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148萬件可移動文物 恰如璀璨的文化珍珠

發佈時間:2019-06-14 09:28:43  |  來源:重慶晚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尚槿
大字體
小字體

歷史上形成、流傳至今的文化遺産,可以分為物質文化遺産和非物質文化遺産兩大類。物質文化遺産指具有物態形式的實物,比如建築物、陶瓷器等;非物質文化遺産則是指習慣、傳統、信仰等精神層面的遺存,人們習慣上將其稱為“非遺”。

實物形態的物質文化遺産,又可以區分為可移動文物、不可移動文物、歷史文化名村、名鎮、名城。

可移動文物,就是我們在博物館和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陶瓷器、書畫、青銅器、玉石器、竹木雕刻、金銀器等。當然,能稱得上“文物”二字的,必須是具有一定的年份和一定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

重慶是國家級的歷史文化名城,歷史悠久,文物眾多。無論是文物、古鎮還是非遺,數量多、價值大。那麼,在全重慶市,共有多少可移動文物呢?這個數字恐怕誰也無法確認,因為可移動文物不像不可移動文物那樣必須附著于特定的地方,而是可以攜帶移動的。除了博物館、文物研究機構、大學等單位收藏文物外,更有大量的私人收藏家,收藏著真真假假海量的“文物”。為了摸清國有單位收藏文物的數量、狀況,從2012年開始,國務院部署在全國進行了一場“可移動文物普查”工作。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通過這次普查,我們獲得了相對確切的數字。

重慶市共登錄了可移動文物1482489件,收藏于165家國有單位中。這148萬多件文物,是重慶人民共有的寶貝。這165家單位,主要是各博物館、紀念館、考古研究所、文物管理所,收藏了全部文物的55.64%,其他單位有圖書館、美術館、檔案館等。在深入普查的基礎上,重慶市文物局組織專家編寫了《巴渝藏珍》系列圖書,記錄這次普查工作的成果,也便於讀者了解重慶市國有單位收藏可移動文物的狀況。

《巴渝藏珍——重慶市第一次全國可移動文物普查總結報告暨收藏單位名錄》收入“重慶市第一次全國可移動文物普查工作報告”和重慶市文物局6家直屬單位、全市所有區縣(包括經開區)的普查工作總結報告,還公佈了165家收藏單位的名錄。總結報告記載了普查工作開展的情況,比如組織機構、工作方案、經費使用等。對於讀者來説,更有價值的是這些文物的基本情況,如類別、年代、級別、來源、入藏時間、完殘程度等。

國有可移動文物中特別珍貴的,可定級為一級、二級、三級文物,統稱為珍貴文物。全市148萬餘件文物中,珍貴文物數量為42172件,主要收藏于博物館中。

全市國有文物中的31.45%是新中國成立後從各機構、個人手中接收的舊藏;1949年至1965年入藏的佔22.03%;1966年至1976年入藏的佔0.58%;1977年至2000年佔22.58%;2000年以來入藏的佔23.56%。所謂盛世收藏,在這裡也許可以得到一些印證。

從文物的完殘程度看,完整無缺的文物只佔9.77%,基本完整的佔了大多數,為69.07%,殘缺的佔19.21%,嚴重殘缺佔1.95%。可見文物保護修復任務還非常繁重。

《巴渝藏珍——重慶市第一次全國可移動文物普查文物精品圖錄》(6冊),是重慶曆史上首部全面反映國有文物狀況的精美圖錄。

可移動文物普查將各種文物劃分為35個類別。本圖錄根據文物的屬性,將35類文物按6個大類編輯成冊,每一冊精選具有代表性的文物數百件。一冊在手,便可以了解重慶市相關類別文物的概貌。每件文物均標注名稱、年代、尺寸、收藏單位等基本資訊。文物圖片由博物館專業攝影師精心拍攝,出版社富有經驗的美工對圖片進行後期製作,保證了文物資訊的完整準確。

