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時尚 直播 熱圖 科技 快消 小鎮 專題 聯盟

“向未來出發——我與改革開放的廣州故事”系列之三:廣州的文化之光

時間:2018-09-11來源 : 中國網作者 : 侯翔宇

改革開放四十年,廣州發展幾經變革,經濟、商貿等領域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作為一座有著獨特而深厚文化底蘊的城市,廣州在文化領域依然獨樹一幟。“向未來出發——我與改革開放的廣州故事會”系列專題報道第三期的文化之光專題,將圍繞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故事,展現社會變遷、時代進步。

在時代洪流中,廣州文化始終保有最初的光輝,這其中除了有市民的合力,離不開職業文化人的堅守。其中有將廣州交響樂團打造為城市名片的樂團領袖;在傳統劇目上銳意創新,讓大學生也迷上看戲的粵劇大師;在興衰起落中堅守初心56年的廣彩工匠;還有畫木棉成癡的廣州畫家。讓我們走近他們,聆聽他們口中如何講述正宗的“廣州文化范兒”。

廣州交響樂團前團長余其鏗:樂團要紮根于城市

余其鏗(廣東省文化廳副廳長、省音樂家協會副主席、廣州交響樂團團長)

“衡量樂團價值,就要看它能否真正與所在城市建立聯繫。”多年來余其鏗一直深信這句話,並且身體力行地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廣州交響樂團”成立於1957年,是國內的老牌樂團。1977年重新起步的幾年,受到了流行音樂市場的衝擊,樂團基本上處在吃飯糊口的狀態。

1996年,余其鏗通過廣州交響樂團內部投票選舉,成為了團長。1997年樂團進行體制改革,聘請香港著名指揮家葉詩擔任樂團首席指揮,並且進行“拉幕考試”,實行“考核聘用制”。

“拉幕考試”其優勝劣汰的結果不是“換血”、而是“換位”——保留了樂團95%的人員,只是不再“論資排輩”,根據考核結果重新調整了演奏席位的先後。“就像廣東的老火湯,無論湯料貴賤,只要火候到,湯的味道自然會越煲越好”。事實證明,這個舉措調動起全團的工作積極性,一批年輕有為的演奏員脫穎而出。

1998年開始,廣州交響樂團連續三年獲邀赴京參加“北京國際音樂節”,首年演出義大利歌劇《波希米亞人》,在京城獲得一片喝彩,被譽為“音樂節上的一匹黑馬”。而後兩年演出的法國歌劇《卡門》和《少年維特的煩惱》。更是獲得國際著名的音樂大師潘德列斯基的讚賞:“這是我聽到的中國樂團最好的聲音。”

不過在余其鏗看來,衡量樂團的價值還是看樂團能不能真正紮根于城市。為了讓樂團更主動地擁抱大眾,2006年開始廣州交響樂團每年都會在星海音樂廳舉辦10場面對大學生的免費普及音樂會。此外還有普及性質的“音樂下午茶”,每個禮拜天的下午3點至5點,起初的票價只有50塊錢,每年有8-10場,至今也有9年了。“反響最好的是下午茶,有聽眾會一次性預購全年場次。

2012年5月,廣州交響樂團聯合廣州市教育局共建廣州青年交響樂團,目的是為了從小將音樂融入孩子們的思想,並在演奏中感悟團隊的意義。而不一定成為演奏手。“在城市人的發展上,樂團正在做應有的努力。讓樂隊和足球隊一樣,成為城市的驕傲,也成為廣州的文創名片。”余其鏗説,

廣彩非遺傳承人許恩福:堅守廣彩56年

許恩福(廣東省陶瓷藝術大師、廣州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與他女兒

廣彩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項目,廣彩工藝美術大師許恩福從事廣彩工藝美術已經56年了,他經歷了廣彩行業興衰起落復蘇的50多年曆史。許恩福回憶,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廣彩瓷出口是以低廉的價格爭取市場份額,或與東歐國家換貨的形式出口創匯。出口産品以傳統廣彩日用瓷産品為主,花樣樣式是普通的常規圖案裝飾。月銷量價值只有六萬元左右。

同時月産量卻達到一、二個30尺貨櫃,每個貨櫃約一萬多件套瓷器。過去的廣彩從業人員,文化程度相當低,只有師徒傳承的技藝,而沒有理論實踐的基礎。廣彩工人工資低,生産産值低,出口産品價格低,是標誌性的三低企業。

1976年,廣彩廠搬遷到芳村大道,擴大了工廠廠房規模,工人發展到近千人,增加了工廠生産人員的數量,開展了新的技術革新,廣彩由全手工改變為半機械化的生産,生産産量大幅度提高,在出口價格上進行了全面的調整。

新工廠地面面積3000多平方米,廠房面積4000多平方米,有專供廣彩工人上下班的六條路線汽車。出口創匯也大幅提高。

而在這四十年時間裏,廣彩與其他工藝美術一樣,不斷地對自身進行改變。在設計製作廣彩工藝美術的過程中,許恩福和同事們進行了一種新的嘗試,設計適合收藏界所喜愛的廣彩風格特色,又有新的內容作品,設計本地特色風情的題材風景畫,吉祥如意內容題材畫作,百花齊放,爭芳鬥艷。

