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Vlog、裝扮網路空間 這屆年輕人潮流過春節

發佈時間:2022-01-14 09:57:14  |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安平
大字體
小字體

張紫璇現在就能想像到春節假期期間家裏的歡樂場景——爸爸、媽媽、她自己和名叫多多的寵物狗分別佔領沙發上的4個“坑位”,電視裏播放著冬奧會比賽,茶几上擺滿各種零食。一家三口都是狂熱的體育愛好者,北京冬奧會開幕恰好在春節假期期間,一起看冬奧會,肯定會成為今年過年的必備儀式。“看到關鍵的時刻,我媽媽會緊張地站起來。遇到振奮的時候,全家人會一起歡呼,多多看到家裏人在喊,也會跟著一起叫,雖然不知道它到底看沒看懂。”一邊暢想,她一邊哈哈大笑。

當身邊的一些朋友給自己的頭像戴上“新春頭環”,在福建一所高校讀研的胡淼就嗅到了春節的氣息。他有獨屬於自己和朋友的新年小儀式。前不久,一位網友向他提起給他準備了新年禮物,“我告訴他不用送禮物,只是寫幾句話我就會非常開心”。於是兩人一拍即合,決定互相給對方寫一封手寫信。胡淼買了好看的“開心蠟燭”,把寫好的信塞進禮盒裏,寄給了網友。“書籤、明信片、手寫信,我都很喜歡。這些儀式會給一些重要的時間點注入更多的回憶。”

春節這個人們最看重的傳統節日即將到來。隨著技術的發展,除了期待包餃子、貼春聯、訪親友、團圓飯等一系列傳統的過年儀式,許多年輕人也把一些全新的活動帶入春節的慶祝中,營造充滿潮流的春節儀式感。中青校媒就相關話題面向全國217所高校的大學生發起問卷調查,共回收有效問卷4531份。調查顯示,92.30%受訪者認為過年需要儀式感,其中44.91%受訪者非常重視過年儀式感。65.33%受訪者認為,過去和現在的“過年儀式感”有差別,現在産生了很多新的過年儀式。

畫風大變,年輕人攜潮流新儀式過春節

跟隨著魔性的音樂,頭髮灰白的爺爺奶奶輕快地、一下一下地踮著腳,胳膊隨節奏向左擺兩下、又向右擺兩下。在他們的周圍,爸爸媽媽、叔叔嬸嬸,還有艾皓和她的表兄弟姐妹,一邊做著一樣的動作,一邊忍不住咧嘴笑開了。

去年春節,這段視頻在艾皓的家庭群裏傳開。這場客廳裏的大型群舞,創意來自艾皓的表弟。“除夕的晚上,他提議我們全家一起跳‘搖擺舞’,錄下來留作紀念。”這段舞蹈強度低,容易學,長輩學起來“無壓力”,而且舞蹈動作魔性逗趣,艾皓和兄弟姐妹們也覺得很有意思,於是就有了這段全家十幾個人擠滿了客廳、一邊跳一邊互相“嘲笑”的視頻。

上大學前,每年過年,艾皓和同輩人總是由長輩帶著,一步一步承襲著約定俗成的新春儀式。不過現在,春節的家庭聚會成了年輕一代的主場。在大學社團裏,艾皓學了諸如“逢七過”“逛三園”一類的許多破冰小遊戲,於是大學後的第一個春節,她就在家庭聚會上組織起了小遊戲,還把全家人玩遊戲的過程錄下來,做成了短視頻。此後每年春節,由艾皓和兄弟姐妹們策劃的新春節目都會成為聚會上的大軸戲。

之所以想到把破冰遊戲搬到家庭聚會上來,是因為艾皓發現,春節時親人難得團圓,但經過一年甚至幾年沒見,親人之間也難免有些生疏;而且以往除了吃年夜飯,也就是長輩之間互相聊聊天,艾皓和兄弟姐妹的參與感就少了些。“找一個大家都能玩的遊戲,就可以把全家聚起來,大家一起聊天、娛樂。”

逐漸開始步入社會生活的95後、00後,在春節的家庭聚會中也主動起來,在營造新的春節儀式感中貢獻創意。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受訪者喜歡的新型過年儀式感,有燃放無煙仙女棒(61.33%)、和朋友互換新年禮物(54.09%)、舉辦或參加新年派對(53.70%)、拍新年寫真照片(53.87%)、製作新年Vlog(51.20%)、購買氛圍燈等新年裝飾(46.74%)、和家人一起溜冰或滑雪(44.63%)、更換社交網路裝扮(37.63%)等。

