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中國>滾動新聞>

又見“金駿眉” 梁老先生再憶不一樣的品茗往事

發佈時間:2018-12-20 15:05:11 丨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伍策 單美琪 劉傑 丨 責任編輯:路遙


【點睛】多年以後,每當梁駿德回憶起那個茶香濃郁並伴有細碎嘈雜聲的清晨時,都會忍不住哈哈哈大笑,邊笑邊説,“品鑒第一口茶時大家都是站著喝的,沒有現在坐著喝茶這麼享受。”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打在梁駿德的臉上,他猛然間起身,想起什麼似的快速地披上褂子,急匆匆的來到萎調“青樓”。盤子裏,萎調後的茶一葉葉彎似新月,細如眉毛。梁駿德看到茶葉形狀如此漂亮,欣喜地跑向審評室……

另一邊,人們擠在狹小閉塞的審評室裏,認真的品鑒著手裏的茶,空氣仿佛驟然間凝固了,一絲緊張的氣息彌散開。

不知過了多久,其中一位評茶師驚嘆道,“哇,這個外形真好看,細如眉毛。衝起來有花香和蜜香,一次泡了十幾泡,香氣都還存在!”

這時候,有人拍了拍梁駿德的肩膀説“老梁,你辛苦了一個晚上,留個紀念,管它以後有沒有市場。用你名字的一個‘駿’字,再看它外形細如眉毛,就叫‘駿眉’吧!”……

多年以後,每當梁駿德回憶起那個茶香濃郁並伴有細碎嘈雜聲的清晨時,都會忍不住哈哈哈大笑,邊笑邊説,“品鑒第一口茶時大家都是站著喝的,沒有現在坐著喝茶這麼享受。”

梁駿德出生於桐木關茶葉世家,作為金駿眉首泡製作者和正山小種原始工藝“過紅鍋”傳承人,一直被人們所敬重,更是遠近聞名的制茶大師。

既往而來,有數不清的人聆聽過梁老先生講述他與金駿眉的故事,老先生一遍一遍的回憶著第一泡金駿眉製成的場景,講到最後連時間、場景、對話都越發的清晰。

他穿梭遊走在舊日的時空裏,帶著無數的傾聽故事的人們,回到那逝去的生動而值得紀念的瞬間,見證那些逐漸泛白的曾經苦澀但燦爛的歲月。


從“駿眉”到“金駿眉”

目前,駿德茶葉在全國範圍內有兩三百家店,産品種類繁多,大多供給全國各大茶葉專賣店,除了生産傳統正山小種紅茶以外,還經營著金、銀駿眉和正山蘭韻等創新工藝品種,在各類評選活動斬獲多項大獎。

“金駿眉的由來和北京的兩位朋友的緣分非淺,名字便是由此而來,”梁駿德凝視著手上白瓷杯裏的茶説,“這泡金駿眉真是來之不易。”

400多年前,桐木關的正山小種紅茶風靡歐洲,雖然正山小種早已名揚海外,但在國內的銷路卻舉步維艱,一直得不到市場的青睞。因為它的口感非常獨特,就紅茶而言,製作工藝中幾乎沒有煙熏這一環節,只有桐木關的紅茶需要用煙熏制,就飲茶習慣而言,時下的正山小種並不適合大多人的口味,所以一直沒有打開國內市場。

據梁老先生回憶,桐木茶廠是2000年創立的,但在建廠之前,他就是一個資深的茶葉愛好者,潛心研究一些技術上的事。

2003年,梁駿德同北京的幾位朋友在聊到正山小種在國內的發展境況時深表惋惜,便在一起計劃改進正山小種的採制標準。

梁駿德決定自己去採茶做示範,他笑著説,“那時候採了兩個多小時的茶,最後都不到二兩青葉,這個東西太難採了!

友人受白毫銀針的啟發便問梁駿德,用來做白茶的葉芽能不能做紅茶?

“做白茶當然好做,就不需要揉捻、殺青和萎調,晾幹就可以。但是做紅茶不一樣,紅茶如果不通過揉捻而破損葉面細胞就不會發酵。”梁駿德説,“我做了將近一輩子的茶,熟知原理,必須經過揉捻才會發酵。”

但是,那一年,他們與成功失之交臂。直到兩年後,第一泡金駿眉才研製成功。

2005年6月21號下午,梁駿德採了鮮葉回來,友人看到新採回的鮮葉非常的漂亮,有著鮮綠色十分飽滿的芽。所以友人當天晚上就勸説梁駿德試著做一做。

梁駿德苦笑著搖搖著頭説,“當時我説不做,這點鮮葉要放到哪去萎凋。當時並沒有烤箱和萎調槽,只有‘青樓’萎調,這兩斤多鮮葉放到‘青樓’萎調連燒柴火都燒不起,太浪費了。”

