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時尚 直播 熱圖 科技 快消 小鎮 專題 聯盟

AI醫療有多火:強生也要開始做機器人

時間:2018-09-13來源 : 中國經濟網作者 : 佚名

強生進軍AI領域,正在加速前進。近日,強生醫療創新中心在美國德州醫學中心登場。

據強生內部人士透露,這一創新中心主要負責研發巨頭突破性的醫療設備,以降低外科手術的侵入程度。

該創新中心的負責人是強生醫療副總裁,其也是醫學博士,還曾是名外科醫生。

而這距離強生中國區主席、強生亞太區醫療器材集團主席孟啟明透露出的強生全線進軍AI信號僅相差一週多。

近日,孟啟明接受經濟觀察報採訪時透露,強生已經踏入AI醫療圈,接下來將大幅推動這一領域的發展。

關於在AI方面的佈局,孟啟明稱,強生想要做一個指導外科醫生的手術機器人。

因為,目前市場中能夠找到的機器人只能依照醫生指令做事情,進行模倣,孟啟明認為未來的機器人應該擁有強大的學習能力,它指導外科醫生做更好、更高品質的外科手術。

僅數天后,強生作出了重要佈局。強生人士稱,強生醫療創新中心是強生旗下獨一無二的研發機構,該機構有望在醫療器械設備領域掀起一場革命。

手術機器人理想

事實上,強生踏入AI的第一隻腳,是在2015年12月,谷歌的Verily(原名谷歌生命科學)和強生醫療設備公司Ethicon宣佈成立一個名為Verb Sur-gical的初創公司,該公司的目標是創造一種更為安全、有效的作業系統,以及更加聰明的輔助手術機器人。

孟啟明口中所説的可以指導外科醫生做更高品質手術的機器人將在這個公司誕生。據了解,第一個機器人已經誕生,只是距離強生的理想還有一些差距。

Verb Surgical這一新生公司將擁有強生和谷歌兩大巨頭不同的優勢。強生擁有對先進儀器製造的經驗,同時谷歌在機器學習和圖像處理方面擁有豐富的知識。

在目前的機器人醫療市場上,絕大部分被Intuitive Surgical的達芬奇手術機器人佔領。

達芬奇外科手術系統是一種高級機器人平臺,其設計的理念是通過使用微創的方法,實施複雜的外科手術。FDA已經批准將達芬奇機器人手術系統用於成人和兒童的普通外科、胸外科、泌尿外科、婦産科、頭頸外科以及心臟手術。

達芬奇機器人由三部分組成:外科醫生控制臺、床旁機械臂系統、成像系統。手術器械尖端與外科醫生的雙手同步運動。

當然即便擁有這項技術,手術還是需要人工控制,也就是説手術過程的好壞依然取決於醫生手術的水準。並且達芬奇手術機器人價值超過200萬美元,每年維修費用高達17萬美元。同理,手術費用也將極其昂貴,所以其他醫療機器人公司正在努力研究一種成本低的手術機器人。

與此同時強生、谷歌兩大公司攜手成立的公司立志於手術機器人的研發。強生想要一台成本更小的機器人,谷歌想要一台可以自我驅動的機器人。兩家公司的理念正好彌補現有機器人市場的缺陷。

強生公司全球醫療設備總裁Gary Pruden説,在目前市場上的手術機器人在技術上並不是機器人。現有市場上的機器人只是醫生手和眼睛的延長,並不能自己思考,為醫生提供一些有用的數據。

Verb Surgical的存在是為了使手術機器人這個平臺提升到一個全新的水準,強生對於醫療器械的理解,可以更加完美外科醫生對手術精準度的控制,便於術後患者創傷的癒合,使疤痕最小化;谷歌作為網際網路的巨頭,對於大數據分析方面有很深厚的理解,通過對數據的分析與整理,可以給外科醫生提供對手術有益的資訊。

Gary Pruden表示,如果通過使用先進的機器人技術和資訊技術來改善外科手術的結果,那麼這將使全世界5%的外科醫生的技能達到最高水準。他舉例,比如在上海,上海醫院的護理品質實際上相當好。你去巴西護理品質很好。再往北走40公里在這些地點中的任何一個,都不是很好。Gary Pruden稱,強生的目標是使外科手術民主化,通過給外科手術醫生提供資訊,進而提高護理標準,從而影響結果。Gary Pruden乃至強生高官們認為這將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Scott Huennekens作為Verily(谷歌生命科學)和強生公司 (Johnson & Johnson)的合資企業的領導者,他指出每年大約有600000個機器人大部分是在美國進行的腹腔鏡手術。他説,他希望看到Verb Surgical的系統用於在全球範圍內進行一千萬多個手術。但他認為這是一個漫長的博弈,這個過程可能會持續20年或更長的時間。

他還希望手術能逐漸變得更加自動化,他説強生距離完全自動化的機器人做手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首先,他希望看到自動功能,如先進的縫合和圖像識別。

Huennekens説,這一雄心勃勃的計劃的標價預計將超過三億美元。他強調,有超過200人在這個項目上工作,大約100人在Verb Surgical,另有50人在 Ethicon,另有 50人在Verily。

他認為大眾不把強生視為機器人公司,而是看作外科手術平臺公司,如果人們認為開放手術是1.0手術,微創手術和腹腔鏡手術為手術2.0,機器人手術為3.0,強生高管們真的認為下一個時代是4.0。

什麼是4.0手術?