在江西一所高校讀書的賴欣如今已經很少陪著拎著大包小包的爸媽四處走親訪友。回憶起近幾年的春節儀式感,賴欣首先想起的是自己“逢年必拍”的新年寫真。“從大一開始,我就會從壓歲錢裏抽出一部分用來拍照,基本上都是以紅色為基調,圖個喜慶。”為了籌備寫真,賴欣會提前一個月開始減肥,照片洗出來後,她會精心地將它們裝裱加上相框,擺在床頭。除此之外,賴欣還有一些新年儀式感的“小心機”:“比如説換上印有‘小賴給您拜個早年’花字的朋友圈封面,或是準備一些繫上紅圍巾、提著紅燈籠的表情包。”

今年讀大四的余秀文每年春節都有一整套的“新春儀式感流程”——換頭像,改個性簽名,更換朋友圈封面,發朋友圈。近幾年,隨著家裏的老人也開始使用智慧手機,余秀文還會拉著全家人一起拍過年表情包。“姥姥、姥爺做出比心的動作,搭配那些動態貼紙,還挺可愛的。”

除了和家人之間的相聚,近幾年的春節,她還會和朋友們舉辦新年聚會,並且把這些瞬間錄製成視頻,製成新年Vlog,發表在社交平臺上,讓她和朋友們可以隨時重溫這些美好瞬間。“春節這麼重要的時刻,當然要拍下來留作紀念。”對於那些不能在春節相聚的朋友,余秀文會和他們互贈新年小禮物。“拆朋友送的新年禮物,同時享有了收禮物、過新年、拆盲盒的三重快樂。”

冬奧來襲,“預定”全家觀賽成春節新熱門

春節遇上自己的國家舉辦冬奧會,張紫璇覺得這給春節增添了不少氛圍感。“現在過年聚會減少,能和爸媽一起在家看奧運會,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張紫璇的父母都是體育愛好者,對體育賽事甚是關心,“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時候,我家就是每天全家歡呼。今年冬奧會,肯定也會關注中國隊的所有賽程,場場不落。”

“我的小家庭也會帶動大家庭觀看冬奧會。”張紫璇的爸爸是“科普型選手”,東京奧運會期間,他就在家庭群裏發佈比賽預告,吸引家人看比賽,還把查到的選手歷史數據發到群裏。“我爸爸已經看了很多屆冬奧會了,他現在司職家庭冬奧會講解員,比如冰壺這類大家不太明白規則的項目,他就會在家庭群裏科普。雖然他不是所有項目都懂,但大部分有中國選手參與的項目,他對規則都很了解。”張紫璇説。她的家庭群裏四代同堂,她11歲的小侄子經常會在群裏提問,而張紫璇的爸爸就是群裏的體育科普員。

現在,在張紫璇一家的帶領下,整個大家庭都成了體育愛好者。“家人聚餐時也會聊比賽。東京奧運會時,他們在長輩家裏一邊餃子一邊看比賽。”在張紫璇預料中,這樣的場景大概率也會在春節期間出現。“一起加油助威也凝聚了家人,這大概是體育除了競技以外的另外一種魅力吧。”除了看比賽,她的家人也都親身參與運動,她計劃搞一場家庭運動會。“我來策劃。”張紫璇笑著説。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81.54%受訪者會把收看冬奧會作為今年的過年儀式之一。

艾皓也打算過年期間和家人一起看冬奧會。經驗告訴艾皓,冬奧會會讓全家産生共鳴。“今年暑假在家看奧運會比賽的時候,當我們國家的運動員站在賽場上時,或者國歌響起時,我們全家人會一瞬間産生共鳴。這個時候,幾代人的情感和情緒表達都是一樣的。”不同於平時全家人對電視節目各有各的喜好,艾皓平時看綜藝,奶奶好奇這些帥小夥為什麼看不出區別,爸爸媽媽也有看不明白的段子和梗,但體育明星大家都認識,這樣一家人都有共同語言、能分享體驗的快樂,艾皓對此視如珍寶。

“看比賽也特別能激發‘體育DNA’。”去年東京奧運會期間,艾皓和爸爸媽媽看了乒乓球比賽,就下樓打乒乓球,看了羽毛球比賽,也忍不住揮上幾拍。她這個“南方孩子”長這麼大還沒見過大雪紛飛,現在,她也很想到北方體驗一下滑雪的快樂。

