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市場緩慢 五穀道場能否重生?

發佈時間: 2018-04-17 11:55:09 |來源:新京報 | 王子揚 |責任編輯: 沈曄

 

4月9日,五穀道場的新東家克明面業發佈公告回應深交所問詢,稱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凈利下降主要與收購五穀道場形成的商譽計提減值有關,而這也直接拖累了克明面業整年業績。

作為掛麵第一股,克明面業去年6月從中糧手中競得五穀道場100%股權。然而新京報記者近日走訪市場發現,五穀道場自去年11月退出北京市場後,目前僅有部分超市開始恢復供應。在這種情況下,五穀道場還有意進軍南方市場。分析認為,目前整個速食麵市場處在衰退期,克明面業至少需要兩年時間對五穀道場重新定位,短期內很難恢複元氣。

收購拖累克明面業業績

3月27日,深交所要求克明面業披露五穀道場業績波動的原因。克明面業4月9日回復深交所問詢稱,作為五穀道場的銷售公司,中國食品行銷公司在2016年12月將2016年全年銷售費用一次性劃撥給五穀道場,導致五穀道場 12月單月大額虧損。

克明面業還稱,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銷售凈利率僅為2.17%,主要是年末對收購五穀道場形成的商譽計提減值準備2167.57萬元。

事實上,收購五穀道場給克明面業帶來的影響遠不止如此。2017年,克明面業凈利潤為1.12億元,同比下滑17.79%。克明面業解釋稱,主要原因是收購五穀道場計提商譽減值損失,加之聯營企業出現超額虧損。

數據顯示,五穀道場2015年、2016年1-11月、2016年12月、2017年凈利潤分別約為-1.92億元、-315.83萬元、-2986.23萬元、-1053.40萬元。

儘管五穀道場拖累了業績,但克明面業還是對其表示樂觀。在3月20日的2017年度股東大會上,克明面業總經理陳宏表示,五穀道場今年1月已扭虧為盈。按照公司計劃順利推進,五穀道場今年9月投産新的生産線,全年營收將大幅增長。“850億元的速食麵市場,五穀道場只要拿下很小的市場份額就行。今年保守估計,五穀道場至少500萬元利潤。”

中國食品産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雖然身為掛麵市場巨頭,但克明面業在速食麵方面的運營能力還未可知。從現階段來看,克明面業至少需要兩年時間將五穀道場進行重新定位,才能打入市場。目前克明面業的産品主要走糧油銷售渠道,這與速食麵的商超渠道有區別,如何進行渠道整合也考驗著克明面業。

北京市場近半年才開始恢復

2017年6月,克明面業以5228.24萬元的價格競得中糧天然五穀食品投資有限公司所持中糧五穀道場100%股權及5367.95萬元債權。彼時克明面業表示,該收購雖然在短期內預計對公司業績貢獻有限,但符合公司長遠發展戰略要求,有利於進一步豐富産品品類。

然而,新京報記者在去年11月走訪市場發現,五穀道場相關産品已在北京市場消失。五穀道場相關負責人當時稱,五穀道場原東家中糧集團曾進行一系列調整,退出了一些虧損渠道,加之五穀道場在京工廠暫時停産,北京市場出現短期缺貨。“克明面業正在調整,五穀道場相關産品的供應在12月將陸續恢復。”

近半年時間過去,新京報記者近日再次走訪北京永輝、京客隆,未看到五穀道場産品上架。超市員工稱,其産品庫存很早之前已銷售完畢,之後再無進貨,也沒有接到上架通知。而在物美麗澤橋店,五穀道場的番茄牛腩面、酸筍肥牛面、海帶排骨面已上架,一款紅燒牛肉麵處於缺貨狀態,其中酸筍肥牛面正在讓利降價促銷。銷售人員稱,五穀道場産品的銷量與康師傅、統一還有很大差距。

克明面業相關負責人4月16日向新京報記者稱,今年北京市場方面,希望能把已退出的渠道重新上架。目前五穀道場相關産品開始回歸北京市場,在麥德龍、物美、沃爾瑪等大型超市以及一些中小型超市已恢復售賣。永輝、京客隆等超市雖沒有上架,但也已開始談,正準備進入,同時打算探索北京市場的便利店等渠道。

佈局南方新渠道有待考驗

歐睿國際數據顯示,五穀道場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市場佔有率分別為0.12%、0.09%、和0.03%,呈逐年下降趨勢。

儘管如此,克明面業對五穀道場仍然有一系列新戰略規劃。2017年10月,克明面業在河南延津産業園舉行五穀道場暨三期建設項目奠基儀式,五穀道場計劃2018年遷至該産業園,並給出了3年5億元、5年10億元的預期銷售額。五穀道場相關負責人此前還稱,將通過自身經銷商深入到小區門店、車站等渠道,同時重點發力此前較少涉獵的南方市場。

4月16日,克明面業相關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證實,五穀道場相關産品已經開始了在南方的拓展,包括湖南、廣東等地區已有所佈局,今年規劃在南方地區新增100家經銷商。克明面業在河南延津産業園的工廠正在建設中,預計今年三季度,五穀道場北京工廠可搬遷至該産業園。

行銷專家路勝貞認為,開拓南方市場將增大五穀道場的運輸和加工成本,寄希望於以米食為主的南方市場挽救頹勢較為困難。目前整個速食麵市場處於衰退期,五穀道場短期內復蘇的難度較大。(記者王子揚)


新聞熱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