第一冊為《標本、化石卷》,從全市95244件動植物、岩石、礦物標本和古生物、古人類化石藏品中,精選200多件(套)編輯成冊。重慶自然博物館是重慶市自然類藏品的主要收藏單位,收藏著全市近99%的自然類藏品。其中既有中華鱘、朱鹮、丹頂鶴、紅腹錦雞、大熊貓、小熊貓標本,各種蝶類以及銀杉、水杉、光葉珙桐等現生動植物標本,也有自然金、自然銅、岫岩玉、孔雀石、碧璽、青金石、祖母綠、隕石等岩石和礦物標本。重慶自然博物館是國內收藏恐龍化石最多的博物館之一,圖錄中收錄了13具恐龍化石,還有恐龍蛋、足印化石以及劍齒象、猛犸象、鹿、馬、牛、犀、龜等。古人類化石中最重要的藏品是收藏于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的巫山人下頜骨化石。這件化石距今約200萬年,是我國已知年代最古老的人類化石。

第二冊為《石器、石刻、磚瓦、陶瓷卷》,收錄了371件(套)文物。石器是石器時代人們使用的生産工具,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的石器,可以看出人類的生活方式和生産方式。舊石器時代粗笨的打制石器、新石器時代通體磨光的磨制石器,是沒有文字記載時代的“文字”,考古學家正是通過這種文字來解讀人類的史前時代。

石刻類文物是從漢代開始廣泛流行的,這是由於鐵器的廣泛使用,帶來製作工具進步的結果。漢代盛行厚葬,重慶地區出土的石闕、石棺以及雕刻的反映升仙、四神、車馬出行、門闕接引等圖案,古樸生動,形象地反映了漢代人們的精神世界。銅梁出土的明代尚書張佳胤父母合葬墓中,隨葬著89件石俑及12件石質傢具冥器,人物服飾、器具、樂器、兵器等栩栩如生,是研究明代歷史的寶貴資料。大足石刻也是石刻類文物,但它屬於不可移動文物,不在本次普查的範圍內。

陶器是新石器時代至商周人們使用的主要器具,形態各異的罐、釜、甑、甗、鼎、豆、盤、盆……奠定了沿用至今的生活器具的基本形狀。瓷器是中華民族對人類做出的重要貢獻。重慶各單位收藏的瓷器,充分反映了中國瓷器發展的基本脈絡。從原始青瓷到明清官窯,從宋代主要窯口到重慶本地的涂山窯,單色釉、顏色釉,瓷雕瓷塑,逐一呈現,美不勝收。尤其是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珍藏的一批從故宮調撥而來的瓷器,出自明清官窯,器型、釉色、圖案、彩繪,美輪美奐,殊為難得。

第三冊為《書畫、碑刻、古籍卷》,收錄了甲骨、碑刻拓本、古籍善本以及書法繪畫類文物181件(套)共計410件。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與西南大學博物館收藏的商代甲骨,曾收入郭沫若主編的《甲骨文合集》。碑刻拓本、古籍善本是極富文化意趣的一大類文物,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重慶圖書館等單位收藏著一批稀見、少見的珍貴古籍,被列入國家重點古籍保護名錄。這兩家單位都是全國古籍重點保護單位。

書法繪畫類藏品受人矚目,也最能反映博物館收藏水準。該卷收錄的自宋代至民國時期的書畫藏品,體現了重慶市館藏文物的高度。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的藏品特別值得期待。該館前身為1951年成立的西南博物院,藏品豐厚,價值突出。圖錄中選入的南宋《馬麟等院畫小品冊》、元代《無款仙山樓閣圖團扇面》、明代《唐寅臨韓熙載夜宴圖卷》等,都是一級文物中的佼佼者。

唐寅是明代書法家、畫家、詩人,別號唐伯虎,唐伯虎點秋香是民間流傳甚廣的故事。唐寅的詩書畫造詣極高,《唐寅臨韓熙載夜宴圖卷》題材取自五代十國時期畫家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藏北京故宮博物院)。雖然是一件臨摹之作,但由於技藝高超、惟妙惟肖,並在原作基礎上融入了明代的氣息,所以在眾多臨摹作品中卓然而立。加之唐寅的大才子身份,更為作品增添了許多內涵。此作收藏于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出於文物保護的需要,多數時間深藏于庫房之中,編者將作品照片分解為若干段,放大細部,方便仔細欣賞。此外,與唐寅同享盛名的祝枝山、沈周、文徵明、仇英等其他明代大家的作品,以及清代、民國的大師之作,圖錄中都有收錄。