在吉林一所高校讀研三的葛光和也把看冬奧會列入了自己的春節安排。北京冬奧會遇上春節,葛光和相信一定會擦出不一樣的火花。“我相信世界各國的運動員在北京、在延慶、在張家口,除了能感受到奧運會的氛圍,也能感受到中國人民對於春節獨有的情感,感受到團圓的氣息。沒有什麼比這個時刻更加可以詮釋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理念了。”

儀式在變,不變的是團圓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33.83%受訪者認為現在過年的儀式雖然和過去有差別,但很多傳統儀式都得到了保留。10.17%受訪者更喜歡全新的過年儀式,認為它們更潮流、有趣;37.65%受訪者則更喜歡傳統的過年儀式,認為它們更傳統、經典;也有50.32%認為傳統和新潮的過年儀式都很好,期待兩者的融合。

葛光和最期待春節和家人相聚。“媽媽做的飯永遠是外面比不了的。每次過年媽媽都會做各種各樣的美食,牛肉餡餅是她的拿手菜,一口咬下去,滿嘴爆汁。它也是我們家年夜飯的必備菜。”過年時,很多親戚都會回到老家,家裏的孩子們總會圍在做飯的大人身旁,充當小幫手。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受訪者最看重的過年儀式分別是吃團圓飯(84.35%)、貼福字和對聯(82.76%)、收壓歲錢(77.42%)、製作餃子等年味美食(72.57%)、燃放煙花(71.26%)、走親訪友(68.31%)、收看春晚(65.39%)、祭祀(39.22%)等。

胡淼對春節的傳統儀式也有著特殊的眷戀。從大年初一開始,爸爸媽媽會輪流帶著胡淼到長輩家裏拜訪。胡淼很看重這個環節,很多親戚只有過年時才會見上一次,甚至幾年才見一次。“這是串聯家庭的一種儀式,父母都覺得很有必要,説等我長大、成家以後自己也要去看望長輩。”

每年春節,余秀文都會回老家和姥姥姥爺一起過。和家人待在一起,她總會覺得自己是個小孩子。她和哥哥一起貼春聯,還會像小時候那樣,把漿糊抹得到處都是,兩個人能又吵又鬧玩兒一下午。“在我們打鬧的時候,姥姥姥爺忙著操持祭祀,打打黃紙、在不同地方擺上小碗,在‘天地君親師位’的牌匾前面要按規格擺上‘硬貨’。”除夕的晚上,一家人圍坐在炭火旁、烘烤著乾果、嘮著這一年來的瑣碎小事。這個時刻,她心裏充滿幸福感。

艾皓很珍惜全家團聚的時光。曾經每天朝夕相處的父母、經常拜訪的爺爺奶奶,現在往往只能在假期見面。“長大以後,才發現和家人相處的時光有多寶貴。所以我希望盡力給家人帶來輕鬆快樂的氛圍,留下更多的回憶。”

這也是艾皓樂忠於把新儀式引入春節團聚時刻的原因,作為網路原住民的她,在和家人一起完成傳統儀式的同時,總能把已經浸潤至生活每一處的網際網路生活引進來,就連做年夜飯也會和網路緊密綁定。艾皓家裏的年夜飯,每個人都要貢獻一道菜。有一年艾皓在網上學了一道蘋果餃子,當她把這盤多少有點讓人疑惑的食物端上餐桌,卻意想不到大受歡迎,“於是這種餃子變成了我家餐桌上的常客,平時也會做來吃”。

過年新儀式和傳統習俗之間並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每年春節,葛光和都會回老家祭祖、貼春聯、在除夕的晚上和父母一起看春晚,同樣也會參加一些新年派對、錄製新年Vlog。在葛光和眼中,隨著時代的發展,新年的慶祝方式在不斷地變遷,新老儀式感也在不斷交融和碰撞。“網際網路時代催生出新的年俗演繹方式,更具科技感和時代感;另一方面,過年的老傳統並沒有被遺忘,也深受年輕人的喜愛。春節傳統民俗不斷融入現代元素,以一種潮流又有意思的方式綻放出新的色彩。”在他看來,年輕人對傳統文化的認同和喜愛,是文化自信的縮影。當老傳統遇上新文化,不僅賦予了古老的年俗文化以新意,更承載了年輕人對傳統文化的創意表達和全新闡釋。

在賴欣看來,儀式感的加持會讓她對新的一年充滿期待,“過年的儀式雖然産生了變化,但是儀式感的內核仍是團圓和辭舊迎新。”賴欣期待未來會有更多新舊過年儀式感的融合,讓傳統的民俗更“潮”,也會有越來越多的青年一代更加重視節日文化的傳承。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