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時尚 直播 熱圖 科技 快消 小鎮 專題 聯盟

健身行業亂象:推銷員售卡拿提成 無照經營現象頻現

時間:2018-10-15來源 : 中國新聞網作者 : 王陽

“售卡+售課”經營模式曝健身行業弊端

銷售人員未告知退卡限制條件不買私教課程不能使用所有器械

製圖/李曉軍

“不辦一張健身卡,感覺自己似乎脫離了時代。”作為健身房的老顧客,上海市民胡先生每週至少健身3次。

早在2009年10月1日,國務院《全民健身條例》開始實施,並將每年的8月8日定為全民健身日。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逐步提高,健身已慢慢成為一種流行的生活方式,健身房也如雨後春筍般迅速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健身房數量自出現以來一直保持較高的增長,從2010年近3300家增至2017年的5000多家,預計2018年我國健身房數量將達到5800多家,會員人數有望進一步突破1000萬人。

有專家認為,《全民健身條例》出臺滿9年了,但國家層面一直沒有制定配套實施細則。對於健身活動站點和體育俱樂部,條例只是作了原則性的規定。迄今為止,全國僅北京市體育局在十多年前發佈過《北京市健身房安全管理規範》(試行),其他地方的健身房基本上處於無法可依的狀態。“由於法律的缺失,看似繁榮的健身市場卻蘊含了隱憂。很多健身房的經營可謂亂象叢生,健身教練的資格證也是五花八門”。

推銷員售卡拿提成

“小區附近新開了一家健身房,一年只要1600元,太划算了!”廣州白領小美喜滋滋地與同事分享這則好消息。

由於平時工作忙,小美經常不按時吃飯,動不動就暴飲暴食,身材完全走了樣。看著朋友圈一大波秀身材的動態,心裏難免失落。這次,小美痛下決心開始健身之路,並爽快地交錢成了健身房的VIP會員。

“器械智慧、環境優美、課程豐富,可免費體驗三天……”看著健身卡推銷員遞過來的宣傳單,有一種“撿了大便宜”的感覺。然而,小美高興沒幾天,微信群的一條消息打破了她內心的平靜:“健身房的會員們注意啦,1600元的年卡只是初級會員,每天只能下午三點到四點進行鍛鍊,其他時間都不可以。”吃驚之餘,小美撥打電話聯繫健身房,得到的答覆也是一樣。

“為什麼當時付款的時候沒説,合同上也沒有寫,這不是欺騙消費者嗎?”在小美的質問下,銷售員告訴她,想要全天不限時鍛鍊,就必須升級為高級會員,高級會員是3600元一年。

“本來想健身,有個好身體和好心情,這下好了,健身不成還添堵。”跟小美有相同遭遇的,還有一百多名健身愛好者。但是考慮到錢已經付過了,很多會員都選擇不計較,就當買個教訓。

記者從小美處了解到,在辦卡之初,銷售人員並沒有明確告訴她這些限制條件。“當有會員提出要退卡時,銷售人員才提示合同背面有一行小字,寫著退卡要收取30%的違約金,之前壓根沒有注意到。”小美瞬間有種被忽悠的感覺。

記者採訪發現,地鐵口、商場口、小區……但凡人口密集的地方,總是時不時能看見一些健身房推銷員在派發傳單。

“想要把健身卡賣出去,一定要執著。”3年前開始接觸健身行業的小邱是名推銷員,通過這些年和健身行業的親密接觸,他對這一行的各種潛規則已熟稔於心,從最開始的一無所有到現在月收入過萬元,靠的就是賣健身卡。最高峰的時候,他一天説服近百人辦卡。

小邱還透露,有些健身會所會搞虛假宣傳,店內的實際情況並不如宣傳資料上那麼光鮮,很多效果圖片都是從網上找的,通過設計人員進行排版美化,給人一種“高大上”的感覺,進而引誘消費者辦卡。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一家健身會所開業三四十天,銷售額往往可達200萬元到300萬元。如此高的銷售額,功勞全在銷售員身上。對於銷售員來説,基本工資很低,收入基本靠賣卡的提成,所以他們會以高額折扣優惠、誇大宣傳服務品質等為誘餌吸引消費者辦卡,以此拿到高工資。“90%的健身會所都有門禁,會員需要打卡進入,有的還會採取攝像頭拍照的形式驗證持卡人是否是會員本人,防止有人私下外借。這是在保障他們的生財之道,讓更多人辦卡,他們才會賺到更多”。