第四冊為《金屬器卷》,收錄了232件(套)銅器、金銀器、鐵器文物。這些文物既有銅容器、兵器、工具,也有金屬質地的雕塑、造像、璽印符牌、錢幣、樂器、法器等。我國歷史上的夏商周時期,考古學分期為青銅時代,這個時代人們使用青銅,製作兵器、禮器、樂器和貴族的生活器具。活動於三峽、重慶地區的巴人,使用青銅兵器劍、矛、鉞、戈等,與周邊的楚國、蜀國週旋,留下了勇敢善戰的美名。巴人流行在兵器上刻鑄花紋圖案,考古學家稱為“巴蜀符號”“巴蜀圖語”,實為尚待解讀的巴人文字。此外諸如銅佛像、金印、金帶具、金首飾、銅鏡以及漢代鐵器等,都是難得一見的古代珍品。

第五冊為《工藝、文玩卷》,這是內容最為龐雜、最接近於世人所謂“古董”“古玩”的一卷。收錄了271件(套)文物,計有玉石器、寶石、玻璃器(古稱料器)、牙骨角器、竹木雕刻、漆器、琺瑯器、織繡(緙絲、顧繡、西蘭卡普等)、皮革(皮影、盔甲)、紫砂器、鼻煙壺、古代文具、傢具以及非金屬器的樂器(古琴)、法器,等等。許多收藏愛好者初涉收藏時,苦於對古代文物缺乏了解,無從下手,更難辨真偽,只能從圖書中學習。本冊圖錄所收錄的文物,都是各博物館珍藏、且經過多次鑒定的文物,真實可信,具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第六冊為《近現代卷》,收錄了近現代文物340件(套),涵蓋了文物普查分類中的16個大類,即文件、宣傳品,名人遺物,檔案文書,古籍圖書,璽印符牌,武器,鐵器、其他金屬器,票據,石器、石刻、磚瓦,書法、繪畫,織繡,交通、運輸工具,陶器,銅器,碑帖拓本以及其他類。上述16類文物,在前幾冊圖書中已有涉及,而本冊所收文物年代均為近現代。

近現代的重慶,地位越來越重要,大量文物藏品反映了自鴉片戰爭以後,重慶從深處內陸腹地的一座地域性城市,一步步走向長江上游的中心城市的腳步。鄒容、喻培倫、章太炎、楊滄白、楊闇公、聶榮臻、劉伯承等革命先驅的遺物,抗戰時期的出版物,統一戰線的重要見證物,抗美援朝上甘嶺戰場上遺留的樹樁,形式多樣,內涵極為豐富。紅岩革命歷史博物館收藏的1945年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憲兵司令張鎮呈報給軍政部長陳誠的《參議員毛澤東在渝市之動態》,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收藏的1949年重慶中美合作所集中營殉難烈士江竹筠遺書等文物,都具有極大的研究價值和教育意義。

重慶市148萬餘件可移動文物,與全市2萬多處不可移動文物一樣,猶如一顆顆璀璨的珍珠,承載著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是巴渝歷史文化的結晶,是可持續發展的寶貴資源。為了保護文物,使之傳諸久遠,這些文物在通常情況下都收藏在博物館戒備森嚴的庫房中。為了讓文物活起來,滿足人民群眾觀賞文物的需求,博物館持續不斷地推出文物展覽、開發文化創意産品……但是,更多的文物還是沉睡在庫房中,難得一露真容。現在,通過《巴渝藏珍》系列圖書,讀者可以一睹千余件珍貴文物藏品的精美圖片,了解文物的細部、內容,實在是一套值得關注和收藏的文化之書。

(重慶晚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