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天貓平臺進口蜂膠為假冒偽劣 摻假可私人訂制

發佈時間: 2016-11-14 15:18:38 |來源: 長城網 | |責任編輯: 曹洋

 

有“紫色黃金”之美譽的蜂膠産業正面臨一場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競爭。當消費者對這一摻假氾濫的産品的國內市場持疑,轉而投向進口蜂膠時,卻有所不知進口蜂膠的摻假情況反而更為嚴峻,其中以電商平臺最甚。

在京東全球購平臺上,僅進口蜂膠産品件數多達上千件,價格從50到200不等。而在天貓國際平臺上,蜂膠的價格分佈形成了大幅度的差距,低則100多元,高則800元。

“能賣到50元兩盒的蜂膠絕對是假貨,按照正規蜂膠的成本來計算,扣除包裝費、物流費、人工費和成本費等,50塊錢兩盒的蜂膠根本造不出來。正規提純蜂膠的交易價大概在1200元一公斤左右。”2016年10月,江蘇省保健養生業協會常務副會長汪志祥對《消費者報道》記者表示。

在現時的電商平臺上,甚至出現進口蜂膠比國産更便宜的情況。其背後,則是整個蜂膠市場的假冒偽劣之濫。

消費者對國産蜂膠信心低

蜂膠是工蜂採集植物樹脂等分泌物,混以蜂蜜蠟腺等腺體的分泌物形成的膠黏性物質,是一種極為稀少的天然資源,素有“紫色黃金”之稱,有增強免疫力、降血糖、降血脂等多達20余種功能。

“因為國內的蜂膠摻假太多,不太信任,進口的産品應該是真的了。”來自福建福州市的楊女士為其父親購買了一款150元的從澳大利亞進口蜂膠産品。和眾多消費者有同樣的心理,國産蜂膠似乎被貼上了“假貨”標簽。另一名蔡姓消費者也有如此心理:“我只會找認識的熟人買保健品,假貨太多,防不住。”平日裏,她通過一名在巴西的親戚購買當地蜂膠,郵寄回國,主要給家人食用。

自從蜂膠摻假這一行業現狀在2010年被媒體接連曝光後,蜂膠行業曾有過一次專項打假行動。同時,蜂膠市場銷量遭遇了一次滑鐵盧。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12月後,正規蜂膠保健食品的銷售量下滑約50%。此後一年內的正規蜂膠保健食品的銷售下滑約30%,銷售額至少損失約15億元。

經過曝光和整治之後,國産蜂膠有所規範,但消費者對國産蜂膠的信心越來越低,轉而選擇進口蜂膠。但是,進口蜂膠就真能放心消費嗎?

今年8月18日,在河南長葛市舉行的第四次全國蜂膠工作會議上,中國蜂産品協會蜂膠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呂澤田作報告指出,截至今年7月,僅京東商城上,共銷售的所謂進口蜂膠産品達到1330件,以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巴西和美國的産品居多。

由衛生部發佈的《衛生部關於進一步規範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一文的附件2目錄中,明確將蜂膠界定為保健食品。呂澤田向《消費者報道》介紹,截至今年7月,國家批准的進口蜂膠類保健食品只有13件,這和1330這一數字相差甚遠。呂澤田認為:“那些未獲批文的進口蜂膠産品實為非法銷售。”

為求證這些所謂進口蜂膠的真假,為此,中國蜂産品協會專門組織專家組去往上述國家考察當地的蜂膠市場。考察結果令人吃驚。

澳洲進口蜂膠實為中國出口的楊樹膠

“那些所謂從澳大利亞進口的蜂膠實際上是從中國出口原料再加工而成。”考察小組發現,那些打著澳大利亞原裝進口口號的蜂膠産品,實際上是從中國出口原料,經在澳大利亞國內加工,轉而再進口到中國。而這些坐落在澳大利亞各地的蜂膠工廠,大多數為華人投資建立。

深諳蜂膠市場的呂澤田透露:“中國的蜂膠原料自給都不夠用,又怎麼會出口呢?中國不僅不出口蜂膠原料,每年還從巴西進口約50噸蜂膠原料。澳大利亞當地的法律是禁止蜂膠和蜂膠原料進口的。澳大利亞的所謂蜂膠原料,實際上全部是從中國以‘樹脂’名義出口的楊樹膠。那些進口蜂膠已不是摻假問題,而是壓根就沒有蜂膠。”

