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直播時代,直播平臺拼什麼

發佈時間: 2018-06-07 13:37:35 |來源:科技日報 |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 沈曄

 

網際網路上的新舊交替總讓人有些猝不及防。2018年年初還是“直播答題”的天下,一夕之間就仿佛換了人間,短視頻平臺迅速崛起,媒體已經開始分析在搶奪時間這件事上,抖音和微信誰能勝出。前段時間風光無兩的直播,像是個過氣網紅,放緩了吸粉的步伐。

近日,艾媒諮詢發佈《2018 Q1中國線上直播行業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數據顯示,直播依然“能打”,用戶基數仍在擴大,只是增速放緩。艾媒諮詢高級分析師劉傑豪表示,直播行業已進入了行業調整期,直播行業的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現階段增加用戶粘性、提高用戶留存率成為調整期的主要用戶策略。

短視頻兇猛,但直播長于社交

數據顯示,中國線上直播用戶規模為3.98億,增長率為28.4%。預計到2019年,用戶數能達到5.7億。

從使用頻次和時間上來看,只有8.3%的線上直播用戶每天使用直播平臺,超八成線上直播用戶單次使用時長小于1小時。一個對比是,2018年4月,企鵝智酷發佈的數據顯示,抖音上大約22%的用戶每天使用該APP的時長超過1小時。

蘇州大學傳媒學院副教授杜志紅表示,短視頻的崛起,應該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視頻直播的用戶。從觀看體驗來説,視頻直播佔用時間更長,短視頻則耗時較短,更方便用戶在碎片化時間進行觀看。“不過短視頻和直播是兩個東西,它們不是替代關係,而是疊加關係。”杜志紅説。

劉傑豪同意他的看法,認為兩者長處各不相同:“直播最重要的是實時互動,可以及時反饋。短視頻重要的是長尾流量。”

《報告》指出,有72.1%的線上直播用戶表示願意線上進行社交,63.9%的線上直播用戶表示偏好在直播平臺或直播房間和其他用戶互動,近五成用戶偏好和主播互動。

直播行業專家、米絡集團行銷總監祝凱宇認為,直播的本質是社交,是通過主播與用戶之間的互動,在直播場景下形成新型的人際關係;通過用戶與社群的互動,讓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同一個直播間進行交流,滿足當下年輕用戶對拓寬社交圈子的需求;通過用戶與平臺之間的互動,比如等級、積分、許可權等方式,給予用戶在群體中的認同感和自豪感。

所以《報告》也建議,直播平臺增強社交功能佈局,優化社交體驗,能增加平臺用戶粘性。

內容依然為王,拼的是精細化運營

在後直播時代,各大直播平臺要做的,是使出渾身解數,對用戶大喊“留下來”,並探索多元化的盈利模式。

劉傑豪分析稱,各大平臺的競爭重點在於節目內容,想要留住用戶就得提高內容品質、挖掘細分領域。比如,遊戲內容類直播平臺,簽約頭部主播IP,建立起平臺壁壘;娛樂內容類直播平臺,則靠著製作獨家節目,如花椒的“巔峰之戰”、KK直播的“青春遇見戲”,來提高用戶留存率。

“各平臺要繼續發展,拼的是整個産品生態、上下游整合能力和精細化內容運營。”祝凱宇也坦言,在注意力稀缺的時代,粗放式運營很難讓用戶長時間停留在一個平臺上,只有不斷創新,為用戶提供更加符合需求的、更加優質和新鮮的內容,才能提升用戶粘性和滿意度。

《報告》中也給出了一個數據:有66.6%的受訪網民表示希望對線上直播進行監管。

6月初,因“美拍”網路直播短視頻平臺傳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資訊,國家網信辦會同廣電總局、文化和旅遊部還有屬地網信辦約談“美拍”相關負責人,責令其全面整改。

“內容監管今天很嚴,未來會更嚴格。對於全行業來説,需要不折不扣地執行。”直播行業媒體《今日網紅》創始人兼CEO彭超認為,內容監管不是將行業一棍子打死,而是鼓勵大家踴躍製作、傳播優質的內容。

劉傑豪指出,內容生産或成行業監管紅線,而未來,強IP和優質內容還是直播平臺取勝的關鍵。“專業內容有利於直播付費這一變現模式的實現,有利於平臺口碑的樹立。”劉傑豪強調。


新聞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