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扶貧兩載催生巨變 貴州大方八萬人喜脫貧

發佈時間: 2017-12-05 15:01:35 |來源:中國網 | 作者:魯一平 |責任編輯: 孟君君

 

[摘要]畢節七縣三區至今有貧困人口92.43萬,貧困率達10%。一組數據更加直觀:根據2016年底的數據統計,全國每50個貧困人口中有1個來自畢節,貴州每4個貧困人口中有一個來自畢節。

“全國扶貧看貴州,貴州扶貧看畢節。”

此言不虛。畢節七縣三區至今有貧困人口92.43萬,貧困率達10%。一組數據更加直觀:根據2016年底的數據統計,全國每50個貧困人口中有1個來自畢節,貴州每4個貧困人口中有一個來自畢節。

但2015年,一家叫恒大的企業的到來,使得畢節最大的貧困縣—大方縣的18萬貧困人口的命運被改寫。

2015年12月19日,恒大集團與大方縣人民政府正式簽訂精準扶貧協議。恒大拿出的扶貧方案是:三年內投入扶貧資金30億元,通過産業扶貧、易地搬遷扶貧、吸納就業扶貧、發展教育扶貧、貧困家庭創業扶貧和特困群體生活保障扶貧六大扶貧措施,幫助大方縣到2018年底實現18萬貧困人口全部穩定脫貧。

兩年過去,大方縣的變化天翻地覆。

截至2017年11月,恒大在大方縣已完成476個産業基地的開工建設,453個投入使用;包括50個恒大新村在內的51個搬遷安置區建成交付,安置3500戶1.4萬人;建成26所學校,包括小學、幼兒園、完全中學和職業技術學院;培訓1.77萬人,吸納就業1.473萬人。

今年5月3日,恒大宣佈將綜合扶貧範圍從大方縣擴展到畢節市全部七縣三區。計劃在原30億元以外再投入80億元資金,幫助畢節在2020年底之前實現92.43萬貧困人口全部穩定脫貧。

生活變化天翻地覆

56歲的六龍鎮頭塘村村民陳生貴清晰記得,今年6月24日,全家搬進恒大三十三村時,站在新居門前迎接他們的不是別人,而是周純,恒大駐六龍鎮的五名扶貧隊員之一。

三十三村是恒大針對大方縣六龍鎮頭塘村貧困戶建設的易地搬遷扶貧安置區,但只是50個恒大新村的其中一個。

白墻青瓦,一排排結合民族風情和現代風格的居民樓沿幹道整齊分佈。這50個恒大新村分佈在大方縣內不同地區。每一個都配備了園林景觀、健身設施和産業基地。當然,在每一戶居室內,都配置了簡易傢具、家電和簡單裝飾。

“我(原來的)家就在那座山後面的半山腰上。”手指著遠方雲霧繚繞的山影,陳生貴告訴時代週報記者。11月25日,是陳生貴一家人從深山老林遷出的第151天。在此之前,他一家人在深山裏面已經住了幾十年,因為馬路不通,幾年進縣城一次。

告別了家裏的一畝三分玉米地,陳生貴一點也不覺得可惜。因為他現在的收入是以前的六倍。“在家種包谷,一年到頭只存得下2000塊,現在兩個月就能掙夠以前的一年。”

陳生貴扳著手指算:他和老伴去旁邊的配套産業基地也就是蔬菜大棚裏幫工,每人每天有70元勞務收入,當天結算。此外,得空的時候,他還可以去山裏割茅草,按重量送到附近的肉牛養殖場。因為老伴腿腳不好,在恒大駐村扶貧隊員的幫助下,他還開了一家小便利店。

以上這些,都還只是他們家收入的一部分。旁邊的蔬菜大棚不屬於別人,正是恒大建好投用以後確權給搬遷貧困戶。陳生貴把記者帶進自家的蔬菜大棚,每一個大棚都標有序號,並註明戶主、品種、規模。儘管11月這裡的氣溫已直逼0℃,但大棚內的番茄不受影響,成群結隊的果色已泛紅。

“以前做夢都想搬出來,但實在太難了,掙的錢只能勉強養家糊口,哪還能想別的。”陳生貴的妻子李思敏對曾經窮困的生活還記憶猶新。但現在,她環顧新居笑得合不攏嘴。至於年底目標,陳生貴的計劃是攢上5000元。

