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超級大展”來了 將600年曆史述于你聽

發佈時間:2020-09-10 09:26:05  |  來源:中新社  |  作者:  |  責任編輯:安平
大字體
小字體

我叫紫禁城,今年600歲了。

從皇家禁宮到百姓博物院,我很古老,見證了明、清兩代500多年的王朝更疊。

但我又很現代,在年輕人眼中,我是“網紅”。

我有世界最大宮殿建築群:南北長961米,東西寬753米,四面圍有高10米的城墻,城外有寬52米的護城河。

也收藏著多達180余萬件(套)藏品,其中一級藏品8000余件(套)。

我見證了太多的風風雨雨與時代變遷。現在,我要把故事一樁樁説給你們聽。

出生

永樂四年(西元1406年),明永樂皇帝朱棣下詔遷都北京。一座宮殿即將誕生。

《後漢書》載,“天有紫微宮,是上帝之所居也。王者立宮,象而為之”。我最早的名字,就叫紫禁城。

那時的我,是高高在上的皇宮,常人不能進入。

為了修建我,永樂皇帝派人到四川採木,花了十多年時間,才備齊工程所需的大部分木材。

直到永樂十八年(西元1420年),匯集了無數能工巧匠的智慧,這座宮殿才終於完工。這一年,我總算“出生”了。

早年的我,似乎運氣一直不太好,屢屢被雷劈。

1421年,建成幾個月的三大殿就因雷擊而遭焚燬。二十年後,1441年,三大殿才重新建成。

人説事不過三,然而,重建沒多久,三大殿又在嘉靖、萬曆兩朝經歷兩次因雷擊而起的大火。

直到1957年古建專家為我裝上避雷針,我才不再遭受雷擊之苦。

見證

我有過多少任主人?這要看怎麼算。

明永樂皇帝朱棣修建了我;明嘉靖帝改造了我,讓宮殿的內外宮苑、壇廟格局均發生很大變化。

1644年,我迎來了新的主人,還不止一位。

這一年,明崇禎帝在煤山自縊;攻入北京的闖王李自成在紫禁城武英殿登基稱帝;此後不多時,清王朝入主中原,多爾袞又在武英殿升座理政,將順治帝迎入北京。

我的形態、樣貌也因主人的不同而産生變化。

順治十二年(西元1655年),清王朝倣瀋陽清寧宮改建坤寧宮,成為滿漢交融的典型樣例。雍正元年(西元1723年),雍正皇帝搬入養心殿居住。自此,先後有8位皇帝在此居住、理政,養心殿也成為了見證清代歷次重大歷史事件的地方。

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儀宣佈退位;1924年,溥儀等皇室成員被逐出紫禁城。

我曾見證了24位皇帝的人生歷程,溥儀是最後一位。

從此,我不再屬於高高在上的皇權,我打開宮門,迎接百姓,成為一座博物館。

我屬於人民。

輾轉

1925年,我有了一個新的名字——故宮博物院。

可在那個動蕩的年代,我因戰亂而變得滿目瘡痍。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我和文物的安危成為令人困擾的難題。1933年,山海關失守,故宮博物院理事會正式決定古物南遷,“故宮人”帶著兩千多箱古物開始了大遷移。

這些文物最終匯聚到中國抗戰的大後方——四川“避難”,抗戰勝利後才陸續“回遷”。

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歷經戰火的我百廢待興。當時人們從我這裡清運出來的渣土就有25萬立方米。

1949年5月,故宮古建築修繕工程開工,昔日皇宮的流光溢彩漸漸復原。1987年12月,在巴黎召開的世界遺産大會上,我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網紅

2002年,我的“百年大修”拉開序幕。與此同時,我也漸漸成為年輕人眼中的“網紅”。

2013年,我第一次面向公眾徵集文化産品創意。此後,“奉旨旅行”行李牌、“朕就是這樣漢子”折扇等各路萌係路線産品問世。

幾年間,我的開放面積逐年擴大,所展出的文物越來越多,你們可以在我這裡看到《清明上河圖》《千里江山圖》這樣的珍貴藏品,甚至火熱到出現了“故宮跑”;一部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讓文物修復師成了熱門職業;我在網路上也有了越來越多的粉絲;就連“故宮”這兩個字也因年輕人喜愛的文創産品而成為博物館界的一個大IP……

今天,我建成600年的大展開幕了,一件件文物、藏品會將這600年的歷史述于你聽。

我希望下一個六百年,我還在這裡,把我的故事,講給一代又一代的人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