澳大利亞的養蜂市場並不大。在該國的楊格市,考察組找到了一家當地最大的蜂場。“這個蜂場的面積大致1000平方米左右,蜂膠年産量極少。可連這個蜂場都是由一名70多歲的華人辦的。”呂澤田介紹道。

“澳大利亞是一個以畜牧業為主的國家,當地的蜂膠産量極少,一般都自給自足。也因為他們的蜂膠産量不足以形成産業,所以澳大利亞沒有蜂膠標準。我們將澳大利亞蜂膠帶回過來做檢測,結果無一倖免都檢出楊樹膠成分。”同樣考察過國外蜂膠市場的汪志祥如是説。

紐西蘭的情況和澳大利亞幾乎相同,本國的蜂膠産量也很少。從該國出口的蜂膠産品原料大多從其他國家進口,這其中就包括中國。日本是比較早研究蜂膠的國家。考察組發現,日本的蜂膠原料大多從巴西進口。

這些楊樹膠經當地由華人辦的工廠加工和包裝後,以出口國的名義,通過中國某些企業,主要以電商和郵購的方式重新流入國內市場。還有部分則由前去旅遊的中國遊客回國時隨身帶回。也有部分消費者反映,他們也會選擇以微商的方式,購買澳大利亞當地的蜂膠。

“這迎合了部分消費者‘媚外’的消費習慣,以為進口的總比國內好。這也是為何華人會將工廠辦在國外的緣故。”呂澤田告訴《消費者報道》。

記者聯繫上一位在澳大利亞的中國留學生,學習之餘她做起了代購的生意。蜂膠是她賣的主要産品之一,也是比較受國內消費者青睞的産品之一。為此,她專門在家裏囤積一部分蜂膠産品。“澳大利亞對保健品的監管是比較嚴格的,這也是大家什麼更喜歡購買這裡的保健品的原因之一。”

面對記者對如何保證産品不摻假的疑問。她表示:“我都是去正規店舖裏進貨,至少可以保證我的買家可以和澳大利亞當地人享受同樣的産品吧。”

“一個連蜂膠標準都沒有的國家,怎麼保證産品品質呢?”經過對澳大利亞蜂膠檢測後,汪志祥感慨,楊樹膠借蜂膠之名在澳大利亞可以大行其道。

電商平臺緣何成假蜂膠溫床

呂澤田在報告中指出,僅京東商城上的進口蜂膠,99.5%的産品屬於非法進口或假冒進口産品,幾乎全軍覆沒。呂澤田向《消費者報道》解釋稱,99.5%的數據來自於未有批文的産品件數除以京東商城上所有的進口蜂膠産品件數,並不是實際銷量。實際銷量無法統計。

  京東全球購進口蜂膠界面,來源主要為澳洲。

統計結果顯示,京東商城上的進口蜂膠産品以澳大利亞品牌最多,達到749件;紐西蘭次之,有450件;也有大量巴西、美國和日本品牌的蜂膠。“實際上獲得批文的進口蜂膠産品只有13件,其中還有一半的批文屬於‘休眠’狀態,只有批文沒有産品。”呂澤田稱,在京東商城上,確實存在少部分從巴西進口的蜂膠液産品是正規真實産品,但均沒有獲得國家進口保健食品批文,屬於非法進口、非法銷售。

另一方面,呂澤田所作報告並未統計天貓平臺上的進口蜂膠數量。但是天貓平臺上的假蜂膠情況和京東一樣嚴峻,大部分品牌在京東和天貓上同步銷售。記者在國家食藥監總局官網上查詢到,截至發稿,有批文的進口蜂膠品牌共計15件。然而僅天貓國際這一平臺上,進行銷售的進口蜂膠件數多達578件。在進行逐一對比後發現,在這15件有批文的品牌中,僅有來自日本的“山田養蜂場”和紐西蘭的“康維他”兩個品牌,共銷售四款進口蜂膠産品。其餘的11件帶有批文的品牌均沒有在天貓國際上進行銷售。

