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斌:未來景區剛需由人民嚮往的美好生活決定

發佈時間:2020-10-21 12:11:55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伍策 一丁 饞人  |  責任編輯:宋卿
大字體
小字體

【點睛】維持“人山人海吃紅利,圈山圏水收門票”的傳統經營模式,既使不被市場所淘汰,也會為時代所摒棄。經此一疫,旅遊業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10月20至22日,由中國旅遊研究院、常州市金壇區人民政府和常州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聯合主辦的“2020中國未來景區大會暨長三角旅遊高品質發展金壇茅山論壇”在常州舉行。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出席併發表題為《未來景區·中國夢》的主題演講。戴斌表示,酒店是用來住的,景區是用來遊的。小康旅遊時代需要什麼樣的景區,是人民嚮往的美好生活所決定的。

戴斌透露,旅遊消費信心已經全面恢復,旅遊發展潛力正在全面釋放。依託國內超級大市場,我國旅遊經濟已經進入疫情防控常態情境下全面復工復産複業新階段。剛剛過去的國慶節、中秋節八天長假,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6.37億人次,按可比口徑同比恢復79.0%;實現國內旅遊收入4665.6億元,按可比口徑同比恢復69.9%。與端午節假期相比,恢復進度分別提高了28個和39個百分點。



戴斌認為,今天的局面來之不易。春節以來,習近平總書記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做出一系列指示批示、多次考察視察和發表重要講話,中央政治局多次召開常委會議專題研究部署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産。3月4日,中央做出了對最新形勢的研判,“已初步呈現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生産生活秩序加快恢復的態勢”,對復工復産做出了包括員工儘快返崗復工在內的一系列部署,為旅遊戰線轉入“防控型復工”新階段,推動旅遊業高品質發展,完成全年文化和旅遊系統工作目標堅定了信心,明確了任務。

人民需要遊得放心的安全景區,也要玩得開心的品質景區。旅遊景區可能是開放的,也可能是室內的,可能是自然地理空間,也可能有歷史文化遺址,管理體制和經營模式各不相同。任何時候,景區都要把遊客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為什麼旅遊法要求景區核定最大和最佳承載量?為什麼疫情期間對開放景區提出了不超過最大承載量的30%,跨省團隊旅遊業務恢復後不超過50%?為什麼對於有動力遊樂裝置提出嚴格的技術標準並定期檢測?就是因為生命高於景觀。景區提升安全水準,不能只靠層層部署動員和不計成本的人力資源投入,還要依靠制度、標準和程式,也要依靠設施設備和技術保障。



“從目前情況來看,對人力因素強調得多,節假日期間也執行得比較到位。從長期來看,制度的技術將是景區提升安全保障和服務水準的關鍵動能。”戴斌如是説道。

2020年3月31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杭州西溪濕地,高度肯定了景區預約制度,“預約旅遊,現在一律要求在定額的30%,我覺得這些還都是需要的,這也是一個國家治理水準的表現”。中國旅遊研究院牽頭申報,杭州智遊寶公司牽頭實施,深大智慧提供技術支援的國家“科技助力經濟2020”重點專項《基於分時實名預約的文旅行業疫情防控綜合管控雲平臺》,將利用人工智慧、紅外熱成像等先進技術開發分時實名預約系統,研發GIS(地理資訊系統)和AR(增強現實技術)的可視化管控系統,提高包括景區在內的文化和旅遊行業應急處理能力,提升旅遊業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準。



戴斌強調,旅遊景區不僅是自然空間和歷史遺址,也是生活空間和當代場景。“我很欣喜地看到越來越多的景區開始接受文化創意和IP的概念,並不忌諱把自己打造成網紅打卡地。重慶洪崖洞、成都大熊貓繁育基地、廣州塔、杭州良渚港南村,越來越多的當代生活場景成為主客共用的美麗新世界,並成為提升目的地‘線上旅遊資産指數(TPI)’的重要因素。”戴斌指出,景區可以做網紅,但是網紅絕不是景區的全部,更不能到處是玻璃棧橋和“天空之鏡”。沒有什麼邊界是不可打破的,沒有什麼模式是不可以變革的。旅遊業界要有清醒的認識。

人民需要開放共用的普惠景區,也需要利益相容的創新景區。相對於主題公園和室內遊樂園,社區公園、城市公園、郊野公園、地質公園、國家文化公園,無疑帶很有很強的公共屬性。希望讓城市居民和外來遊客玩得起的同時,對群眾性文化活動要有更強的包容度。老百姓是這塊土地上的主人,那些文化、體育和休閒活動就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而不是為了金錢和掌聲表演給誰看的。因為他們,自然空間才有了生活的氣息,祖國大地上的遺産、博物館裏的文物、書本上的文字才靈動起來。

