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寧村:以花為媒文化立村 忠清氣正育傳人

發佈時間:2019-06-14 10:13:54  |  來源:錢江晚報  |  作者:姚水林  |  責任編輯:尚槿
大字體
小字體

杭州市余杭區仁和街道普寧村以國色天香的大牡丹聞名於世。

距杭州老城區20余裏的普寧村村名源自五代後晉天福年間(936-944年)吳越王錢氏所建之大普寧寺,據《杭縣誌稿》載:“普寧寺有大牡丹極盛,傳為于忠肅手植,尚存。”于忠肅即于謙,明朝杭州府錢塘縣人,忠君愛國,一身正氣,兩袖清風,《明史》讚其為“忠心義烈,與日月爭光”,並與岳飛、張煌言並稱“西湖三傑”。

普寧牡丹有三絕

普寧村牡丹為“忠心義烈,與日月爭光”的于謙“手植”?誰都不敢言之鑿鑿。但是,口口相傳500多年,總有其大義所在。生於1986年的村黨總支書記嵇萍説:“這個事情未見正史明確記載,近代的《杭縣誌稿》也以一個‘傳’字説與後人,只是我信其有,因為生於斯長于斯的爺爺們是這樣説的,爺爺們的爺爺也是這樣説的。”

暫時繞開這個難有定論的話題,年輕的女書記説起了普寧牡丹的奇特之處。她説,普寧牡丹有“三絕”:

一曰“普寧牡丹移栽難”。普寧牡丹種名“玉樓春”,為江南牡丹之名品,植株高大秀麗,花形富貴婉約,在尚未被列為杭州市文物保 護單位之前的上個世紀80年代初,曾有杭州植物園花港觀魚、杭州佛教協會某寺院、余杭超山大明堂等單位相繼移植,卻均不成功。這不僅令專業人士百思不得其解,也讓普寧百姓欣欣然。

二曰“普寧牡丹喜食葷”。牡丹一般以禽畜糞便等有機肥為養料,但是,不知道從何時起,吃素的普寧寺和尚們卻用豬羊下水、魚禽雜碎經發酵後施之,寺內牡丹因此更加枝繁葉茂,花形碩大。後戰亂頻發,普寧寺屢毀,抑或是和尚們自顧不暇,不再用葷腥“喂食”牡丹,原18叢“玉樓春”至民國僅存6叢,到1983年被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時只剩下了3叢。

三曰“普寧牡丹不同葉”。通常的牡丹葉子“二回”“三齣”的復葉。普寧牡丹二回裂口卻有深有淺,頂生三齣小葉有寬卵形、狹卵形或長圓狀卵形,復葉每每不盡相同,也就是説,在普寧村的牡丹園裏,找不出兩片完全相同的葉子。

美麗鄉村花為媒

嵇萍説:“歷來以農耕為主的普寧村,因杭北名剎大普寧寺而留名。千餘年來,普寧寺幾毀幾建,飽經滄桑,至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寺院已不復存在。而普寧村卻因其後社隊企業的勃興而成為當時的經濟強村。只不過,在發展經濟的大潮中,普寧村人未能及時顧及被祖祖輩輩視為“村寶”的普寧大牡丹,在村辦企業造成的大氣污染下,僅存的幾叢“玉樓春”變得奄奄一息了。”

後來,村辦的磚瓦廠等企業因土地和環境保護等原因關停了,村集體的經濟實力大受影響,到2017年余杭區開展“美麗鄉村”建設的時候,經濟實力相對薄弱的普寧村,唯一可與別人一比的“財富”,就只有老書記馬金林帶領他們那一代人精心保護和重新培育起來的普寧牡丹園了。

馬金林2008年上任村支書之後,心痛“玉樓春”的遭遇,又心念于謙手植傳説深刻含義,決心在普寧寺的廢墟上重建牡丹園。他諮詢杭州植物園的專家,又派專人按古法養護“玉樓春”,還從洛陽、菏澤、日本引進新品種,2009年,佔地400平方米的普寧牡丹園終於建成,園內87叢各色牡丹中,被人稱為牡丹王的那幾叢“玉樓春”,更是花大如盤,生機盎然,總領群芳,吸引了遠近人們前來觀賞。

