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湖南雪峰山腹地瑤鄉古建築群“蕭家大院”

發佈時間:2021-12-01 14:10:19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劉佑祥  |  責任編輯:宋卿
大字體
小字體

【點睛】 在“蕭家大院”周邊,更有諸多瑤家吊腳樓,或壘石成基依坎而建,或樹皮當瓦遮風避雨。溪流淙淙,鳴珮山河日月問天何日老!庭院深深,環徹春景秋聲問情何為烈……




湘西南今年的天氣似乎有點誇張:才感盛夏,忽而入冬。

印象中的雪峰之秋是繾綣多姿的:一手可摘星炙熱的夏,一手可搓捻冰寒的冬。于大雪前後擇一乍寒還暖的日子行走,畢竟是不想辜負蒼莽雪峰,以及,那一抹藍色鄉愁……

曾在最美的青春年華于湖南洞口工作數年,因此常將洞口銘為“第二故鄉”。既是“故鄉”,當有唸唸不忘的交際和印記,更有津津樂道的思念與鄉愁。如果説每個人的心靈深處都藏有某個情結並屢想撩撥,那麼,“回家”,則是最安逸的選擇。



去了趟山門,一個充滿“護國軍神”蔡鍔少年傳奇故事如今卻被更多外人讚為“知音小鎮”的地方,過足了“雪峰臘菜”之癮;之後去了趟岩山,探訪了“陳友諒化身為石”的石人衝景區,邂逅了精美絕倫的“傅氏木雕”。雪峰蜜桔,總讓人食後口舌生津;雪峰人家,總讓人快意醉美人間煙火。

而這一次,獨自駕車去了有著“洞口後花園”之稱的長塘瑤族鄉,在山龍村,探訪了瑤鄉古建築群 “蕭家大院”,收集了瑤家歷史點滴,釋放了心中某種願景。



沿320國道出洞口縣城不到三公里,便到了洞口塘風景區。一説洞口縣取名就源於此。橫亙湖湘五百里的巍巍雪峰山至此原本壁立千仞,奈何平溪江水系不甘屈居深山。經年累月奔騰沖刷,於此開山破石,漩出深潭幾許,留下殘岩危立:左岸纍纍石墩如靈犬攀山昂進,右岸叢叢石墻如金雞唱曉提醒星光莫負趕路人。自G60上瑞高速公路於此穿山依水而建,與320國道隔江並行,洞口塘更挾遠古留存之博大精深,又持現代文明之浪漫情懷,速成網紅打卡景點。遊人至此,莫不感嘆“鬼斧神工”,莫不抒懷“天人合一”。

溯溪而行,隨處可見一些木樓和現代別院藏身山野溪邊,那是一處處歲月延續的美。而此處最具故事的地方,當屬“蕭家大院”了。據了解,當地蕭氏一脈先從河南南遷江西,後於南宋紹熙年間遷入湖南武岡洲。至於何時何因而遷居雪峰腹地洞口長塘不得而知。蕭氏世祖惟意公是清朝年間太學生,因較有作為而大興土木,建造了此處住所,其子嗣後代亦於此繁衍生息。並説惟意公生有五子,分家時五子各得一金碗,並立言世代限相傳于長子長孫,以記血緣親情。



“蕭家大院”建築群依山傍石而建,為三進遞增式純木質青瓦結構。整個建築群可細化為會客廳、禮儀堂、先祖堂三進十二間主體建築,四週為十八間廂房團圍,廂房與主廳之間各留步道並建風雨走廊,各設後門,前可進大廳主事,後可通深山密林。

中國古建築一般都會按易經八卦中軸線等風水信仰建造,講究在廳堂前設朝門。但值得玩味的是該建築群主廳正門前並未建有朝門,而是在該建築群右側開一八字型朝門,左側建一照壁墻體式側門。側門墻體高約4米,寬約4米,中間開一寬約1米、高約2米圓拱雙開式大門。雖經數百年風雨侵蝕,青磚墻體上用桐油、糯米漿、石灰混合而成的粉刷物料清晰可辨。難能可貴的是,在斑駁的門楣上方依稀可見遒勁有力的四個斗方大字“何陋之有”,兩邊楹聯大意為“門迎旭日口口舍,戶納清風奕入庭”(作者注:上聯第五、第六二字已完全駁落,在此以口口空格,期待諸君填聯)。整個墻體雖己荒草覆頂,已顯頹廢,但勾心鬥角,氣勢依然昂挺。



通觀該建築群,其主體90%以上為原木構造,相連部分均為榫卯結構,幾無鐵釘銅扣,不得不為當時工匠技藝之精而嘆服。在先祖堂,兩條長約8米、寬約0·4米、高約0·3米的長條木櫈分列祖先堂兩側。直覺上可以看到,兩條長櫈櫈面厚約10公分,油光發亮、堅硬無比,應為一巨型原木分劈而成,櫈面下則是用另一種材質而做的底座與櫈腳,雕龍畫鳳,朱漆而成。雖是兩種材質拼做,但釅絲合縫,渾然天成。而在先祖堂天井兩側的“閨房”綵樓扶梯上,任可見完整清晰鏤雕的“福祿壽喜”圖案。

看到我對該建築群中古物件不停拍照,長居於此的數位蕭姓後人熱情地引領我觀看並介紹家中仍存有並在用的包括門當、戶對、窗欞、綵樓、八仙桌、抬箱、太師椅等木質家傳物件。每視一件,我不得不暗暗驚嘆材質的堅固及設計、創意、做工、油漆的精細與絕美。重要的是數百年以來,蕭氏子嗣對於祖先所制之物保管如此完整,甚感欣慰。



在“蕭家大院”周邊,還有諸多經年的瑤家吊腳樓,或壘石成基依坎而建,或樹皮當瓦遮風避雨。溪流淙淙,鳴珮山河日月問天何日老!庭院深深,環徹春景秋聲問情何為烈?日月光華,滋蒼莽雪峰才人輩出;國運黨恩,潤瑤家兒女景秀年華。

山龍村是一個傳統的瑤家古村落,更是雪峰瑤家歷史的載體之一。在這一方小小的山村裏,不僅有可探秘瑤鄉古建築文化的“蕭家大院”,更有傳承千年的民間技藝“十三節龍”。我沒得見該龍是如何形狀,也沒見過他們如何去舞弄,在此不便評述。但瑤家兒女口口聲聲説道好看韻味,我想,那應是他們心中最美甚至是他們心中最神聖最甜靜的某種文化圖騰吧。

我同時獲悉,與山龍村相鄰的老艾坪村,竟還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棕包腦舞”。苦於時間有限,不得前往探訪,只能留待下次。



長塘之行,發現她尚待字閨中,甚至還沒有些許現代旅遊開發的痕跡。但我認為,這,才是最適合尋找鄉愁記憶的地方。因為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原鄉的才是最珍貴的。來過這裡,你將會産生或深或淺的情愫:可能因為她能讓自己“漂泊”的心找到落腳之地,可能還因她它像極了自己記憶裏的“老家”……(劉佑祥)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