2010年,許恩福在廣州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設立廣彩方向的研究生教育,他的女兒許珺茹成了他的研究生。如今父女倆都是廣彩代表性傳承人,在廣彩的道路繼續前進,創造新的廣彩發展路程。

粵劇大師倪惠英:創新粵劇文化是這代人的使命

倪惠英

從藝48年、主演了80多部原創與傳統劇目、國內演出超過5000場,出訪五大洲、行走世界10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文化交流演出近600場、發行了近70張戲曲音像......這一串成績放在任何藝人身上都足夠耀眼,這是省粵劇團老戲骨、粵劇非遺傳承人倪惠英交出的成績單。

倪惠英從小在廣州西關長大,從小耳濡目染,對粵劇藝術的喜愛潛滋暗長。和長輩看大戲是她童年記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那時西關是眾多粵劇藝人聚居地,也是最具廣州風情的老城區。“那時候還有不少白天戲,在文化公園,在紅星露天劇場。”

而倪惠英與粵劇結緣,還是8歲那年,廣東省排演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她有幸被選中參演。“第一次登上中山紀念堂的舞臺,滿眼都五彩繽紛的琉璃瓦,雕刻精美的滿洲窗,寬闊明亮的殿堂”倪惠英回憶,“從事粵劇的願望從那時紮根。”1970年,14歲的她進入廣東省粵劇團成為學員。

倪惠英很快便迎來了成名作《紅色娘子軍》。“那時候每逢下鄉演出,村民打著火把、撐著小艇從十里八鄉趕來看演出,一場演出能有上萬觀眾。”

不過隨著開放不斷深入,外來文化的涌入演藝市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粵劇團一年演出只有十幾場,與原先的幾十場相比相形見絀。

為了開闢新觀眾群,2002年倪惠英創作《花月影》,讓年輕人和白領一下就喜歡上了這部新粵劇,800多篇來自大學生的觀後感如雪花般飛來。隨後倪惠英連續推出改編自莎士比亞《威尼斯商人》的粵劇《豪門千金》、反映廣州大革命時期的《三家巷》等一批精品力作。

“戲劇有很深刻的人文情懷和思想,嵌套了人物命運和社會命運,通過藝術思考來到大家身邊。”倪惠英説,“傳統的劇目要好好保護,但不同的時代也應該有屬於自己的粵劇。”

嶺南畫家陳永鏘:熱愛鄉土的木棉畫師

陳永鏘(嶺南知名畫家)

陳永鏘是廣東南海西樵人,1948年生於廣州,20歲的時候和父母一起回家務農。1978年剛好30歲,參加當年的高考, 1981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國畫係研究生班,獲文學碩士學位。這成為了他人生的轉捩點。

如今陳永鏘已經嶺南知名的畫家。1985年以來,他是分別在國內外舉辦七十多次個人畫展,目前出版的個人專集有二十九本,文集四本,詩集二本。

正是因為自己務農的經歷,陳永鏘與農民、土地有著深厚的感情,他最為人熟知的是畫木棉,而在他眼中木棉是一種象徵,是“為人正直,君子之風”的象徵。

陳永鏘坦言,為社會服務的過程中,他進而懂得了許多繪畫教不了的道理,比如團隊精神,集體力量,還有思考問題的方式。“沒有改革開放,我就沒有這樣的機會。”

“嶺南畫派代表是一種精神,包含著開放,相容,務實創新的思想。”陳永鏘説,“嶺南畫派的創始人是救國于危亡的仁人志士,思考如何用繪畫振興民族精神,才是嶺南畫派藝術家的本質。”

摒棄“罐頭樂”締造純正國風仙俠

麥振鴻(香港音樂創作人,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特邀客席講師,入圍第三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相信每個看過仙俠影視劇的人,都對劇中悠揚的國風音樂印象深刻,而這些音樂大多出自麥振鴻之手。麥振鴻,被稱作仙俠樂之父。

麥振鴻是中國香港人,回憶起與內地影視的緣分,麥振鴻認為正是開放包容給了他更多的機會。1997年,面對影視配樂圈恪守成規的創作模式,剛入行三年的麥振鴻不禁思考,是否應該走出去,在音樂創作上接觸香港以外的機會。

從2005年的《仙劍奇俠傳》開始,麥振鴻的配樂掀起了一波波仙俠樂浪潮。此外,麥振鴻還投入了原創電影音樂的教育工作,為“香港電影專業培訓計劃”擔任講師,而在參加廣州白雲時尚音樂節時,麥振鴻把音樂節變成了廣州音樂人的交流聚會,即興創作音樂,面對面交流音樂藝術,鼓動更多年輕音樂人感受原創音樂。2011年麥振鴻更是專門在廣州、深圳設立了培訓課程,有策略地在內地發掘具音樂創作潛質的青年人。(穗外宣

(責任編輯:沈曄)

為你推薦

返回首頁 返回欄目首頁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公告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union@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5924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