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時尚 直播 熱圖 科技 快消 小鎮 專題 聯盟

健身培訓業調查:燃你的卡路裏還是燒你的錢袋子

時間:2019-01-11來源 : 新華每日電訊作者 : 朱翃等

作為“消費升級”的標誌性板塊,近年來健身培訓産業借助政策利好以及人們對健康身心和體育技能需求的不斷增長而快速發展。新華社體育産業調研組在近來的採訪中感受到,健身培訓業是最有活力的一個板塊。

但健身培訓業同樣存在魚龍混雜的情況:一些健身培訓企業對服務品質把關不嚴,導致傷害事故多發,客戶隱私洩露;一些企業求快求大、盲目擴張,導致資金鏈斷裂而難以為繼。“健身房老闆三年跑路”“場租成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等現象不斷出現,給行業整體發展、市場投資者和消費者的信心都帶來衝擊。經濟環境、服務品質、青年群體和財務健康,成為影響健身培訓業穩步發展的四大關鍵因素。

資料圖:健身房。<a target='_blank' href='http://big5.china.com.cn/gate/big5/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記者廖攀攝(圖文無關)

資料圖:健身房。中新社記者廖攀攝(圖文無關)

健身培訓廣被看好

發展規範亟待完善

從全民健身日的設立到國務院“46號文”(《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産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的發佈,體育鍛鍊與日常健身成為人們的生活習慣之一。我國經常參加體育鍛鍊的人數不斷上升,龐大的健身人群為體育健身培訓行業帶來了巨大的發展機遇。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到2020年,國內體育消費總規模將達到1.5萬億元人民幣,經常參加體育鍛鍊的人數達到4.35億,健身培訓業的前景被業內和市場廣泛看好。

健身培訓業受大眾歡迎的另一個客觀因素在於,我國國民日均休閒時間約為2.5小時,不足發達國家一半。休閒時間的缺乏意味著選擇運動種類的餘地偏少,而球類運動對於場地、時間和同伴的要求苛刻,健身房“隨到隨練”的運動模式更適合目前城市緊湊的生活節奏。此外,目前大中型健身房基本都能滿足跑步、游泳、器械、搏擊等類型的健身方式,可謂實現了“一站式”服務。相比于體育健身更多服務於成年人,我國體育培訓的主要對象則是青少年群體。

業內人士認為,未來五到十年,我國健身市場有著三五倍不等的增長空間。青鳥體育董事長卞光明在接受採訪時就表示:“第一,健身培訓産業的服務品質在提升,客戶的滿意度也在提升,帶動了産業發展;第二,全社會越來越認可體育運動對青少年成長整體的促進作用,家庭為孩子投入的體育健身培訓支出在不斷增長;第三,80後、90後健身人數增長較快,表明青年群體的健身需求和比例在大幅增加。因此我們高度看好這個産業,營收上漲的財報也有印證,這一産業非常有前途。”

但前途光明並不等同道路平坦。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困難主要來源於內部和外部兩個方面。內部問題主要包括經營管理不善、服務品質不佳等,外部問題則主要指經濟環境,包括不穩定的場租、專業教練和管理人才缺乏以及較高的人力成本和稅負成本。

我國健身培訓業的發展仍處於起步階段,進入門檻較低、行業規範不細、服務品質不佳等現狀成為健身行業在快速發展中的隱患。一些健身企業一味貪求市場佔有率而採取“攤大餅”式發展,往往在遭遇資金問題後只能黯然倒閉,留下員工和客戶投訴、索賠的一地雞毛。

“從行業進入到日常運營,從健身服務到投訴理賠,總體來説健身培訓業的規範相對模糊。僅就健身教練這一環節而言,就存在著從專業資質到服務穩定性等種種問題。規範不清,就意味著發生問題後各方都在‘和稀泥’,從長遠來看,對健身培訓業的發展是不利的。但目前大家都在蒙眼狂奔、搶佔市場的節奏上,鮮有考慮規範的問題。”一位不願具名的健身館負責人如此告訴記者。

經濟環境、服務品質

多重因素影響産業

《2017中國健身行業大數據報告》顯示,體育健身正成為當代年輕人繼攝影之後的第二大愛好。目前我國參與運動的人群每月運動頻次達到7.5次,年均健身花費達1萬元。健身行業發展前景可觀,但面臨的困難也不小。

