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走廊石窟提升“顏值”的顏料從哪兒來?

發佈時間:2021-12-01 16:53:30  |  來源:科技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安平
大字體
小字體

不同顏料的使用,除産地等客觀因素外,還與藝術觀唸有關,因而顏料貿易不僅是物質上的交流,更反映出中外不同藝術觀念間的交流、碰撞,以及借鑒和融合發展。

作為古絲綢之路的黃金路段,河西走廊擁有大量精美的石窟。這裡除了有舉世聞名的莫高窟,還有天水麥積山石窟等眾多石窟。石窟中保存了大量精美絕倫的壁畫及栩栩如生的彩繪佛像,那麼,繪製壁畫和佛像的顏料又從哪兒來的呢?

我國礦物顏料的使用歷史悠久,源遠流長。在新石器時代,人們就已經能夠製作硃砂、白堊、石膏、紅礬土、石灰、土黃等礦物質顏料。

近期,在甘肅敦煌舉辦的“五涼”文化論壇上,上海師範大學人文學院副院長、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理事、上海市政協民族與宗教委員會專家組成員姚瀟鶇就魏晉隋唐間河西走廊石窟壁畫所用顏料的來源展開了論述。姚瀟鶇認為,從河西地區石窟壁畫的情況可知,河西走廊地區的石窟相比印度的阿旃陀、阿富汗的巴米揚等地區的石窟使用了更多種類的顏料;相比于同時代繪畫論著的記載或者繪畫作品,其所使用的顏料也更為豐富。

由此得知,當時河西走廊地區的工匠畫師已經逐漸摸索出了一套完整、系統的製作顏料的方法,並掌握了製作礦物顏料和提取植物顏料的技術。那麼這些顏料從何而來?姚瀟鶇研究發現,除部分顏料來自河西當地之外,一些顏料是通過與國內其他地區的貿易往來所得,還有一些顏料則是進口的,這些進口原料或從東南亞由海上絲綢之路傳入,或沿絲綢之路由中亞傳入西域再經河西走廊傳至中原地區。

得天獨厚的“本土色”

研究人員曾在距敦煌莫高窟不遠處的三危山上的礦洞裏,發現了大量的土黃礦。“西南大學美術學院李白玲教授曾在此地現場考察採集了少量標本,並將現場採集的帶有晶體的黃色礦石的顏色與敦煌莫高窟325窟(隋)壁畫中菩薩頭飾和瓔珞的黃色進行比對,發現兩者色相和明度非常相似,有力地證明了壁畫中使用的黃色顏料有一部分是採自距離較近的三危山。”姚瀟鶇説。

河西地區自産的礦物顏料有氯銅礦、雌黃、黃土、紅土、硃砂等,産地主要沿祁連山分佈。

成書于北宋時期的《太平寰宇記》記載,敦煌地區有一地名為雌黃洲,因“其土出雌黃、丹砂極為妙,因産物以為名焉”。南朝梁代陶弘景所編《本草經集注》對本地産顏料也有記載:“空青……涼州西平郡有空青山,亦甚多。”這裡的空青就是石青,是一種以銅為主要成分的藍色顏料。

此外,古代工匠還掌握了顏料的提煉方法。有關專家對彩繪文物上的綠色顏料進行分析,發現我國五代之前使用的綠色顏料主要是天然銅綠,而五代之後合成銅綠的使用十分廣泛。唐人蘇敬編撰的《新修本草》中已有對製作合成銅綠方法的記載:“光明鹽、磠砂、赤銅屑釀之為塊,綠色以充之。”即將純銅粉末、氯化鈉、氯化銨長時間放在摻雜有碳酸氣的空氣裏來合成氯銅礦。約成書于元末明初的《墨娥小錄》中還記載了另一種製作合成銅綠的方法:將磠砂、白礬加到純醋中,將銅管燒紅後,蘸在藥醋中,然後繼續將銅管燒紅。重復上述動作,直到藥醋完全汁幹,停止操作,將醋糟按照比例放在杯子中,再將燒好的銅管用草板子包好,埋在醋糟中,靜置3天后刮下銅管表面的綠銹。

商貿融合的“中國色”