  天貓國際進口蜂膠界面,主要來源地也為澳洲。

  已批准的進口蜂膠産品目錄,共計15件。

粗略統計發現,天貓國際平臺上銷售的蜂膠産品以澳大利亞、紐西蘭和巴西的居多,也帶有部分日本、美國和少量歐洲國家的産品。這些品牌的客服均表示,自己並沒有進口批文,沒有藍帽子,但肯定是正品,可以在品牌所在國的網站上核實。

“像天貓國際這樣的平臺,對産品的審核還是有些條件的。即使有審核條件,假蜂膠都盛行,那些一般的淘寶店賣得進口蜂膠就更不敢想像了。”汪志祥認為,鑒別蜂膠真假的唯一方法只有送檢。消費者買蜂膠又不送檢,那商家肯定敢賣了。

更嚴重的並非這些未有批文的真蜂膠産品,而是那些那些根本就不是從國外進口,而是在國內加工生産,貼上進口牌子進行非法銷售的假蜂膠。“消費者根本就辨別不出來”汪説,據估算,京東商城上,國內生産的貼進口品牌的蜂膠産品大約佔到該平臺蜂膠産品的一半。

另一方面,國家對跨境購的寬鬆政策也被部分行業內人士解讀為“給假貨讓路。”汪志祥介紹道:“跨境購這一方式讓進口蜂膠免於檢驗,給進口蜂膠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平臺。”

一家蜂膠企業負責人認為,跨境電商這一方式至少給國外的假冒偽劣産品提供了一個窗口。“一些品牌根本就是國內産品,經由保稅區後,搖身一變,打起了進口的幌子。”他認為,跨境電商‘免通關、無檢驗’,一些企業完全可以拿著合格産品的報告,後續提供不合格産品。

《消費者報道》記者就此事聯繫上京東的相關部門,但截至發稿,對方並未作出回應。

今年4月15日,根據最新的市場調查結果,鋻於進口蜂膠摻假氾濫的現狀,中國蜂産品協會致函國家食藥監總局,建議總局責令所有銷售進口蜂膠産品的企業,特別是所有電子商務平臺,逐一自查,未獲進口保健食品批文的無論真假蜂膠産品一律下架退市。對於逐漸興起的跨境電子商務,應予以研究,出臺相應的監管措施。

摻假技術和檢測標準賽跑

蜂膠行業的摻假氾濫和國家標準的制定不無關係。迄今為止,現行有關蜂膠産品的國家標準為2009年出臺的《蜂膠》(GB/T 24283-2009)。作為該份標準的第一起草人,呂澤田在時過數年後的今天,重新參與制定了新的國家標準。

目前,最為流行的蜂膠摻假物為楊樹膠。狀態極像蜂膠的楊樹膠,讓蜂膠行業陷於真假鑒別的慢慢長路中。

“2006年就開始制定蜂膠的第一份標準,當時我們都知道蜂膠行業內有摻楊樹膠這一做法。但當時沒有檢測辦法可以鑒別出來。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沒有將楊樹膠的檢測辦法寫入國標中。”呂澤田認為2009年的這份現行國標實際上是個缺憾。

在研究新國標的過程中,摻假技術已經跑在了國標的前面。經過數年研究,目前,鑒別蜂膠是否含有楊樹膠主要看兩種物質:水楊和CCP(鄰苯二酚)。其中,已經有部分企業研製出來了將楊樹膠去水楊的技術。至今,新國標還未出臺。“不過用兩種辦法進行平行檢測,楊樹膠還是能被檢出來的。”呂澤田介紹説,CCP的檢測還沒有被企業突破。

“中國對於蜂膠産品的檢測標準或許是世界上最嚴格的。”汪志祥還告訴《消費者報道》,目前世界上只有三個國家有蜂膠的標準:中國、巴西和南韓。“連蜂膠標準都沒有的國家,怎麼確定他的産品就好過我們呢?我國的摻假蜂膠送到美國去,他們都沒有實驗室能檢測出當中的楊樹膠。曾經有一批美國蜂膠産品進口到中國,結果在檢驗這一環節發現不符合中國標準,商品被銷毀。”

