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傑:滇川藏互通才能打造世界級"大香格里拉"

發佈時間:2019-06-14 13:52:30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一元  |  責任編輯:安平
大字體
小字體

【點睛】當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開發由淺入深、由近及遠、從週邊向中心、從初級向高級推進時,合作大於競爭、競爭服從於合作已成為區域發展的主導性基調,並將進一步成為發展的主流和趨勢。



6月8日,香格里拉首屆旅遊業發展論壇在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酒店舉辦。中國旅遊集團有限公司專家委員會委員、研究院前院長陳文傑作了《創新推動大香格里拉旅遊高品質發展》的主題分享。他表示,香格里拉是雲南乃至全國極具潛力的旅遊目的地,是國家重點推廣的12條黃金線路之一,是集觀光、休閒、度假、探險、科考的大旅遊區域,是具有世界範圍影響力的國際旅遊品牌。



陳文傑説,大香格里拉是一個廣義的地理概念,是滇川藏大三角地區跨省域的大旅遊區域,是青藏高原向川西和雲貴高原過渡地帶,主要包括滇川藏九個地州市,包括雲南的麗江市、迪慶州,四川的甘孜州、阿壩州,西藏的昌都地區、林芝地區,還包括青海的玉樹地區的果洛,以及甘肅南部的部分地方,整個幅員面積超過60多萬平方公里,總人口超過1千200萬人。

該區域內雪山聳立,森林茂密,大江縱橫,湖泊星羅密布,有很多藏族藏族同胞所稱的神山聖湖,自然風光壯美秀麗,人文景觀豐富多樣;這裡的藏傳佛教、康巴文化、母系文化、土司文化別具一格,加上橫斷山脈、藏彝大峽谷、茶馬古道以及民國西康省歷史遺存,都具有很強的吸引力,被遊客稱為“中國最美的地方”、“藍色星球最後的桃花源”,這就是大香格里拉的魅力所在,成為獨一無二的旅遊、度假兼具的目的地。



“大香格里拉破局在即,即將步入高品質發展的階段。這個階段應該從2015年就開始,過去幾年只是開了個頭,相信還會持續較長的時間。” 陳文傑如是判斷。

陳文傑認為,縱觀近20年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開發的總體狀況,大香格里拉旅遊業區域內各種競爭,主要是各地都是在“以我為主”思路支配和主導下進行開發與競爭,本質上是基於行政區劃、追求地方利益最大化為出發點和立足點的競爭,實際上是狹隘、無序、消極的內耗,不但沒有形成合力,出現很很大的弊端。即使後來在政府的倡導下開展合作,但也仍然非常有限,對於整個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的健康、持續發展弊大於利。



目前,大香格里拉旅遊發展的局限性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國家有關部門對大香格里拉的旅遊發展缺乏更具體的規劃和指引,未能站在更高的戰略高度,很好協調區域內各省區的旅遊定位與協同發展。這是大香格里拉區域旅遊開發與發展的一大遺憾。

二是旅遊開發同質化嚴重,旅遊線路地域化,從區域發展看趨於碎片化。近年來,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內各地的旅遊發展戰略和規劃各不相同,各地發展規劃雖然都將大香格里拉的主要景點景區包含在內,但是明顯缺少旅行服務者的線路組合和旅遊度假者線路優化選擇的視角,像香格里拉的重點是普達措、德欽梅裏雪山、虎跳峽、香格里拉大峽谷、維西塔城滇金絲猴“五大國家公園”;麗江的重點是“一體兩翼”,即麗江古城和玉龍雪山為核心,瀘沽湖、老君山為兩翼;四川甘孜提出發展“環貢嘎山兩小時旅遊圈 ”,對遊客而言這麼多的“重點”到底如何組合?區域內如何配合協同開發才能更有利於業者和遊客的優化組合與組合,這些都想得太少。受行政區劃及歸屬地影響,滇川藏三省區在大香格里拉區域進行旅遊開發時,四川以成都為中心沿318 國道由東向西推進,西藏正好相反,沿318 國道由西向東開發,而雲南則沿214 國道由南向北重點打造“大(理) 麗(江) 香(格里拉)”旅遊線。三省區均採取自上而下的垂直、縱向方式,橫向之間缺乏聯繫。目前,該區域內重點旅遊線路基本上都處於“點線型”的模式,如成都—康定—理塘—稻城—亞丁、大理—麗江—香格里拉—麗江—瀘沽湖、拉薩—林芝—昌都等線路無不如此。通常是從起點出發到達終點,又從終點原路返回起點。這些線路的一個共同點就是以各自轄區為涉及範圍,以鄰為界,涇渭分明,鮮有以景區景點的優化組合為特徵的跨區域旅遊線路和旅遊産品。



