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事故頻頻發生 自付搜救費不是任性的門票

發佈時間:2020-08-18 09:31:07  |  來源:廣州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宋卿
大字體
小字體

近日,又有兩名驢友私自到峨眉山後山原始森林探險後失聯。經過搜救隊員的努力,終於將兩名驢友安全救出。但兩名驢友也因違反《峨眉山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産保護條例》被責令承擔2萬多元的搜救費用和罰款。

“驢友”一詞曾經是對戶外運動愛好者的尊稱,但近年來,因驢友“任性”而産生的搜救行動,讓不少自然風景區有點“談驢色變”。據中國登山協會不完全統計,2019年全國共發生272起登山戶外運動事故,迷路事故數量高居榜首。其中,低海拔登山和徒步穿越更是迷路事故的高頻、高危項目,不僅搜救難度大、成本高,而且救援成功率也得看“實際情況”。特別是如果遇到突發的天氣狀況,往往救援與被救都會陷入“聽天由命”的境地。

其實,為了勸退這些“不省心”的驢友,更讓他們意識到救援的費用應當由有過錯的旅遊者承擔,各地旅遊都出臺了相應的規定,如《安徽省旅遊條例》中明確提出,旅遊組織者和個人不得在禁止通行、沒有道路通行的區域開展風險性較高的活動,一旦被困要求救援,旅遊活動組織者以及被救助人需要自掏腰包承擔相應的救援費用。讓驢友為自己的任性買單,自付搜救費無可厚非。但問題是,當前關於“自付救援費”等相關規定,更多只是一種行政管理條例,而且相關規定也只有一個原則性標準,如何量化自付救援費和罰款的標準,還有待進一步明確。就如此次峨眉山後山的救援行動,出動50余人,耗時56個小時,花費如此人力與精力,2萬多元的搜救費和罰款是否合理呢?頗值得商榷。

值得一提的是,推出相應的“自付救援費”規定條例,目的不只是為了讓違規者承擔一定的責任和搜救成本,更是要讓心懷僥倖者“三思而後行”。如果條例起不到應有的震懾作用,反而可能會讓自付搜救費變相成為一種“救援服務”,給一些“任性”驢友營造“我願付費,快來救我”的錯覺。這就與設立“自付搜救費”的初衷相違背。對此,要讓“自付搜救費”發揮更大的作用,除了要進一步合理細化具體操作之外,不妨加入更多懲戒機制,比如讓違規者列入失信黑名單、適當加大處罰力度等。此外,還要加強相關風險防範與事前安全教育工作。自付搜救費不是為你任性兜底的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