無照經營現象普遍存在

據了解,傳統健身房在國內已經存在了二三十年,但是經營模式並沒有太大變化。目前,“辦會員卡+私教課”仍是健身房收入的主要來源。記者採訪發現,作為賣課主力,教練的業績直接決定著他們的收入。因此,不少教練變身為“售課者”。

今年3月,羅欣在寧波城區一家健身房辦了一張兩年的健身卡,花了4000多元。

“辦卡後第一天去健身房,教練就熱情地幫我測試了一下身體的各項指標,説我體質太差,要想鍛鍊出效果的話只能買私教課。”羅欣説,一節私教課要交450元,而一般私教都是12節課起售,按照這個收費標準計算,私教課的費用比辦年卡的費用還要高,所以婉言拒絕了。

“我這個月還差4000元的業績,你就幫我完成一下任務唄!”羅欣粗略統計了一下,這位健身教練前後一共10多次向她推銷私教課,最後忍無可忍表示要投訴才得以消停。

然而,當羅欣再次走進健身房,發現健身房很多操課室都被私教佔領,普通會員不能進去。“辦卡時承諾我們所有器械都可以使用,如今卻區別對待,提意見還被諷刺不買私教課。”當羅欣提出退卡時,店家又百般推脫。

不少會員對記者説,“不買私教課,在健身房的待遇明顯差很多,有種受冷落的感覺”。

“健身教練都是以賣健身課為己任,不買課程自然不會搭理你,實際上,部分教練在會員買完課後,態度也會慢慢變差,有時候上課還玩手機,縮短上課時間都是常事。”從事健身行業多年的小胡告訴記者。

今年剛大學畢業的王剛是杭州一家健身房的會員,作為新人,他想通過請私人教練來提高訓練效果,在體驗了幾節私教課之後,他發現私教的教學方式根本不適合自己,甚至好幾次在私教指導訓練時摔倒,手指骨頭疼了好多天。

“當我提出想要退課時,教練竟然説鍛鍊時受傷是常見情況,時間久了,身體也就適應了。”王剛一臉無奈,並開始懷疑教練的真實水準。

對於健身教練,《全民健身條例》將其歸類于社會體育指導人員,分“不以收取報酬為目的”和“以健身指導為職業”兩種。前者實行技術等級制度,後者實行職業資格證書制度。

2017年9月12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佈《國家職業資格目錄》,明確“社會體育指導員”中,只有從事游泳、滑雪、潛水、攀岩4個高危項目工種納入強制持證上崗的準入類;另外的社會體育指導員包括健身教練、健美操、體育舞蹈、馬術、跆拳道等在內的43個工種,納入非強制持證上崗的國家職業資格評價類類別。

上海一家健身房負責人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依據新規,健身教練屬於水準評價類國家職業資格,只是各用人單位在人才錄用和職稱晉級的判定依據,“含金量已大不如從前了”。

記者來到位於北京一家大型超市三樓的健身房,只見大廳擺滿了跑步機、動感單車等健身器械。一些會員在各種器械上練習,幾名穿著灰色運動衫的教練則在旁邊盯著,偶爾上前示範一下。整個健身房面積約3000平方米,用玻璃分隔出瑜伽區、健身器械區、動感單車區、男女賓的沐浴區。有幾個玻璃房前,挂著“非私教會員不得入內”的指示牌。

記者在宣傳欄內看到,這家健身房主營項目有健身操、搏擊操、民族舞、爵士舞、空中瑜伽等20多項。15名健身教練的簡介中,最多的頭銜有9個,最少的也有4個。經現場統計,資質證書多達20多種,可説是五花八門。如健身教練國家職業資格證書、中國健美協會專業健身指導員證書、AASFP亞洲體適能教練證書、普拉提高級教練、EPTC極速瘦身教練資格認證、高級私人體適能教練證書、私人健身教練職業技能培訓證書、運動營養師資格認證、中國健美健身獨立培訓師證書、社會體育指導員證(健身教練)、全能私人教練專家證書、IVT生物康複學認證等。

記者以辦卡為由,要求查看健身房的營業執照。會籍顧問劉鵬聲稱營業執照在公司總部,並加了記者的微信,説掃描後再發給記者。但此後,劉鵬再無消息。

知情人告訴記者,以前開辦健身房,先要到體育部門辦理《體育經營許可證》,然後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營業執照。國家後來將健身教練納入水準評價類國家職業資格後,只有專業技術性強、危險性大及社會影響大的體育項目才去找體育部門。“目前全國的健身市場,只有游泳這個項目受到體育部門的嚴格監管。一般的健身項目,無照經營的現象還比較普遍”。

