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手機版|桌面下載|郵箱登陸|論壇註冊|站點導航定制
 

攻克青藏高原世界級勘探難題 助推千萬噸規模油氣田建設

發佈時間: 2018-04-16 10:43:00   |  來源: 中國網   |   吉海堅 張敏   |  責任編輯: 沈曄

 

青海油田位於青藏高原北部,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地質情況最複雜,地表條件最艱苦,工程技術保障最困難,油氣儲存條件最特殊的高原油田,油氣勘探堪稱世界級難題。

青海油田千余名科技工作者歷經10個寒暑,突破地質認識禁區,攻克高原鹹化湖盆4項油氣地質勘探理論技術,創國際領先水準,開拓了八大重點勘探領域,夯實了青海油田在“十三五”期間建成千萬噸規模高原油氣田的資源根基,提升了高原油田在中國石油西部重要能源戰略接替區的地位。

1954年,柴達木盆地開始油氣勘探。上世紀50--70年代,先後發現了冷湖、尕斯、澀北等一批油氣田,建成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油氣生産基地。之後30年勘探持續低迷,收效甚微。2007年,中國石油站在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角度,設立柴達木盆地關鍵技術重大專項,針對鹹化湖低豐度烴源岩能否規模成烴、盆地腹部是否發育規模儲層、強烈改造區能否規模成藏、複雜山地如何獲取地震精確成像等世界級難題和瓶頸技術,組成千余人産學研團隊歷經10年艱苦攻關,油氣地質理論和勘探技術取得重大突破,油氣勘探獲得重大發現,實現了柴達木盆地油氣勘探從冷點變熱點、難點變亮點和重點的巨大轉變,創造了柴達木盆地油氣勘探的歷史性突破。

壓裂車開往現場


大型壓裂現場


青藏高原鹹化湖盆油氣地質勘探理論技術創新與重大突破取得了4個方面的創新成果:創新鹹化湖盆“多成因類型多峰式”生烴模式,突破低豐度有機質難於規模生烴的傳統認識,豐富和完善了陸相生烴理論,油氣資源量從46.5億噸增加到70.3億噸;創新鹹化湖盆細粒岩和碳酸鹽岩成儲機制,拓展了有效勘探面積1.2萬平方千米,勘探領域從局部拓展到整個盆地;創新高原鹹化湖盆四大不同類型的油氣成藏模式,指導了五個億噸級整裝大油氣田的突破,創造了柴達木盆地油氣勘探的再次輝煌,成為複雜構造區高效勘探的成功典範;創新高原複雜山地高密度三維地震勘探技術,實現了精確地震成像,為“地震勘探禁區”油氣獲得重大突破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引領了複雜三地地震技術的發展。迄今,該理論成果顯示出巨大的潛力,已指導青海油田連續發現5個億噸級油氣田,新增探明油氣儲量4.6億噸。油氣産量從419萬噸上升至738萬噸。

科研人員在進行技術交流

 該成果于2018年1月9日由9位院士及5位國內知名教授組成的委員會在北京通過鑒定。專家評委認為:青藏高原鹹化湖盆油氣地質勘探理論技術創新與重大突破成為強烈構造改造區高效勘探的典範,成果達到國際領先水準。

中科院院士戴金星評價説:柴達木是世界上最艱苦、最複雜的盆地之一。四個創新,以及探明4.6億噸儲量,19億噸三級儲量,成績非常突出。

中科院院士賈承造評價説:柴達木盆地是我國石油地質條件最特殊、受喜山運動影響最大最複雜的盆地,建國曾掀起了兩個高潮,現在的第三個高潮遠遠超過前兩個,應該是全盆地真正歷史性的突破,不管從勘探史、發現史,還是石油地質學、油氣成藏理論各方面都帶來了新的東西;柴達木盆地山地地震難度很大,坡度比庫車盆地還要大,高原複雜山地高密度三維地震勘探技術是地震勘探史上成功的典範。

楊華、杜金虎教授鑒定認為:青藏高原鹹化湖盆油氣地質勘探理論技術創新與重大突破成果非常震撼、意義非常重大。兩個關鍵詞“高原”和“鹹化”都是世界級的難題,取得了重大理論技術創新和應用成效,不管是對青海整體的發展,還是中國陸上盆地,都起到了很好地示範作用,整體上達到了國際領先水準。

青海油田是青藏地區唯一的油氣規模生産基地,油氣重大發現和産量快速增長對滿足和保障甘青藏地區的能源需求,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國防、邊疆建設具有特殊的戰略意義。

同時,天然氣産量的提升和儲量的新發現,改善了青、藏、甘、寧等地區的燃料結構,使1000多萬居民受益,提高了生活品質。尤其是天然氣清潔能源為保護青海三江源、祁連山生態環境以及拉薩周邊青山綠水做出了積極貢獻。

據悉,青藏高原鹹化湖盆油氣地質勘探理論技術創新與重大突破成果獲發明專利31件,軟體著作權7項,出版專著12部、發表科技論文677篇(SCI/EI147篇),獲省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10項、中國十大找礦成果獎1項;連續7年獲中石油勘探重大發現成果一等獎。 (吉海堅  張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