嵇萍説:“馬書記2017年把村裏的重擔交到我手上的時候,重獲生機的“普寧村牡丹花會”已經辦了12屆,且有了‘以花為媒’建設新農村的規劃、措施和行動。”

2019年4月,第十五屆普寧牡丹花會被仁和街道接辦,短短的花季裏,小小的普寧村共接待了八方賞花客5萬多人。花會期間,普寧村還適時推出了“水鄉民俗一條街”“傳統婚禮儀式錶演”“時空穿越到此一遊”“國色香滿園文藝演出”等等特色節目,讓遊人在欣賞天姿國色的同時,進一步了解、親身體驗普寧村深厚的古水鄉農耕民俗文化的底蘊。

今天,一個佔地33畝的普寧牡丹公園已經初步建成,5000平方米,內有2000多叢20多個品種的新牡丹園,將在下一個牡丹花開的季節裏,以普寧村美麗鄉村建設的精品工程的名義展現在人們的面前。以花為媒,因地制宜建設美麗鄉村,是普寧村區別於其他地方的一大特色。

忠清氣正育傳人

在普寧村,因其牡丹有于謙“手植”之代代口傳,于謙的忠清氣正直貫古今。美麗鄉村建設中,普寧村堅持“以花為媒,文化立村”,在打響普寧牡丹金名片、開展“清潔家園”“美化庭院”“五水共治”活動的同時,著力打造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水鄉文化展示基地、中華傳統文化傳承基地。

普寧村借于謙手植牡丹的故事,在村裏建了一座“于謙紀念館”,常年展示于謙的生平事跡。這裡是普寧村的孩子們每年必到一次的課外學堂,他們誦讀著于謙12歲時寫下的明志詩:“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從小立志做一個堅強、正直、廉潔、高尚、有為的人。

200多平方米的文化禮堂是普寧村傳承中華傳統文明的重要場所。這裡不僅有農家書屋、書畫活動室、電子閱覽室,還有每年為期兩星期的假日學校,設有道德講堂,聘請鄉賢宣講家風家訓,主持每年一次的重陽節敬老(全村80歲以上老人參加)儀式和全村學童開蒙儀式。

為了讓村民不出村就能享受到豐富多彩的文化、文藝生活,村裏除了每年一次的牡丹花會,還舉辦健康講座、安全培訓、故事會、文藝演出、花季相親大會、牡丹詩歌吟誦會、烘青豆茶會(或戰豆大賽)、漢服婚禮表演、水鄉民俗展示等一系列活動,既傳承了中華古老文明,又豐富了村民健康的文化生活,提升了全村的文明程度和村民的文明素養,為“正氣育傳人”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普寧村不僅有自己的籃球隊,還有自己的文藝演出隊,文藝隊在女黨員陳國英的帶領下,多次在余杭區“美麗洲大舞臺”上亮相,並獲得好評。普寧村村歌《牡丹花開》榮獲中共浙江省委宣傳部頒發的全省村歌比賽一等獎。年過八旬的馬桂英老奶奶,擔綱普寧刺繡社,十幾位老中青繡娘所繡的虎頭鞋、牡丹手帕,每每成為牡丹花會期間“風情一條街”上的亮點。

普寧村專業經濟合作社還建立了普寧牡丹、月季培育基地,開發註冊了“沏味鮮”烘青豆七味鹹茶,牡丹花會期間吸引了無數花木愛好者和茶藝愛好者的追捧,並正在成為“網紅”商品。為大眾免費提供賞花的普寧村,也有了一份意義非同一般的經濟收入。

在美麗鄉村建設中,普寧村不能與動輒投入幾千萬,甚至上億元搞建設的那些富裕村比,但他們有自己獨特的文化遺産:國色天香的普寧牡丹,忠心義烈、與日月爭光的于謙精神。

他們要的不僅僅是花美、村美,還要人更美!

(姚水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