有專家認為,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及國家體育總局人事司統一頒發的健身教練國家職業資格證書,是國家體育行業健身教練執業唯一官方認可的權威資格證明。國家明確要求,行業協會、學會等社會組織和企事業單位依據市場需要自行開展能力水準評價活動,不得變相開展資格資質許可和認定,證書不得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中華”“國家”“全國”“職業資格”或“人員資格”等字樣和國徽標誌。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私教説,私人教練的從業門檻相當低。在一些培訓機構速成班,往往只需要5到7天的培訓,就能拿到相關資格證書當教練。“在健身房中從事健身教練的人群中,只有42%是來自體育專業畢業生,大部分的人只是經過1到3個月的培訓取得相關職業證書。雖然違規開展健身教練資格資質許可和認定的行為近乎公開化,但監管部門從來就沒有查處過”。

健身房老闆跑路時有發生

每天午飯後繞著公司走兩圈,上海的吳女士就算運動了。但由於常年伏案工作,落下了不少職業病。今年年初,在朋友的勸説下,吳女士走進了健身房。但沒過多久,煩心事就來了。

“在這裡健身的前幾個月感覺還不錯,可自從今年夏天開始,健身房竟然連空調都不開,一股汗臭味令人窒息,向工作人員反映也無濟於事。而且健身結束後沒法洗澡,工作人員説是沒有天然氣。想要去投訴,可不知到什麼地方?”自那以後,吳女士去健身房的積極性嚴重受挫,有時隔一個月才去一兩次。

時間一晃就到了9月,吳女士在送小孩入學的路上,突然發現自己辦卡的健身房變成了一家母嬰店。吳女士進店詢問,母嬰店老闆告訴她,之前健身房的老闆因為欠下了高額房租和水電費,已經跑路了。

記者跟隨吳女士去物業公司處詢問得知,從2017年開始,健身房的李老闆就以資金週轉不開為由拖欠房租。“每次催他,他就交個一兩萬應付,從來沒有交齊過。”物業公司范經理告訴記者,粗略估計,李老闆欠下的房租加上稅收,應該在50萬元左右。

面對健身房老闆的不辭而別,吳女士好久沒有回過神來。

據有關媒體報道,國內60%的健身俱樂部存在不同程度的虧損,個別商家惡意圈錢、跑路的行為,在健身行業時有發生。據不完全統計,北京地區三個月以來有超過20家健身房的老闆跑路。

“1個月前還在搞優惠活動打折辦卡的健身房,20天后突然停業了,只留下了門上的一張通知,可上面寫的聯繫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辦卡的健身房突然關門,讓北京市朝陽區的健身達人楊力有些不知所措,“今年7月份會員之間傳出消息説健身房要倒閉了,當時自己還不信,現在健身房果然出問題了。”

讓楊力感到鬱悶的是,既然不能再繼續健身了,那健身卡如何處理?好在這家健身房是個連鎖店,還有其他的分店。於是楊力和其他會員來到另外一家連鎖的健身房,想要找到負責人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闆不在,公司也早就通知了所有的會員,健身房已經轉讓了。”面對會員們的質問,一名工作人員出來解釋。但會員們紛紛表示,不知道健身房已經轉讓的事。工作人員見狀,只好説之後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只是給不了明確的答覆時間。

這樣的回復,讓楊力心裏咯一下:“健身卡的錢怕是要打水漂了。”

有業內人士分析,目前,健身房越開越多,但生存率都不高,倒閉的原因有二:一是健身房初期投入很大,如果資金準備不充分,容易出現資金鏈斷裂;二是惡性競爭,如果幾家健身房距離很近又沒有足夠的差異化,為了招徠顧客只能打價格戰,最終結果是擾亂市場。

北京律師肖東平分析,“健身房老闆跑路,如果老闆名下有可執行財産,按照規定需經過法院拍賣統一給消費者提供補償。但從過去案例來看,消費者很難通過民事訴訟的方式獲得賠償,因為訴訟成本遠遠高於消費者損失的預付款,最終只能是不了了之”。

(責任編輯:沈曄)

為你推薦

返回首頁 返回欄目首頁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公告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union@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5924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