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創科技IPO:七成收入依賴百雀羚

發佈時間: 2018-05-14 12:57:15 |來源:中國經濟網 | 佚名 |責任編輯: 沈曄

 

你知道近三年“雙11”天貓營收最多的美粧店是哪家?

SK-Ⅱ?雅詩蘭黛?

都不是!答案是國貨品牌——百雀羚。

根據《天貓2017年度入駐標準》,天貓的“旗艦店”、“官方旗艦店”、“品牌官方旗艦店”是指以自有品牌或由商標權人提供獨佔授權的品牌入駐天貓開設的店舖。

據了解,天貓的百雀羚旗艦店即屬於由商標權人提供獨佔授權的類型。杭州壹網壹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網創科技)從百雀羚購買産品,獲得授權開設百雀羚旗艦店,而百雀羚官方不再于天貓另外開設官方的旗艦店。

近期,百雀羚旗艦店背後的網創科技向證監會遞交了招股説明書,志在創業板上市。

那麼,這家天貓的美粧店“三冠王”經營狀況如何?網創科技如何運營?IPO又將面臨哪些障礙?

營收增長迅猛

網創科技前身杭州奧悅于2012年4月登記設立,註冊資本10萬元,由杭州網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獨資設立。

2016年2月,杭州奧悅以2015年 12月31日經審計的凈資産為基準,整體變更設立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提交申報稿,網創科技的第一大股東仍然為杭州網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51.69%,其次是創始人兼現任董事長林振宇,持股比例為14.36%,剩餘股東為部分高管、投資機構、員工持股平臺。

據招股書,林振宇擔任網創科技的董事長、總經理,且合計控制公司 66.0584%的股權,是公司實際控制人。林振宇曾于2005-2010年在阿里巴巴及淘寶任職。

雖然成立不足10年,但是網創科技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增長相當驚人。據招股書,報告期內,即2015-2017年,網創科技的營業收入分別約為2.6億元、5.07億元、7.04億元,據此測算的複合增長率高達64.55%。對應的扣非歸母凈利潤則分別為2132萬元、5580萬元、1.33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的複合增長率高達149.77%。

如果僅從財務數據的角度看,網創科技的業績高出目前基本得到實證的IPO審核“隱形紅線”,即創業板3年凈利潤1個億,最近1年凈利潤5000萬元。

不過,不難發現,2015年網創科技的扣非歸母凈利潤僅為2132萬元,多虧驚人的增長率,網創科技才能上演“逆襲”的戲碼。

那麼,網創科技到底憑藉什麼“靈丹妙藥”上演營收、凈利高增長的劇情?

三大板塊打天下

招股書顯示,網創科技的主營業務是為國內外知名快消品品牌提供全網各渠道電子商務服務。其自我認定的行業屬於“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中的“網際網路和相關服務”領域。

網創科技的營業收入99%以上為主營業務收入。其主營業務收入來自三大板塊。按照佔比由高到低分別是線上行銷業務、線上管理服務、線上分銷。

線上分銷是指獲得品牌方分銷業務授權,然後向天貓、淘寶的賣家或其他第三方B2C平臺分銷産品,網創科技承擔採購、銷售推廣、物流等成本和費用。其營業收入金額從2015年的4138萬元減少到2017年的1065萬元左右。網創科技對此的解釋為:自2016年4月起,百雀羚品牌唯品會平臺的業務模式轉變為品牌線上管理服務。

營收佔比超九成的線上行銷服務和線上管理服務,主要區別在業務模式上。線上行銷服務需要以貨品買斷的形式向品牌方進行採購,並向終端消費者銷售産品並賺取差價,而線上管理服務不存在採購環節,通過幫助品牌將産品銷售給終端消費者,然後根據銷售結果向品牌方收取服務費盈利。

簡單來説,線上行銷賣産品,線上管理賣服務。

雖然收入體量不及行銷業務,但是管理業務的毛利率相較之下則明顯高出一個層次。報告期內,線上管理業務的毛利率分別為73.41%、58.44%、66.02%。線上管理業務模式下,網創科技無需採購貨物,根據提供的服務,按照約定的比例對品牌方的銷售收入進行結算,具有更小的經營風險。

不過,這種“代客打理”的模式也並非高枕無憂。知名美粧博主“晨安睡不醒”向記者表示,以伊麗莎白雅頓為例,其産品從科技含量看誠意滿滿,但中國區域的行銷一般,美粧圈此前曾玩笑般地發起過“救救雅頓”的Tag,尤其雅頓的天貓旗艦店的運營讓人一言難盡,例如2017年“雙11”的金膠(其明星單品之一)最終實施的促銷活動就跟最初承諾的不一樣,有欺騙消費者的嫌疑,引發消費者的不滿。

百雀羚佔“七成江山”

現階段,網創科技的線上行銷客戶僅百雀羚(含旗下副牌三生花)一家,而線上管理客戶主要包括百雀羚、伊麗莎白雅頓、寶潔、歐珀萊等知名品牌。

換言之,不考慮唯品會平臺百雀羚的管理費收入,僅天貓的百雀羚旗艦店2017年就給網創科技提供了約4.95億元的營業收入,而2017年全年的營業收入才7.04億元左右,天貓百雀羚旗艦店貢獻了七成。

從客單價(即每一單顧客平均購買商品的金額)來看,從2015年的每單105.95元到2017年每單112.85元,增幅並不明顯。收入的增長主要靠訂單數的激增。

在化粧品配方師甄垚看來,百雀羚的産品研發外包給北京工商大學理學院化粧品中心,就其本身的研發能力而言,百雀羚算不上國貨擔當。相較之下,百雀羚行銷做得好,炒作灌輸比較到位。

事實上,招股書中,網創科技一方面提示“品牌方切入電子商務行業風險”,即如果公司的服務板塊不能持續拓展,服務能力不能繼續提升,品牌方或將採取自主經營的模式,這可能導致公司業務量下滑,盈利能力下降。另一方面,又表示“不存在依賴百雀羚”的情況,主要因為與百雀羚形成了長期穩定的合作關係,切換成本較高,且百雀羚品牌的收入、利潤佔比逐年下降。

報告期內,百雀羚帶來的收入佔網創科技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2.3%、75.81%和73.05%。

返利金額大

與此同時,百雀羚給予公司的返利金額持續增長。報告期各期,公司取得品牌方返利金額分別為4408.15萬元、7213.23萬元和12696.09萬元。

而此前上會但慘遭發審委否決的麗人麗粧,已與蘭蔻、雅漾、碧歐泉、雪花秀、蘭芝、美寶蓮、妮維雅等55個化粧品品牌達成合作關係,是天貓美粧平台中獲得品牌授權數量最多的網路零售服務商之一。其被發審委問詢的第二個問題就是“發行人報告期品牌方返利金額較大,品牌方執行的返利政策對發行人經營業績構成重要影響”。

而僅以網創科技的客戶百雀羚為例,如果扣除返利,報告期內網創科技的毛利則下降為目前毛利的52.77%、65.34%、58.49%。網創科技的這一情況或將引起發審委員的關注,成為其IPO過會的障礙之一。

針對上述問題,記者聯繫了網創科技有關部門,對方表示現在處於靜默期,並未予以正面回復。


新聞熱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