“大家所認為的巴西蜂膠好這一觀念未必是正確的。”汪志祥介紹道,中國的蜂膠有來自槐花和楊樹等,巴西的蜂膠則主要來自於桉樹。蜂膠的成分有所不同,中國的蜂膠以黃酮類化合物居多,而巴西的蜂膠這以烯類化合物居多。

上述蜂膠企業負責人向《消費者報道》記者介紹:“之所以有‘巴西蜂膠比較好’的説法是因為上世紀90年代,有實驗從蜂膠中提取出雙類物質。日本作為較早研究蜂膠的國家,其取材多來自巴西。這就形成了人們普遍認為巴西産的蜂膠品質優良的背景,多少有點先入為主的味道。”

蜂膠摻假可私人訂制

除了楊樹膠外,黃酮類化合物這一蜂膠産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活性物質也飽受爭議。高黃酮類化合物是蜂膠産品企業宣傳的一個賣點。

呂澤田介紹稱,根據經驗,蜂膠中的黃酮類化合物一般都低於6%,高於7%都是極少見的。那些宣稱自家産品黃酮類化合物高於7%甚至達到8%的蜂膠産品大多進行了人工添加。

本刊記者在阿里巴巴和慧聰網等B2B平臺上以“蜂膠”為關鍵詞搜索時發現,蜂膠産品的供應地大多聚集在河南省長葛市,也有部分分佈在山東以及江浙一帶。提供蜂膠批發的企業以生物科技類居多。

記者以採購商的身份和蜂膠供應商了解到,蜂膠産品的黃銅量是可以“私人訂制”的。數家企業的銷售人員均告訴記者,可以根據需求設置黃酮含量,再高都行。對方同時也告訴記者,不要高到9%。“這太假了。”

記者進而提出往蜂膠當中混合楊樹膠將收購價再降低點的要求。“黃酮類化合物我們可以添加,但是楊樹膠不行,吃出問題了誰都負不了責任。這是違法的。我們的蜂膠一粒賣到1毛錢左右,那種摻了楊樹膠的能少到一粒幾分錢。”有部分企業直接回絕了。

但也有企業敢於如此做。一家名為“長葛市華林蜂業有限公司”的銷售經理稱,不僅黃酮類化合物可以根據要求來設計,楊樹膠也是可以添加的。對方還表示,他們的産品無論是放在藥店銷售,還是專門的保健品店都是符合要求的,都有檢測報告背書。

對此,對方向本刊記者提供了一份蓋有該公司自己公章的檢測報告。報告顯示,該公司一款名為“提純蜂膠”的産品蜂膠含量達到98.5%,總黃酮含量為18.3%。當記者問道,是否有第三方提供的檢測報告時,對方稱,並沒有最近産品的第三方檢測報告,若是不放心可以郵寄一些樣品,“由你們自己送檢。”

據了解,最新的蜂膠國標不僅增加了蜂膠真假鑒別的方法,對黃酮類化合物也提出了相應的檢測辦法。同時,該標準也對國內主要進口的巴西蜂膠提出了真假鑒別的辦法和品質要求。

前述蜂膠企業負責人向《消費者報道》説道:“蜂膠的有效成分遠不止黃酮類化合物,還有如氨基酸等其他的成分。無法從檢測手段上區分蜂膠産品的好壞。消費者一致認為進口蜂膠好,高黃酮好。國家對於保健食品的宣傳又有嚴格的限制,那真正的好産品該拿什麼做宣傳?”

從實際採訪情況來看,即使在消費者明知蜂膠有摻假的情況下,假蜂膠也有部分市場。有消費者表示:“蜂膠有的時候可以作為禮品,如果關係比較疏遠,礙于情面,又不捨得花大手筆。楊樹膠也是天然的,對人體並無害,也未嘗不可選擇,只是營養價值更低而已。”

“除了政府部門要加強監督之外,企業應該抱團取暖,自律率先垂范才是蜂膠市場的重中之重。”對於劣幣驅逐良幣的蜂膠市場,呂澤田認為,蜂膠行業需要社會共治,國家主管部門需要牽頭,行業協會配合,同時也需要調動社會團體的積極性。


新聞熱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