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火爆之後 年輕人又遭“數字藏品”暗算?

發佈時間:2022-05-24 09:52:14  |  來源:成都商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宋卿
大字體
小字體

對絕大多數人來説,“數字藏品”是一個陌生的概念,可在95後甚至00後等年輕人群體中,這卻是一個紅得發紫的話題。以前火的是炒鞋,現在火的是炒數字藏品(NFT)。

據記者了解,NFT(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質化代幣,有數字圖片、音樂、視頻、3D模型、數字紀念品等形式,被廣泛稱作“數字藏品”。

隨著數字藏品在年輕人中走紅,“暗雷”也在一顆顆爆炸。曾經幾十塊的起始價炒到幾萬塊,最終卻又因無人接盤,之前花費了大力氣搶購的“牛頭馬”“敦煌名畫”等數字藏品一瞬間變成泡沫,只能砸在手裏或低價賣出。但由於數字藏品是近年來才在國內出現的“新鮮玩意兒”,市場監管存在空白。

投資者

期待“一夜暴富” 嘗到甜頭後借錢投資

一年前,蘇州大學生小白第一次接觸到“數字藏品”的概念。他從同學處了解到,數字藏品,簡而言之就是一些數字圖片、視頻、音樂,跟實物的收藏品不同,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種虛擬的收藏品。而就是這種收藏品,可以實現“一夜暴富”,每個月微薄的生活費可以翻好幾倍。

具體操作也很簡單,就是去專門的數字收藏平臺,購買那種看起來比較暢銷、升值空間比較大的“收藏品”。至於如何挑選商品,同學之間通過介紹,將小白拉進數字藏品平臺的社群,裏面會有人發佈即將出售或者比較稀有的數字藏品,“跟著大家買就對了”。

剛踏入這個圈子時,小白每天都會在平臺上,卡著時間搶購限量的數字藏品,偶爾手氣好能搶到,然後轉手以高價再賣出去,他曾經因此掙了4000元。

4000元對大學生來説是個不小的甜頭。於是,小白向朋友借了2萬元,在支付寶挪用花唄2000元,又分期借了8000元,購買了多幅數字圖片,想實現一夜暴富的夢想。結果,他並未等來預想中的價格大漲,短短幾天裏,由於價格狂跌不止,幾千甚至上萬元購買的數字藏品跌到了幾百、幾十元的起始價位。

“期末了,我一點學習的心思都沒有,真的頂不住了。”小白説,他準備對家裏坦白一切,並考慮是否馬上就把這幾萬元的數字藏品脫手。可一旦脫手,他的“投資”無疑是一場血虧。

他在網上搜索了解到,像他這樣的大學生大有人在,5月中旬,國內數字藏品形勢變差,有些年輕人甚至虧到心神不寧的地步。

現象

99元→1萬餘元

“從坐地撿錢到虧到爆雷”

數字藏品到底是什麼?記者調查了解到,多年前很多人炒鞋,而現在,年輕人中最火的就是炒數字藏品(NFT),其原理和炒鞋類似。

NFT(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質化代幣,有數字圖片、音樂、視頻、3D模型、數字紀念品等形式,在國內被廣泛稱作“數字藏品”。何為非同質化代幣?可以理解為澄陽湖大閘蟹每年産量100萬隻,每個螃蟹都會有一個蟹扣來證明其唯一的身份資訊。我們見過哪種NFT?舉個例子,如中國國家博物館以四羊青銅方尊等四件國寶級文物為主題開發的數字藏品,用戶可線上上“雲參觀”,這就是數字藏品。

但到了NFT平臺,平臺銷售的數字藏品遠沒有中國國家博物館那麼“費功夫”。圈內人士秦先生表示,年輕人炒作的數字藏品,往往只是某個動畫片中一個節選的圖片,它們存在的意義就是被賦予了一個獨一無二的編號。説到底,它們有多少收藏或觀賞價值不好説,大多只是一個投資工具。

記者隨手在網路或各社交平臺搜索“NFT”或“數字藏品”,可以看到有海量的NFT群聊。這些群裏,除了更新平臺搶購資訊,每時每刻都有新的交易資訊發出。比如NFT平臺iBox上一款名為《NFT大鬧天宮》系列的數字圖片,起始價為99元,但經過一輪又一輪價格哄抬,已漲至11900余元,限量2000份。

當然,無限漲價是不可能的。例如,在陳小春發售的NFT視頻上,陳小春發售NFT時全網公開售價199美元,現在陳小春NFT視頻價格已經漲到1999美元。但一名叫“漂泊的靈魂”的用戶今年5月買的陳小春NFT,到現在都沒賣出去。

因此,各大NFT平臺出現了一個問題,即買賣接近飽和。NFT公眾號被封,平臺消失,成了圈裏最近討論最多的話題。“為什麼我壓價也賣不出去?”“10塊錢買的時候,我真的沒想過這個東西可能賣不出去。”“一開始火到只要買就是坐地撿錢,現在虧到爆雷。賣不出去,全砸手裏”……

平臺

大平臺限制多,小平臺存在惡意炒作

2021年被稱為NFT“元年”,網際網路巨頭、各大企業、藝術家、明星紛紛入局NFT,NFT價格更是屢創新高。

記者調查整理髮現,國內的NFT平臺,一是網際網路大廠平臺,二是遍地開花的小平臺。

網際網路大廠平臺如阿裏、騰訊、百度、京東、網易、B站等等,大平臺對旗下NFT限制很多,市場流動性不強,惡意炒作空間不大。除了大廠平臺,國內小平臺有七八個,如Topholder、千尋,還有最近鬧出崩盤消息的iBox。這些小平臺大多沒有很好維持住良好生態,造成追高接盤,存在惡意炒作空間。

“平臺本來就是通過賺取手續費來盈利,你轉賣或提現都需要付手續費。”秦先生解釋道。也就是説,NFT平臺要實現不斷盈利,勢必要拉更多人“入夥”,而年輕人是貸款買的還是借錢買的,是虧了還是賺了,都不是它們關心的事情。

低迷的5月,很多年輕人都在為藏品價格下跌、賣不出去或無法提現等苦惱,但某NFT平臺竟打出了“瘋狂五月 遍地黃金”的豪邁廣告語。數月前,iBox平臺全線産品還一片飄紅,熱門款漲幅平均達70%以上,然而如今的NFT實盤顯示,那些炒至幾萬元的熱門數字圖片、音樂或視頻等,價格都在下跌,最高跌幅達30%多。

從暴漲到暴跌,一些用戶仍不死心,期待著再衝一波。於是這些廣告順勢而生,加上身邊同伴紛紛拉夥,NFT就像一場美夢,還有無數人想往裏扎。

專家

新興産業相關法律法規存在空白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陳佳認為,NFT的痛點和難點是非常巨大的。實際上,國內大部分NFT産品在推介的時候,並未能讓投資者全面理解産品的設計特點和法律責任,其亂象有投資者狂熱和銷售方的因素。NFT的産品設計要求是非常高的,但我們當前看到的NFT平臺廣泛簽約創作者,以簡單的證書人為製造稀缺性的情況並不罕見,它其實並沒有真正樹立NFT數字藏品稀缺的價值,反而給投資者造成市場比較混亂的印象,“最近關於NFT大量訴訟可見一斑”。

從整體上來看,NFT是一個新興産業,無論國外還是國內,相關的法律法規都處於一個空白的時期。截至目前,國內涉及到NFT(或數字藏品)的官方文件都只有一些風險提示、倡議、公約等,法律效應並不是特別高。NFT想要走得更遠,更嚴格的監管還有待完善。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