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版權爭奪背後 視頻圈現新戰爭?

發佈時間: 2018-05-31 14:02:57 |來源: 新京報 |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 沈曄

 

內容成為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競爭主戰場;短視頻和智慧電視也是三家必爭之地

2018世界盃開幕在即,視頻網站肯定不想錯過這場盛宴。

5月29日,優酷宣佈成為2018世界盃央視指定新媒體官方合作夥伴,具體權益包括賽事直播、視頻點播、賽場花絮、短視頻集錦等。

優酷內部人士對新京報記者稱:“目前為止,優酷是三大主流視頻網站中唯一擁有本次世界盃直播權的平臺”。

對於世界盃新媒體版權的爭奪,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輪值總裁兼大優酷事業群總裁楊偉東5月29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承:優酷確實有競爭對手,甚至有的競爭對手已就此和商業客戶進行溝通了。

不過,此前一直傳聞與央視進行接洽的騰訊視頻、騰訊體育和聚力PPTV暫未宣佈相關消息。接近愛奇藝的人士則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由於體育版權價格高昂,ROI(投資回報率)不高,愛奇藝沒有購買(世界盃新媒體版權)。”

視頻網站對2018年世界盃央視新媒體合作權的爭奪,僅僅是視頻行業競爭的一個縮影,這個已經步入“寡頭時代”的行業,未來又將會講述怎樣的新故事?

成本高企考驗視頻寡頭

優酷官方並未公佈本次世界盃新媒體版權的價格,但據接近優酷的人士透露,優酷並非所有參與談判者中出價最高的。一個此前可以參照的數據是,PPTV以2.5億歐元獲得了西甲聯賽中國地區5年的獨家全媒體版權。

體育版權價格高回報低,視頻網站仍然購買,原因更多是出於對自身業務生態的完善與延伸,以適應視頻“寡頭時代”的競爭。

此前,多位長視頻業內及分析人士均判斷:長視頻行業競爭已接近終局,不會一家獨大,但會形成寡頭壟斷。

楊偉東在4月20日“優酷春集”活動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説,“現在競爭的只有三家(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簡稱“騰愛優”)了,會更加激烈。整個行業處在三家的競爭中,不能説收官階段,但至少臨近終局狀態。”

愛奇藝創始人兼CEO龔宇在5月17日愛奇藝世界大會後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也表示,“(視頻行業)大約90%以上的競爭是這三家間的競爭,其他企業的競爭更多是潛在的。”

寡頭壟斷反映在會員數上,就是三家數據十分接近。據愛奇藝更新版招股書,截至2月28日,愛奇藝付費會員規模達到6010萬。2018年2月底,騰訊視頻公佈的數據顯示,其付費會員數增至6259萬。優酷總裁楊偉東在2016年12月發佈的內部信中稱,其付費會員數量達到3000萬,數據相對較早,在此後的多個場合,優酷均未公佈具體會員數。

有一個問題是三家都需要面對的。艾瑞諮詢的數據顯示,2017年網際網路視頻用戶的日均使用時間是100分鐘。這一相對穩定的用戶娛樂時間與幾何級數增長的娛樂內容相比,用戶的時間越來越昂貴。這意味著視頻網站爭奪用戶的娛樂時間,將花費更高的成本。

愛奇藝一季報顯示,其內容採購和製作成本達到39億元,同比增長54%,且在總成本中佔比81%。龔宇在愛奇藝世界大會上稱,內容成本肯定會有天花板,但現在還沒有到,“如果需要,多少都投”。作為優酷總裁的楊偉東也在多個場合表示,“對於內容的投入沒有上限”。

面對著對內容要求越來越高的用戶,楊偉東斷言,“網際網路的主戰場已經從過去工具型平臺的競爭轉向內容型平臺的競爭。”

差異化卻成了“同質化”

優酷此次開“騰愛優”購買世界盃版權的先河,是差異化運營的直接表現。

楊偉東稱以此次購買世界盃直播權為“信號”,優酷將更加積極地介入體育內容市場,讓市場看到優酷進入體育內容領域的決心。據了解,未來阿裏的各個業務團隊,包括淘寶、天貓、支付寶、餓了麼等都將探討怎麼圍繞優酷來做世界盃的活動。

優酷還在尋找電商和內容之間的適配點。背靠阿裏這棵大樹,楊偉東稱要以內容價值連結電商和用戶,“邊看視頻邊消費東西是最初級的,要讓這兩項業務産生深層的連結,今天優酷在會員方面的突飛猛進,就包括對用戶行為的分析和洞察。”

愛奇藝的差異化則主要通過自製內容實現。龔宇在此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自製內容多了,不會賣給別人,就會出現差異化。他認為,當自製內容佔到全平臺內容的30%或者再高一點的時候,就可以緩解內容成本上漲,也可以緩解平臺競爭的壓力。

劇集方面,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認為,自製網劇不斷有好作品的勢頭已經出現;在網路綜藝方面,愛奇藝自認已經建立有資質、有優勢的內部團隊。

