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內容平臺將結束野蠻生長

發佈時間: 2018-04-17 11:05:58 |來源:廣州日報 | 倪明 |責任編輯: 沈曄

 

近期視頻行業連遭監管“重拳”。業內認為,不管是視頻還是新聞資訊,網際網路內容平臺野蠻生長的階段即將結束,尤其是以UGC(用戶原創內容)為特徵的平臺類網站或APP將持續面臨監管重壓。網際網路內容公司除了考慮商業模式、盈利模式,必須重視內容審核監管。

視頻行業陷入“倒春寒”,短短一個月內,被央視點名、廣電約談、産品下架……4月12日,微信和QQ宣佈將暫停短視頻APP外鏈直接播放功能,包括今日頭條係抖音、火山、西瓜、小視頻等,也包括騰訊係的微視等。這意味著所有來自外部短視頻APP連結的視頻資訊,都無法在微信和QQ上直接打開播放。快手CEO宿華,今日頭條CEO張一鳴接連發表道歉信。

行業整頓

增強內容審核監管

曾經認為“演算法沒有價值觀”的張一鳴,不得不正視價值觀問題,今日頭條APP關閉語錄、段子、趣圖、美圖和美女5個頻道;火山小視頻暫停了同城頻道;抖音相繼關閉了直播、評論等功能,下架2萬餘視頻、永久封禁了1.5萬個賬號。快手除封禁了以王樂樂、楊清檸為代表的一批未成年媽媽賬號、以牌牌琦為代表的一批社會搖賬號,以及一大批涉嫌情色內容賬號,還表示要在全國招聘3000名內容審核編輯。

産品下架

平臺估值將“打折”

“産品下架後,品牌的估值會遭受一定的影響。”據一位業內人士透露,此前微網志熱搜的下架和整改,知乎下架和一週禁止推送,都影響了相關平臺的估值。

今年3月,今日頭條在進行新一輪融資時,再次提高自身估值,將新估值定為500億美元。月活兩千萬用戶的內涵段子遭到永久封禁,意味著今日頭條失掉了一個巨大的流量入口。

華蓋資本文化基金執行總經理李瑋棟認為,強監管時代,平臺的用戶數可能會産生較大的波動,因而投資者在估值時或許會在原先流量價值的基礎上“打折”。

公開資料顯示,圍繞著短視頻概念的融資額已超過300億元。

而每一家在約談整改後,都建立起了更加嚴格的內容審核機制和更大的審核團隊,雖然暫時推高了企業的人力成本,但從長遠看,有利於該平臺乃至整個視頻行業的健康發展。

“投資人對於內容創業、網際網路+文化方向上,監管趨嚴的情況下,或將收縮這一領域的投資,資本的目光將轉移向其他領域,將暫時造成基於網際網路做流量、內容分發、內容創業版圖投資的遇冷。”李瑋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數據

questmobile監測數據顯示,2017年短視頻獨立APP行業用戶已突破4.1億人,較去年同期增長率達116.5%,短視頻使用時長佔移動網際網路總使用時長的5.5%,而這一比例在2016年剛剛達到1.3%。

監管動向

網路空間監管力度不斷加強

事實上,過去一年多,有關部門對網路空間監管力度不斷加強。2017年8月,國家網信辦發佈消息稱,微信、新浪微網志、百度貼吧因涉嫌違反《網路安全法》等法律法規,對其平臺用戶發佈的違法違規資訊未盡到管理義務,被立案調查。

2017年12月底,因持續傳播色情低俗資訊、違規提供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等問題,今日頭條、鳳凰新聞手機客戶端被北京市網信辦約談,企業被責令立即停止違法違規行為,8個頻道被暫停更新。

今年以來,知乎、快手等應用也陸續接到主管部門約談的要求和應用下架的處罰。愛奇藝、bilibili等網站也遭遇政策監管下架了大量影視和動漫資源,網路自製內容更因打擦邊球成為了重災區。與此同時,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還要求各類社交網站和客戶端對用戶公眾賬號發佈的內容加強監測和管理。

國家網信辦發言人姜軍曾對外表態,網路空間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不得利用網路傳播違法資訊。

專家觀點

應提高平臺的自凈能力

華南視頻創業者吳衝(化名)去年開始率團隊涉足短視頻領域,創作具有一定門檻的搞笑動畫。吳衝告訴記者,團隊十個多月來所創作的精品內容敗給了搞笑、低俗視頻,辛辛苦苦創作的“橋段”被隨意抄襲。“沒有流量,自然變現困難,生存也成了問題。” 他希望通過監管,讓行業內從業者都受到有效的約束,所有內容創作團隊,能夠真正站在同一條競爭起跑線上。

業內認為,此次視頻行業遇到的情況不僅對短視頻公司,乃至於對整個內容生態、網際網路生態都是重要的信號。“自由並非沒有邊界,今日頭條、內涵段子在享受了平臺發展初期自由的紅利成為流量巨頭之後,就應該承擔起相應的社會責任,而不是成為藏污納垢的包容所。”易觀新媒體分析師龐億明向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表示。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議,短視頻平臺不應成為違法違規內容的“避風港”。要通過必要的內容審核機制加大把關和治理,還應對視頻作者實行實名登記制、健全用戶投訴機制,做到違法違規內容可自查、可溯源、可反饋,體現和保證平臺應有的自凈能力。


新聞熱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