健身培訓業作為服務業大類中的一員,其服務的優劣好壞直接影響企業乃至産業的整體發展。一方面是健身市場的火熱,需求增加且日趨多元化;另一方面,由於市場競爭激烈,發展模式單一,超過一半的國內健身俱樂部和培訓機構快速擴張、成本過大,存在虧損問題,頻繁出現關門跑路現象、引發會員維權糾紛,會給健身行業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2015至2017年間,健身會所老闆卷款跑路、健身館私教訓練不當造成顧客身體傷害等事件時有爆出。

“前幾年健身房出現倒閉情況也正常,關門倒閉在哪個行業都是優勝劣汰的必然存在和正常現象。從現有的數據看,健身房還是開的多。目前算是經歷了一個低潮後的復蘇。”卞光明對記者説。

業內人士表示,作為服務行業,健身服務的品質最為關鍵。“無論健身還是培訓,服務品質和消費者體驗永遠是第一位的。服務體驗決定了消費者的續費率。”萬國體育首席執行官張濤表示,“但是體育健身與培訓又不同於其他服務門類,它一定是慢活,健身者不能一夜之間由‘小白’變成健將級運動員。體育是身心、肢體、智慧、神經系統高度發育後的産物,肢體的自然反應是經過長期訓練形成的規律,只有靠日積月累才能養成。我們這麼多年在很多地方急功近利,在體育上一定會碰個頭破血流。因為體育産業有自身內在、執拗、嚴格的發展規律,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

值得注意的是,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當下,“口紅效應”正在凸顯,美容美發、體育健身等“單次消費低、愉悅身心”的行業正迎來大眾需求的攀升。但同時也必須看到,美容美發美甲的消費效果是立竿見影的,但健身有著體育本身“長週期”的規律——健身的效果可能短則三五個月、長則一兩年才會顯現出來。這就意味著,健身行業只有持續穩定地發展,才能真正做大做強。

除了經濟環境和服務品質外,青少年群體與財務狀況同樣影響著健身培訓行業的未來發展。

青少年群體是健身培訓業未來要面對的最主要的消費群體。根據多家健身連鎖企業的數據,目前,1985至1995年齡段的青年人,是健身房的主要消費群體,佔比將近七成。卞光明表示:“越年輕的人,對健身服務的要求就會越高、越多元。他們對新奇事物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健身的同時,還有社交等需求。我們也將設置些小型、新奇、有趣的項目,有針對性地服務好這部分人群。”而在體育培訓的消費市場,從小學到高中的學生成為主要群體,從籃球、羽毛球、游泳、擊劍到高端的高爾夫、馬術、冰球,各種體育項目的培訓近兩年都越來越火。

“我們家是男孩,我給他報了兩個運動學習班,一個是籃球,一個是游泳。讓孩子熟練掌握一兩門體育技能,一方面是培養他對運動的熱愛,強身健體;另一方面也是對他意志品質和社交能力的一種鍛鍊。”來自上海的家長陸敏韋的想法具有普遍性。

體育培訓業不僅帶動了青少年體育技能養成和大眾健身熱潮,在體育管理體制改革的助力下,社會機構培養專業競技人才的通道也在逐漸打通。萬國體育和飛揚冰上運動中心這幾年分別為國家隊輸送了高水準擊劍和冰上項目運動員。萬國體育副總裁、原中國國家男子重劍隊主教練肖劍介紹説,2018年來自萬國的三位學員入選國家隊並參加亞洲青少年擊劍錦標賽,其中張新堃獲得少年組男子重劍個人亞軍。

財務狀況的好壞,直接關係到企業能否健康穩步地發展。目前,體育健身培訓類企業的財務壓力來自內外兩個方面。內部主要是經營策略問題。在健身培訓業快速發展的背景下,不少企業存在盲目投資或資金挪用等情況,對投資回報的週期和期望值預估不準確,收到會員費用後會留下部分作為第一家店的運營,剩下部分再投資到別的店,如此往復“跑馬圈地”,繃緊的資金鏈一旦出現問題,就會對企業造成致命打擊。

外部財務壓力則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成本高企,包括用人成本、租金成本和稅負成本。教練員和場租的成本如今已成為健身培訓機構最主要的開支,如萬國體育場租和人力成本兩者的佔比已達到70%左右。加之行業競爭激烈,一旦出現教練頻繁跳槽或者房東漲價、不續租的情況,對健身培訓機構來説影響較大。

萬國體育首席執行官張濤、上海飛揚冰上運動中心創辦人楊揚都在採訪中表示,由於場地所有權大多歸屬於國企或者政府,因此能否保持健身培訓場地的穩定性至關重要。楊揚坦言:“場地的裝修花費不菲,運動群體和運動習慣的培養更是需要時間;如果不能有十年及以上的穩定租期合約,健身培訓機構很有可能遭遇年年漲租甚至半途關門的窘境,這讓很多健身培訓機構面臨巨大風險。”