我國疆域遼闊,地大物博,每個地區都有大量的顏料出産,滿足了河西走廊地區石窟顏料使用的大量需求。如開鑿于北涼時期的敦煌第275窟,四壁均以紅色為底色,這種底色就是用紅土實現的。同開鑿于北涼時期的272窟中也有不少用紅土來描繪背景的壁畫。敦煌北魏時期開鑿的石窟中也大量使用了紅色作為背景色。

根據壁畫顏料檢測分析結果,氯銅礦作為綠色顏料,在敦煌莫高窟石窟壁畫及河西走廊十六國時期墓室壁畫上都有發現。敦煌莫高窟早期壁畫的綠色顏料以氯銅礦為主,再加少量石綠。敦煌研究院保護所研究員王進玉指出:“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洞窟使用了石綠,石綠和氯銅礦顏料實際使用比例應為1:4。”

龜茲(在今新疆地區)是胡粉、紅土、綠鹽、雌黃與雄黃的産地;塔裏木盆地北緣、南天山的托克遜縣硫磺山、西天山尼勒克地區的銅礦床、哈密市土屋銅礦床、吐哈盆地南緣——東天山地區銅礦床,是氯銅礦的主要産地;烏恰縣境內花園銅礦、塔裏木盆地西緣喀什凹陷等地則是孔雀石主要産地。

由於新疆與河西地區的距離較近,又有絲綢之路聯通,因而新疆各地所出的這些顏料,沿著陸上絲綢之路源源不斷地輸入到河西地區,在河西地區石窟中大量使用。

絲路引來的“進口色”

河西走廊地區石窟所使用的有些礦物或植物顏料,只産于特定地區,藤黃就是其中之一。藤黃是一種樹脂製成的顏料,由於自然環境的限制,這種樹生長于熱帶或亞熱帶地區。所以,藤黃大部分是從東南亞地區進口的。

晉朝郭義恭所著的《廣志》記載:“藤黃……據今所呼銅黃,謬矣。蓋以銅藤語訛也,按此與石淚採無異也,畫家及丹灶家並時用之。”美國學者薛愛華稱藤黃為“中世紀中國畫家大量使用的唯一的一種草本顏料”。

在美國學者羅瑟福·蓋特斯于1935年完成的第一份關於敦煌石窟壁畫使用顏料的科學檢測報告中就提到,藤黃是敦煌石窟壁畫所使用的三種有機顏料之一;2008年,法國國立美術館科學研究所在敦煌紙絹畫和麻織物上發現了織物顏料藤黃、胭脂等。

青金石礦藏在我國境內至今未發現,但其在克孜爾石窟、敦煌莫高窟和麥積山石窟以及中原地區的墓室壁畫中都有發現,這也印證了青金石是沿絲綢之路由中亞傳入西域再經河西走廊傳至中原地區的。

敦煌研究院前副院長李最雄指出,敦煌莫高窟早期壁畫使用的綠色顏料所需的氯銅礦也是從中亞傳入敦煌的,但到7世紀左右,氯銅礦在敦煌地區可能已有生産,不過“上述地區仍在繼續傳入”;唐代以前敦煌地區的硃砂和鉛丹也隨佛教從印度、阿富汗傳入。

同時,由於河西走廊與中亞各國的距離相對較近,運輸成本更低,顏料商品的價格相對便宜,因而比中原內地的顏料更具有價格優勢。此外,由於每個地區産的顏料品質不同,而品質的優劣會直接影響畫面效果呈現,因此在財力可支撐下,繪畫者往往會不惜代價進口上等的顏料。

進口顏料豐富了我國古代顏料的種類。它們的傳入,不僅豐富了色彩表現的手段,而且對於中國傳統繪畫與裝飾藝術産生了較大的推動作用。雖然不少顏料都是將礦物質研磨成粉末直接使用的,但是仍有大量的顏料,如胡粉、密陀僧等需要經過較為複雜的工序人工製作出來,這些顏料製作方法的傳入,擴展了中國人對於顏料製備技術及相關化學知識的認識,對相關技術的發展産生了較大的推動作用。

“不同顏料的使用,除了産地等客觀因素外,還與藝術觀唸有關,因而顏料貿易不僅是物質上的交流,更反映出中外不同藝術觀念之間的交流、碰撞,以及相互之間的借鑒和融合發展。”姚瀟鶇説。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