Verb Surgical稱它為“數字手術”。Huennekens表示試圖將現場成像和可視化與儀器整合在一個系統中,使用演算法來幫助決策。

2017年 1月 26日,Verb Surgical曾宣佈,公司已向其合作夥伴展示了其第一台數字手術原型。數字手術平臺包括了公司五大技術支柱的所有要素:機器人技術、可視化技術、先進的儀器設備、數據分析和連接由Verb Surgical及其合作夥伴開發。據透露,一個原型手術系統將在2020年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強生的合作夥伴谷歌發佈旗下的人形機器人Atlas的視頻中,Atlas被擊倒後還可以自行站起來,已經讓人大吃一驚,但是在本月谷歌發佈關於Atlas的視頻中,Atlas可以連續跳躍,甚至可以後空翻,並且落地十分穩妥。

強生的野心

或許是職業履歷的因素,使得孟啟明對市場的反應非常敏銳。

孟啟明履歷顯示,其于1996年作為銷售代表加入強生在俄羅斯的銷售團隊,此後升任多個重要管理崗位,包括強生俄羅斯醫療器材和診斷業務部門總經理、東歐醫療器材和診斷業務地區總裁、歐洲、中東和非洲區總裁等。目前,孟啟明同時是亞太醫療科技協會主席。

在吳啟明意識裏,人工智慧融入器械、藥物就將成為一個趨勢。

應該説,強生醫療是全球醫療行業中最大且綜合性最強的企業,創始於130多年前。創始之初的夢想是將經過消毒的産品引入到外科手術過程中進行手術輔助。

從其市場規模看,如今強生已經成長為全球最大的醫療公司,業務遍及世界各國。

同時,強生本身也是非常全面且全球化的業務公司,其所涉及的業務主要分佈在三個領域,如消費品,包括常用的嬰兒用品、洗髮水等;其次是醫藥領域,主要生産針對難治疾病的産品,比如針對HIV、癌症的解決方案;第三就是醫療器材,主要是應用在醫院尤其外科手術領域裏的器材。而這是未加入理想的一個業務分佈模式。

或許,隨著指導醫生手術機器人的應用,強生會被標上AI企業的光環。

如果從技術創新看,其離這一步已經不遠。其與 IBM、Google、BenevolentAI等大牌或獨角獸企業合作,大力扶持健康消費品、制藥或醫療器械三大領域的醫療AI産品與應用。

關於強生進軍AI的緣由,孟啟明稱,社會老齡化日益嚴重,如今65歲以上人口的總數超過了過去兩千年65歲以上人口總數的累計額。而現在全社會醫療的供給和需求間有非常大的差距,解決這個差距主要的辦法是靠創新,人工智慧是創新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孟啟明認為,如果在全球範圍統計,醫護人員和醫療專業人士的缺口大概是2000萬,解決這2000萬缺口有兩種方法,一是培養更多的醫護人員和醫療專業人士;另一種方法是靠創新,創新力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人工智慧。人工智慧在這中間可以扮演的角色第一,它可以填補供給和需求之間的差距;第二,它可以在一些重要的診斷和治療決策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甚至某種程度上還可以提升治療的水準。

據了解,未來幾年內,中國65歲以上的人口可能達到3億。中國對於強生來説,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場,僅次於美國。

強生在中國的旅程是從30多年前開始的,迄今為止強生中國已經擁有1萬多名員工。就在今年11月初,強生耗資1.8億美元打造的新工廠——愛惜康新工廠正式奠基。這是強生醫療首次將尖端微創手術及開放性手術器材的生産技術引入中國。

據了解,愛惜康新工廠的投産,在填補強生部分産品線空白外,也將加速強生醫療在高尖端技術方面與AI的融合。

孟啟明稱,強生內部有一句話:強生過去130年是一個成功的偉大的公司,得益於強生是一個美國公司,如果強生要在未來的100年裏成功,必須成為一個中國公司。

機器人博弈

孟啟明稱,在他看來未來的醫療人工智慧將扮演重要角色,目前人工智慧扮演的是器材機械的角色,但接下來它會和器材、藥物進行一個很大的融合,同時器材也會和一些智慧、電子的設備進行深入融合,再進一步會是智慧方案的融合,包括收集分析數據或者為病人以及醫療專業人士提供諮詢。

或許,強生的高管層正是在這樣一種趨勢高度共鳴下,才有了與谷歌的合作。

事實上,在2015年時,強生就與IBM、蘋果、美敦力等大佬合作聯盟,借助IBM 沃森人工智慧系統,為用戶提供個人健康相關的建議。當時就已經有眾多跟蹤健身和日常生活的跟蹤儀器、智慧手機或置入性設備,能産生大量個體數據,強生等公司意在用AI分析數據並給出見解,並創建資訊存儲和共用的大平臺,方便患者和醫生快速訪問。

手術機器人的存在就是為了避免外科醫生長時間手術産生疲憊感,提高手術精準度,便於患者術後創傷恢復。

但是,有些醫生感覺機器人的存在威脅到他們的工作。比如,強生公司設計麻醉機器人Sedasys。Sedasys的角色設計主要是給接受常規手術的病人提供麻醉措施。Sedasys以靜脈注射的方式將處方藥注入血液,通過檢測與鎮靜相關的體徵信號,可以自動調整或停止輸液。

並且,價格低廉,相對於麻醉師每次600-2000美元的要價,Sedasys的使用價格每次在150美元左右。

Sedasy只用在內窺鏡檢查、結腸鏡檢查、上消化道內視鏡等治療中。截至2015年上半年,Sedasys一共在四家醫院中投入臨床應用,或許,機器人被大眾接受乃至整個醫療服務體系接受,還需要一個過程。


(責任編輯:君君)

為你推薦

返回首頁 返回欄目首頁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公告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union@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5924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