另一方面,由於體育健身培訓業屬於輕資産行業,企業沒有太多資産可以抵押,因此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同樣存在。

制約健身培訓業的關鍵因素還有宏觀經濟環境,包括政府對民企(從事健身培訓業的主要是民企)的扶持力度,産業政策支援,國家稅收和價格政策,民眾的消費意願和消費能力等。從這個意義上説,健身培訓業也是社會經濟狀況的晴雨錶。

既需嚴格規範

也要精準扶持

不少健身行業的負責人表示,目前健身企業遭遇的困難,與大多數民營企業一樣,一是人力成本高企,二是融資渠道堵塞,三是整體稅負偏重。這些問題不僅需要行業自身通過設立規範、提升品質來應對,更需要政府部門在監督、規範的同時,予以精準扶持。

業內人士認為,在健身行業重新升溫的背後,盈利模式過於單一、産品同質化現象突出、市場相對分散、教練水準參差不齊等問題制約著行業發展,需要政府部門以及行業自身加強規範;但整個行業依舊被看好,健身市場正在經歷“成長中的煩惱”。

卞光明去年10月底接受採訪時説:“第一個困難我認為是用人問題,當然這屬於我國目前大環境的情況,人力資源成本在不斷攀升。不只是健身培訓業,網際網路、地産,乃至農民工的用人成本都在上升。但健身培訓業對於優秀教練員的倚重很高,因此用人問題會更突出。第二個困難,健身行業作為一個輕資産、服務性的行業,融資的困難也是非常明顯的,因為企業沒有太多的資産抵押。無論是銀行貸款還是股權融資,都是比較困難的,民間借貸則風險高企。第三個困難是整體的稅負水準偏高,不僅是健身行業,整個體育産業作為推動國民健康的産業,都沒有享受到什麼稅收優惠。”

相關健身培訓機構負責人表示,作為帶有公益性質的體育健身培訓業並沒有感受到實質性的稅收、水電成本的優惠。“無論是用水用電,還是社保、所得稅,都是按商業標準來,無形中加重了企業負擔。”一位健身企業負責人説,“我們企業去年僅個稅就繳納了200多萬元,所得稅等也都完全按標準在扣除。但市場上有企業採取避稅手段,就會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的不公平現象,優秀員工會去避稅的小公司,因為他到手的錢就多了。”

以飛揚冰上運動中心為例,這一體育培訓機構如今已是上海首屈一指的冰上運動培訓機構,不僅為上海的短道速滑、花滑和冰球培養了不少後起之秀,還為優秀的國家隊退役運動員找到了新的發展路徑,但電費一直是負責人楊揚的心病之一。“南方城市溫度高,冰場一年四季要用電制冰。我們的門票是被要求按公益票價出售,但電費都是商業用電,一年電費要好幾百萬元。這方面如果能有所優惠,會減輕企業經營的不少壓力。”楊揚説。

針對稅負壓力,政府部門的積極回應如寒日裏的一陣暖風,讓不少投身體育的企業看到了春天。

1月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再推出一批針對小微企業的普惠性減稅措施。這些減稅措施不僅大幅放寬可享受企業所得稅優惠的小型微利企業標準,加大所得稅優惠力度;還對主要包括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和其他個人的小規模納稅人,將增值稅起徵點由月銷售額3萬元提高到10萬元,以及允許各省(區、市)政府對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在50%幅度內減徵資源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印花稅等舉措。

新一批減稅政策的出臺,預計每年可再為小微企業減負約2000億元,顯示了國家對小微企業健康發展的重視。

一方面是國家相關部門需要研究對健身培訓業的政策引導,實現精準扶持;另一方面,鼓勵創新和嚴格規範仍是促進健身培訓業未來穩步發展的重要保障。

“智慧+”已經成為健身領域的一大發展重點。包含大數據處理、雲計算、傳感技術等先進科技手段的智慧硬體與智慧軟體融合,可以使健身具有更強的計劃性、針對性和科學性。尤其是在缺少專業教練指導的家庭健身中,智慧化健身器材更能使健身效果最大化。

(新華社記者 執筆記者:朱翃;參與記者:許基仁、李麗、王恒志、劉旸、沈楠、林德韌、丁文嫻、岳東興)

(責任編輯:君君)

為你推薦

返回首頁 返回欄目首頁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公告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union@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5924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