迫於條件艱苦,最後,梁駿德想到了一個巧妙的方法,第一泡金駿眉便由此誕生了。梁駿德想到用1500瓦的鎢絲燈作為露光萎調燈。

22號淩晨兩點多,梁駿德用手捏了一下萎調成熟後的葉子,覺得恰當時便著手做了起來。第一泡茶葉是放在玻璃板上用手揉捻出來的。梁駿德總結,第一泡金駿眉的製作憑的就是經驗、手感才得以成功。

萎調的成熟度是由鮮綠色變成暗綠色,也是揉捻的最佳的時間。後來,在第一泡金駿眉的研製基礎上,梁駿德慢慢地總結了失敗經歷,用春茶代替夏茶。春茶生長期長,耐泡程度高,水的柔滑度也好,這是夏茶所欠缺的。

製作過程中,梁駿德在正山小種紅茶的傳統工藝的第五道烘乾工序上進行了改良,前幾道晾青、萎凋、揉捻、發酵都沒有發生變化。傳統工藝需要用馬尾松烘烤烘乾,而金駿眉則是在烘乾箱裏進行烘乾的,這便是金駿眉沁人心脾的花香和蜜香的神來之處。

“那為什麼會叫金駿眉咧?”梁駿德説,“一個禮拜之後,友人問我能不能做一些‘一芽一葉’,我説更好做。”

當時,茶葉的命名基本依據其採制標準,單芽的命名“金”,一芽一葉命名“銀”,一芽兩葉叫“銅”。後來,又因為“銅駿眉”在市場上不利於行銷,便改名叫“小赤甘”,即是“小次”採制標準的意思,雖然是一芽兩葉,但是葉子很小,而“赤”代表紅色,“甘”代表甘甜,小赤甘的名字便由此得來。

講到這裡,梁駿德自豪地説,可以説,金駿眉的名氣可是真不小,當年我們去國家質檢總局申報“武夷紅”的時候,專家組説“申報什麼‘武夷紅’,金駿眉的名氣不是比這個名字更好聽、名氣更大嗎?”老先生開心的大笑著。


傳承“過紅鍋”工藝

近年來,正山小種獨有的、最原始的“過紅鍋”工藝已經逐漸被人們所熟知。所謂“過紅鍋”,即是把發酵過的茶葉放在150攝氏度以上的鍋內,快速摸翻抖炒三至五分鐘,使茶葉迅速停止發酵,走掉其青草氣,讓茶葉中的芳香物質得以充分釋放。不僅提升了茶葉的醇度和甜度,還祛除了異味。

由於當時的工作環境極其簡陋、物資又相對困乏,“過紅鍋”工藝操作起來非常複雜,又極其耗費體力,後逐漸被民間所遺忘。梁駿德説,“正山小種以傳統的‘過紅鍋’工藝最為佳品,有著四百年的歷史,如果在我們手上失傳了,那就太可惜了!”

現在的“過紅鍋”工藝只改變了其中的一道揉捻工序,手工揉捻是最佳的,但在1952年以前是用腳揉的。

1952年以後,張天福發明瞭木桶揉捻,類似磨磨的方式取代了腳揉茶;1956年以後,技術創新水車帶動齒輪替代了人力,就這樣一步一步的改變了揉捻的工序;1976年,電力的普及更新了廠裏的設備,啟動了電力揉捻機,揉捻機的力度強且均勻,使得茶葉的美觀度進一步得到了提升。

説起“過紅鍋”工藝的傳承,梁老先生又講起了故事。

那時候,梁駿德的父親主持江墩的茶葉,因為桐木村的茶葉已經很有名氣,茶葉産業的發展也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援,還分配一名農大畢業生到崇安縣桐木村研究茶葉。

這位學生便住在梁駿德的家裏,和他的父親甚為交好。因為梁駿德的父親是一名正山小種的傳承人,祖上都是從事是茶葉生産的,到他這裡已經是二十二代了。

1963年,梁駿德的父親和農大學生從做“過紅鍋”的灶開始,一步一步的嘗試著恢復這門寶貴的工藝。兩年下來,恢復工作卻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起色。農大學生擔憂地望向當時只有十五、六歲的梁駿德,對他的父親説,“老梁,我們恢復不了,以後叫你兒子繼續做”。

年幼的梁駿德並不清楚所謂的“過紅鍋”到底意味著什麼,忙搖手説,“我不去,那個燙死人的東西很辛苦的!”但在後來他還是聽從了父親的話,也參與到“過紅鍋”工藝的恢復工作中來。後來由於工藝極其耗費體力,又再次失傳了。

“為什麼我眼看著它從失而復得後又再次銷聲匿跡,還會堅持去做?”梁駿德説,“我能堅持下來,是因為張老的一句話。”