三是跨省區的重大旅遊基礎設施彼此呼應不夠,低效化嚴重。如四川亞丁至雲南三江口公路是連接亞丁、香格里拉、麗江、瀘沽湖等重點景區和旅遊目的地,最便捷的通道本應優先實施,四川方面率先建設工期長、難度大的亞丁至瀘沽湖公路,繞道木裏增加里程100多km,致使具有較高旅遊開發價值的麗江—瀘沽湖—亞丁—香格里拉—麗江旅遊環線難以成型,遲遲不能發揮作用,今天不少重要路段的高速公路仍未開通,仍未能形成環形線路。同時,受地方利益驅使和行政思維的支配,違反資源配置最優化原則的情況時有發生。同屬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核心區域範圍的瀘沽湖和亞丁兩地直線距離僅100 多km,雲南和四川卻同時投入鉅資興建兩座規模相當的旅遊支線機場。與此類似,在著名景區虎跳峽的金沙江兩岸,麗江和迪慶也先後修建了兩條接待量遠遠不飽和的旅遊棧道。此外,在重點景區之間的旅遊幹線網路建設上也不盡如人意。如此思路儘管有立足現實條件考慮的客觀合理性,其範圍 卻多屬於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的週邊甚至邊緣地帶, 打破了規劃的整體性,碎片化趨勢愈加明顯。

四是區域旅遊品牌趨同,區域內欠缺組織合理的推廣和行銷,外界度區域的品牌認知混亂。作為中國最具號召力的旅遊品牌,大香格里拉無疑應該一個整體,但現實各地卻自説自話,各唱各調,使大香格里拉品牌概念認知度和美譽度大打折扣, 不利於整體品牌的建立、傳播和推廣;彼此間缺乏對接的途徑和紐帶,導致相鄰旅遊目的地之間很難“借力用力”,更談不上相互促進、共同發展。客觀上,區域的整合行銷做得很不理想。這不但造成遊客時間、精力和旅遊支出的浪費、不利於旅遊性價比和口碑效應擴大,更嚴重的是制約客源綜合利用效率的提升。以四川稻城亞丁為例,儘管距離年遊客接待量超過千萬人次的麗江不到300 km,但是幾乎很少有遊客從麗江方向進入亞丁,這也是亞丁遊客量一直很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陳文傑認為,當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開發由淺入深、由近及遠、從週邊向中心、從初級向高級推進時,合作大於競爭、競爭服從於合作已成為區域發展的主導性基調,並將進一步成為發展的主流和趨勢。以共有、共用、共用“香格里拉”品牌為前提,以整體保護和統一開發為原則,以健全和完善跨區域協作機制為重點,以旅遊要素資源整合為紐帶,打破行政區劃壁壘,消除內耗競爭弊端,避免“零和博弈”,通過區域合作實現共贏和發展,推動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的可持續發展。在維護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的長遠利益和兼顧現實條件的基礎上,根據旅遊業的行業特點,導入系統論、控制論、協同論等相關原理,分別從宏觀( 規劃) 、中觀( 公共) 和微觀( 建設) 三個層面進行分類別指導、分層次推進、分階段實施,加強大空間、廣範圍、深層次的區域聯動,改善旅遊基礎軟硬體條件,構建跨區域旅遊産品,形成有較強競爭力的區域比較優勢,通過“小步快走”式的漸進突破,達到由量變到質變的轉變,實現大香格里拉旅遊業的良性發展。



陳文傑指出,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雖然擁有富集且品味極高的旅遊資源,但是由於受基礎設施條件薄弱、行政區劃分割、溝通協調成本等因素的影響,導致低水準開發、重復建設等問題依然存在。只有軟體建設與硬體建設並舉,大力改善旅遊基礎設施,提高通行效率,降低進入成本,同時打破區劃界限,樹立大旅遊、大迴圈、大發展的觀念,優化要素配置,擴大市場影響,整合旅遊資源,消除行政壁壘,做大産業規模,提升産業品質,提高綜合競爭力,實現資源共用、市場共用、資訊共用和利益共用,打造無障礙旅遊區,做到真正意義上的“互聯互通”,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旅遊開發才能步入良性發展的“快車道”,才能推動大香格里拉區域旅遊業的跨越式發展,打造世界級精品旅遊勝地的目標也才會指日可待。(一元)

(本文根據陳文傑在2019迪慶端午賽馬節暨香格里拉旅遊業發展閉門會的主題演講整理而成,文中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