和陳生貴不同的是,龍國權6月從20多公里以外搬遷到奢香古鎮,也是除恒大新村以外的唯一一個縣城的易地搬遷安置點。恒大集團為奢香古鎮援建了配套商業街,由專業團隊運營管理,搬遷戶每年都能夠參與分紅,龍國權還通過參加恒大組織的就業培訓,在縣城煙草公司找了一份煙草種植技術推廣員的工作,月薪3000元。考慮到工作時間比較寬裕,他正準備再打一份工。

因為恒大的到來,和陳生貴、龍國權的命運一樣被改變的,是2萬多大方縣貧困戶。他們不僅得以搬出深山老林,也實現了安居樂業。

抓住産業扶貧的牛鼻子

恒大援建的東關蔬菜育苗中心裏,林柳正在自動播種機前認真地查漏補缺:她一手捧著蔬菜種子,一手往自動播種機疏漏的卡槽裏放花菜種子。這個佔地面積80畝的育苗中心全部採用流水線一體化管理。借助自動播種機,只需要5人就可以完成播種的全部工作。分佈在大方縣的10223棟蔬菜大棚菜苗全部來自育苗中心。

通過全方位細緻的産業實地調研,恒大調研組了解到大方縣當地居民有種植蔬菜的傳統,且受氣候條件影響,蔬菜品質較高。因此決定通過建立“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基地”的幫扶模式,幫助當地發展蔬菜産業。

包括地利集團在內的21家蔬菜上下游龍頭企業,被恒大引進到大方縣。並配備建設蔬菜集散中心,借助“網際網路+”的手段,根據市場需求直到育苗中心生産。蔬菜成熟後,由集散中心到田間地頭向合作社現場收購,然後集中洗、揀、分,把綠色蔬菜供給到重慶、貴陽等全國各地。

通過這種“産供銷”一體化的蔬菜産業精準扶貧模式,解決了農戶“不知道種什麼、不知道種多少、不知道怎麼種、不知道賣給誰”的根本性問題。

根據周純提供的資訊,由恒大無償援建的蔬菜大棚每個造價在2萬元左右,一個季度的番茄産量為6000斤左右,一年可以種植四個季度。以此計算,蔬菜大棚的年凈收入可達兩萬元。

“遠看像是狗,近看卻是牛!”30多年前,雲南省一名農牧專家到大方縣開展交流工作時,曾戲稱當地小黃牛為“狗牛”。

儘管大方縣歷來有黃牛養殖的傳統,但當地的黃牛品種矮小,且養殖方法傳統粗放,一直以來産量不高。

針對現狀,恒大大方扶貧管理公司與大方縣政府達成共識,計劃用三年時間完成10萬頭肉牛改良,將大方縣打造成全西南乃至全國最大的安格斯優質肉牛大縣。同樣是通過引入龍頭企業的方式,中禾恒瑞等12家畜牧上下游企業被引進大方,建立母牛供應、技能培訓、飼養、收購、加工、銷售等産業化體系。

目前,恒大已調入優質基礎母牛8509頭,從國外引進純種安格斯種牛1萬頭,從加拿大引進世界領先的安格斯、西門塔爾種牛凍精18萬支,已改良當地土牛1.8萬頭。肉牛基地幫扶的貧困戶,戶均飼養肉牛三頭,年每人平均純收入超過4000元。

留守兒童的上學夢

就讀大方四中七年級的中學生吳夢謹最近得知一個消息,她的好朋友陳瑤的父母終於要回家了,並決定不再去浙江打工。陳瑤也終於結束了留守兒童的生活。

原來,陳瑤的父母也是恒大幫扶的貧困戶之一。他們家不僅分到了恒大新村的一套新居,還確權獲得兩個蔬菜大棚的所有權。同時,恒大配套援建的學校也正式投入使用,陳瑤將就近回到老家的新學校就讀。儘管吳夢謹會為好朋友的轉學而感到不捨,但更多是為朋友感到高興。