梁駿德曾和朋友去拜訪張天福老先生,張老偶然間提起正山小種,感嘆道“正山小種丟失工藝太可惜了”。那個瞬間,梁駿德默默地記在了心裏。

那一年,那位朋友又回到桐木。看過張老之後,用手機錄音把工藝過程記錄下來,後面又把錄音給梁駿德聽。梁駿德一聽便恍然大悟。朋友欣喜地説,“那我們自己取材,做些樣品,再送去給張老看。”徵得張老同意後,兩人滿懷希望的籌備著。

梁駿德説,因為當時條件有限,採得葉芽很少,也沒有小的揉捻機,就用手工的揉捻。張老仔細地觀察茶葉外形,説“口感是大不相同,但是這個茶是手工揉捻的”。

説到這裡,梁駿德搖著頭笑著説道,“張老真厲害,用手工揉捻的都被看出來了!”

兩年以後,通過“過紅鍋”工藝制得的幾百斤茶葉開始走入市場,標誌著“過紅鍋”的工藝又重新的回到了人們的視野裏。雖然産出量還遠遠達不到預期的結果,但在傳承與創新的路上,梁駿德從未遲到。

“我們是正山小種的傳承人,恢復了‘過紅鍋’工藝,正山小種才能真正的在我們這一代、下一代或者更久的傳承下去,而且一定要一直傳承下去。”梁駿德堅定地説。


喜歡就做,茶會説話

“茶好不好,它自己會説話,”梁駿德説,“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茶葉也是如此。”

桐木關,上世紀90年代就被列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裏,地處武夷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地帶,植被繁多,生態良好,一直被譽為紅茶的絕佳生長地。

“現在的正山小種和2005年之前的工藝也是大不相同。”梁駿德説,2005年之前,正山小種還是以傳統工藝為主,並沒有增加新的工藝流程。

如今,武夷山的紅茶為了擴大正山小種的範圍,自2011年國家質檢總局申報“武夷紅”的地理標誌保護以後,“武夷紅”就把武夷境內的所有紅茶概括進來。但就産地而言,桐木的和武夷山的還是有區別的,後來質監部門也考慮到這個問題。所以將武夷山的紅茶分為四大類。

其中,出口的種類叫煙小種,1994年或者1995年之後,正山小種出口的效益不是很好,承受不了這個價格,後來桐木以外的原料製作的茶葉,通過特殊的熏煙方法,叫煙小種。如果是用桐木的正山小種再去熏煙,製成歐洲的口味,叫煙正山小種。2002年制定了“武夷紅”的文字標準,出口的都叫做煙小種。

傳統方法用鮮葉熏制的且在桐木範圍內的稱為正山小種,金駿眉誕生以後,做了不同的採制保準,不同的工藝,這種叫奇紅。桐木的分為三大類,超出桐木以外的原料,武夷山境內的叫小種紅茶。梁駿德説,所以現在很多人對紅茶的種類並沒有詳細了解,都把正山小種叫煙小種。

梁駿德感慨説,這樣一步步的走來,自從金駿眉的誕生和紅茶市場的起步,正山小種的市場就慢慢地打開了。“所以説,如果沒有金駿眉的誕生,正山小種一直沒有國內市場。金駿眉誕生之後,又做了一些不同的採制標準,不同的加工工藝。茶葉是這樣的,採制標準的不同,它的工藝上改進一些就出現了不同的口感。”梁駿德説道。

“喜歡就做一些,不要講創新,做一些新鮮的,試試看嘛!”梁駿德笑著解釋,因為原料是自己的,做失敗了也無所謂。要是在採制標準上改進或工藝上改進,就可能要增添一些設備,那成本就增加了。

2008年,花甲之年的的梁駿德創立了駿德茶業,將自己的經驗和心得專注在正山小種紅茶的傳承和創新上。

那一年,梁駿德開始做金玫瑰,後期時間充足的時候,梁駿德就結合岩茶的工藝,做出既有紅茶的口感,也有岩茶的香型的金玫瑰、金小種兩款茶。還有一款茶叫正山蘭韻,當時取名字叫“小種紅袍”,因為它有大紅袍的香,小種的口感,用岩茶的工藝來做的。所以,不同的採制標準,不同的工藝,做出的口感就不一樣。

展望駿德茶業的未來發展,梁駿德希望將傳統的正山小種紅茶放在企業佈局的重要位置上。雖然傳統的制茶工藝既複雜、成本又高,但這是經過百年滄桑的洗禮而得來的,凝結著無數先人的智慧和汗水,是永遠不能拋棄的。

金駿眉的誕生讓桐木紅茶煥發出了新的生命力,甚至可以説讓中國的紅茶再次發光發熱。現在的梁駿德已經很少參評了,“上海世博會時,我的金駿眉獲得了金獎,後來金玫瑰也拿到了銀獎。”説到這裡,梁駿德開心得大笑起來。

(伍策 單美琪 劉傑)

客戶端中查看
手機中查看

中國網旅遊官方微信

與主編對話