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茶人”余盛良:擎起光環,立於天地之間
發佈時間:2019-01-03 13:59:23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伍策 單美琪 邱磊 劉傑  |  責任編輯:路遙

【點睛】閩北的初冬愈涼,余盛良身著與紅木古風傢具極搭的淺灰色中式棉布褂子,解開了第一個盤扣露出裏面的黑色襯衣。談到“茶狀元”,他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范仲淹在《和章岷從事鬥茶歌》曾寫道:“勝若登仙不可攀,輸同降將無窮恥。”余盛良説,鬥茶嘛,這一點都不誇張,贏了的人好像當了神仙一樣,輸了的人簡直顏面無存。

閩北的初冬愈涼,余盛良身著與紅木古風傢具極搭的淺灰色中式棉布褂子,解開了第一個盤扣露出裏面的黑色襯衣。談到“茶狀元”,他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作為武夷山市擎天岩茶廠廠長和余家第六代繼承人,余盛良習茶十余載,得中“茶狀元”之後,他認為自己比之前上了一個高度,如果再降下來,自己就會崩潰,會頹廢。

也許,對余盛良來説,“狀元”或只是一個起點,它就像黑暗中變幻不定的微弱星光,而他正不知疲倦地奮力追趕。



“茶狀元”·光環之外

余盛良坦言道,一直堅守的初衷便是想保持“茶狀元”的地位不變,不僅僅只停留在堅守,更要突破。為了創新升級,他開始專心研究茶葉生産的氣候、土壤、肥料、製作工藝等,他説對這些要素層層把關之後才能把一泡茶做出好的品質。

2003年,余盛良的品種岩茶在第三屆武夷山市“狀元杯”民間鬥茶賽中榮獲“品種狀元”稱號,他也成了當屆響噹噹的“茶狀元” ,一時間遠近聞名。

如今,余盛良已經從“茶狀元”的角色轉換為高級工程師和評茶師,先後被評為國家一級評茶師、國家一級茶葉加工技師、全國十佳匠心茶人、福建省首批制茶高級工程師。

提起當年得中“茶狀元”的事,余盛良説,當年只希望把這款茶做好,做到極致。但得了第一名之後的日子裏時有夜不能寐,輾轉反側之間想的最多的便是如何不斷地把自己的茶做得更好,仿佛著了魔一般。

“比如採茶的氣候,”余盛良抬頭掃了一眼窗外,“晴天薄露是最好的,像今天的太陽這麼大就不好。然後再研究怎麼才能種出好茶,怎樣選擇土壤、怎麼施肥,又如何加強製作工藝,把茶制香,這些都要下功夫研究透。”

武夷山涉茶産業有五千多家,被評為十佳匠心茶人實屬不易。從“茶狀元”一路走來,余盛良不斷地摸索、不斷地前進,制茶技術已小有成績,但他説自己還不能止步於此,還要進一步的研究和升級。



武夷岩茶·留住純正

如今,天心岩茶村的茶就是品質的保障。余盛良認為這益於優異的自然環境。除了天然有機的生長環境之外,繁茂的植被提供了茶樹生長適宜的潮濕度。同時,武夷山獨特的丹霞地貌為茶樹的生長營造良好的環境,所以武夷岩茶獨具奇異之香。

武夷山景區裏負氧離子含量極高,茶樹就像是長在天然氧吧裏。景區內的九十九岩、七十二洞和三十六峰,溝壑縱橫交錯,形成很多小氣候。不同的山坑,濕度和溫度也各不相同。茂林密布,植被種類繁多,茶樹的香氣成為地域性的香氣。就好比牛欄坑的肉桂、馬頭岩的肉桂、九龍坑的肉桂等等,形成的小氣候不同,茶沖泡出的香型、味道也自然有異。

“現代人有點大武夷化,想把整個南平地區的茶葉都叫成岩茶,把武夷的品牌拿來共用,”余盛良表示著自己的擔憂,他説,但是岩茶的原産地就是指武夷山景區裏,是岩石上風化形成的土壤種植長出的茶。當然,製成岩茶除了要保證原産地之外,還需具備岩茶獨特的製作技藝。作為岩茶歷代傳承下來的十八道工藝,目前已經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

“中國的茶業發展還處在一個初級的階段,大眾才剛剛開始接受喝茶,在茶葉的選擇上也沒有太多的常識。”余盛良説,“等大家都具備品鑒茶的能力以後,市場上也許就不會存在利潤的虛高,留不住的茶企業就會參與到其他的産業當中。管理成本和利潤都比較低的企業或被重組。所以説,未來誰把管理成本壓縮到最低,誰的企業就佔了上風。”

余盛良望向筆者笑了笑,“也就是説,到若干年以後大家都懂喝茶了,就可以從茶的各方面品質綜合估出價格,那時候品質將是試金石,不過現在還有點遙遠。”



始於傳承·存于經典

道觀石秤砣、光緒瓷秤砣和文革茶葉罐……在一間制茶工作室裏,我們見到了余盛良的三件“傳家寶”。“所謂的‘傳家寶’並不是價值連城,但是為什麼要一代一代的傳下來。”余盛良解釋説,“因為它象徵著我們茶葉世家的匠人精神,上面依附著先輩對傳承人的沉甸甸的希望。不忘初心,代代相傳。”

余盛良稱自己是新的“茶二代”。自1982年分産到戶,余盛良在父親制茶經驗的基礎上,通過融入理論知識,進一步提高了制茶水準。他説,“先輩已經有了很豐富的制茶經驗,如果能夠總結經驗並在其基礎之上創新升級的話,似乎很容易成為所謂的‘制茶大師’,但那並不是我所追求的,對我來説,能做好‘匠心茶人’則足以。”

“傳承絕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可以等到了。”這是余盛良經常教導後輩的一句話。他認為現在是人才輩出的年代,很多傳承人都已經把祖業發揚光大。除了傳承人,布衣也開始研究如何把茶做精,所以大師也並不是誰都可以當的,要在上一輩的基礎上學得更精、更透才行。

余盛良説,“以前的大師只會做不會説,我們要在這個基礎上有個跨越。不僅知道怎麼做,還要知道為什麼這樣做。甚至要深入研究怎麼樣才能得到更好的效果。所以,現在的傳承不僅僅指的是操作經驗和研究成果,還要有深厚的理論依據,這樣才能激發後人做更好的茶,成為更優秀的匠心茶人。”

從遠近聞名的“茶狀元”到追求極致的制茶大師,與品質博弈的余盛良絕對不會躲在光環遮蔽的陰影下,他要擎起光環,磊然立於天地之間。

(策劃/伍策 撰稿/單美琪 攝影/邱磊 劉傑


分享到:
客戶端中查看
手機中查看
 

中國網旅遊官方微信

與主編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