戴斌指出,無論我們願意還是不願意,依託傳統自然資源和歷史文化資源的景區都將面臨門票下降甚至“零門票”的趨勢。現在對旅遊景區的管理主要是建立在分級而不是分類基礎上的,對於迪士尼、歡樂谷等市場化的主題公園和更多的室內樂園來説,不管有沒有等級,門票都不應也不會是政府價格管制的重點。但是對於利用山水林草和文化遺産等公共資源發展起來的旅遊景區而言,持續推進其門票價格的下降,是“讓老百姓玩得起”的政策選擇,也是旅遊業高品質發展的戰略要求。未來的旅遊景區在踐行“全民共用”的公共責任時,作為消費流量入口的屬性將會得到進一步凸顯。從這個意義上説,不管是主動的發展轉型還是配合政府的目的地推廣策略,門票減免都是景區必須要承擔的代價,而不是什麼“不合理低價”“惡性價格競爭”。要相信企業家的創新能力,未來的景區將會通過二次消費、衍生産品開發、“景區+”生態系統構建等方式拓展更加廣闊的市場空間。維持“人山人海吃紅利,圈山圏水收門票”的傳統經營模式,既使不被市場所淘汰,也會為時代所摒棄。經此一疫,旅遊業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這個判斷,是對旅行社、酒店説的,也是對旅遊景區説的。”戴斌如是説道。

人民需要面向未來的數字景區,也需要可持續發展的綠色景區。加強科技應用是轉換動能,推進旅遊業高品質發展的關鍵舉措。無論是2009年國發41號文件確定的“國民經濟戰略性支柱産業和人民群眾更加滿意的現代服務業”,還是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的“推進旅遊業高品質發展”,都要求旅遊景區不能再吃老天爺和老祖宗留給我們的遺産了,而是要適應新需求,培育新動能,促進新發展。這就要求我們從旅遊觀光和娛樂需求的角度,而不是簡單地從供給側把景區局限在開放或者室內空間。相對於OTA(線上旅行代理商)對旅行社,經濟型酒店對旅遊飯店的衝擊和影響,過去二十年裏,景區錯失大眾旅遊時代由資本、技術和企業家合力推動的市場創新機會。旅遊景區、主題公園和遊樂園行業還是沒有擺脫傳統的思維和發展模式。

未來的景區要以新動能滿足新需求。在景區投資、産品研發和戰略演化的過程中,不能只是敬畏自然,還要建構人文,讓遊客在與自然、與居民和員工自然互動的過程中體驗生活的美好;不能只是致敬歷史,更要面向未來,讓遊客在高科技、新配置的場景中感悟宇宙、生命和文明;不能只是按照過去那種只分級不分類的標準建,更要面向市場,發揮市場主體在資源配置中的主導作用。

景區的科技含量體現在新型服務項目上,也體現在支撐景區運營的裝備設施上。我們看到,5G、大數據、邊緣計算、無接觸服務、增強現實、電子競技、火星營地等高科技術已經廣泛應用到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旅遊和休閒場景,迪士尼、環球影城、法拉利世界、默林,越來越多高科技項目進入一線景區的行列。

戴斌説,在資源決定競爭力的大眾旅遊時代,我們可以通過市場開放和制度創新而獲得競爭優勢。在技術決定賽道的小康旅遊時代,如果沒有實驗室經濟的支撐,看不到“科技+文創”的未來,景區很可能成為遠古的恐龍。為此,中國旅遊研究院願意與中國旅遊景區協會、中國遊戲機遊樂園協會等行業組織,與旅遊集團二十強為代表的市場主體加強合作,共建未來景區實驗室合作網路和旅遊大數據平臺。

酒店是用來住的,景區是用來遊的。小康旅遊時代需要什麼樣的景區,是人民嚮往的美好生活所決定的。遊客關注的不是你有多少個A,門口有多少個牌子,而是那片空間有沒有溫暖的生活和向上的力量。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時代,只要能夠聽到市民和遊客歡快的笑聲在林中飄浮就好,至於叫公園,還是叫景區,真的不是很重要。

“只要我們堅決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旅遊發展理念,沿著普惠、綠色和數字化的目標不斷前行,小康旅遊景區夢就一定能夠實現,也一定要實現。”戴斌如是説道。(伍策 一丁 饞人)

客戶端中查看
手機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