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時尚 直播 熱圖 科技 快消 小鎮 專題 聯盟

閉上眼,聽不出這是青年樂團在演奏

時間:2019-08-22來源 : 南方日報作者 : 徐子茗

廣青交的日本巡演現場,精彩演繹贏得在場觀眾的陣陣歡呼。受訪者供圖

廣青交團員們經常出國巡演。受訪者供圖

日前,在東京三得利音樂廳,一曲《梁祝》終了,現場沉寂了幾秒鐘,隨之掌聲如潮。著名小提琴家呂思清三度謝幕。

呂思清曾與國內外樂團合作演奏《梁祝》多達數百次,而這次,與他合作的是平均年齡17歲的廣州青年交響樂團(以下簡稱“廣青交”)團員,其中,年紀最小的11歲,在讀小學五年級。

廣青交是國內首個由職業樂團建立和管理的青年交響樂團,由一群在校學生組成,利用暑期出國巡演,平時訓練還要兼顧學業,然而他們中不少人既是“樂霸”也是“學霸”。他們説,成為音樂家並不是唯一選擇,但音樂能為他們打開更寬廣的未來之路。

小小樂手與大師的對話詮釋古典音樂別有一番味道

中國曲目是廣青交巡演的必選節目。此次日本巡演,由音樂總監景煥執棒,廣青交演繹了《五行》及《天方夜譚》組曲,並與著名小提琴家呂思清共同演奏《梁山伯與祝英臺》小提琴協奏曲。

今年恰逢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問世60週年,在世界各地常演不衰,成為歷久彌新的中國文化符號之一。

小小樂手與大師的對話,對古典音樂的詮釋別有一番味道。

東京三得利音樂廳的觀眾席上,一名高鼻深眼的外國人邁克爾激動地3次起立鼓掌。邁克爾第一次完整聽完現場版《梁祝》,被浪漫樂曲感動的他,聽聞這是中國版《羅密歐與朱麗葉》,當晚就興致勃勃地查閱了相關資料。

東京大學博士、美國坦普爾大學哲學教授,同時也是資深古典樂迷的邁克爾閉上眼睛,欣賞完廣青交的演奏,表示驚訝:“當我閉上眼睛,完全聽不出這是一個青年樂團的演奏,樂團與大師配合得很好,演繹有力量。”

青年樂團的朝氣和熱情,給觀眾帶來極大的感染力,也讓呂思清印象深刻,在這些年輕人身上,他看到了古典音樂的希望和傳承。

一曲尼古拉·裏姆斯基-科薩科夫的《天方夜譚》,充滿神秘的東方色彩,對於指揮和職業樂團的演奏家而言都極具挑戰。而現場廣青交的演繹,尤其是小提琴首席的精湛演奏讓人驚艷。“這部作品演奏難度相當大,能演奏這部作品,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團員們的專業水準。”廣青交榮譽團長、藝術顧問余其鏗説。

團員們在國外奏響中國故事,同時也感受著文化交融,與異國觀眾有互動。7月24日晚在福岡音樂廳,在一片掌聲中,廣青交加演返場歌曲《花會開》。這首日本3·11福島地震後鼓勵民眾“勇敢向前,生活還要繼續”的日本歌曲,讓不少日本觀眾忍不住跟著音樂哼唱起來。小提琴手王婧怡深受觸動:“我們是和日本觀眾合作完成這首曲子,音樂讓我們找到了對話的方式。”演出結束後,日本樂迷兼重先生還特意找到景煥簽名。

集訓經常吹到缺氧想吐排練和學習無縫對接

“這是一個公益性的青少年音樂表演團體,對青少年的管理和藝術培訓與專業交響樂團幾無二致。”余其鏗向記者介紹。

學生們通過層層選拔進入廣青交,免費接受廣州交響樂團導師的專業培訓。廣交各個聲部的首席、副首席、助理首席和演奏員均在廣青交擔任導師,每週定期對團員們進行培訓,大型巡演前,則會進行集訓。“集訓時,吹到缺氧想吐的感覺也時常有”,曾擔任廣青交大管首席的劉孟童回憶。

集訓時,排練和學習無縫對接,説不累不可能,這就非常考驗孩子們的時間分配能力。即將升入高三的于櫻英來自廣州市第十六中學,今年有一次數學考試從120分退到112分,數學老師是班主任,讓她退團。于櫻英頂住壓力,合理分配時間,期末考得也不錯。“走臺的時候,我就抓緊時間復習,並且在排練時,腦子放空了3個小時,學習時反而更專注”。