類似的問題在深處烏蒙山集中連片特困區的畢節很突出。2015年12月,恒大集團扶貧辦通過對大方縣建檔立卡貧困戶大數據分析發現,大方縣農村貧困戶家庭的留守兒童、孤兒和困境兒童共有4993名。

“我想告訴爸爸媽媽,我現在生活得很好,我很想他們。”今年五歲的焦兵是大方縣鼎新鄉白族人。兩年前父母因車禍雙雙離世,留下焦兵和4個哥哥姐姐由大伯代為撫養。他每天的娛樂活動,就是一個人在屋後的玉米地裏奔跑。

包括焦兵在內的4993名貧困兒童,就以這樣的印象進入了恒大扶貧隊員的視野,並很快被納入恒大集團結對幫扶範圍。通過恒大集團員工“一助一”結對幫扶,焦兵每隔一段時間就能收到學習用品和生活用品。入住大方縣恒大兒童福利院以後,焦兵被就近安排在附近的古鎮一幼入讀,旁邊古色古香的奢香古鎮成了他最愛去的地方。

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目前恒大已建成11所小學、13所幼兒園、1所完全中學和一所職業技術學院,並已全部投入使用。

硬體的問題解決了,接著就在教育的軟性資源上下功夫。通過與清華大學合作,恒大民族中學的學生可以和北大附中共用教學資源庫,並已幫助培訓550名教師及管理幹部。為獎教獎學,恒大還設立了恒大大方教育獎勵基金。目前已獎勵資助400名偏遠山區優秀教師、600名貧困家庭優秀學生。

不怕恒大走了

今年5月3日,恒大宣佈將綜合扶貧範圍從大方縣擴展到畢節市七縣三區。計劃在原30億元以外再投入80億元資金,幫助畢節在2020年底之前實現92.43萬貧困人口全部穩定脫貧。

同時,按照計劃,在2018年底完成共175個成片區整村推進精準扶貧、幫助大方縣摘掉貧困縣的“帽子”後,恒大也將完成幫扶的使命。

很多人開始關心,將來恒大走了怎麼辦?

對於這個問題,恒大早就考慮過了。

通過“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基地”的幫扶模式,恒大集團因地制宜發展蔬菜、肉牛、中藥材、經果林等農牧業産業基地,引進、培育龍頭企業,形成産業化經營,幫助5萬戶、13萬名貧困人口穩定脫貧。

“恒大與當地政府一道,運用市場手段把分散的土地適度流轉,集中連片建設産業基地;把一家一戶的農民組織起來,組建合作社進行合作勞動;同時引進上下游龍頭企業,根據市場需求指導合作社進行生産。恒大負責項目與配套設施建設並引進上下游龍頭企業,運用市場手段把産業化各個環節緊密銜接,恒大主要起牽線搭橋和各方銜接的作用,不參與後續生産鏈的運營環節。以此可以確保,恒大走了以後,這個機制依然是完整的,可以繼續運營下去。”恒大扶貧隊員王長玉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儘管如此,恒大扶貧隊員在大方仍然負責了很大部分工作。恒大扶貧辦公室副主任阮士恩表示,目前恒大承擔的所有協調管理工作將最終移交給地方政府,後者將成立專門平臺來負責這部分工作。

以大棚壞了舉例,以前是恒大聯繫企業過來幫忙,恒大走了以後呢?阮士恩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未來主要通過農業服務公司來填補服務空缺。

通過與當地政府商議,目前恒大在畢節市每個縣區都成立了一家農業服務公司,由當地政府和恒大各佔60%和40%的股份。主要負責農業設施的維修維護和運營管理。“前期政府組織一支精幹的隊伍來和恒大一起幹。等地方政府全部上手了以後恒大就從中退出,40%股份也會全部無償捐給當地政府。”阮士恩説道。

精準扶貧是系統工程,不僅是投入充足資金和一支精幹的隊伍,最重要是找到具體落實的方法。形成成熟的長效機制更非易事。恒大集團結對幫扶大方縣,尤其在産業幫扶方面,用一年半時間建立機制,再用一年半時間鞏固。

“現在大棚已全部種上蔬菜,到明年四五月份,常態化機制已經相對成熟。”阮士恩的神情,仿佛他也成了種地人。(記者魯一平發自貴州畢節)


新聞熱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