對此,楊偉東有不同看法,“不要去講團隊的優勢,而是看作品的優勢”。從優酷公佈的情況看,他們將推出名為《這!就是街舞》的節目,以實現自己提出的“圈層爆款”概念。相應地,愛奇藝也將在今年推出一款街舞類節目《熱血街舞團》。

但龔宇強調,“沒想把愛奇藝品牌打造成垂直的、固化的品牌,我們現在還是要擴大市場份額,過於強調特殊性,有可能會失去最大的一個市場,愛奇藝不會走這條路。”龔宇説。但他還認為,“騰愛優”三家目前雖然進行了差異化的努力,但業務上的差異化還不大。

在自製內容領域,騰訊視頻成立了獨立的企鵝影視公司,企鵝影視旗下近十個工作室,都以為騰訊視頻提供自製、原創劇集為主要任務。

在分眾化運營上,騰訊視頻將粉絲社區DOKI提到了主幀位置。騰訊視頻明星粉絲運營中心總監羅雪萍稱,騰訊DOKI的特色在於使用了AR(虛擬現實)技術以及與騰訊視頻內容強捆綁,實現了粉絲近距離接觸偶像的功能。

目光同時鎖定短視頻

如何爭奪用戶時間?三家長視頻寡頭不約而同地將目光鎖定在短視頻領域。

5月18日,愛奇藝發佈了以短視頻為主的資訊流産品愛奇藝納逗,並宣佈將推出短視頻製作工具吃鯨,同時,愛奇藝還將原來用於聚集粉絲的社區泡泡改版為資訊流推薦形式。龔宇介紹,愛奇藝主應用裏,搞笑、資訊、熱點等頻道也是短視頻主導的。

騰訊今年相繼推出了時光小視頻、速看視頻、下飯視頻三款短視頻産品。5月19日騰訊下飯視頻iOS端在蘋果商店上線,一週之內進行了3次更新。下飯視頻的內容大量來自騰訊視頻,並擁有正版授權。

2017年上半年,阿裏將收購來的馬鈴薯網(此前與優酷共同組成合一集團),升級為短視頻平臺,並且配合阿裏旗下“大魚號”對內容生産者進行補貼。

“騰愛優”對短視頻的重視,來源於短視頻的巨大播放量以及新的商業模式。而更直接的説法,則來源於對用戶娛樂時間的捍衛。

龔宇在愛奇藝世界大會上介紹,去年愛奇藝各個渠道短視頻的播放量佔到愛奇藝總播放量的30%以上。愛奇藝高級副總裁耿聃皓則更進一步表示,長短視頻的播放量基本持平。

2017年底騰訊視頻年度指數發佈會的採訪中,騰訊視頻總編輯王娟稱,在只有“愛看”和“熱點”兩個常規入口的情況下,2017年短視頻的播放量佔到了騰訊視頻總體播放量的30%。

楊偉東則認為,短視頻是符合當下用戶消費狀態的産品形態。他透露,今後會在阿裏係中看到更多的短視頻應用場景。

在商業變現方面,龔宇稱基於短視頻的資訊流廣告收入在高速增長,“現在財報沒披露資訊流廣告跟品牌廣告的收入佔比,但資訊流廣告比品牌廣告增速快。”

耿聃皓告訴新京報記者,用長視頻發展的歷史來比照短視頻的話,其痛點還遠遠沒有解決,什麼時候用戶能按照自己的創意、審美創作短視頻了,才是短視頻的風口。

搶佔客廳經濟核心

除了積極佈局更適合移動端的短視頻領域,“騰愛優”三家也在拓展OTT端(特指智慧電視)的疆域,試圖佔領客廳經濟的核心。

吸取樂視網此前佈局樂視電視的教訓——自己補貼推出硬體導致的成本上升、資金鏈問題,上述三家均選擇與智慧電視企業合作或者投資的形式,以小資本撬動大空間。

以本次取得世界盃主辦權為例,優酷特意強調了在OTT端的權利。在世界盃期間,用戶可以通過CIBN酷喵影視在智慧電視上,或通過天貓魔盒、天貓魔屏收看世界盃賽事。

新京報獲悉,愛奇藝共投資了兩家智慧電視企業,一家是創維酷開(深圳市酷開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另一家則暫時未披露具體名稱。

騰訊則在2017年7月,以4.5億元增資雷鳥科技,對後者的持股權增至16.67%。雷鳥科技是TCL旗下智慧電視業務子公司。此前的一個月,騰訊還對創維酷開進行了戰略投資。

楊偉東介紹稱,優酷與海爾、海信等電視廠商進行了合作,優酷的內容直接在後者的智慧電視上播放。“我們看到OTT端的數據也在增長,這背後是用戶行為的一個變遷,還有商業價值的變遷,整個家庭客廳的娛樂消費場景是非常重要的,優酷、阿裏在這部分的佈局也非常果斷”,楊偉東在優酷春集採訪中對新京報記者説。

龔宇則介紹其投資OTT廠商的邏輯,“愛奇藝不會投資手機廠商、PC廠商,因為它們是開放的內容生態,對所有的視頻網站是公平的,而OTT跟內容捆綁很近,我們又不想自己做電視,所以選擇了投資。”  


新聞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