在王婧怡看來,廣青交的老師們都是以職業樂手的標準要求團員,這也鞭策團員們不斷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課堂上,導師們一一對團員進行專業技能的指導,幫助突破技術瓶頸,課堂外的訓練則全靠自覺。為了不拖團隊後腿,即使周圍同學都在刷題復習,雙簧管樂手梁欣悅每天都堅持花1小時練習,“當每日練習成為一個習慣,就像吃飯睡覺一樣,不覺得這在佔用學習時間”。

對技術的處理是一方面,對樂曲的理解和詮釋則更顯功力。音符背後豐富的情感與故事,經導師們妙語啟發,學生們對音樂有了更廣闊的認識。

國內外演出超百場向同齡人推廣普及交響樂

“喜歡這裡的老師,他們上課很有趣,還能跟一群小夥伴去很多地方巡演。”小提琴手龍穎菲是廣州市第六中學的學生,小時候在家人催促下才會練琴,本來初中就想放棄,自初二來到廣青交,慢慢愛上了小提琴,現在家人不讓她練,她還不樂意。

交響樂是一門集體藝術,樂隊裏的每一個人都需要聆聽別人的演奏,靠協同合作來完成一部音樂作品。余其鏗認為,這樣的培訓經歷對於塑造學生的品格大有益處,將影響他們的一生。

梁欣悅所在的木管聲部,培訓主要分兩部分,在小聲部排練時,她能獲得個人技術的指導;而在大聲部排練,則要鍛鍊與其他聲部的合作能力,比如音準、音色的協調。

在廣青交的近4年,龍穎菲則慢慢有了合作意識。“我本來比較內向,在這裡待久了,不再封閉自己,學會了打開內心,與其他樂手交流。”她説道。

在廣州,小雲雀交響樂團等學生樂團也頗有名氣。梁欣悅在加入廣青交之前,就是“小雲雀”的成員。而在樂團的學習經歷,讓她感受頗深的一點是,“體會到一種浸入音樂中成長的快樂”。

“大家一起享受音樂,還有與音樂界大師接觸合作的機會,這種創新的教育模式很好”,劉孟童今年考上了上海音樂學院,將繼續自己的音樂道路。

2015年9月,廣青交建立了自己的“音樂季”,成為中國首個擁有“音樂季”的非職業青年交響樂團。建團以來,已在國內外演出100多場,其中大部分是面向中小學生的公益性免費音樂會,以同齡人向同齡人推廣普及交響樂的演出形式,受到學校師生的熱烈歡迎。

不為成名成家玩音樂才是他們的追求

出國巡演對於廣青交的團員們來説並不陌生。

自2015年起,廣青交已在德國、澳大利亞、法國、義大利等地舉行多場音樂會。正如廣州交響樂團團長陳擎所言,成立近十年來,廣青交已經成長為中國優秀的青年交響樂團,是廣州的文化名片,肩負著向世界展示廣州青年人風貌的責任。

採訪中,“玩音樂”是受訪學生提及頻率頗高的一個詞。

廣青交培訓部老師何楠告訴記者,廣青交團員大多數是“學霸”。如果文化課學習跟不上,廣青交音樂總監景煥會要求學生退團,“等你有時間和精力的時候再來廣青交。”用業餘時間培養有專業水準的交響樂手,讓廣青交團員全面發展,是廣青交老師們的理念。

在廣青交的培訓經歷,對很多學生來説,是潤物細無聲的影響。于櫻英在打擊樂聲部,演出前要準備很多樂器,每次排練都會提前半小時到達。“凡事預則立,這種良好的習慣也促進了我的學習。”7月18日,她請班主任看了廣青交音樂季閉幕音樂會的演出,“班主任不再讓我退團了,還問我是怎麼做到的。”

王婧怡是香港中文大學生物醫學專業的學生,每週末仍然堅持花三四個小時,從香港返回廣州參與廣青交的排練。當初高考填志願時,出於對廣青交的依戀,她選擇了離廣州很近的香港。“我喜歡科研,也喜歡音樂,與廣青交的老師和同學一起玩音樂,是我的快樂源泉。”

廣青交“不為培養音樂家,為社會培養新型人才”的宗旨,讓每一名團員不僅懂得交響音樂藝術,更要成長為具有高尚精神品格和美好心靈的年輕一代。

(責任編輯:沈曄)
返回首頁 返回欄目首頁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公告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union@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5631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