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玻璃棧道類旅遊項目為何屢屢"驚心"?

發佈時間:2020-08-26 09:00:51  |  來源:新華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安平
大字體
小字體

8月19日,遼寧省本溪市桓仁滿族自治縣虎谷峽景區一處玻璃滑道發生事故,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傷。目前,桓仁縣相關調查組正在對事故原因做進一步調查。

近年來,玻璃棧道成為多地旅遊“網紅”項目,有業內人士統計,全國玻璃棧道滑道、吊橋、觀景平臺的數量有1000多個。“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由於缺乏建設標準、管理不善,相關傷亡事故頻頻發生。

“網紅”旅遊項目傷亡事故不斷

據了解,虎谷峽景區的最大賣點,是修建了橫亙在峽谷中的玻璃大橋和山崖邊的玻璃棧道、觀景臺。19日下午,部分遊客乘坐下山玻璃滑道時,因突降暴雨、滑速過快,導致人員碰撞發生傷亡。

根據景區資料介紹,乘坐玻璃滑道要換上特殊褲子,褲子的屁股位置是加厚的。另外,滑道是全封閉的,就算剎不住,也不用擔心會飛出去,最多發生連環相撞或追尾。

但一名受傷遊客的家屬説,本來玻璃就滑,下完雨就更滑了,事故發生時下滑速度特別快,難以控制。

玻璃棧道類旅遊項目雖已成為各地“網紅”,但近年來遊客傷亡事故不斷:

2019年,青島水準零點景區玻璃棧道整修,有孩子差點掉進海裏;2018年,吉林長春一處玻璃棧道因維修導致兒童墜落受傷;2017年,湖北木蘭勝天景區玻璃棧道發生事故,造成1死3傷;2016年,張家界天門山玻璃棧道遊客被落石砸傷……

其實早在2017年、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文旅部等部門曾多次提出加強對玻璃棧道等高風險項目的準入、運營安全管理。在文旅部的要求下,各地開展了一系列摸底調查,一些項目被責令停業或整改。

雖然事故頻發,但不斷激增的遊客數量仍吸引更多商家加入這一市場。有業內人士統計,目前,全國玻璃棧道滑道、吊橋、觀景平臺的數量有1000多個,類似項目不斷刷新“更高、更長、更新奇、更驚險”的紀錄,有些還加入“5D倣真”“瞬間炸裂”等體驗噱頭。

中國招標採購導航網顯示,近一年來,中標的“玻璃棧道”及“玻璃橋”項目至少有數十個。在途牛網,與玻璃棧道相關的旅遊項目資訊有500余條;去哪兒網與玻璃棧道、玻璃橋相關的産品資訊約600條。

背後深層問題:標準滯後、管理不規範、監管不明確

為什麼玻璃棧道類項目近年來頻頻出現安全事故?

曾在全國多地承建100余個相關項目的某滑道承建公司工作人員坦言,目前玻璃滑道項目沒有國家標準,只有企業標準。據他了解,全國索道與遊樂設施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組織制訂的一項行業標準仍在推進中。

“這類項目剛出來時大家都叫玻璃橋,什麼是玻璃橋,沒有統一規範,也沒有行業技術規範的統一標準。”中國建築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副總經理郭坤説。

中部某景區負責人説,目前很多玻璃棧道類項目是根據經驗施工,如玻璃滑道坡度不超過32度等。

中國旅遊研究院副院長李仲廣説,有些縣區的景觀棧道是當地沒有特種設備資質的小型建設公司在生産和運營,品質明顯不過關,存在風險隱患。

郭坤説,建設完成後,有的企業並未做相關破壞性實驗測試橋梁穩定性,沒有抗風、減震等裝置,穩定系數得不到保障,存在一定安全隱患。在一些小景區,一些玻璃項目甚至僅用鋼桿進行連接。

石家莊鐵道大學土木工程學院教授李運生表示,很多事故原因在於運營管理不規範。“在什麼天氣條件下、超過多少人時應該限流或停止開放,都應有明確規定,以避免此類悲劇的重演。”

“景區的警示標誌、標語是否到位,下雨下雪時是否有防滑鞋套,雨雪清掃是否及時,定期玻璃除霉是否進行,安全保護措施是否到位,這都是後期維護措施中需要注意的。”郭坤説。

此外,誰來監管也是令人困擾的問題。記者了解到,玻璃棧道、滑道、吊橋等高風險旅遊類項目,是否屬於技術、安全標準較高的特種設備,由哪一部門監管,目前仍不明確。

業內人士表示,文旅部門負責宏觀上的旅遊安全管理指導,只能涵蓋A級景區;對景區也無法採取強制措施,對出了問題的景區,只能做降級或摘牌處理。此外,目前大量地方市縣乃至鄉村也有自己鋪設的玻璃棧道,這也不在其監管範圍內。

儘快實施標準,加強日常維護管理

多位採訪對象表示,由於缺乏統一標準和事前預防,一些地方只能“一刀切”地在事故發生後直接全部封停。

記者了解到,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標準委)近期批准發佈了國家標準《懸空地板、踏步、步道及棧道玻璃》,標准將于2021年4月實施。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也在制定相應檢測和技術標準。

河北省旅遊品質促進會會長邸明慧建議,儘快統一國家標準和管理辦法,同時明確監管部門。李仲廣表示,地方政府、住建、地質、市場監管、文旅、協會要多方協同跟進,加強日常監管,對廠家生産和商家使用情況採取綜合安全檢查。事前、事後都要杜絕安全隱患,而不能出了事故再調查,簡單一關了事。

在日常管理和維護方面,專家建議借助智慧系統及時監測橋體參數、運營狀況;加強對橋體核心運營設備的檢查;規範遊客行為;極端惡劣天氣下封閉橋梁等。

瀋陽建築大學交通工程學院道橋系主任王佔飛也建議,景區在運營管理中,要密切關注隱藏問題,加強對人員的管理、限流,強化保護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