他發脾氣了,但是我一瞬間就壓制住了,就是每個人都做好自己,我想這都全域旅遊很重要,這是我作為一個走在大街上的一個人的觀點,比如説市長做好市長的本分,一個老大媽走在大街上,做好自己的本分。

非常感謝,今天聽了4堂課,一般人沒有這樣的機會,我這麼榮幸聽四位才俊講全域旅遊。時間很短大家也第一次講,講的也比較緊,我也不是一個專業主持人,希望以後我們多合作,謝謝!


新聞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